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说自个儿跟这一个狗头高中队之间的鸟事,

说句心里话我现在再次发现了一个写作上的难度,就是如何进行整合。那些日日夜夜一旦回忆起来是没完没了的,搞得我脑子乱七八糟的。穿越泥潭只不过是特种大队训练大纲上最基本最基本的科目,还算不上啥子劳什子特种兵体能训练,因为只不过是让你习惯一下满身泥泞浑身潮湿是个怎么回事而已,在以后的岁月中我们最喜欢的就是在泥浆子里面泡着打滚,因为不用跑路不用爬山不用对锤就是在泥浆子里面滚来滚去习惯了还挺惬意的。要照我现在这么写法我真是一年也写不完,因为特种兵的基础训练花样之繁多超过你们的想象,譬如还有什么鸭子步、小推车等等乱七八糟的东东都是我在侦察连没有接触过的,当时没有时间反思但是现在想起来都是有很深的印象。我不是写科普文章而是小说,所以我觉得我还是一定要写故事写人物写我那帮子新认识的弟兄们包括狗头大队的军官和士官。实际上现在这几节的小标题我都是要重新修改的,但是现在来不及了我就先这么用着回头要是出书的话我再认真修改吧。要出书的话我就在扉页上写上一句话就是:“献给我永远的排长——陈排!”那个时候能不能写他的名字我还要再次斟酌一下又扯远了我还没有出书的打算因为还没有写完,倒是有人发短信息给我要我别贴了拿来出书。我谢谢他的好意但是我不能不贴,因为这个小说不是我一个人写完的,最开始的时候是我的泪水我的感情,现在也有你们的;就是出书拍什么劳什子电视剧我也要在这里贴完不然对不起大家我最不想作的事情就是对不起对我投入真实感情的人,不然我会一生内疚。好了还是说正题吧。我得先说说我们新训队这帮子鸟人,因为都是各个侦察连队鸟的不行不行的货色当然也包括我大家觉得我当年还不够鸟吗?如果我现在还在部队当班长我手底下有这么一个新兵我也是绝对要收拾他的,鸟人一个不收拾不行不收拾绝对心情不爽,所以大家应该理解老炮理解那个狗头高中队这是应该的就是我性子比较拧从小我妈就说我跟蒙古牛一样。后来我发现在部队什么苦什么折磨我都没有彻底改变性子反而是到了社会上没1年我就换了个人,可见真正改变性子的不是军队而是社会上你看不见的这些劳什子。哎呀呀又扯远了我们回去说正题。一个老实巴交的兵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甚至是最好的步兵,也可以成为最好的炮兵装甲兵汽车兵炊事员但是永远成不了最好的侦察兵。我就不说什么原因了因为又要扯远,我就说说我看见的这帮子侦察兵比武的尖子是个什么操性吧。我们那年的新训队有20个人,三个少尉十六个士官一个列兵。除了这个小尾巴让人觉得特别意外,其余的官兵比例大致在那个狗头高中队理想的范围内。特战军官和特战队员都是从这样的少尉和士官中间一步步产生的——特种大队是有名的吃现成的,就爱挑别的部队培养好的尖子,所以别的部队侦察连的连长在送自己的战士走的时候既是自豪也心里疼的不行不行的跟挖了心尖一样一样的。特种大队其实是愿意要士官的但是当年没有明文规定,后来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有没有这个规定一般的两年义务兵混进来还是不可能的,军事素质就在那儿放着呢。我也不是说我是天才,我也不是我就是个刺头,在部队到哪儿都是刺的主官不行不行的不收拾我不足绝对心情极度不爽。由于我是刺头加韧性,所以我混进了新训队在里面继续刺头专刺那个狗头高中队和他引以为豪的狗头特种大队。但是在新训队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劣势——第一,我不是士官,是两年的义务兵,在他们眼里是很快就会走的,我是城市兵不算还是大学生,所以根本不可能跟这里长混,培养我也是浪费人力和物力资源;第二,虽然我的侦察兵比武的成绩还算不错,但是我确实是补漏进来的第21名,因为有一个身体不合适我才来的,所以在狗头大队的人和在我们新训队的弟兄眼里我还是二流角色,这个第一印象是很成问题的,因为分数就在那些狗头军官和士官的圆珠笔和纸夹子上;第三,侦察兵比武是死科目,说白了集训属于应试教育,我就是为了比武练出来的,就会那么几项,综合军事素质远远不能和这些真正的老油子相比,而一个月的新训队可不是就那么几项的,我也没有真正的野外拉练奔袭演习等等一系列的经验,说白了我还是个新兵蛋子这我不承认都不行,他们讨论的问题我一个也听不懂。我那时候躺在自己的床上,在昏暗的灯光下面给小影写信,听着身边这帮老油子谈论哪年哪年的演习哪年哪年的住训哪年哪年的集训心情真是悲凉啊!我能挺过去吗?当时真的很怀疑。苦我不怕,当兵的生来就是吃苦的,但是分数不是因为你吃苦就可以上去的,因为是综合评比不看你侦察兵比武那几项。要淘汰,第一个就是淘汰我。而我又不能被淘汰,这就意外着我必须在新训队有绝对的优势才可以。我们不是说有什么淘汰的比例,要是全部都合格这个狗头大队就都留下,但是不合格就给你发回去不留什么情面。我给小影写着信,写着写着鼻头就开始发酸想起了我的陈排。我闭上眼让泪水流了一小会然后擦擦,探出头看自己的下铺:“班长,我跟你聊会成吗?”

冠亚体育网页版,我们一个月的选拔是官兵同训的,也就是说那三个年轻的少尉跟我们在一起混——但是如果他们混到考核合格就可以不跟我们混了要单独受锤学习怎么当特战军官,我们是兵他们是官这一点是很明白的,他们要操心的跟我们要操心的还是不一样的虽然现在在一起混。后来我们混完了这一个月三个小伙子不错还都合格了,虽然我跟他们呆了一个月也很熟悉但是由于以后没有打过交道所以就不在这里赘述了。当官的那点子破事我也不操心,我就说说我们自己这帮子小兵这帮子弟兄,虽然那个狗头高中队不仅是军官还是中队级别的少校军官,但是由于他后来我退伍以后跟我是兄弟所以我也就把他划拉进来了。我的标准就是这样,不是兄弟的我就没什么可以说的了,以后说大队长的鸟事是因为他跟我也是兄弟我们不仅是上下级的关系虽然年龄差距大了点他当我爸爸都够资格但是没办法战友就是兄弟,我后来冒着危险救他除了因为他是大队长更因为他把我当兄弟。哎呀呀包袱抖出来了我要留着以后讲。还是说我跟那个狗头高中队之间的鸟事,没办法写着写着当兵的习惯出来了嘴里有点子精神污染嫌疑但是我觉得大家还是可以接受的。狗头高中队一直不露声色,也没有对我有什么特别怎么样的但是我知道一句话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老炮都可以那样,一个堂堂的特战少校难道不比他高明吗?我现在不是新兵蛋子了,所以这根神经一直就没有松。我们的体能基本上就是那些跟电影电视报纸杂志网络上说的劳什子差不多的东西,你们看着好玩跟过夏令营似的但是要真的来试试就知道好歹了。以前我们在侦察连里注重的是速度和技巧的训练,我们在特种大队受训的体能基础就是补上力量训练这一课当然速度和技巧是不会放松的。天天就是5个100加上泥潭子再加上死沉的原木加上山地负重越野加上折返跑加上特种障碍等等之类的劳什子,我们原来都可以说是尖子中的尖子但是这一次真的是知道厉害了,如果说比武集训我们的身体素质提高一大节子那么新训队又是一节子而且不是一小节子也是一大节子。据杠铃玩哑铃最后搞的弟兄们两眼都冒光原来就很结实的肌肉又开始有冒油的感觉,其实这一套劳什子我们原来就练但是没有这么集中因为还有别的乱七八糟的科目譬如我们在团里还要练队列练内务因为有评比。但是在特种大队的新训队里我们没有练过这些因为没人和我们比,我们自己跟自己比不是有毛病吗?当然军人的标准我们都是有的,除了我是列兵都是班长排长在部队训人的自己还不利索吗?我后来反应过来为啥子特种大队要挑培养好的尖子了,因为不用在基本军人素质培养上面花费什么功夫,上来就直接开锤。因为亚洲人天生瘦削,所以体能训练是大大加强的——但是瘦削也是优势,后来我知道洋人特种兵兄弟人高马大看上去厉害的不行不行的,但是真的跟你一起训练就歇了,因为身体负荷也大,不光在越野攀登技巧这些科目不行,而且由于人高马大,对锤的时候胳膊身体腿的反应都慢半拍,我一个腾空边踢踢到他们脖子上的时候他们的胳膊也没有能挡住我,他们抓我也不是很容易,因为我瘦削灵活——至于在战场上怎么样,我的体会就是人高马大动静大,拿着装着激光模拟器的枪冲着那个地方一阵猛搂一般都跑不了那里要冒烟——这个包袱怎么又出来了以后讲以后讲。还是说狗日的高中队。我没想到他真的锤我,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锤我,锤的我还不轻。我还没有办法告他是干部打兵,就是白挨打。我们打了一个礼拜体能基础以后开始练基本科目,开始就是侦察兵的老一套爬爬楼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都是轻车熟路。还有对锤什么的,戴着散打手套和护具穿着胶鞋(后来我进了那个狗头大队对锤还是规定穿胶鞋不然这一脚上去可不得了),我们都是灵活形的选手所以打起来很好看我在底下看大家都快的不得了。那个狗头高中队就一直跟底下看着什么话也不说,几个少尉和士官忙着记下各自的特点和动作。然后该我上去了,我就上了散打垫子,对面就是马达。我们俩笑笑,我还眨巴眨巴眼然后我们开始对锤。熟归熟但是锤起来还是不留情面的,马达的腿功没有我好(他当过民工负重太多小腿比较粗),但是他的拳头狠,每次挨在脑袋上都跟中了庐山升龙霸似的眼前就黑一片然后紧接着就是一套组合拳我就得赶紧低头靠近他不让他挥拳,然后就腿下使绊子或者用胳膊肘给他顶开。我刚刚到侦察连的时候就跟陈排学踢,开始劈叉都下不去每次被他按得我哭爹喊娘的他也不心软,后来就好了,从竖叉到横叉都差不多下的去了,不敢说什么一抬腿到哪儿但是边踢侧踢和腾空踢都是没问题的,我的弱点就是胳膊的力量不够。一般我就用快速的各种踢对付马达,还是能捞到不少点数的。马达连着被我踢了好几次跟头,最后一次踢到了头上的护具上倒了半天没起来,我赶紧去拽他,他眼冒金星但是还是笑着用戴着散打手套的右手拍拍我的肩膀。我刚刚把马达拽起来,那个狗日的高中队上来了,他还穿着那双大牛皮靴子。高中队一伸手一个士官就甩给他一套散打护具。他把贝雷帽、迷彩外衣和宽腰带解下来扔给那个士官,慢吞吞的戴护具。我当时就知道坏菜了,他要收拾我了!马达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愣愣的站着。高中队戴好护具和手套两个拳头顶着碰碰,我就看见他迷彩短袖衫上居然也有个狗头,看来狗头大队的人虚荣不是一般的我们的迷彩短袖衫上就没有自己部队的什么标志当然我们也确实没有过什么标志。但是我看的重点不是这个,我是看见了他粗壮的胳膊胸肌。还有,我看见了他的腿。穿着大牛皮靴子的右脚漫无其事的活动着腕子,然后脚尖点点地,站了个位置。我一看他站的位置就知道,他也是玩腿的。我的妈妈啊!我就跟陈排学过半年散打,就会玩几下腿仗着自己个子小身体活还能忽悠忽悠,马达也难说是不是让着我。狗头高中队呢?一看就是练了多少年的老油子!能在特种大队混中队长的,是一般人吗?我当时还不知道他确实的底细,我要是知道的话估计当时就晕过去了。高中队活动完了再转转脖子,就冲马达说:“你下去。”马达不敢不下去马达怎能不下去马达最后下去的时候眼巴巴的看着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结果小葱不乐意答理他们:“你管的着吗?你们大队长准假了你还多管闲事?”——我头就大了小影啊小影你知道你是在什么地方吗?这不是你们军区总医院的大院,你跟师级的主治医师随便发脾气——级别越高的部队大院越有这个特点,就是兵比干部鸟,我有一个战友后来提干调到一个总部机关大院他的感触就是这个,大院的战士觉得伙食不好马上就敢当众给扣到食堂的桌子上,一食堂校官也有大校就跟没看见一样,机关的干部涵养都好的不行不行的,绝对不会跟野战军的干部似的会动手甚至连多看都不多看一眼,都是宦海沉浮的老油子啊——但是在野战军,官大一级兵龄长一年你见面不叫首长班长试试?暴骂是免不了的暴锤基本上也是免不了的。那么全是优秀士官的特种大队呢?你们觉得能怎么样呢?但是那个班长就是愣了一下然后不乐了。那些纠察都是愣了一下然后都不乐了动作表情跟班长简直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一样。我还不知道说什么那个班长就说话了。“看不出来啊这个小兵还不简单嘛!你多跟你这个小女——老乡学着点啊!这要不是女兵我觉得当特种兵比你强!”他大笑。然后纠察弟兄们就大笑。“切!”小影白他们一眼掉脸:“走!”我就嘿嘿乐着跟着。“等等!”小影就站住,回头,模仿那个班长的天津腔:“嘛事儿?”那个班长一乐:“就这样出去?不被哨兵扣住才怪!——你有新迷彩服吗?”我摇头我没有因为新的我只有一套还来不及多发,我只有旧的制式的迷彩作训服还有常服。平时我们菜鸟训练就两套迷彩作训服换着穿,一看是制式迷彩的小队伍就知道是菜鸟队,就是换了新的也是菜鸟队一眼认得出来不光是我的列兵军衔扎眼,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我换常服出去吧。”我就说。“那还不给你抓了?”那个班长说,“你又不是干部俩小列兵跟山里忽悠,换了谁当班你过得去检查哨?”我就不知道怎么办好了。班长想想:“这么着吧!你们俩等会儿——小孙!”“到!”一个纠察立正。“你跑步!到我柜子里面拿一套迷彩服来,柜子最下面是新的,我看他跟我身材差不多!”“是!”那个纠察转身就跑白色钢盔毛料军装大牛皮靴子腰带上的警棍忽悠忽悠跟长在侧面的尾巴一样。小影不说话了她也知道好歹。那个班长就挥手:“那边等会吧。”我们就跟纠察们站到花圃边上。那个班长就挥挥手战士们就自由点站开但是还是个队伍的形状,不然干部见了又得说话哎呀呀你们干什么呢现在还没下操呢,然后一堆事情就来了。部队的鸟规矩你都想不出来怎么多。我傻乎乎的满身流着泥浆子穿着全是泥浆子的胶鞋跟那儿站着,不知道怎么办是好,面前不仅全是士官还基本上都是二级士官——部队的纠察不是老兵的话比较难办事情,我们的干部和一些技术士官在军校进修学习的时候都打过不识趣的军校警通连的纠察,我们一个乐子就是训练完坐在篮球场上听干部和老技术士官讲当年锤军校小白脸纠察的故事。要是军校谱子大级别高就不敢白天锤,晚上几个来进修的弟兄花圃里面一潜伏迷彩服迷彩脸谁都看不出来,那几个小白脸纠察一过花圃子或者一过哪个草坪的路灯下面马上就被典型的捕俘动作按到拖到路灯以外黑暗角落开锤,喊都喊不出来因为喉咙被一招制敌锁好,我不相信他们比越军特工队的军事素质好因为我们当时进修的好多军官士官都是战场下来的,他们打完就跑比兔子还快。据说狗头高中队有一次在军校进修干了一件这样的鸟事,开会的时候来晚了但是领导还没有来,那个小纠察就不让他从椅子上面跨越过去到前面的方阵必须走通道,这个狗头高中队是知道自己错的也没说什么就走通道,但是这个小纠察随后说了一句什么语言过激了点可能对我们狗头大队的名字有点不干不净的内容,当即被狗头高中队现场暴锤,其他的纠察包括警通连长都不敢上来拦都是老高老高算了算了何必呢小孩子不懂事回头给你赔礼打的差不多就得了别打那么狠。要知道在场的几千学员干部包括本科的地方高中小菜鸟各个野战部队过来培训的干部老鸟也有军校自己的教官队长教研室主任,还有几个教授是将军或者文职的将军,但是打了就打了,现场没人说什么。要不说狗头高中队怎么不是傻子呢,军校领导的车子在礼堂门口一停马上就不锤了要知道军校校长和政委可都是副大区级别,狗头高中队再鸟鸟的过副大区的干部吗?于是就不锤了坐好开会。领导进来以前一切都跟没发生过一样。当然这个事情不算完,狗头高中队一样要关禁闭还要写检查还要当众给那个兵赔礼道歉,结果警通连一集合狗头高中队还没有说话那个小兵已经跪下了叔叔叔叔我错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搞得狗头高中队这个事情都不敢跟别人说,因为锤了这么个人说出来太丢人了还是我们一起去的几个士官说的。——哎呀呀又扯远了。但是狗头大队的纠察不是一般人,不然你想想怎么纠察不是老挨锤吗?纠察们练别的特战科目练的少但是有两点别的单位一般比不了,就是对锤功夫高手枪打的好。手枪打的好是警卫工作的需要,对锤功夫高就是对付我们弟兄的需要当然警卫工作也需要。而且都是老资格的士官,绝对是大鸟不是小鸟,不然这纠察工作怎么作?所以我当时就害怕,确实害怕,被他们锤真的是白锤——纠察找个碴子收拾你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就是现在不锤我以后有的是时间,院子就这么大你能天天跟着干部?找个理由就收拾你还报告说你态度不好,打了你还没处告状除非你真的跟警通中队的中队长熟悉的不得了是老乡,那也顶多是赔礼道歉——我说过了级别越高越不好使,你就是找大队长也屁用不顶,大队长能操心你个小兵挨锤的那点子淡事吗?他说的出口吗?所以我在狗头大队的经验就是哪怕你锤班长也不要锤纠察,当然班长我也不敢锤就是这么一说,显示后果的严重性。我就那么提心吊胆的站着但是小影满不在乎——她后来告诉我,在军区总院那帮子女兵上街都不戴帽子,因为好像跟傻冒一样,纠察也从来没管过,我说了女兵在军队有特殊地位;在总院各种军人条例更是没有人遵守,都不遵守你遵守不是傻冒是什么?军队机关单位一般就是这样,兵比干部鸟。然后那个班长就想跟小影多说几句话,这个很正常很正常换了我也这样,职权还有这个条件就更这样。你在大山关半年试试?何况这帮子老士官明显不是关了半年。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依旧说自个儿跟这一个狗头高中队之间的鸟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