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寡妇三步跳姑是邻里,姑父合意子女只是未有

月光从窗户射进屋子里的时候,姑妈还没将姑父等回来。
  别看姑父这一辈子没给姑妈几个笑脸,可姑妈没有姑父在家时,还真觉得空落落的。更何况邻居的王寡妇刚刚去世呢。姑父在王寡妇的葬礼上帮忙写完账单回来,对姑妈说:我出去有事,可能晚回。姑妈问啥事。姑父说:甭管。
  自从姑妈嫁给姑父以来,姑父就总也没和姑妈好好地说过一句话,每天都是一副很严肃的表情。为此,头几年姑妈着实难过一阵子。姑父是全村最有文化的人,谁家有个婚丧嫁娶的,都是姑父写账单。有时还在一些小刊物上发表一些短文和诗歌之类。全村的男人有几个能比得上姑父呢?更何况,姑父还总是一脸的正气。姑妈总是这么想着,慢慢地就由难受转变成骄傲,后来就开始崇拜姑父了。因为姑妈没读过几天书。
  月亮西斜的时候,姑父还没回来。屋外稍有动静,姑妈就一阵的胆战心惊。这个老不死的,去哪了呢?姑妈在心里愤愤地说。
  唉!姑妈叹了一口气,不由得想起了王寡妇。王寡妇和姑妈是邻居,也是姑父的初中同学。她为人纯朴,心地善良,性格开朗。是最和姑妈谈得来的人。所以她平时总是到姑妈家做客。也就是她来姑妈家时,姑父才总能露出愉悦的神情。所以,姑妈看见姑父抑郁寡欢的时候,总是盼望着她的到来。
  有时,姑妈也替王寡妇惋惜。姑妈不明白她为什么不再嫁,守了三十多年的寡,岂不是苦了自己。如今又不时兴立牌坊,图个啥呢。王寡妇的儿子在县城过的很好,几次接她去县城她就是不去。为此,姑妈怎么也想不通。这个傻女人!姑妈在心里说。
  屋外一阵狗叫声,姑妈以为姑父回来了。可狗叫声消失之后,姑父并没有回来。于是,姑妈便想起了那对玉镯。这对玉镯是姑妈和姑父结婚时,姑妈的婆婆赠与的。结婚的头几年,姑妈总是想将这对玉镯戴在手上。而姑父总是严肃地对姑妈说:那么金贵的东西,干农活弄坏了,还是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好。但是,有时姑妈在家里呆着戴上玉镯,姑父也是满脸的不悦。打那以后,姑妈就总也没有戴过。只有姑父出门不在家的夜晚,将玉镯取出来,放在枕边时而摸摸,时而看看。就好像这对玉镯就是姑父一样,直到姑妈慢慢地睡去。
  姑妈起身,来到放玉镯的箱子前。然而,姑妈将箱子翻了个遍,也没找到那对玉镯。接着姑妈又翻遍了所有能放玉镯的家具,结果一无所获。
  寂静的屋子里,姑妈蒙在了那里。
  我是午夜十一多接到姑妈电话的。
  由于表弟在城市工作,所以姑妈家有个大事小情的,姑妈总是和我打招呼。我所居住的是个小自然屯,同归姑妈的村部管辖。屯子离姑妈的村子也就一里地的距离。我试图骑摩托去姑妈家,但怎么也没打着火。也不知姑妈家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决定步行姑妈家。一里地的路程,十多分钟也就到了。当我走到路边王寡妇的新坟附近时,我震惊了。王寡妇的坟前分明有一个人坐在那里。我的头发立刻忽地竖了起来,心跳迅速加快。虽然我是个无神论者,但这深更半夜的,遇见如此情景我也着实吓得够呛。我壮着胆子朝那边喊一句:喂,你是谁?那里传来一声微弱的回答声。虽然没听清,但我确定是个人。我的胆子大了起来,一边大声地和他搭话,一边慢慢地向他靠近。当我走到那人跟前时,我被震撼了。原来这个人就是姑父!姑父手捧一对玉镯,已无力站起。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姑父搀扶回了家。我给村医生打了电话,然后将我看到的一切告诉了姑妈。姑妈听完之后,沉默了良久。忽然,她就像疯了一样,将那对玉镯高高的举起,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上。一对晶莹剔透、如姑父一样完美的玉镯,在一瞬间碎了一地。姑父,你的心里到底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呢?望着躺在炕上的姑父我在心里说。
  我不知道用怎样的语言来安慰姑妈。
  这时,姑妈猛地将我抱住,放声大哭起来。   

在今年春节的时候听到姑妈要去深圳给四表哥照顾小孩子,我心里一阵心酸。一种痛楚和难受让我为难。

01

姑妈家里有四个哥哥,大哥比我父亲小四岁,四哥大我九岁。而我从上学开始就住在姑妈家,一直到上大学。

我出生在内陆的一个偏远小城,自我记事以来,就和姑妈很亲,常常跟随姑妈去她的单位上班,可能是因为长得像的缘故,好多人都以为我是姑妈的女儿,每当误会发生,姑妈也不解释,大方的笑着说:“就是我女儿”,其实姑妈没女儿,只有俩光头小子。

四哥,对于我们那山沟沟里头的人来说38岁才结婚是多么的不容易,有多少的闲言碎语,有多少异样眼神。可是我的四哥确实是不错的人儿,不早结婚也是种种机缘巧合就这样错过了,幸而现在已经有了小家。可惜姑父还没来得及看到,也许他在另一个世界已经看到了,因为他许久没出现在我梦里了,大概是从我得知四嫂有喜的那段时间开始的。姑父应该是去守护小孙女了,这是他最喜欢的事情,可是也是他棘手的事情……

年轻时候的她,青春靓丽,面容姣好,工作体面,在那个保守的年代,姑妈总是一身改良短旗袍,天鹅绒丝袜,精致高跟鞋,像是在向那个时代宣战,那时候的姑妈就是我的偶像。

姑父喜欢孩子可是从不知道怎么带孩子,用姑妈的话说就是一个书呆子,也确实如此!家务姑父从未沾过手。自从当了爷爷,姑妈开始使唤他:外面下大雨了,快去吧衣服拿进来啊!姑父起身,嘴里嚷嚷说:我怎么知道挂啊!然后外面不停传进来:挂哪啊!挂哪啊!秀多,秀多(姑妈的名字)然后拎着衣服进来了……这么大的眼睛也看不到,阳台里面的杆子不是淋不到雨嘛!姑妈放下孩子,拿着衣服挂上去。

姑妈常常回娘家,两个表哥也常年住在我家,但几乎每次回门都看不见姑父的踪影,我倒也乐得自在。

快去翻下菜,我给孩子换下衣服。姑妈使唤道,姑父慢悠悠的走进厨房,然后拿起铲子翻了一下,问:翻好了,你快来啊,哎呀,你快来啊,我怎么知道弄啊!然后卷心菜出锅的时候烧糊了。姑妈跑出来:真是没见过这种人,翻菜就翻上面的!姑父理直气壮:叫你来你不来,还怪我。就这样这个家里有二老的拌嘴,有孩子的哭闹声,而我安静的学习,其他事情姑妈从不让我插手。家里最热闹的时候就是快过年的时候,也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哥哥们都回来了。

姑父总是绷着一张脸,姑姑稍微说他一句,即使是在娘家,他也会用威胁的声音低吼姑妈,他一来,整个欢乐的氛围都没有了,所以不管是我,还是表哥都很怕他。

15年的中秋节前,姑父突发脑溢血,送到医院时已经晚了,父亲通知我的时候已是晚上十点多,父亲电话里只说:你赶快回来,你姑父不行了。我心里一沉,然后哭着给大哥打电话,那一头只有大哥的哭声和抽泣。那年只有我和四个在外,他在深圳,我在上海,太晚了没有车,我又带着孩子,则坐凌晨五点的动车到南昌,然后转吉安,再转回去,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两三点了,下午四点多四哥才到。那一夜我没有睡,父亲说要不要火葬,然后我跟大哥商量。说是商量,其实大家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只是嗯。到后来天亮了,大哥打电话说上午就得去火葬场,说已经和四哥说了。这时我才觉得不妥,我和四哥要下午才到家,我们都没有见最后一面呢,不可以送去火葬,四哥不会同意的。给四哥打电话,那头的四哥的回答和我说的每一句都是南辕北辙,他不能接受事实,打击太大。见到棺木里的姑父的时候,我和四哥都崩溃了。最亲的人再也不醒来了,等我们回来才封的棺,我依稀听到礼申问为何还不封棺,大伯说还有老四没到。我们都在棺前,父亲要我扶着姑妈先回去我不肯,姑妈被大姐二姐搀着回去了。四哥到了,孝服换好就要封棺了,大伯口里念叨着,姐夫都回来了,老四也回来了,姐夫走好,姐夫走好,我们合上了棺。那一夜我陪姑妈睡在姑父姑妈的房间,孩子送我爸妈那了。

小孩子们总是爱闹腾,我和表哥也不例外,有一次我们几个在院子里上滚下翻玩的不亦乐乎,不小心撞倒了爷爷的摩托车,听到巨响的爷爷快速从堂屋跑了出来,看到心爱的摩托倒翻在地,后视镜被摔断了,爷爷气的冲着在院子里织毛衣的姑妈大声吼叫:“带着你儿子给我滚远点!”

一切来的太快,没有留下一句话,唯有一个挂念,老四还未成婚。

不知为何,姑妈的脸色突然变得黑青,五官扭曲,咬着牙用恨极了的语气对着爷爷说:“当初我要走,死活拦着不让我走,现在让我滚,好,我滚!”,从没有见过温文尔雅的姑妈愤恨到如此的地步,我吓得呆在原地,看着姑妈拉着表哥摔门而去。

四哥在去年和四嫂奉子成婚,四哥安静内敛,工作不错,除了不善于主动交流,当然这次也是四嫂主动。孩子现在刚满百天,又刚买了房,这周四嫂产假结束要回深圳上班,姑妈要一同去帮忙照看。春节的时候几个哥哥和我说,我没有明确意思。四嫂我还未见过,姑妈已经72了,四嫂既然和哥哥们开口了,想必是有这个要求。我去试探了姑妈,先看看她身体情况,再看看姑妈的意思。权衡之后,我和四哥四嫂说,要去也可以,但不保证能在那呆多久,带不了就让大哥他们去接回来,带的了就多住些日子,深圳气候好就当出去旅游了,七十几年没出过县城大门,现在出趟远门!然后细细的和四嫂说,姑妈年纪大了,出门哪里都不认识的,家里也帮不了你什么别嫌弃她,带不了就让她回来。

02

今天一直在网上给姑妈挑选衣服,询问一下深圳的同学,这个季节刚穿什么样的衣服。到时直接寄到四嫂那。上海这里依旧挺冷。也看看些吃的,前几日姑妈还在说牙疼,到弄了点药花了两百。。

再见到姑妈时, 她满脸乌青坐在摔碎的家电旁边,我们听到消息就第一时间赶到,虽然知道姑姑和姑父吵架了,但一推门,还是被吓到了。

年纪大了,老胳膊两腿没几处是不疼的了,没有个贴心的人在身边,也没有了唠嗑的对象,只愿她能像深圳的天气一样,经常好天气,舒适怡人,心情能舒爽。

姑父已经不知去向,独留姑妈一人面对整个家族和邻居好奇的目光以及议论。

“妈,我想好了,我要离婚,我过不下去了。”姑妈平淡的说,她脸上的淤青因为没有得到及时处理,而逐渐变得发紫。

奶奶听到这个消息,立即暴跳如雷,“你都生了两个孩子了,还折腾啥?谁这一辈子不是熬过来的?打你两下又咋啦,跟你说,别给我折腾,好好过吧。”

姑妈用一种奇异而又审视的目光看着奶奶,“妈,非要我说出来吗?他出轨了!你们不是不知道!”

奶奶匆忙捂住姑妈的嘴,关上了大门,恨恨道,“家丑不可外扬,你还嫌不够丢人吗?那个男人不偷腥,忍一时风平浪静,你要是敢离婚,这个娘家你就不要回来了。”

03

姑妈得不到家人的支持与理解,又不想面对让人作呕的家庭矛盾,干脆搬到自己和朋友合资开的咖啡店去住,一住就是两个月,姑父一个电话也没打过。

有一次,姑妈带我去咖啡店玩,突然姑妈的朋友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差点摔倒在我们桌前,姑妈看到她这么着急,打趣道,“呦,还没过年呢,就着急行大礼啦?”

冠亚体育网页版,朋友急切的说:“他回来了!”

姑妈一时没反应过来,“谁?”

“他啊,从广州回来了!听说这次和他老婆离了婚,就想和你见一面!”

姑妈的笑容霎时间凝固了,眼眶逐渐红了,眼睛里闪着泪光,“傻子,现在来还做什么。”

04

这场见面会的消息不胫而走,传到了奶奶的耳朵里,奶奶气的发抖:“你要是敢去见面,我打断你的腿!”

姑妈沉默着,不说话,奶奶一看姑姑没反应,“你要是敢和他走,我也不活了,死了算了,女儿白养了,啊?要跟别人跑了,不想伺候我了”,说着跑到自己屋里锁起了门,“你走吧,忘了我这个娘,别回来了,我就吊死这屋,随了你的意!”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寡妇三步跳姑是邻里,姑父合意子女只是未有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