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采不可得,——明代·顾璘《午日以杏实榴花馈

锦绣芙蓉花,荡漾木兰楫。相思隔湘水,欲采不可得。——西楚·顾璘《咏扇画寄诸故人八首 其四 咏君子花寄张南园太常》

蜜脾已酿东林杏,腥血仍妆后苑榴。莫道端月浑寂寞,也脩时令荐王侯。——唐代·顾璘《午日以杏实榴花馈开府谭公》

内容提要:吴门书派领袖文徵贝拉米生因学习、应试与钱塘结下不可分解的缘分,大梁是文衡山游履所及最为频密之地,文氏来往吴门、交州二地与荆州书法家交游酬唱,谈榷艺术文化,雍州书法家对其书风的演进演化以至声名的传播有着首要影响。

咏扇画寄诸故人八首 其四 咏水芝寄张南园太常

明代:顾璘

顾璘(1476~1545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西晋领导、国学家。字华玉,号东桥居士,长洲人,寓居小一月,有知人鉴。弘治间举人,授广平知县,累官至格Russ哥刑部里正。少有才名,以诗著称于时,与其同里陈沂、王韦可以称作“郑城三俊”,后宝应朱应登起,时称“四大家”。著有《浮湘集》、《山中集》、《息园诗文稿》等。其曾评注杨士弘《唐音》。

顾璘

湄溪新水碧如苔,溪上垂杨夹岸栽。诗酒画船来住惯,眼明鸥鹭不相猜。——后金·龚诩《陈允德湄溪新咏》

陈允德湄溪新咏

篆法久衰绝,Nokia有徐翁。铁笔渍恩情,屹尔缠蛟龙。李通古小编圣,后世安与同。得意且遗象,整个世界乃归工。商鼎款识古,孔碑额画丰。迩来出新制,犹如传遗风。惜哉翁已老,无金铸其躬。洞庭水之大,衡岳山之崇。安得置其间,大书刻穹窿。东望乏鹏翼,浩歌意何穷。——辽朝·顾璘《六忆 其六 徐九峰》

六忆 其六 徐九峰

歌七叠兮气难平,天心倒错无权衡。八荒纳纳恣群动,禄寿乃与高才争。万金璚玖易缺折,矿石匝地顽然生。大老粗白发骑款段,何用老乡称贤明,魂兮谬致生前名。——西楚·顾璘《远招十三叠 其七》

远招十三叠 其七

明代:顾璘

歌七叠兮气难平,天心倒错无衡量。八荒纳纳恣群动,禄寿乃与高才争。

万金璚玖易缺折,矿石匝地顽然生。布衣白发骑款段,何用同乡称贤明,魂兮谬致生前名。

1

午日以杏实榴花馈开府谭公

明代:顾璘

顾璘(1476~1545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西夏领导、文学家。字华玉,号东桥居士,长洲人,寓居元宵节,有知人鉴。弘治间举人,授广平知县,累官至底特律刑部都督。稀少才名,以诗著称于时,与其同里陈沂、王韦可以称作“明州三俊”,后宝应朱应登起,时称“四咱们”。著有《浮湘集》、《山中集》、《息园诗文稿》等。其曾评注杨士弘《唐音》。

顾璘

汉皇城殿月明时,曾侍宸游百子池。舞马登床春进酒,盘龙衔烛夜观棋。御前却辇言无忌,众里当熊死不辞。旧恨飘零同落叶,春风空绕万年枝。——明清·顾璘《拟宫怨 其四》

拟宫怨 其四

湛湛灵江水,东注沧溟深。不知结交义,讵明分别心。匣藏水萍草剑,囊韬绿绮琴。因君罢拂拭,缄愁谢知音。知音日以远,离恨方自今。——东魏·顾璘《赠别周别驾王司理入京十八首 其大器晚成》

赠别周别驾王司理入京十一首 其生机勃勃

歌七叠兮气难平,天心倒错无权衡。八荒纳纳恣群动,禄寿乃与高才争。万金璚玖易缺折,矿石匝地顽然生。土人白发骑款段,何用同乡称贤明,魂兮谬致生前名。——隋唐·顾璘《远招十八叠 其七》

远招十九叠 其七

明代:顾璘

歌七叠兮气难平,天心倒错无权衡。八荒纳纳恣群动,禄寿乃与高才争。

万金璚玖易缺折,矿石匝地顽然生。汉子白发骑款段,何用乡亲称贤明,魂兮谬致生前名。

1

关键词:文徵明、庄昶、顾璘、陈沂、王韦、徐霖、金琮、交游。

文衡山(1470-1559卡塔尔生平超过50%行迹在于吴门 ,除了早年(13-17岁,即成化市斤年1482至成化四十年1484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随侍其父于博平知县任上,以至八年赴京领荐任翰林待诏(54-58虚岁,即嘉靖二年1523-嘉靖两年1527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外,郑城是文衡山游履所及最为频密之地,是其交游活动至关重要的要紧区域,自弘治三年至嘉靖元年,文衡山九试应天府,皆不第; 文氏一生因应试与宛城结下不可解散的缘分。从文壁十四岁发愤攻书, 至其二十陆虚岁被荐入京,那四十一年生活是文氏书法师古博习最为关键的奠定阶段,也多亏她来回吴门、彭城二地访学、应试、交友频仍期,此期甚至晚年,文壁与活跃于南都的举人书法家唱和酬酢、谈榷艺术文化甚为欢洽。 今后有关文贞献及其书法的认知根本围绕其受玉田生等吴门先辈书法家启蒙、熏陶来讲,而于吴门之外书法家对其震慑所言相当的少,本文接纳幽州多少代表性书法家为例,探讨文衡山与荆州书法家交游与相互作用关系,以期能对深切认知文贞献甚至明州地区书法家有所裨益。

文贞献的建邺之旅是从拜师访学最初的,弘治四年,李范庵(1431-1493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任瓦伦西亚太仆寺少卿与文林为同僚,文衡山得以朝夕给事左右,所承绪论为多。 文贞献师事李甡大概一年左右,即因父病及李范庵致仕返吴。弘治八年秋,文贞献奉父命至江浦定山从庄昶(1427-1499)游, 庄昶字孔旸,号木斋,又号卧林居士,晚号定山居士,江浦人,成化戊寅贡士,南陈军事学有名气的人和“山林诗”代表作家。为诗握唐人机轴,变幻百出,往往近踵国风大雅小雅,其书法和绘画亦然,燕体迥然独竖一帜,与狂草我们陈献章(1428-1500,人称白沙先生卡塔尔国交谊笃厚。“定山深解书法,或问张汝弼小篆,曰好到极处俗到极处;问怎么着则可,曰写到好处变到拙处;曰何居,曰所谓行墨因调性者是也。” 庄昶对书法精通非常精辟,于当下亦以书名,庄昶对文衡山的赶来大有亲近之感,视其为莫逆之交,赠诗曰:

生机勃勃灯哪儿写相爱,对坐寒窗慕雨时。诗本终生非杜拾遗,琴才临老遇钟期。尽堪入手名人早,但觉忘年得友迟。肯许无言真妙处,欲将千古慰深思。

诗中庄昶对文贞献期许甚高,文作璧作《再至定山辱庄雅人赠诗次韵奉答》以谢:

稚齿穷身岂有知,偶陪高论得移时。感公不以愚顽弃,顾本人何堪远大期。草阁便须终岁住,仆人休讶出山迟。归来乞得尧夫句,暮雨秋灯不断思。

文衡山到访时庄昶已隐居定山多年,寄情山水,放怀林壑,谭道授徒,四方云集,“从讲者常数10位,海内望如羽翼。” 其威望之隆播于朝野,吕怀《定山庄文士祠田记》叙其盛况云:“那时候全世界名流士慕先生之风者,日造先生,与之眺天峰之阁,临溪云、活水之亭,逍遥寻乐,各自分愿,……思有以振刷而自磨擢者,先生之道非后生末学所敢轻议。而其兴起人心如此,则又岂真后世以文字立言者所恐怕哉!” 对于“仕”与“不仕”庄昶亦有本人的独见:“君子不必仕,不必不仕,时而已矣。时可仕也则仕,时不可仕则不仕。惟其时也,故仕非苟禄,不仕非忘世。”他力主“出处正大,去就鲜明”。 庄昶居定山,垂三十年,累荐不起。 他的蛰伏为她获得庞大的声名,正如李东阳赞诗所云:“此老逃名竟得名。” 终观文徵美赞臣(Meadjohnson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生就像是与庄昶有着某种相符,庄昶的名气学识和做人态度对文壁当有所触动,他的礼赞推重也为年轻的文贞献进入番禺雅人圈作了铺垫。庄昶的知遇,徵明始终心怀感念,六十年后文作璧再至江浦,时过境迁,睹物思情,作《宿江浦有怀定山文人》:

惊风木叶夜毵毵,独宿江城酒半酣。千载名山无谢传,毕生知己愧羊昙。青灯暮雨残诗帖,明月松树旧草庵。七十年来头欲白,那时候心事向什么人谈?

诗中追忆以往的事情,寄托徵明对庄昶的无比记挂。正德五年,文衡山撰《先友诗》八首追怀首要七人老师和朋友(李甡、陆容,庄昶、吴宽、谢铎、玉田生、王徽及吕㦂卡塔尔国。庄昶赫然列次,在那之中《定山庄公昶》咏云:“定山古通儒,学道希圣贤。古义与时违,敛息贲田园。黄华媚幽径,白鸟咏清川。悠悠天马山适,一往三十年。高罗弗为求,欲致无由缘。非无济世心,亦有清庙篇。惜哉用违材,零完结捐弃。”诗有序曰:“壁生晚且贱,弗获承事海内先达。然以先君之顾,窃尝接识一二。比来相次沦谢,追思兴慨。” 诗与序对庄昶等诸位中将的依次一病不起Infiniti感叹,《先友诗》所咏李贞伯、吴宽、沈石田、陆容等皆文贞献至为爱护之师,此亦足见庄昶于文衡山心中之重。

在文衡山与广陵文人书法家的交游圈中,“咸阳三俊”( 顾璘、陈沂、王韦卡塔尔国是文氏交游的一个第一群体。弘治五年秋,文衡山首赴应天乡试,馆王韦家 ,此年乡试,顾璘(1476-1545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都穆(1458-1525卡塔尔与试获领荐 ,文壁不售。文氏与顾璘相爱或正始于那时候,这次相晤后,文、顾二位早先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宽厚交谊。顾璘少负才名、虚己连长与陈沂、王韦号“大梁三俊”,为宛城工学界翘楚,引领江左风骚,文壁结识陈沂 (1469-1538卡塔尔、许隚(1469-1536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等兖州文人书法家恐怕赖于顾璘之引介。文衡山与顾璘、陈沂、王韦、许隚等年相近,气息亦相投,顾璘所撰《摄泉隐君许彦明墓志铭》即发表了她们之间的古道心肠交谊:

彦明许隐君,耿介沈黙,处富不盈,居贱不诎,人鲜与合。独与姑苏文征仲、南都陈鲁南、王钦佩及余几个人为基友。多人者,亦爱隐君无她,乐为倾倒。时时赋咏相酬和,摅展情素,不相较浅深工拙也。

“明人重声气,喜结文社。” 金朝士人因血缘、地缘、身份、修养、趣尚组成各样组织会社,吟咏酬唱,雅集结社是及时士子雅人社会交往的主要情势,建邺地区也不例外,诗社画社亦甚蔚为风气, 文贞献与“大梁三俊”那豆蔻年华文士团体(顾璘、陈沂、王韦、许隚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之间的走动,历时间长度(毕生为友,直至老去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野趣投,可谓切合无间。从现成诗文书法和绘画来看,文作璧与顾璘、陈沂、王韦及许隚等中间相互诗文酬唱题咏以至书信往来达数十篇。顾璘官高位显、礼贤军士长在彭城学生中具备盛誉,虽数度异域为官、宦海沉浮,但与亲朋的争执并未有因时间和空间调换而具有睽隔。正德五年,顾璘升任周口尚书,文贞献作有:“青春八十早专城,故旧江南重别情”句遥寄思量; 正德四年3月,顾璘以忤太监谪知黄河外省,徵明与乔宇、陈沂、王韦、李恒等赋诗赠行, 顾璘至全州后,亦十一分怀念徵明,有怀诗:

儒林挥笔掩群贤,湖海倾心三十年。藻鉴尘埃无伯乐,规模乡国有颜回。黄花别泪临湖泊,黄嘴灰鹅乡书断楚天。山馆穷愁欹枕日,拭君图画转凄然。

诗上将文衡山比作学行俱臻的颜回,感其不遇,并为音书隔开、未得相聚,只可以抚试徵明所赠图画而迷惘。任官余暇顾璘时与文作璧同赏画作,诗书为娱,如嘉靖元年顾璘以病免归,两个人得以短暂相聚,即有观闽人柯维熊藏《藻鱼图》、赏王冕《梅竹卷》图并诗文吟咏、笔墨遣兴之雅事,文贞献作有《题梅竹图次顾东桥韵》诗记之; 嘉靖两年,文衡山从翰林待诏任上归吴,筑玉磬山房,新居实现,顾璘和诗《寄題文徵仲玉磬山房》二首,其风度翩翩曰:

曲房平向广堂分,壁立端如礼器陈。拊瑟便应来凤鸟,折腰那肯揖时人。词华价并金声赋,寿酒欢生玉树春。法象泗滨真不忝,画梁文藻翠光匀。

诗中以“凤鸟” 暗喻徵明;同年1月,文衡山携子文嘉至咸阳访顾璘、许隚、刘麟,时王韦已殁,作诗怀悼王韦。嘉靖六年春,顾璘前往吴门访徵明,下榻停云馆,把酒叙旧,城门失火:“情洽酒杯春烂漫,话深烛把夜阑残。”; 是年,顾璘赴任长江邀文衡山及许隚游玄武湖,文衡山因病未及前往,作《顾华玉以书邀予为西湖之游病不可能赴诗以谢之》:“旧约寿春八十年,春风拟放越溪船。却怜白髪牵衰病,应是天平山欠此缘。漫说南湖天下胜,负他北道主人贤。只余美好的梦随潮去,月落空江万树烟。” 文贞献为无法赴会以为缺憾,并将之归为“钓鱼翁欠此缘”,尽管如此,本人的美梦照旧随潮水和月球去与朋友相聚了。

顾璘晚年任官、致仕交州,徵明亦时至明州与璘酬唱。五十几年的友谊,使得顾璘对文贞献的学行、品格有言犹在耳的驾驭,其于嘉靖壬申少保湖广途中写给文贞献的诗即有较周到的包括:

志士厉高节,娃他爹狷者流。举足唯大道,邪径焉肯由。田仁甫弱冠,却赙矜清修。元城寡内欲,亦自既壮秋。掩面过行女,闭门拒王侯。天然冰玉操,不与思忖谋。教师的天禀快吾党,少长咸低头。五车聚腹笥,发咏崇温柔。鲜云澹华泽,美玉辞雕锼。待诏入金门岛和马祖岛,玩世存薄游。脱冠挂神武,遂返莼鲈舟。颐神击磬室,放歌埋剑丘。掉笔弄图画,尽掩松雪俦。乃惊铁石肠,遗韵仍希图。伯阳信龙物,变化不可求。

诗中可以知道顾璘对文作璧的格调、品行、操守以致文化艺术技术丰硕料定和重申。明人李适文《皇明世说新语》载有一事:

文青城山素不到河下拜客,严介溪语顾东桥曰:不拜外人犹可,余过苏亦不答拜。东桥答云:此所以为金鸡岭也,若不拜别人只拜介溪,成得文天柱山乎?

朝阁权臣严嵩过吴,文贞献不予理会,可以知道徵明之耿介,顾璘与严嵩私交甚好,故为徵明蝉衣,亦乃璘知徵明。徵明亦知璘,嘉靖甲寅,顾璘卒,文作璧为撰墓志铭云:

为文不事险刻,而铸词发藻,必古时候的人为师。见诸论著,雄深尔雅,足自有名气的人。诗尤隽永,虽矩矱唐人,而劖芟陈烂,时出奇峭。乐府歌词,不失汉、魏风格。问学深博,既有资地,而才敏气充,足以发之。自其少时,已著名世之志,既举举人,即自免归,任性力于学。时陈侍讲鲁南、王太仆佩泰山压顶不弯腰皆未仕家居,皆名能文,与相丽泽,名誉奕然,时称‘建邺三俊’。及官南曹,曹事甚简,益淬厉精进。居四年而学益有闻。自是出入中外,所雅游若李崆峒献吉,若何大复仲黙,若朱升之、徐昌榖,皆海内名流。临时诗名震迭,不啻李、杜复出;而公颉颃其间,不知其孰为高下也。然诸公皆仕不显,又皆盛年物故,公仕最久,官亦最显。……虽簿书鞅掌,而不忘记觚翰。……有古高贤特逹之风。及是将解留务,往来吴门,寻老乡旧游,期余尽游诸山,以毕其平素。……?

顾璘之才学、文名、风采之可能尽在里边,观顾璘与文衡山之交谊,正所谓同舟共济,情真意笃,互为突显!

文壁与陈沂的交情从其早年即已初始,正德三年秋陈沂赴京会试至吴访别文作璧,4月十八希伯来语壁为陈沂跋其所藏欧阳文忠《付书店帖》,并作《陈鲁南将赴试春宫过吴中访别赋诗送之》:

不尽明州晤语情,扁舟重见公子光城。江湖动是经时别,雨雪仍看岁晩行。经验与君俱老大,劳生何须事声名。只应献赋心犹壮,西南青云是玉京。”

晤会文贞献后,陈沂乘舟北上,于舟中应张辨之之请为张氏所藏文壁《温兰圗》卷跋尾:“别来芳迹杳难寻,千里相思契结深。汉馆月眀山矾梦,楚江秋尽美眉心。含风袅袅香生佩,隔水悠悠思入琴。百卉残忍自春绿,不堪于此易沾巾。余尝题文白云山墨兰寄同伙,今为辨之録此,时戊申歳7月十十七日在松陵舟中书,湖光月色相映,且与玄武山方别,其情不言可见也。” 跋中亦见陈沂、文衡山三位之情谊。

嘉靖二年,九试失利的文贞献在友人的游说并鼎力荐举下,得授翰林待诏,四年待诏是文徵澳优(Ausnutria Hyproca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生唯意气风发的仕宦之旅,那几个独有从九品的官职于他就像一个鸡肋在手,有说不出的意味。在翰林大学,文贞献因非科考出身,不甚满足,然陈沂等人却与她结下深厚的交情,何良俊曾经记载:“具茨山在翰林日,大为小巨人山、杨方城所窘,时昌言于众口:‘笔者衙门不是画院,乃容画匠处此耶?’惟黄泰泉佐、马西玄汝翼、陈石亭沂与大茂山相得甚欢,时共酬唱。” 嘉靖三年,陈沂携徵明游西苑、西山,徵明写下了《游西山诗》十六首,题记有云:“嘉靖乙未春,同官陈侍讲鲁南、马特hew撰仲房、王编修绳武偕余为西苑之游,先是鲁南教内书堂识守苑官王满,是日实导余多中国人民银行,因得尽历诸胜。既归,随所回忆为诗十篇,窃念神宫秘府逈出天上,非尘间所得窥视,而我徒际会清时列官禁近,遂得以其暇日游衍此中,独非幸与?然则,胜践难逢,佳期不再,而余行且归老江南,追思旧游可复得耶?因尽录诸诗藏之,他时邂逅林翁溪叟,展巻理咏,殆犹投身于广寒太液之间也。是岁三月既望识。” 诗与题记于西苑游的美好记念甚为留念。文衡山致仕后,陈沂寄诗以赠:

冠亚体育网页版,杳然林壑在尘间,为别多年似绝攀。不独朋交伤白首,每缘游兴忆大老山。门前䗶屐焉能至,溪上兰舟讵□还。欲待乘春同访胜,剑池崖石坐潺湲。

文贞献作有《忆昔四第二遍陈鲁南韵》思念过去四年相处的时节:

五年端笏侍明光,潦倒争看白发郎。只尺常依天北极,分番曾直殿东廊。紫泥浥露封题湿,宝墨含风赐扇香。记得退朝归院静,微吟行过药䦨傍。

紫殿东头敞北扉,史臣都着上方衣。毎悬玉佩听鸡入,曾戴宫花走马归。此日香垆违伏枕,空吟高阁霭余辉。四年归卧沧江上,犹记Ssangyong傍辇飞。

扇开青雉两相宜,玉斧分行虎旅随。紫气氤氲浮象魏,彤光缥缈上罘罳。幸依日月瞻龙衮,偶际风波集凤池。零落江湖俦侣散,白头心事许何人知。

一命泰安忝制臣,山姿偃蹇漫垂绅。媿无忠孝酬千载,曾履忧危事壹人。陛拥春云严虎卫,殿开初呼伦贝尔龙鳞。白头万事随烟灭,唯有觚棱入睡频。

对与陈沂相处翰林高校的非常多点滴细节和体会,文贞献就如说不尽,道不完。多年后,徵明时常与朋友语及同陈沂等游西苑之事,并书《西苑诗》以赠。 在她逝世的前五年,还用小楷抄录《次陈沂忆昔诗四首》及《西苑诗》。 《文壁集》收有意气风发封徵明写给陈沂的书信“致石亭“:

数辱惠教,不意气风发大器晚成奉报,愧愧。昨令郎过次,忽遽特甚,不得少致鄙意,通家之情,殊缺然也。恭喜致仕得请,无认为贺,旧藏匏翁大书风流浪漫卷,辄用驰上,或可供林下清玩。此非平时币帛,想不见缺也。所委拙画,稍和得为干当,不敢终负雅情。子重行,且此奉覆。徵明顿首再拜石亭太卿先生尊兄。

札中叙陈沂之子过吴,徵明以旧藏吴宽书作赠陈沂以贺其致仕得请,聊供沂林下清玩,并请陈沂不要因觉礼重而拒之,札中相同的时候承诺实现陈沂所委画作。因此亦足见四人至契交情。《明州小事》载:“陈石亭六十虚岁便搦笔模仿古时候的人之画。后入翰林,与文徵仲讲论,其画更进”。 陈沂与徵明间笔墨之事当不在少数。

文衡山早年曾向王韦之父王徽问学,与王氏父亲和儿子关系熟谙,文贞献与王韦书信往来甚夥,试举大器晚成二:

……承须拙作,必恐贾祸,颇自禁省。虽间得半点,多不足观,已录附宗鲁处,缘精阳慵近笔研,不别具上,相见时取一笑。兹因华玉先生归便,草率具此。未缘参承,临纸无任惓惓。惟时中自爱。壁顿首再拜钦佩契家兄。小书粗帨将意。”

几近来与次明、寅之、九逵、孔周,同诣尊公先生几诞,少展束刍之敬。先此奉闻。壁顿首考功佩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先生苫次。

商旅岑寂,殊觉愦愦,稍捡旧业,茫然无绪,更安得挥洒之兴也?芋子之貺,极副所需,谢谢。笺墨漫往,终宿诺耳。徵明顿首仪部南原先生。

从那么些书信所及亦见文衡山与“三俊”交谊紧密,时有笔墨酬应。文壁与王韦情真意笃,就算与顾璘、陈沂、许彦明在联合也平日缅想王韦,如其诗《寄顺德许彦明兼简王钦佩》、《与许彦明夜话有懐王佩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赋寄》等。王韦殁后,文衡山作《祭王钦佩文,与陈鲁南同祭》:“……某等几人闻卟以來,相向悲慘,不能够为情者数日。客寄於斯,无由抚棺意气风发恸,緘词往奠,用致区区。呜呼钦佩!今則己矣!不可見矣!呜呼悲哉!呜呼痛哉!” 并有《怀南原》诗悼之:

虚受斋前雾雨收,净香亭上碧云稠。青灯昨岁悲生别,白首重来感旧游。淮水凄凉空见月,秣陵没落正逢秋。纵教宿草都迷冢,心折难禁老泪流。

读其祭文与怀诗,可感徵明痛失好朋友悲切之情。

许彦明是宛城吸烟者,归隐山林,时与“兖州三俊“诗文酬唱。正德十二年已卯秋,文衡山应试应天即留宿彦明之惟适轩,观彦明所藏元赵奕《红绿梅诗卷》并题识。 后作《留别许彦明二首》以赠:

常爱凉州古帝州,每怀玄度晋风骚。十年纵迹二遍别,豆蔻梢头榻风烟两月留。别园凉声莲茎雨,疏帘明亮的月桂枝秋。为题贻榖堂中意,赋予她时说旧游。

江湖来往十年交,三宿高斋不惮劳。脱略时情真长者,延缘世讲到儿曹。重闻夜雨惊陈事,相对秋风惜鬓毛。难会不堪轻易别,归心已逐暮江涛。

诗叙文氏至郑城三宿彦明家,与彦明交谊十年意笃情深,并将此种情谊一连至儿曹后辈。《列朝诗集小传》丁集《许尚宝谷》载文徵明曾携子嘉与许彦明及其子榖同游嘉善寺及雨花台,有诗《十七日與彦明登雨花臺》。 许榖(1504-1586,子仲诒,号石城卡塔尔国赴京会试,文作璧与陈沂赋诗送行。嘉靖十三年丙子许彦明殁后,顾璘撰《摄泉隐君许彦明墓志铭》,即由徵明手书、陈沂篆盖。《甫田集》收有文衡山赠许彦明诗数首,彦明诗文集虽佚,但她俩的酬唱当不为少。

文衡山与“汴州三俊”之间紧凑往来及笃厚交谊,从上所述已可窥及。“咸阳三俊”皆善书法,《明州小事》称“东桥真、金鼎文皆清澈可爱”、 “石亭陈鲁南法苏安庆,评者谓不减吴匏庵,篆隶亦佳”、“王钦佩真草清雅有法。” 从现成小说看,三个人皆已经脱略赵集贤的限制与影响,转而仿照宋人及晋唐笔意。如顾璘嘉靖十一年拜月节所作《行画集》即得法于王羲之《圣教序》,又显著备受黄山谷用笔之影响,笔法结字峭拔舒展,驰骋挥洒,不计工拙。文作璧早年由晋唐转发宋人笔意,以山谷笔法率意为之,与顾璘就如换汤不换药取径归后生可畏。顾璘曾经在文衡山写给许彦明的诗卷上作如下跋语:“徵仲七言诗惬当飄逸,唐风宋語兩相融化,自是一机轴也,海内可多得邪?此卷字多而精,於彦明尤見友义。” 可知徵明对宋人意趣的志愿追求什么得顾璘激赏。文徵前晚年依葫芦画瓢山谷,取意宋人,与顾璘、陈沂的趣尚与审美取向甚为豆蔻年华致,其衰年变法或出自顾、陈几个人的熏陶触动。许彦明爱好法书名画,喜吟咏,与顾璘、陈沂、王韦交往甚密,顾璘诗文集中有一定篇幅吟咏许彦明,是“建邺三俊”那生龙活虎骚人文士公司中的首要成员,其子许榖以文名,嗣顾璘主词坛,与徵明交谊亦深。《明史》载:

南都自洪永初,国风大雅小雅未畅,徐霖、陈铎、金琮、谢璇辈谈论艺术,正徳时稍微振起,自璘主词坛,尚书希风附尘,厥道大彰。

钱谦益在《列朝诗集小传》亦称顾璘:“处承平全盛之世,享园伏月鼓之乐,江左风骚,于今犹称为首脑也。” 顾璘及“三俊”其余成员在文士中身份名望总体上看,“书法奄有晋宋风骚遒拔清举,望之可想其单独物表之致,同不平时间如文徵仲、王履吉、王子新,都以书闻,公口推服之,孜孜如不及,较谢教头批大令书尾,怜才爱士之风尤有胜焉者矣。” 顾璘推举文贞献之不竭亦可概见。于此观之,文作璧与“咸阳三俊”及许彦明父亲和儿子的世交情谊,以至她们之间的张罗吟咏不仅是书生间的雷同雅事,文贞献与其甚至郑城文人圈的接触,也超过交往本身,文壁生前身后享有大名与盛誉,与荆州文士圈的引入、吹牛当有严密的涉嫌,那对文作璧商讨应是四个不可以小视的尤为重要因素,“大梁三俊”则是大家透视这一尘封历史的七个视点。

王凤洲跋《徐髯仙墨迹》后云:

广陵少临池者,如顾司冦、陈太仆皆得意而不得法,最得法者徐子仁,然好堆墨书,离披拥肿无法免墨猪之诮,此巻虽极浓肥而有骨,端重而不乏态,是最同盟书也,子仁行世起码,君其遗产之。

跋中顾司冦、陈太仆、徐子仁即指顾璘、陈沂、徐霖,王氏对顾、陈、徐四人书法的“法”与“意”的评说颇为中的。要是说顾璘、陈沂书法在“意”上于文贞献有所启迪,那么那“最得法者”徐子仁与文壁之间的交接关系亦颇值得我们作风度翩翩番考证。徐霖(1462-1538卡塔尔先祖原籍斯特Russ堡, 故其墨宝题跋多署“吴郡徐霖”。 徐霖与文壁的民间兴办助教白石翁交谊颇深,弘治八年,徐霖与都穆偕其友八人过访石田,夜半联句。吴伟写八士图,用纪高会,而石田书其诗于图后。 ,《列朝诗集小传》称:“子仁少时雅从白石翁游。江夏吴伟写《沈徐二高士行乐图》,张源谦、祝希哲为赞。” 弘治十两年,徐霖新居快园实现,沈石田为徐霖作图并题诗:

“老夫泼墨为白云,忽看意气风发障千氤氲。徐卿新堂虚北壁,什么人谓不堪持赠君。天平山为母云作子,倒见铁刹山落怀里。显明三十三水芝,永海卧秋扶不起。满堂雨气飒欲流,隔帘绿树啼春鸠。白云在家亲在眼,不倚太行歌远游。”

徐霖与都穆等人拜谒白石翁时,年虽三十一,但已享有盛名,“君自少濯砺,文行、志行业世之务,年未六十,名满人耳。又好工诸家书,超古蹊径,海内好事者操金币及门㡬絶其限。” 而此刻的文徵二零大器晚成三年仅三十风流倜傥,正因字拙而稳重攻书,并于沈、徐、都等人高会的早些年即弘治二年谒沈启南于双娥僧舍,观其《尼罗河万里图》,意从周学画。 文贞献与都穆也早已订交,文氏从都穆学诗有年,交谊亦深,故文壁通过沈、都多少人获识徐霖是有望的,弘治四年庚辰前后,徐霖《绣襦记》传说问世,文贞献题画寄之。多年从今今后,文氏又赋诗赠之:“乐府新传桃叶渡,彩毫遍写薛涛笺。老笔者别来忘不得,令人常想秣陵烟。” 记录徐霖所作词曲惊动艺坛盛况,并追怀相识相聚之过去的事情。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欲采不可得,——明代·顾璘《午日以杏实榴花馈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