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是阿木新交的女朋友,我不敢在和你靠近

又到了岁末,天空阴沉沉的,那些褪了叶子的树,像穷惯了的人们,舍不得买一件合体的衣服。阿木的心情也像这些呆立在路旁的树,木讷着,有一些些冷。
   要做的事还很多,要租房子,要给母亲看病,要评年度最佳创意奖,要策划新的广告创意,还要给女友买礼物。阿木觉得自己像寒风中哭泣的玫瑰,找不到归宿。烦什么呢?生活还是要继续,岁月就像那些瘦了的光阴,漫长而又无头绪。一抬头看到电脑桌上那一盆黄绿相间的金钱草,想起刚买回来时,郁郁葱葱的,苍翠得似乎要跳到你的眼睛里去。可是如今,那一片片铜钱一样的金钱草,却低着头,泛着悲凉的黄,有一些落寞,有一些孤单。阿木看着它们,它们也看着阿木,沉寂着都不说话。
   下班了,接到阿念打来的电话,说晚上一起喝咖啡。阿念是阿木新交的女朋友 ,漂亮阳光,还有一些任性,可是让阿木一见倾心。到了左岸咖啡,一人要了一杯拿铁,林海的"微光角落"悠扬地穿过耳际。看着阿念的侧脸,再看看卡座里闲适的俊男靓女,阿木忘了烦恼,似乎一切都很好,很好。忽然阿念幽幽地来一句,阿木,你买的礼物呢?阿木一听,眼前一晕,他把一件重要的事忘了。今天是阿念与他相识第六个月的纪念日,原来每个月他都要给阿念礼物,以纪念他们相识的日子。阿念什么都好,就是有一些娇气,任性,可是在阿木的眼里,她什么都好,就像捧在手心里的咖啡,恨不得一口把她喝下去。
   阿木本是个 少言的人,解释的话还未出口,阿念嘴巴一撅,都那么长时间了,还是记不得,我看你就是没有心。一甩头跑了,剩下阿木一个人呆呆的,就像一下喝了两杯苦咖啡,苦苦的,心也苦苦的。等他结完账跑出来一看,哪里还有阿念的影子?电话不接,qq不回,只恨自己没有长着一双翅膀,不能飞到她的身边。
  冷风一吹,阿木 晕晕的脑袋也清醒了,漫无目的地找了一圈,一个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了。阿木没有别的爱好,喜欢音乐,爱好读书,躺在床上,捧着王选的《南城根》,读到"南城根的根",就想到了自己,自己的根在哪里呢?来这个城市已经五年了,想起这些年,一个人送过报纸,做过销售,可是这一切似乎都不是他想要的。就这样一路跌跌撞撞,终于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在一个广告公司做到了创意总监的位子。能够在这个竞争如此激烈的城市做到这个位子,也实属不易。可是他依然感觉自己就像城市上空被工业废气污染的云,泛着青灰,少了单纯的白,就这样漂浮着,没有自己的根。翻了几页,因为担心阿念,书看不进去,觉也睡不着。迷迷糊糊中东方已露出了鱼肚白,渐渐地阳光稀薄地挤进卧室,阿木鲤鱼打挺一跃跳了起来,刷牙洗脸吹了个头发,匆匆忙忙地上班去了。
  一到办公室,就传来同事们的祝贺声。原来经过几轮筛选阿木终于夺得了年度最佳创意奖 。他赶紧打电话给阿念,一激动竟然忘了阿念还不知身在何处?可是电话那边总是传来“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的声音,阿木只好扫兴地挂了电话,心里又多了一份担心。阿念到底去哪儿了呢?阿木在煎熬中捱到了下班,刚下班就接到阿念打来的电话,你去哪儿了?阿木着急地咕噜着。阿念却嘻嘻哈哈地,马上到汇成上东二十八栋三零二室来。阿木开着刚买的二手车飞一般地跑去了。
   跑过去一看,妈妈什么时候到了这儿?阿木正想着怎么把妈妈接过来看病呢!看着妈妈被岁月的褶皱覆盖的脸,阿木的心一紧,心底的愧疚悄然而至。那样一种酸楚的感觉,像打翻了的五味瓶不是滋味。或许这些年妈妈缺少的更是他这个儿子的关心吧!原来昨天晚上阿念和阿木生气以后,一个人跑回家又想起阿木这半来对她的好,想起前几天阿木说要给妈妈看病和租房的事情,然后又想起明天是阿木的生日,不如给他一个惊喜。于是任性的她就连夜跑到阿木的老家,把妈妈接了回来,还上网找了一间合适的房子。阿木看着妈妈,再看看让人心疼的阿念,嘴角轻微地上扬,心里的广告创意也有了新的思路。
  或许这里就是他的根吧!这里有妈妈,有阿念,有他这一生最爱的两个女人,有小小的温暖。原来爱一直在,有真实的烟火的味道。阿木一边吃着蛋糕,一边想象着自己的2015。嗯,2015,应该是一个充满希望的一年,也是一个值得拼搏的一年!
  愿时光如玉,温暖素色流年。   

冠亚体育网页版 1

冠亚体育网页版 2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你曾经是最熟悉我的人,现在却和陌生人一般。我不敢在和你靠近,离开你的拥抱太久,怕靠近了,自己会忍不住的撞进去。你离开后,我过着自己的生活,远离你的世界。我太怯懦,不敢和你做朋友。

Chapter1

那年夏天,你离开后,我过着自己的生活,远离你的世界。我不想再和你有交集,只想你慢慢淡出我的世界。记忆抹不去,我没有办法,但是只要不会看到你,我至少能让它慢慢沉底。

初冬的时候,阿念把自己打扮得像一只公鸡。

我和阿木相恋七年,从十九岁,到二十六岁,从刚进大学,到毕业,再到工作,即便有很多争吵,可是我们没有分开过。我一直梦想着谈一次恋爱就结婚,所以大学以前那些追我的男生我统统拒绝。不想把时间放在这些没有结果的事情上。而阿木,就是我的初恋。

这是她在实习期的工作,穿着一件前凸后翘的大公鸡服装,在地铁上推广二维码,还算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和阿木在一起,我没有很多小女生的作态,身边的朋友分享的经验告诉我,好好的谈一次恋爱,人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自己要理解对方,信任对方,任性要把握有度…可是我知道再多,好像也没什么用。一个人做的再好,也挡不住那颗要变的心。

阿念每天都要来回乘坐地铁十次,走路时不能随便转动身体,因为屁股后面拖着超大的尾巴,一不小心就会撞到行人。

毕业以后,我们工作了,应爸妈的要求,我回到了家那边,不过在另一个市里工作,离家很近。但是我想独立些,也可以让我们多一些空间。阿木还在原来的城市,我们就这样变成了异地。其实我们隔得并不远,可能彼此没有那么多时间吧,就这样聚少离多。

工作很简单,就是挺着贴了二维码的胸对车厢里的人说:“请扫我注册!请扫我注册!有礼物送!”

分开是在夏天,我还记得,那时候泪水和汗水混在一起的滋味,格外难受。在公司日夜不休的忙活了一个月,完成了一个项目,于是给了我一个星期的假,我兴高采烈地好想告诉他,可是忍住了,只是想给阿木一个惊喜。

就这样,一路蹒跚,从车头晃到车尾。固定的线路,无需思考也没有技巧,只是在地铁抵达终点时,她会下车去上个厕所,顺便拐到小卖部光顾一下苏谷的生意。

冠亚体育网页版,结束了颠簸的旅程,我到了他的城市。我想着一个人坐在他公司对面的咖啡馆,等到他下班,和他一起好好的吃个饭,看个电影…咖啡馆里,看到了那个很熟悉的身影,他的身旁,坐着一个很陌生的背影,两个人卿卿我我,一如当初热恋的我和他。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走到他们面前去看。阿木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我从目瞪口呆,到泪流,似乎只用了一瞬间。

小白脸苏谷,二十五岁,加盟了一家便利店做小老板。

不用解释了,解释也没有用了吧。我一个人在很多人的目光下跑出了咖啡馆,阳光明明很毒,可我却没有什么感觉。直到跑累了,泪水和汗水混在了一起已经分不清了,我才停下。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只知道心好痛、好痛。

这样的男人,说得好听是随遇而安,说得难听就是安于现状,但他每次都会给阿念一些小小的甜头,小份鱼丸他会多给她两颗,还附赠一杯热豆浆。

我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一边哭泣,一边回想着刚刚的画面。一个人那么无力,但是没有安慰。他没有追过来,我也没有等到他,甚至没有电话,只有一条几个字的短信。“你回去吧,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我还是没忍住,跑去找他,可惜他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住了。我连原因都没有知道,就这样被甩了。大概是猜到我会在他的公司等他,所以他也没在公司出现。

他总是笑眯眯地看着她拖着鸡屁股坐在凳子上吃下午茶,然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会儿天。

我等了几天,失去信心了,于是回到了自己城市。那几天里,短信不回,电话不接。我就这样等着他,等到自己没信心,觉得没希望了,没有逗留,该走了。所谓负心,大概也是如此吧。

于是阿念就知道了,他是东北人,爱吃辣椒,做过两年程序员,天天加班写代码被产品经理怼,有天苏谷下班时看到便利店的转让告示,他就辞职了,用所有的积蓄将这家店接了下来。

镖和靶的分离,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遇。你和我的分别,我希望永远不会再见。愿望破灭了,原来初恋到婚姻,真的只是故事,而我还没能从故事里走出来,我们又相遇了。

冷冬的下午,转行的程序员和一只大公鸡肩并肩坐在便利店的门口聊天,他突然看着她说:“其实你打扮一下也挺漂亮的啊,女孩子为什么要做这么辛苦的工作?”

分开后的日子,我辞去了原来的工作,用自己的积蓄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婚纱店。我再没有听过关于阿木的消息,他的所有联系方式,我都屏蔽或者删除了。如果不看到可以快些忘记,或者快些淡去,那该多好。

他说着这话,眼神里竟然流露出一些迷情暖意来。

一年多的日子,我还没能忘记那段六年的感情。一天在婚纱店里打理时,阿木带着一个女生出现了,似乎,是来看婚纱的。我不知道他怎么找到的,心想,也不想知道。

阿念脸一红,从没有男生说过她长得漂亮。她慌不择言:“你居然敢调戏我,是不是想死?”

“好久不见,小黎。”他看着我,我没看着他。听到声音后,我用了一种对顾客的笑容回应他,并叫人帮忙招呼他们。“是带女朋友来看婚纱吗?”我很平静的问着他,心里却早已不平静。有些感情,即使是时间,也很难抹灭吧。“是呀,是带未婚妻来的。看到你还不错,我就放心了。”

然后她放下手里的鱼丸,扭着鸡屁股飞快地跑了,走得慌里慌张的,

分开一年多,你都要结婚了,不放心又能在怎么样呢?我心想,又何尝不是嘲笑自己。你只看到了我的云淡风轻,但是不会知道我曾在夜里的辗转难眠。再次见到你,我还是会心动,而我不想再因为你扰乱我的生活。我正准备转身走,听到阿木那句话,我回问了一句:“放心什么?我们认识吗?”然后丢下一头雾水的他走进了办公室。

过地铁闸门的时候还被卡了一下。

我们认识吗?算是认识吧,不过已经陌生了,就是那份熟悉带来的距离感,让我们无法再熟悉。我们只能算是很熟悉的陌生人吧。至少,我不想再认识你。

Chapter2

缘分既然已尽,那就从此相忘于江湖吧。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不也很好吗?

春天的时候,当初一起入职的几个人都坚持不住陆续离开了,唯独阿念留了下来。

年轻人,没经验,没技术,乐于尝试,对世界充满好奇。人员少了,能选择的服装也就更多了,阿念终于不用再扮演一只公鸡,而是转型扮演一个小黄人,小黄人的头很大,但至少屁股不会被门卡住了。

她还是会去苏谷的店里照顾生意,终点站的位置。便利店的生意门可罗雀,但苏谷竟然多请了一个年轻的长发女孩帮忙打理。

那天阿念拿着一张粉红色的纸币去买单,他低头找钱,那长发女孩走过来,从身后搂住了苏谷的脖子,她笑眯眯的脸贴在他的颈项上,像只温顺的猫。

当时阿念穿着笨重的小黄人服装,她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秀了半天恩爱,然后用一种漠不关心的语气说:“唉,你快点啊,我赶时间。”

最怕爱情是这样的独角戏,连失恋都必须装得云淡风轻,将酸楚统统放进心里藏起来。

阿念再也没有去过终点站的那家便利店。

这座城市的地铁四通八达,无论从哪里下车都能找到可以填满肚子的食物,也能找到满足她所有需求的便利店,只是再也遇不到想见的人。

张美城是阿念在地铁上做推销的时候认识的,当时她被一个愤怒的老头抓住衣服上的尾巴,唾沫横飞地指责她撞到了自己行李。坐在一边的张美城挺身而出,一米八五的大个头很轻易可以打败任何人。

“一个大男人就不要欺负小姑娘了。”他是这么说的。

阿念觉得他帅爆了,一定是个好人,于是就心甘情愿地和他去吃夜宵了。

脱下小黄人服装的阿念是个淑女,穿着白色的洋裙,踩着细细的高跟鞋和张美城坐在路边的大排档吃烤鱼。

张美城给她喝果汁,细心地替她挑出鱼刺,他自己却大口大口地灌着啤酒。

那天她坐在乌烟瘴气的街边,夜风撩人,旁边有喝多了开始喊口号的几个东北爷们儿,一对带着眼镜刚刚下班归来的小夫妻,当然还有一口一个创业,聊着模式、融资、上市的张美城。

此时的阿念二十三岁,年轻得可怕,更可怕的是在这个年纪的女孩, 别人讲什么她都会信。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阿念是阿木新交的女朋友,我不敢在和你靠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