和你们交流是我一生难忘的事情,我当时还以为

文:海宁 编:清风

中国文学的改革从五四运动以后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很明显的改变,语言的运用已经彻底改变了那种八股式的晦涩难懂,现在讲究的是流畅易懂,也就是说现在的文章是我们抒发感情交流事情的一种方式,通俗易懂是最重要的,如果你写的文章很多人看不懂甚至说是一知半解,还有写作的必要吗,我经常进入一些比较有名的文学网站,也拜读了一些很有名的写手的作品,但有些作者的文章是很好的,语言流畅,简洁,凝练,这应该是主流,可是有些作者的作品不是写情就是写爱,并且语言晦涩难懂,更有甚者生搬硬套一些古诗词里的句子,把自己所要表达的感情强行加到作品里边去,艳词丽句罗列其中,本人根本就不知道古诗词里的句子所表达的内容,就把它搬到自己的作品里,搞的是不伦不类,让人感到有一种复古的感觉。

一是文学的学习问题。文学家需要学习,但文学家的大脑远不及机器人的“大脑”。机器人可以轻易贮存数千万条诗歌、意象、语汇,以及无数优秀剧本的复杂结构及小说的叙事模式与情绪节奏,然后根据一定的算法,或脱胎换骨,或点铁成金。机器人深度学习能力是人类的百倍速,国棋可做到“左右手对弈”、三天490万局、自行纠错升级。文学的学习方式会发生重大改变。

依依的故事

可是,不知道咋回事,偏偏就是这样的文章就能受到某些读者的青睐,不管作品的好坏,乱加评论,只褒不贬,每个评语几乎都是什么好啊,精美呀,推荐阅读呀,等等一些令人作呕的语言,还有一个作者,不管是谁的文章,写的好与坏,他的评论几乎都是“推荐阅读。”刚才我提到的那首怀念母亲的诗歌第一个“推荐阅读”的就是该朋友了。恐怕他连读都没有读一下就妄加评论,在他的空间里根本就没有看到他的“杰作”。

我们这里关心的问题如下:

文学风家园欢迎您

切记,晦涩难懂的语言是我们写作的障碍。艳词丽句,堆砌辞藻是写作的一大忌,再就是无病呻吟更是令人作呕。

我们不是向大家告知人工智能正在进入文学这一事实,而是为了引发更深入的科技与人文的思考,关心文化与思想的生态。将来与现在,哪些重要的变化正在到来,而面临这些挑战,我们应该早做准备。

今天闲来无事,邀几位在中学教语文的老同学吃饭、喝酒、聊天,谈到了文学创作,就散文创作都发表了几点意见,我归纳后有以下几点浅议,望大家参考。

四是文学的私密性。万物联网建成,每时每刻,每事每声,每一个表情和动作,无不被终端记录,上传入云,一切联接,一切存贮,一个零私密的世界,哪有今天诗歌注释家辛苦发现的今典?

多年前写的散文《回忆爱聊》。里面有几位网友未有言及。蝶衣君、依依、穗穗等。因相处很好,怕笔墨偏爱又有招惹是非之虞。这个寒冷的冬夜无眠,想起了依依的网络轶事,怀念之余更想读者有所思索......  我进中国交友中心的文轩,初始只翻阅文集,却很少跟帖评说。我的文字几乎都为QQ好友而作比喻草莓 。文字首次来自文轩的跟帖是依依。她的赞许,让进论坛一月有余的我很是欣喜。  从暮春写到仲秋,《海宁话酒》终于上了首页。又见依依的鼓励。她跟帖文字细腻、温婉。许多话语很容易让人温馨与共鸣。总觉得她很不寻常。于是去网站搜寻ID的背景资料,却发现用这名字的太多,根本无法确定。我只好选有照片并妩媚的一依依在心里自我确认,这应就是她了。那清澈的眼神飞扬而亲和。于是,我写了一诗歌发ID背景与文轩。   依依 “随和之处不失做人原则            宽容之中尽现女人天性”                        你款款地走进我的眼帘             翩翩而又古典             嵌在跟贴里的情愫             在仲夏夜的绵绵细雨中             飘落着如歌的小令——             听潮 看落 观沧海 清新湿润                 你不幸掠过了晚秋昏黄的杏花村             象只孤单的南飞雁             没有盘旋 没有徘徊             甚至没有婉鸣声             只留下了匆匆             望断路人心底的依依情怀                 枯草和落叶持续             被时间掩埋             而在旋风的喘息处             雪的风在扎人的脸             寒冷的颤栗中             要一股温暖的情             酒精渗到血液里             温暖不了爱的心             梦中的倩影位移到             你的名字边             梦境逊色于你的影像             唇依依地离开             那双会说话的眼睛             三十分钟后   第二天,我进写手相聚的聊室——读书时间。蓉城一数学老师芙蓉仙女神秘的对我半言只语:“海宁,你知道写的是谁吗?不妥当的。”追问却不肯说一个究竟。事后有好心的文友发一链接。我用心阅读才明白依依曾经是诗人伞的生活恋人。  那是一个理想飞扬的年代,也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八十年代初,一对大学学子在返回家乡的列车相遇。同样钟爱文学与诗歌让彼此不同学业的两年轻人碰撞出爱情的火花。  伞(隔岸)著名网络诗人。如果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伞君要自甘文轩的第二,那几无人敢言老大。。穗穗曾自谦地对我说“我诗歌没有他的厚度”。他的老乡,湖北作协的阿琳更是他的密友与粉丝,至今她的网站都分了一个小栏目“隔岸之歌”。  伞却大度的把诗歌给推荐首页了,我知道真情后,很忐忑。私下道歉。他依然礼貌说“依依值得书写”。  每个论坛,总有拍砖的。攻击与诋毁却从来不是文轩的主流。性感的猪蹄先生学识深厚,小说写的尤其出色。对所有的写手几乎都不屑。也难怪他把自己当作爱聊的教授。正在欧洲学习工作。有傲人的资本。  自然,伞的诗歌也是他轻慢的对象。猪蹄虽不人身攻击也不侮辱人格,语言却刻薄。读起来很不舒服。伞自然不便参与答辩,依依却不能袖手旁观。依依是一大学教师,语言很典雅,却不适宜论战。我便用“挑灯看剑”的名字参与。并让文友只看不跟,想一对一的论辩,输也落一个磊落。   依依只私下说:海宁,无论对方怎么语言刻薄,就是恶毒,你都不能开骂。记得:一个人只有理亏才会骂人,论坛是一个说理的地方。二:你只说观点,不说人的隐私,你就是输了也不能输人。我知道依依在提醒我论辩语言的尺度与论说的风度。   猪蹄先生自然输了,但输的光彩与理智。并非海宁水平比猪蹄高,而是猪蹄先生聪颖,他两难。加大力度论说,得罪作者与他的粉丝。平和的论说,两个观点不能同一。争论的焦点话题:诗歌的点击与作品优劣。  我更多在一层一层论说,一个批评家应有的素质。与人为善还是与人为酸?你的出发点是什么?文学评断的标准不是个人的喜恶......  那事件争论了一些时日,事态也蔓延。主要双方都是范儿(伞和猪蹄),都有自己的朋友圈子。最后演绎人身攻击以后,爱聊公认最唯美与贵族气质的亦寒宣布辞职散文版主。掩护猪蹄免受攻击(猪蹄先生,目空一切,口无遮拦,树敌过多)。  依依是一个很柔善的女子,自然在文轩大受欢迎。有天忽然悄悄告诉我:要离开爱聊了。我明白他在顾及诗人伞的感受。生活中已经错过,不想同一网站在昔日恋人面前被男性读者追捧。  依依也用别的名字跟帖 都离不开一个依字,比喻云依依,风雨相依。我是在爱聊后期跟帖IP显示前两位数字才发现跟帖支持我的风雨相依原来就是依依。她帮人却从来不去提及。那一刻,很感动,也很伤感。我一声谢谢都没有......
  依依说读了我的《爱聊女性人物》更认识了海宁。“海宁更多的女性诗歌是感怀而非泡妞。”我当时还以为指我写的她与伞的故事......看来是说风雨相依。因为写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风雨相依是谁的马甲。 共饮长江水的“依依”  柔情似水  眺望江之头  西边的晚霞飘着“云依依”的牵挂  (依依在南京 伞在武汉)     当你彷徨 孤独 困惑之时   她翩然而至   直落你心扉的只会是  “风雨相依” 一别八年,杳无音讯。她的亲表妹就在我QQ。偶然知道她在写博,也无颜面对。这些年来已远离文学,在网络世界“我不知道风在哪个方向吹?我是在梦中,我的迷醉,她的低洄。”只是在这夜深人静,面对纷芜的家乡论坛。依稀记起依依对海宁的教诲——与人为善!依依的情怀我岂敢相忘?

譬如,鲁迅先生的《雪》、《藤野先生》,《记念刘和珍君》还有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山居笔记》《千年一叹》等等每篇文章读来令人回味无穷,荡气回肠,甚至百读不厌,感觉到不读是个遗憾,读了更是受益匪浅。

五是人机共存。就算机器不能完全替代人,而人机融合,机器助力于诗人,岂非如虎添翼?然而如何认定一个诗人的优秀与否?人机如何共处?人的位置在哪里?如何理解甚至参与创造机器人的写作新伦理?机器人是否最终取代人类写作?一则以喜,一则以惧,机器人的好处与可怕究竟在哪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人工智能无疑比人写得快。山水诗、饯别诗、饮宴诗、咏古诗、题画诗等快诗的出现,会不会改变某些重要关系,如人与艺术品的关系,人与山水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

还有一些文学网站要求写作者的散文必须要在几千字以上,诗歌要在多少行以上,我更纳闷了,鲁迅先生的《雪》才多少字呀,难道不是精品吗,再看看汪国真的诗歌有多少超过三十行的,还有普希金,泰戈尔的,当然了他们的诗歌也有很长的,那也要看看是写的啥内容吧。

人工智能正在全人类生活的各方面频繁登场:上海洋山港已实现机器人装卸;初级法律文书、部分新闻稿、论文写作的机器人代劳已经实现;IBM开发的肿瘤专家机器人,考过了美国执业医师资格……有人预言,未来20年,机器人将废掉70%的工作:小说家、医生、律师、会计、建筑师、新闻编辑、同声翻译、教练……

中国几千年的文明我们应该发扬和推广,但也要剔除糟泊,为什么我们不去运用古老的文言文,而改变成现代文,不就是图个通俗易懂吗,说实话,我有好多拙作就是借用的古诗词里面的意境而创作的,并且得到了几个文学网站的推荐,可是谁又能看出来其中的奥妙呢?因此,灵活掌握,运用古代的文学精髓是我们目前活跃在文坛上的写手们所深思的问题。

为什么要辩论机器人写诗?不是猎奇,因为早已没有什么新鲜感了;也不是辩论,人工智能会写诗,已经是事实了。只是写得好不好是另一回事。其实写得好不好不需要辩论,因为肯定没有真正的诗人写得好,但得承认它会不断学习进步。那么,我们关心的真正问题是,人工智能写诗这件事,将来或正在到来的一系列社会后果是什么?譬如:

——题记

图片 1

部分文学网站还是有伯乐的,好的作品就是有它的思想性和可读性,当然,语言是写作的最基本的功力,可是有些作品除了描写爱了,情了,就是无病呻吟的谈人生,谈回忆;无论你谈人生也好,谈回忆也好,谈着谈着就和爱了情了扯上关系了,难道你的人生就和爱了情了有关系,就没有其他可写的了;你的回忆就没有和父母、亲朋、老师、益友、朋友有关系的了,除了初恋就是晚恋,网恋,再就是婚外恋了,读起来令人回味无味,翻肠倒胃。

人机融合将成为一大趋势,人机关系会不会颠倒,机器来宰制人的意识?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你们交流是我一生难忘的事情,我当时还以为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