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写满了自己学生的名字,在日本留学的老白

  最近身体不大舒适的老田还是早早地起了床,洗漱完毕,爬在镜子上认真地打理起自己的领带来。他将领带的结往小撸了撸,觉得脖子勒得有点紧,又松了松,这才出了口气急忙去上班。
  虽说打领带觉得不大自然和习惯,走起路来也觉得别扭,可毕定这身半旧不新的西装上佩戴一条领带,感觉自己还是蛮精神的。单位正在开展“转作风、守纪律”活动,要求职工上班穿制服、打领带,这种西装革履式的打扮让人看着舒服,整个单位也有了精气神。
  “田科长,这有你的一张肉票……”门房值班的人在喊老田。老田一看又是一张婚宴请帖,他也记不清这是这个月以来收到的第几张了,只是留意了一下帖子上的时间和地点。
  进到办公室,老田习惯性地打水沏茶,打开电脑浏览网页上的文件……“笃、笃、笃……”有人敲门,进来的是单位另外一科室的人员。“田科长,后天某单位的柳局长嫁女,在家里办事邀请你去,不发帖了让我口头转告你一声”。“哦,我知道了,谢谢啊!”老田似乎很习惯了,最近这种事很普遍,虽说国家禁止婚丧嫁娶不准大操大办,纪委也不时地督察通报,中国的人情社会那能禁得了啊!不在饭店食堂里办了,又在自已家里,一般也没人去过分干涉。
  老田认真批阅了几分文件,手机铃声响起,“哎…老哥啊,后天我给儿子办喜事,你无论如何也得来一趟啊,我们都等着你呐……”“噢噢…侄子这么快就要结婚了,好的,我一定来……”老田有点语无伦次。这是老家一个远门亲戚打来的电话。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老田收到了三份邀请,仔细一想,还是同一天的同一时间段内,老田有点哭笑不得……
  老田轻松地处理了几件公务,总算松了口气。这时手机短信铃响:您的贷款还款日期已到,请您于还款当日确保存款足额,以便我行扣划成功,谢谢。老田这才恍然记起,今天是还贷的最后日期了,要是忘了还贷,银行信用又要打折扣了。
  老田开着自已两年前买的爱骑,急忙跑向银行。
  此时汽车仪表盘上显示汽车缺油,老田顺便开进了路过的加油站。打开油箱盖加油的同时,老田习惯性地看了一下公示牌上的油价。“怎么?…汽油又涨价了?”老田有点迟疑。
  汽油在连续跌幅之后,每加一箱油比原来省一百多元钱,这种实惠还没享受几天呢,又开始涨价了,每公升涨了三毛多。老田付款时发现和上次相比,一箱油多掏了二十多块钱。唉,这是市场调节、国际接规吧!没办法呀,怪就怪谁让自己爱显摆,没钱还贷款买车呢!
  “老公,回家别忘了买几个馍回来,我菜都炒好了,等你……”妻子在电话里给老田安排工作。老田到了馍店,买了三块钱的馍拎着转身走时,发现袋子里装的馍比平时少,又转身回来问店主:“你是不是给我少装了?”店主说:“馍已经涨价好几天了,原来一块钱买三个,现在成两个了,看来你这几天没吃馍嘛?”“哦……”老田噎了一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平时三块钱买九个馍,现在成六个了,怪不得少了许多。无奈,老田又买了两块钱的馍。
  下午老田回到单位,办公室发来了两张涨工资的信息登记表。老田找来涨资文件测算了一下,自己每月实际涨资三百元左右,除现在每月承担的住房公积金、医疗保险两项费用七百多元外,国家实行公务员养老制度改革,自己又得每月再交三百元左右的养老金,等于工资没涨啊?!
  老田还是带上小眼镜,认认真真地填起表来……
  就要过年了,单位没有了以往的评比检查,总结表彰,但安全生产、信访维稳、廉政建设等会议接连召开。老田一下午连续开了两个会,回到办公室,扫描了桌子上的一沓报纸,看了看时间又该下班了。
  老田习惯性地用手刨了一下头,本来就没有多少头发的他,似乎这样就能将一天的疲劳从头上抹掉,内心才能显得轻松一些。
  也该理个发了,老田想着下班去理个发,明年好轻轻松松地从头再来……
  老田驾车来到了经常光顾的理发店,店主是熟人很快为他理好了发。人熟了就是好办事,发型也是熟的,理发师不用问就知道该给他造个什么型。当老田掏出一张老人头付款时,女店长笑嘻嘻地说:“这个月涨价了,理个发二十元,你是老顾客就优惠点收你十五元吧。”“噢、噢、好吧…”老田边答应着边想:这工资还没涨呢,吃的、喝的、烧的、用的一股脑儿全他妈涨了……?
  回到家里,老田疲惫地坐在沙发上,平时不怎么抽烟的他点起了一根烟。妻子边吃饭边述说:她们同事的儿子要结婚了,女方家聘礼就要了二十万。
  老田想起了自己大学快要毕业的儿子,心里想着:工作、房子、媳妇、聘礼……?
  老田真的有点茫然,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陈酒,一个人独自斟酌起来……            

想着那晚老白说:”我要和她一起去日本!“

每每空余时,田老师总习惯拿起毛笔,在宣纸上写写画画,上面写满了自己学生的名字,同事的名字。老田这学期六月底即将退休,为了能牢牢的把他自己所带学生的名字记住,老田总会认真的把学生的班级,那一届毕业以及和自己多年来共事的伙伴都工工整整的写在纸上。等这个学期退休,老田便会把这份教育“账单”美美的装裱,以此来留住他自己三十余载的教育点滴故事。按老田的话说,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哪天自己身体不好了,记性差了,也可以常常拿来翻翻看,记住他的孩子们,他的同事们。

我把男厕所找遍却没发现老白。

太阳下山了,耳畔时时传来河水击打石头的水花声响与天际远处的归鸟叫唤声相互辉映;远处天际那美丽的晚霞形成多样图样交替变换,仔细看,那一朵朵晚霞天边不经意构成的图案仿佛映射出那个为乡村教育付出三十余载的教育“老革命”老田年轻时的笑脸,笑脸下最美教育夕阳红·····

那个厕所里出来的就是老田。

本网讯 他和蔼可亲,老师们称他“老田”、家长们则是尊敬的称之为“爷爷”、学生们称她“田爷爷老师”。一个在湘西自治州龙山县乡村学校扎根三十余载,把一生都献给了乡村教育、献给大山孩子们,一个感动笔者内心深处的即将退休老兴小学老教师,他叫田善先。

依了老白二年的老田这次没有妥协,冷战了两个星期,平时习惯了老田带早饭的我们硬是两个星期没吃早饭。

在学校,不分大小,老师们都喜欢称呼田老师为老田,别看老田虽老,可学校、老师、学生早已经离不开他。

最后离校的那几天,我和小五打游戏打的很疯,点外卖的时候,我说给我加上份排骨盖浇饭,小五说行,同时习惯性的喊了句,老白你要吃什么?

走在路上,一个个两三岁的孩子遇见了老田总会情切的叫唤田爷爷老师。2015年,因为教师紧缺,幼儿园空缺一教师,学校工作无法开展。老田又一次站出来,揽下了幼儿园大班副班主任的活,成了该校年纪最大的幼儿教师。一干就是一年,一年里得到了家长们、老师们的一致认可。“爷爷,你的头发又白了很多,我希望你可以永远不老就好了!”今年已经读一年级的王锦鸿摸着自己恩师的白发,满是童真的这样一句话,让曾经也在场的笔者内心触动了许久。

小五嘴里塞着一堆东西然后含糊不清的问:“和老田怎么样了?”

“那时候,我们的工资才三块多,我们很多同事都因此放弃了这份工作,一晃眼三十多年,我坚持过来了……”。田老师是一个特忠厚老实的乡村地道人,因为对教育的热爱,一个意气风发的知识分子在当时别人都认为教师没“钱途”的大环境下,毅然的走上了教师的这条清贫之路,一走就是三十多年的不离不弃。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都闪着光。

作为当时村里推荐保送的村里第一个大学生的老田,识字、会算账!这在当时的社会可谓是“香饽饽”,抢手的不得了。家人们都认为他毕业后会义无反顾的踏入政府部门,过着舒适,而且又有名分的工作。毕业回到家,在当时惜才的社会环境下,各个部门以及村里的干部可没把老田家门槛给踏破,做村书记?大队长?还是当时公社会计?诱人的工作面前家人都开心的不得了,但是老田最后仍选择接下了当时坐落在老田本村的一所村小,和近五十来个孩子相依为命,把一批又一批的农村孩子送出了大山。这一干不知不觉就是二十多年,直至村小自然消亡,田老师才转回中心小学任教。

那几天老白和老田一直在吵架。

这学期开学,听闻老田这学期要退休,学校校长就一直没乐过。“老田要退休了,我有说不出的不舍,可是在怎么不舍也应该让老田休息了,为教育奋斗三十余载也够了,该玩玩了”老兴小学张校长平时总这么和老田说。

然后隔壁女厕所幽幽传来老白的声音。

天慢慢淡下来了,像极了“老田”的图案依然没有消失,对着天空,我苦思冥想,大胆揣测此时的天空定是在述说着老田那过去的故事吧!

(五)

三十余载,回忆满满

最后冷战结束是在一个周末。当时我们仨窝在寝室打游戏。

因为年纪大,所以老田在学校就负责搞好后勤服务。“有了老田,我们后勤根本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搞的好好的,特勤快,我们这些年轻人都自愧不如啊”每每说去田老师该校老师总会这么评价。

老白说日本的女孩大多有点羞涩,和平常看的教育片不太一样。

面对这锥心的讽刺,田老师对笔者说:“自己曾经确实动摇过,有过想转业的想法,那时转行容易,只要自己愿意就能转,但每每看到自己手下几十个学生时,自己想转行抛弃他们的脚步怎么也迈不动”。

在日本留学的老白给我和小五打了通电话。

人的一生总会有起起落落,有机遇,有失败成功,老田也是如此。十几岁的他就走上别人都看不起的教育舞台,中途因家事休息了几年,一路走来受尽了家人的嘲讽与冷落。

老田和我们认识的很偶然。

“这几年工资涨的快啊,一年的工资相当于我在村小干上几十年,那时候工资少,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后悔过”说起教师这份工作时,老田很是坚定的这般说。

隔壁沉默了许久,然后传来冲水的声音。

就像他自己所说的一样,现在乡村教师待遇好了,重视了,自己也真心高兴乐,至少证明了他自己当初的选择是没有错。老田的教育故事几天都说不完,所以田老师不管走到哪总会和别上说上几段自己的教育故事;走在路上,学生们一声声田老师是他最好的心灵“鸡汤”,三十余载的教育情缘“值”总挂在了他的嘴边,”选择了啥好后悔“已是田老师如今的口头禅。

(一)

学生、教师、学校的“无价之宝”

老白半天自己冒出一句,可是没老田好看,哈哈哈……

踏上教育,永不言悔

老田去日本的第三天出了车祸。永远离开了老白。

每个学期开学初,不管学校评什么优秀个人,只要参与教师投票选举的,老田总会全票通过,当是每次学校授予荣誉时,老田总会说:我应该做的,把这份荣誉留给年轻人,我这把年纪了还要这些干什么,多给亲年人机会吧,他们的教育根还不稳固,他们需要这份“营养”。

那时候还是初春,晚上风吹起来还有点凉飕飕的,老白走的时候就穿了小裤衩加T恤,我却感觉老白整个人都冒着火。

今年就快六十的田善先老师,额头早已爬满了皱纹,头发已全部发白。老田很开朗,面对这样的现实,他总会幽默的说自己每条皱纹都代表着他自己所教的班级数量,每根白发都是他为每个孩子操心所白。所以他非常爱他的头发和皱纹,因为那是他三十多年教育不悔的证据,是他和孩子们一路走来最好的情感寄托,是他三十多年教育执念的最好诠释。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上面写满了自己学生的名字,在日本留学的老白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