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余的一套房屋和动迁款归母亲和大哥所有,我

  大金和小金,虽不是双胞胎,却长相酷似,年龄又相差不大,外人非仔细看,也难以辨认。
  大金刚结婚时,就被分出家门。父亲在公路东面,给他盖了三间平房。跟着老二也结婚了。婚后,小金夫妇和父母一块居住。弟兄俩都在某厂做工,日子过得还不错。
  前些年,路东拆迁了,大金一夜暴富。老房子,加上他连夜偷盖的,总共也凑了四百多平方。那时的包赔也合适,每平方一干多块,再加上地皮和其它的补助,光拆迁款就四五十多万了。
  房产扒一还一,大金分了四套房子,自家留一套,其余的一转手,七十多万到手了。于是,买车、理财,游山玩水……好不潇洒。当然,上班那点工资他早就看不上了,辞职啦。媳妇也跟着享清福了,除了接接孩子,就是打打麻将或斗斗地主……
  大哥家富了,要说不眼馋,那是不可能滴。可眼红归眼红,小金仍是日出而出,日落而归,老老实实地上班挣钱。
  等一年后,路西也要拆迁了,谁知那县长却进去了,换了一个叫什么“杨扒光”的,政策大变。房屋划等级了,八零年以后的属违建,以航拍图为证,每平方就二百。老房子,六百。分房子要论人口了,每人六十平方。有人不服,但闹腾回来闹腾回去,也没有啥改变。胳膊啥时候能扭过大腿喽?这一改,有人算算,除掉一套房屋后,家家就余钱了了了。
  听到人们议论纷纷,小金长叹了口气,嗨,有啥办法呢?半夜三更啃驴屌,谁叫你摊上这截了。认倒霉吧,让他们拆去。
  几天后,村庄便夷为了平地。
  还好,房屋和拆迁款很快就下来了。于是,随便先装饰装饰房子,一家人就搬了进去,小金也安安心心地上班去了。
  忽然有一天,大金找到小金,张口要借五千元钱。真是母猪上树,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大哥,你家藏百十万,还用着向俺借啥钱?
  大金吞吞吐吐,说:暂借,两天就还你。啥门?亲兄弟吗,不看僧面看佛面,小金只好把自己俩月的工资掏给了他。
  没多久,听说大金的小车也没了,人也蒸发了。
  在他家的门前,总会有些不三不四的痞子,在溜达。有两次,他们还错把小金当大金,抓住不松。幸亏当时有人作证,才不了了之。
  原来,大金有钱后,不光理财,买彩票,还常去赌场,赢了就大吃大喝。输了继续捞,结果越捞越深,把家里的拆迁款都输了个精光。最后还借上了高利贷……

挥霍自然不能长久,在风光的时候,舅舅带着扒蒜小妹,见世面,高消费,游山玩水。舅舅成了扒蒜小妹的支柱,在那个年代,这种崇拜是深入骨子里的。认定一个人,真的能做到不离不弃20年。

图片 1

落魄是必然的,身体也放纵垮了,往日的风光被吃药,点滴,吸氧所取代。

邹先生家里有一套老房子,是使用权房,承租人是母亲。十多年前,老房子这里就开始动迁了,后来中间停滞了几年。而就是在这期间,父亲因病过世了。几年后,母亲作为承租人与动迁单位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除了母亲和邹先生一家外,父亲、大哥和小弟一家也是安置人口。这次动迁一共分了三套房子和一部分动迁款。家里人协商一致后,母亲写了一份家庭财产分配办法,小弟一家和邹先生一家各分得一套房屋和一定金额的动迁款,剩余的一套房屋和动迁款归母亲和大哥所有。这样,所有的安置人口就按这份分配办法分了动迁安置房和动迁款。邹先生母亲和大哥分得的房屋就登记在他们两人名下。拿到产权证后,母亲和大哥商量了一下,把分得的这套房子卖了,所得的房款给了邹先生,由邹先生来安排母亲和大哥以后的生活,日子就这样平淡而温馨的过着。让大家都没想到的是,去年,母亲突发疾病过世,邹先生办完了母亲的丧事后,小弟一纸诉状将大哥和邹先生告上法庭,他认为登记在大哥和母亲名下的房屋应归父母所有,父亲对这套房屋有一半产权份额,应由三兄弟和母亲继承,由于房屋已出售,他要求继承八分之一的售房款。

唯一没有替代的就是不再风光后,扒蒜小妹还在。不图别的,守着一个人就行。

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本案中,家里的老房子动迁时,邹先生的父亲仍在世,虽然实际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时,父亲已过世,但母亲签订的这份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亦将父亲列为安置人口,因此父亲应享有一定的动迁利益,他的动迁利益包含在分得的三套动迁安置房和动迁款中。在实际分配全部动迁补偿利益时,父亲已过世,母亲亲笔书写的家庭财产分配办法,实际是将父亲的动迁补偿利益作为遗产连同其他家庭财产在继承人之间进行了分配。大哥、邹先生和小弟均对这份家庭财产分配办法无异议,也实际按这份家庭财产分配办法履行完毕,应视为对分配父亲遗产的确认。因此,小弟认为父亲的动迁补偿利益仅存在于已出售的房屋中,要求按法定继承取得售房款,是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的,不应得到法院的支持。

你想没想过,风光大哥和扒蒜小妹20年后会是什么样子?

邹先生虽说是家里的老二,但大哥从小身体不好,也不管事,因此他这个老二变成了老大,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大哥因为身体的原因,没有结婚,更没有子女,父母在世时,大哥和父母一起生活,父母走了以后,就由邹先生来照顾大哥的生活起居。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剩余的一套房屋和动迁款归母亲和大哥所有,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