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伤其双臂和腹腔后逃跑,车子停好时已是13日黎

屋外,雷声阵阵,大雨哗哗。
  晚上十点多,我正要睡觉,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杨桥吗?请你立即到县上把我爸接回来!”
  打电话的人自称徐名花,住在荷花村。她说她的丈夫陈雨欣不在家,而公公在医院里已经病危。因为公公不想死在医院里,所以请我连夜去把她的公公以及她的婆婆拉回家来。
  如果死在车上咋办?这个可怕的疑问首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们私家车最忌讳拉死人,所以我沉吟半晌也没有答复。
  徐名花似乎明白我的心思似的,马上又说:“你放心,我爸今天晚上可能还不会死。”
  无奈,我只有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几分钟后,我就驾驶着心爱的北京现代上了路。
  一百二十七公里路程,再加上瓢泼大雨,我真有点儿胆怯。
  要讲技术,那是没说的。晴天我可以背着交警或者电子眼把车开到一百三十码以上,但此刻,我只能把车开到八十码。因为雨太大,刮雨器似乎失去了作用。
  崭新的汽车在黑夜和雨雾中艰难地行驶,晴天只走半个小时的路程我竟走了五十分钟。
  快走出山口时,一个浑身水淋淋的男子突然拦在了车的前面。
  黑暗中,看不清那个男子的脸。我以为他要搭车,就把车停在了他的面前。
  谁知他上车以后,却闪电式地掏出一把几寸长的水果刀抵住我的心脏说:“把车给我,快!”
  我无法应付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只得把车乖乖地让给了他。
  他开足马力,一溜烟跑了。
  我欲哭无泪,马上向附近的一个朋友家里走去。
  那个朋友是开出租的,我想请他帮我追车。
  这时,我已经成了落汤鸡,浑身上下连一根干纱都没有了。
  刚敲开朋友的家门,我就迫不及待地说:“我的车被人抢去了,快帮我追!”
  朋友问:“抢去多长时间了?”
  我说:“大约有二十多分钟了。”
  “你报警了吗?”
  真是忙人无知,我竟忘了报警。
  朋友说:“快报警,让警察在前面拦截,我们从后面追上去!”
  我慌忙拨打了110,简短地说了出事地点和车牌号。
  “我们走!”
  朋友开上出租像飞一样向前窜去。
  但一直“飞”到县城,既没有发现警察,也没有发现我的那辆车。
  我暗叫一声:“完了!”
  县城的道路四通八达,谁知到劫匪把我的车开到哪去了?
  但我并没有忘记徐名花的重托,我对朋友说:“总是到县城来了,你就帮忙把徐名花的公公拉回去吧?”
  朋友想了一下说:“好吧,这样我也能挣点路费。”
  可当车驶进医院时,却突然发现我的车也停在院子里,那个劫车的男子背着一个病人塞进了车里。
  我冲上前去,一把薅住那个男子说:“好哇,你这个土匪,终于让我抓住了!”
  我那个朋友也冲过来,一脚就把那个男子踢得跪在了地上。
  那个男子抬起头来,苦苦哀求说:“好爷爷,好叔叔,我并不是坏人,我是被逼到了这一步。让我把我爸送回家以后你们再惩罚我吧!”
  我狠狠地盯着他问:“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他说:“我叫陈雨欣,家住本县马镇荷花村。”
  “你就是陈雨欣?”我的口气缓和了下来,“难道徐名花请我来接你爸你不知道吗?”
  “我哪知道哇!我才从山西赶回来,手机早就没电了!”
  我说:“你真是个笨蛋!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你为什么不承包我的车?你不知道劫车犯法吗?”
  他说:“我没想那么多,我就想尽快把我爸接回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警察也围了拢来。一个警察看了看我的车牌号问:“刚才你们谁报的警?”
  我说:“是我报的警。”
  “怎么,你自己把劫匪抓住了?”
  我说:“哪是什么劫匪啊,是一个朋友和我闹着玩儿。因为我没看清他的脸,所以就报了警。”
  “乱弹琴!”警察教训我说,“胡乱报警是要负刑事责任的,你知道吗?”
  我忙说:“对不起,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警察气哄哄地走了。
  我把陈雨欣从地上拉起来说:“没事了,走吧!”
  朋友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地说:“怎么?他劫了你的车,你就这么算了?”
  我说:“还能怎么办?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图片 1图片 2

5月8日,重庆民警接到一名男子的报警,称妻子被入室抢劫,劫匪不仅抢走2000元现金,还将其妻子划伤。

10月17日电 据新西兰天维网报道,当地时间10月12日,家住新西兰北岸Hillcrest的马同学,在自己家门口遭遇了暴力劫车事件,车和财物悉数被抢。至今事发已经五天,劫匪仍然逍遥法外。

经警方调查,这是一起假警,原来,女当事人黎某认为丈夫对自己关心不够,便在家自导自演了一场入室盗窃案。

当地时间11日午夜,马同学开车回到自己的住处。车子停好时已经是12日凌晨。大概五六分钟后,一辆银色的老款日本三厢车停在了自己车子旁边。马同学说,“从对方车的副驾位置下来一名蒙面男子,下车立刻就拽开我的车门,问我钥匙在哪儿。”随后劫匪又对他进行搜身,抢走了钱包、手机等财物。

据澎湃新闻报道,8日13时许,重庆市大足区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龙水镇八柱村居民朱某的报警称,妻子黎某告诉他家中来了劫匪,家中两千元现金被抢,划伤其手臂和腹部后逃跑。

劫匪逃窜后,马同学在第一时间报了警。警方让他打开手机定位,发现定位显示在距离事发地几公里的地方。他们找到手机后,发现劫匪将手机遗弃在定位的位置。

黎某向办案民警描述,嫌疑人是破门而入,用绳子将其捆绑在凳子上。劫匪抢得两千元现金后,胁迫她说出家中银行卡的密码。因她反抗,嫌疑人用刀将其划伤后离开。

“我的车子刚买一个月,算上其他被抢的财物,大概两万多纽币吧。虽然有保险理赔,但新西兰的治安确实让我太失望了。”马同学说,“我已经拿到了工作offer。这件事的发生,让我开始考虑是不是要回国发展。”

图片 3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划伤其双臂和腹腔后逃跑,车子停好时已是13日黎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