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秋芮祭拜父亲,清明节祭拜先人

其实,老王并不老,刚刚46岁。

父亲走的那一年,李秋芮才15岁,正念高一。她回忆到,父亲因公牺牲后,她抱着父亲多年前给她买的《黑猫警长》连环画,不知哭过多少次。

老人们都说,死了的人,到了天上,也和在人间一样。需要穿衣,吃饭。天冷了也要给自己御寒。可他们不能自己挣钱,只能靠着阳间的亲戚给他们“送钱”,也就是烧纸钱。这也成了祭奠亡灵最重要的一环。现在城市里都在提倡文明祭扫,用鲜花和祭品来代替烧纸钱。活着的人,希望自己亡故的亲人不要在阴间也受皮肉之苦。就通过这种方式带去对亲人的牵挂。其实人们都知道这只是自己设想的理由。然而,祭奠亡者就只是给他们带去福利吗?难道人死了就真的跟活着的人断了联结吗?

我后来专门去公安局档案馆查阅了一下冯华的卷宗。冯华在被抓捕后的第三年被执行死刑。我仔细翻阅了卷宗的每一页,终于在其中一份报告的末尾发现一句话:某年某月某时,犯罪嫌疑人冯华被民警发现行踪并抓获。仅此一句,再无其他描述。卷宗里留下了一些参与办案的刑警、预审民警的名字,没有老王这个普通的派出所民警抓获犯罪嫌疑人时的任何记载。

父亲李强生前系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公安局严陵派出所城中警区民警。更早前,父亲是一名武警,直到2000年转业来到威远警方。“受父亲影响,我小时候有很多玩具枪,这和很多女孩子爱布娃娃不一样。”李秋芮说。

人们工作太累了,似乎只有假期才是最大的福利。所以,现在的清明已经没了从前那种哀伤的感觉,反而到处充斥着“庆祝”的气氛,这个清明节最不应该出现的字眼。现在的年轻人,没经历过生离死别的场景,并不清楚死亡意味着什么。祭奠先人时就能看到各种草率,各种不尊重。

再后来,年轻的警长被派往另一个派出所当副所长,他告诉我这一消息时,我问起老王的情况。他说,老王还是那样,一个人在寝园的警务室忙碌,仍然是一名没有任何职位的老警,但他依旧把工作做得很精致。

图片 1

图片 2

事情发生在11年前。

李秋芮。

清明,同样是个节气,在初春和暮春交替的时节,是一年中最舒适的季节。古人就有在清明踏青,出行的习俗。在过去,清明是当作一个节日来度过。而现在的人们大多把清明简单地看成三天假期。现在的清明节,已经成了旅行的黄金期。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外出旅行,从而忽视了清明节最重要的事。

老王的这件大事已经过去了四年。虽然逮住了重要逃犯,但老王仍旧以一颗平常的心做着平平凡凡的工作。

忆亡父

人们都知道清明节需要扫墓。可是现在人们对于这个过程越来越不重视。好像只要随便拿束鲜花,到墓前一放。就算扫墓完成。甚至最近在网上还有公开叫售“扫墓服务”的项目,而且光顾者还不少。在这些人心中扫墓就是随便走个过场,把祭拜死者当成一个简单的仪式。面对如此令人啼笑皆非的现象,我不禁要问。难道,清明节祭拜先人,真的只是一种形式主义吗?

老王的工作说简单也简单,每天到警务室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巡视整个寝园,这要用上一个半小时,还要随时处理园内的各种警情。赶上平日扫墓人少的时候,老王会轻松一点。他十年的周末都没有休息过,因为周末来扫墓的人多,纠纷也多。

图片 3

我只是从你的世界路过,而你却走过了我的全世界。

那些离我们而去的亡故人,当然需要我们时常想起。他们离开了这个世界,可并没有从我们的生命中消失。也许不能总是念着死去的人,所以就需要人们在固定的时间,通过仪式感的动作,追忆和死者过往的经历。这是对死者的尊重,也是对生者的安慰。

生活中的仪式感,绝不是所谓的繁文缛节。而是对我们枯燥生活的一种补充。我们需要庆祝生的精彩,也要哀思亡的遗憾。也许生活到处充斥着功利与浮躁。可这些节日的仪式感还能让人们逆流而上,慢下来,追思一下过往。

清明节,我们祭奠亡灵。很多人说是为了让死去的人在阴间不必受皮肉之苦。可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能让自己回忆过往,怀念过去的点点滴滴,同时安慰自己不安的心灵,让自己得到了释怀。清明节,与其说我们需要祭奠亡灵,不如说我们是在祭奠自己。

作者简介:谢沁立,天津市公安局指挥部民警。全国公安文联会员,天津市作家协会文学院第八届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23届高研班学员。出版散文集《纸琥珀》。

4月3日,清明节前夕,四川威远女民警李秋芮来到父亲的墓前,祭奠因公牺牲11年的父亲。

前两天在朋友圈看到一组朋友祭拜先人的图片。照片中,墓碑前放着一捧鲜花,一座金属香炉。香炉中的焚香升起三股青烟。朋友穿着一袭黑衣,妆容整洁干净。他双膝跪在墓前,双手合十,闭目哀悼。祭拜完成,他还把墓前清扫干净,墓碑用纸巾擦拭干净。整组图片清新淡雅,没有一丝墓地的阴森感。反而让人觉得温暖,感动。

警务室位于寝园入口处的传达室旁,七八平方米的样子,一个简单的木柜子,一张单人床,一个写字台,几把椅子。窗户明亮,窗台上摆着几个小花盆,几株小小的绿植正在努力生长。

雷小平 周雅涵 红星新闻记者 姚永忠 摄影报道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诗句中传递出的淡淡哀愁延续到了今天。清明,是个节日。又和其它节日不太相同。它是用来祭拜的。而随着人们对传统节日的淡忘,到底清明节我们要祭奠些什么,也就成了人们心底的疑问。

警车离开派出所向郊外行驶了约20公里,警长说,咱们既然已经到这里了,就去看看老王呗。

转眼来到2012年,在外地念大学的李秋芮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四川面向社会和学校招收警察。

是啊,细细想来,我们有多久没有好好祭拜过先人了。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和父辈一起到乡下上坟的场景。家乡的祭拜规矩大的很,父亲总是先把水果放在瓷盘,然后跪在坟前烧纸钱,烧得时候嘴里还要念叨着亡者的名字,说是只有念出名字,天上的人才能收到烧的钱。仪式完成,父亲还会对着坟茔磕头,说些家里发生的事。最后离开时,他还把坟前的荒草清理干净。整个过程虽说是在祭奠,可我觉得这更像是与亡者的交流。

两位年轻民警执意让老王给我说说杨爷爷的故事。

“长大后,我成了你”,如今还嫁给了警察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李秋芮祭拜父亲,清明节祭拜先人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