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把山庄名改为勇敢的名字,家里除了老爹那么

图片 1 第一章死去后的梦境抑或梦中的死亡?
  “李雯帛小姐,请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法官一脸庄严,眼睛里却有着一丝笑意。这案子何其简单,却拖了这么久,这小小女子还真是挺有办法,只可惜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最后的结果还是不变的。就算再拖得久一些,这个结果依旧不会变。他倒想看看,到了现在这种田地,这小女子还能搞出什么事来挽救自己。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法官大人。”李雯帛今天出奇的安静。她一向都是个不安静的人,所以这一安静下来,不仅是法官愣了一愣,就是坐在原告席里的曹永丽都有些吃惊。但是李雯帛的确是安静下来了,她觉的累了,不想再为自己说什么了。还能说什么呢?一切都已经注定了。自己是被冤枉的,可是谁信呢?她看向证人席里的刘丽艳,那是自己最好的两个朋友之一,案发当晚自己是跟她在一起的,只要她出庭作证,那自己就有不在案发现场的证据了,自己就可以无罪释放了,可是她却说那晚她喝醉了,不记得了。不记得了吗?真的不记得了吗?还是因为自己的罪名只要坐实,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接管自己的公司?钱真的是一个好东西,为了它,似乎没有什么是不会背叛的了。二十年的朋友啊,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啊,可是她就这么淡淡的一句“不记得了”,就把自己推到了死路上去。记得那一晚,自己可是为了帮她出气还跟她的男友吵了一架的!那时的她,多像一个长不大的,需要自己呵护的小妹妹啊!可是,就是这个自己从四岁记事起就开始呵护的小妹妹竟然把自己推到了死路。
  “那么,本庭宣判——”法官的话庄严肃穆,他威严的眼神扫过众人,特意在李雯帛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他想看看,这个小女子此刻究竟是什么表情,是伤心?是疯狂?是歇斯底里?还是心灰意冷?所以他刻意地顿了顿,把结果到来的时刻往后推迟那么几秒,几秒的时间足以让他看清她的表情了。她长的不赖,正当芳龄,而且事业有成,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丧心病狂的人,可是她的的确确是个杀人犯,这一点让他很不理解。有时他甚至觉得,她是被冤枉的,可是种种迹象和所有的证据都表明她是罪有应得的,而他更加相信证据,而不是直觉。
  李雯帛抬头看了看法官,那是一个眼角有了皱纹的中年人,正冷冷地盯着自己,好像是在责怪自己这么多天里给他带来的麻烦。她歉意地笑了笑,她很奇怪自己竟然还能笑得出来,在这种时候,哭也许会更加适合自己,可是她却笑了,她找不出哭的理由。然后又把目光转向曹永丽。那也是自己的好朋友,也是自己大学里的同学,她甚至一度以为,她是自己最好的姐妹,就像是刘丽艳一样的姐妹。可是那天她悄悄地回家,想给他一个惊喜,因为那天是她和他相识五周年的纪念日,所以她提前下班,放下公司里的所有事物,决定两个人好好庆祝一下。他长的不帅,可是温柔体贴,会关心人,他能力不强,成天摆弄着电脑,写着一部又一部小说,可是却从来没有成功发表过,但是她依然爱他,养着他。一个人的成功是需要机遇的,他已经够努力,缺少的,只是那么一点点运气而已。她鼓励他支持他,她读他的小说,做他的第一个读者。她安慰他开解他,经常抽空带自己的朋友来家里开派对,让他放松放松。所以那天她早早地回到家,提着一堆东西,决定下厨好好地做几样他喜欢的菜庆祝庆祝。可是就在她旋开他的房门的时候,却看到他和她抱在一起,赤裸裸一丝不挂地抱在一起。那一刻她没有发怒,至少表面上没有。虽然他是她最爱的男人,吃她的,用她的,然后会甜言蜜语地哄她开心。虽然她是她最好的朋友,在大学里就最好的姐妹,一度让她觉得比自己从小玩到大又一起开公司的姐妹刘丽艳更姐妹的姐妹。她只是又悄悄地把房门关上,然后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等他们出来。曹永丽的眼神有点飘忽,似乎是不愿与她的目光接触,把头侧向一旁,只留给她小半个侧面。曹永丽很漂亮,身材高挑,睫毛很长,冰冷如雪的脸庞配上微微颤动的睫毛不知曾经迷倒过多少男人,在大学里就有许多人围着她转,后来也是,为的就是她那一股冰艳。很难想到她那一夜的疯狂和热烈,让自己在沙发上苦坐一个小时的疯狂和热烈。
  “被告人李雯帛因故意谋杀,判处死刑。”法官的话就像他手里的槌子,狠狠地敲在她的心上,也敲在众人的心上。法官长舒了口气,结束了,这案子总算结束了。他有些失望,她的脸上没有惊惧,没有疯狂,甚至没有一丝的伤心和失望,有的,只是那一抹淡淡的笑,那种满不在乎的笑。这让他多少有些恼火,有些失望。所以他匆匆宣布了退庭之后就走了出去。他不想再看到她,不想再看到她那一双怜悯的,带着淡淡笑意的眼睛。
  李雯帛的眼睛一直是笑着的。这倒不是说她看得开,而是她天生就是这样的一双眼睛,从小就是。她的眼睛会说话,这是小时候父亲对母亲说的。她生就一双桃花眼,水蛇腰,所以很多人都以为她是一个水性扬花的女子,但是她不是。只是一眨眼一走路自然而然地就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媚态,勾人摄魄。她也不想这样,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这一切都是天生的,天生眼睛就会笑的。就算她生气、发火的时候,她的眼睛也还是这样笑着的,哪怕像现在一样有人用枪指着她的头,她的眼睛也依然是会笑的。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着恐惧的。结束了吗?一切都要结束了吗?李雯帛看不到枪,那拿枪的人站在自己的身后,但是那一股冰冷的死亡气息已经像铁笼一样把她完全包围了,脊梁上的汗毛根根炸起,一丝凉意顺着尾骨延伸到全身,她动不了,思维陷于停滞,深切的恐惧随着那一声枪响命中了她二十四岁的生命,然后蔓延开来,迷蒙中她看到无限的黑暗中一条光亮的甬道,一只硕大却长满触手的眼球定定的盯着自己,那无限的恐惧终于让她的精神失控,发出了一声惨叫…………
  
  “雯帛,做噩梦了?”
  “我、我没死?”李雯帛迷惑地看着身边的环境,又掐了掐自己,知道痛,那自己还活着!还活着?!可是自己不是明明中枪了吗?
  “开什么玩笑?大半夜的,快躺下,小心着凉了!”
  李雯帛摸索着按亮了台灯,她觉得那声音很熟悉很熟悉,可是又有些无法确定,借着台灯的光芒她总算看清楚了,自己身边躺着的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曹永丽,可是这个房间却是很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有些不真实。李雯帛摇了摇头,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都已经被冷汗湿透,她爬起来就往卫生间走去。
  “雯帛,你做什么呢?”曹永丽看着李雯帛有些不解,“卫生间在外面,衣柜在左面,洗漱用品在卫生间的柜子里。”
  “哦,好的!”李雯帛忙不迭地答应着,往外面走去。“永丽,我打算一会儿去公司看看,车钥匙在你那里吗?”
  “什么车钥匙?”曹永丽一下子坐了起来,很疑惑地看着李雯帛,“咱们哪儿来的车?平时不都是挤公车的吗?再说了,咱们就是一打工的,犯得上那么拼命吗?上个班也不用那么早啊!”
  “什么?我没有车,没有公司?我是打工的?”李雯帛顿时停下了脚步,扶着房门看着曹永丽,很是惊讶。
  “雯帛,你不是发烧了吧?”曹永丽从床上爬了起来,伸手摸了摸李雯帛的额头,又在自己的额头上试了试温度,这才放心。“看拉你是想发财想疯了!那你为什么不赶紧把手续办一下呢?你爷爷可是留给你好大一笔遗产呢,律师都催了好几次了,你怎么不去领?”
  “爷爷?遗产?”李雯帛呆了呆,自己从小就没有爷爷了,十几岁的时候父母也相继过世,哪里还有亲人?什么时候又冒出这么一位爷爷?还留给自己一大笔遗产?记得爷爷是农民,爸爸是工人,怎么现在一下子全都乱了套了?“永丽,我先去洗个澡,你先睡吧!上午你陪我一起去把手续办一下吧!”李雯帛匆匆逃进了浴室,打开热水器,一面开始整理自己混乱的思绪。
  “难道我没死?或者是复活了?可是,怎么什么都不一样了?”李雯帛越来越想不明白,冰艳的曹永丽竟然会关心人了,自己的公司和车子都没了,还成了一个打工的,死去二十年的爷爷竟然冒出来一大笔留给自己的遗产,而自己却迟迟没有去办理手续……这一切,似乎都是一场梦,似乎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她把水温又开高一些,对面的镜子已经被蒸汽蒙上一层厚厚的水滴,镜子里的人依旧是桃花眼水蛇腰,依旧妩媚动人,只是那披肩的长发——自己一向不是都留短发的吗?齐耳的短发!一瞬间,李雯帛再也分不清自己是在一个太过真实的梦境里死亡还是在死亡后陷入了一个太过真实的梦境,一切,都像是那白色的水雾,朦胧起来……
  
  
  第二章新房间里半夜的口哨
  “呼~累死我了!不过,我很开心!”
  “有什么好开心的?”李雯帛有些不解地看着曹永丽,一面继续挥舞着手中的扫把。
  “新房间哎!四室两厅哎!还有这么多的家具,你看你看,电脑,超薄电视,家庭影院,天啊!我从来都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呢!哪怕再累一些我也开心!”
  李雯帛看着不停擦拭着玻璃的曹永丽,越来越觉得这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曹永丽了。在她的印象里,曹永丽是一个高傲的人,平时话也不多,绝对不会去做这些繁琐的家务,更不会热心地给别人帮忙,而且更是以冰艳出名,大学四年,还是一个寝室,可是自己四年里见到她的笑容加起来也没有这两天多。究竟是怎么了?是自己的记忆错了还是曹永丽错了?
  “嗨!雯帛,发什么呆呢?”曹永丽抬起手,用手背在脸上擦了擦,原本还干净的脸顿时黑了一块儿,她却兀自未觉。“这两天你怎么老是精神恍惚啊?不过,要是我突然之间得到这么一大笔遗产,我也会精神恍惚的!嘿嘿……”曹永丽说到这里,似乎也想明白李雯帛最近不大对劲的原因,立时释然,继续忙活了起来。
  “曹永丽,我记得大学里你很少笑的啊!”李雯帛继续扫地,装作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
  “啊?”曹永丽放下手中的抹布奇怪地盯着李雯帛,就像是从来都不认识这个人一样。
  李雯帛顿时心里一紧,用力握了握手中的扫把,难道,真让自己猜对了,她要对自己下手了吗?果然,曹永丽向自己走来了,那块抹布还那在手里,抹布下面会不会有什么武器?说不定那下面就有一把刀!李雯帛觉得浑身冷汗都下来了,提起了手中的扫把,静静地看着曹永丽。来吧,拼就拼了!
  “你是不是不舒服?发烧了吗?”李雯帛把手中的抹布随手丢到一张椅子上,这回李雯帛看清楚了,她的手里什么也没有。曹永丽用黑乎乎的手试了试李雯帛的额头,在她的头上留下一片黑渍。“没有啊!那你怎么老是说胡话?”曹永丽很是不解地围着李雯帛看了一圈,这才往沙发上一坐,把腿高高地翘在沙发扶手上,露出裙子下的一抹粉红。
  这回李雯帛几乎可以确定,这人一定不是曹永丽!曹永丽把自己的形象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她绝对不会有这么不雅的动作!可是曹永丽随之而来的一句话却让她更是吃惊。
  “咱们什么时候上过大学了?雯帛,你究竟怎么了?要是不舒服咱们就去医院看一看,可不能拖着!”
  “没上过大学吗?”李雯帛再次陷入了迷惑。
  “当然没有上过啊!要不你怎么会认识我?咱们可是中专同学!毕业后一起在纺织厂打工!”
  “那,我的父母呢?”
  “你不是从小就没了母亲吗?你父亲前年出车祸也去世了!怎么,这些你都不记得了?”
  “可是——”李雯帛像是想起了什么,打开电脑熟练地操作起来,“我记得咱们是大学同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你看,这些是但是咱们学的编程!这些都是大学里的课程,如果咱们没有上过大学,那、那这些东西我怎么会?”她定定地看着一旁目瞪口呆的曹永丽,等待她的解释。
  “天、天啊!雯帛!你是天才!天才!”曹永丽抱着李雯帛跳了起来,“你弄的这些我都看不懂!咱们在中专里学的是车床数控,那时你和我老是逃学,还有耿立波,咱们三个经常逃学去网吧!我记得那时你的功课并不好,可是没想到你一直是深藏不露啊!”
  “耿立波吗?”李雯帛似乎陷入了回忆,她甩甩头,强迫自己接受现在的事实,笑了笑,“也许是我记错了!好了,快来打扫房间吧!晚上咱们可是要睡在这里的!”但是他的心里,疑惑却越来越深。耿立波,自己又如何能够忘记呢?
  “收拾房间可真不是一间轻松的事情!”曹永丽一边忙活,嘴里的话却不断,“记得小时候,爸爸在外面上班,妈妈做家务。我就觉得,爸爸真辛苦,不像妈妈那么清闲,在家里做做饭就行了。可是现在才知道,要把房间每天都打扫得那么干净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做家务原来远比上班更累!现在我倒是很同情妈妈了!过年回去的时候一定要给妈妈带点好礼物!嗯,给她买一套按摩器!嘿嘿……”
  “你妈妈?”李雯帛愣了一下,才又笑了起来,“是啊,但是为什么不买两套呢?”她明明白白的记得,曹永丽也和自己一样,从小没有父母,她是跟着外婆长大的。可是现在看起来她的母亲还健在,那她的父亲说不定也在呢。一切,都和自己的记忆不同了。
  “两套?好主意!给奶奶也买一套!父亲不在了,爷爷也不在了,奶奶其实也挺孤单的,倒也应该给她买一套回去!”曹永丽拍了拍手,看着已经收拾好的房间兴奋不已,“喂,雯帛,跟你商量个事情!”   

  ‘咳咳。’下午我妈让我们全家大扫除。爸爸听见了,嘴巴都张成了〇字形。

瑞尔大陆,自从上古时代遭到暗魔王的入侵,虽在主神的帮助下,成功击退暗魔王,但从那一刻起,族群逐渐产生了不可逾越的代沟,交流越来越少,直到近古亦是如此。

  一开始,我们家就东忙忙西忙忙的,有的拿报纸;有的去灌水;有的拿抹布。总之,家里除了爸爸这个‘懒人’之外,就没有人闲着的。

人族,多德城外,有一座小山庄,名为安雅瑞尔山庄。起初,它不叫安雅多尔山庄,这是上古时代的人类英雄的名字,而这位英雄又是从这座山庄出世的。人们为了纪念他,便把山庄名改为英雄的名字,原先叫什么,只怕没人记得了,只怕只有古书有所记载吧。

 我站在椅子上把着窗户,用报纸往窗子上使劲地擦把手擦红也没有擦干净,我只好问妈妈借来了玻璃清洁剂,用抹布才把粘在窗户上的东西给清理掉。我又开始拖地,地上有口香糖,还有水,我拖着拖着发现脚印满地都是,我只好用塑料袋把脚放进去才把地给拖干净。 过了几分钟之后,我也无所事事了,站在外面,‘竟然’也有几个人吵吵闹闹的,我走了过去,没有看到这里还有一把扫把,我便赶紧抢了过来,不然在家里‘游走’闲着也是闲着。

而山庄里景色怡人,能看出少许桃花源之风。孩子们的嬉戏打闹声传遍整个山庄,农田里能看到农夫与妇女在辛勤的耕作着,稻田随风摇曳着,要是离得近些,还能问阵阵稻香。此时已近午时,偏偏还有一个少年在屋中睡大觉。

  拿完扫把以后,我急忙跑到家里里忙起来。我东扫扫西扫扫,堆起来的‘怪物’像一幢幢高楼大厦,突然,一位‘超人’来了,把‘怪物’一个个地扫进了簸箕里,‘耶,扫完一半地垃圾了。’我自言自语而又小声地说。过了一会儿,我们这些‘清洁工’终于把这阴沉沉地地扫完了。我的职业没有了,又开始回到了‘漫游发垃圾了’我只能再次站在外面看大树了。

少年现在睡得正香,甚至流出了哈喇子。突然,他的房间外传来一声大吼:“瑞克!太阳晒屁股了!你怎么还在睡!自从那年起,你天天这样!真是见鬼,赶快给我起来!”

  我站在外面,看着爸爸这个"世界懒人"躺在沙发上看手机,一边看还一边笑,我真的是很无语!

这时,瑞克才挣开了惺忪的眼睛,爷爷已然进了他的屋子,看到爷爷站在他床前,而且手上拿着扫把,怒气冲冲的看着他。瑞克顿感不妙,小心翼翼地问道:“爷爷,你这是要做啥啊?”

  ‘这个旧屋子’经过一小时的打扫后,变成了‘新屋子’。我和妈妈都欣慰的笑了起来。自己亲手整理的房间。十分有成就感。

爷爷狠狠的看了瑞克一眼,把扫把丢给瑞克,说道:“把屋院都打扫一下,你小子睡了这么久,想必精力充沛,叫你干点活没异议吧?”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便把山庄名改为勇敢的名字,家里除了老爹那么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