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估计一般在仕途上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出息——

我是怀着恨意登上直升飞机的,苗连站在河滩上的那些连长们中间眼巴巴的望着我;那些连长也眼巴巴的望着他们的兵都跟看自己的孩子赴京赶考一样。因为,这是他们的骄傲,他们的荣誉。某种程度上也是他们自己的化身。我不知道大家怎么看待特种部队,反正在军队内部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太了不起的事情,只是一个有重要价值附庸的兵种而已——全世界都一样,大家是否还记得在《现代启示录》里面,当那个要暗杀那个什么上校的特种部队上尉看了这个上校居然自愿到特种部队任职的时候感叹一句:“天那!他放弃了作将军的机会!”据我所知,在美国当特种部队最出息的就是作个少将了,那已经是联合特战司令部的头头了当特战军官到了那个份上已经到顶了。其实都一样,对于我们这些小兵没什么,跟哪儿当兵都差不多,就是苦点而已;而军官一旦从事侦察或者特战专业,基本上他在部队的前途就比较短了——步兵出身的可以作将军,装甲兵出身的可以作将军,炮兵出身的可以作将军,后勤出身的可以作将军,但是侦察或者特战专业的呢?我估计一般在仕途上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出息——侦察和特战虽然重要,但是不是军队的绝对主力啊。——这些也扯远了,我想说的是,其实基层的侦察连营主官的仕途并不是那么广阔的,因为步兵团可以有很多,有侦察团吗?尤其是侦察兵的业务面比较独,你能去坦克团当什么参谋长和团长吗?肯定是有的,但是我至今没有听说——我说过了我不是军友对军队的上级领导任免并没有什么热情我也不关心咱们国家的国防建设我就关心我这帮子兄弟和我的老部队因为我对那里有感情那里有我的汗有我的血有我的泪有我的梦想有我的青春有我刚刚萌芽的真正的爱情我对那里只有感情没有爱好对别的我一概不关心因为我不喜欢军事不喜欢战争不喜欢武器不喜欢杀戮我爱好和平爱好红塔山爱好漂亮美眉爱好盗版碟爱好养狗爱好穿白色袜子爱好穿阿迪的篮球鞋牛仔裤爱好耐克的T恤爱好吃面条爱好喝绿茶爱好这爱好那就是不爱好战争我当兵就是误会特种兵更是一个天大的误会虽然我热爱我的兄弟们热爱我的老部队我不后悔这段经历但是我不热爱战争一句话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和平主义者——虽然如果我们国家发生了战争我作为预备役的特战队员会第一批被征召重新拿起我的枪走上战场毅然决然我也毫不犹豫但是不代表我每天没事就跟BBS前面要发表好战言论——扯远了又,继续刚才的话题——这就跟拿匕首切排骨是一个道理——虽然锋利但是力不从心啊!部队这种鸟地方一个位置恨不得十个人抢,能轮到着这些侦察分队的基层主官吗?你们真的来作个职业军官试试?仕途的艰难不是一点半点的,我的一个战友的父亲最后熬成了一个省军区的政治部主任,我就见过他两次,一次是当兵的时候,他那时候是一个军区的什么小部的正师级部长,第二次是退伍以后路过他老子当政治部主任的省会城市顺便去看看战友,就见到他老子了——我没那么势利,我不作生意卖文为生,没什么事情求他老子——我想说的是,第一次跟他老子见面的时候满头黑发,短短几年,他老子的头顶已经是地方都无法支援中央了亮晶晶光闪闪了。——这就是我亲眼目睹的大校到少将的最直观的变化。我对仕途的理解就是这样,所以我在大学毕业的时候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去作老家省委书记秘书的好事作我的自由职业者文化流浪汉为此不惜和我老子翻脸。我倒不是担心自己头上那几根毛,我在部队一直是极短的贴头皮类似于秃顶的造型,也没觉得有什么难看,我是操不起那个心。虽然我当过兵,但是我就因为当过兵我才不要当官。那是个什么道路?——华山天险。就此打住。——所以大多数我那时候见到的送行的连长们都转业了。他们不是职业军人吗?他们当然是,侦察连的连长你随便拉一个出来都不是吹出来的绝对是在火里泥里滚出来的。但是他们的职业军人的生涯是很短暂的。虽然他们其中很多人很想一辈子作一个职业军人,但是军队是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因为确实不需要,这是个残酷的现实。(大家喜欢侦察连和特种部队,可能是有传奇性和神秘色彩,这还是我说的好听的——我要说句不好听的,大家就是有一种残暴的猎奇心里,喜欢看近距离的杀戮,喜欢看短兵相接,喜欢白刃战,觉得刺激觉得好看觉得有欣赏的快感。)所以,这往往是他们最大的出息了。而进入特种部队当特战军官当然是他们的梦想,对于他们大多数人是不太可能的,年龄、知识层面、文化程度等等,都是限制。即便有机会,他们走得了吗?他们丢的下自己这些兵吗?侦察连在各个部队都是比较有自己个性的部队,其实部队的个性就是主官的个性——尤其是侦察连,对于这些老兵油子连长来讲,和自己的孩子一样。所以,他们就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我们这些兵上。所以,他们一直站到我们的直升飞机远远的看不见我们也看不见他们为止。他们希望我们给他们挣脸别被发回来,希望我们作出点成绩让他们满足自己的很简单的虚荣心理。当然,更大程度上是实现他们的梦想。我是满腔仇恨的登上直升机的,一直到看不见我的连长,我的恨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倍增。虽然我是唯一的列兵,其他的少尉和士官们都激动的不行不行的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坐直升机跟麻雀一样东张西望左顾右盼脖子伸的比身子都长争着看云彩看湖泊看山脉看城市看所有可以看见的一切乐此不疲穿片云都激动半天。但是我就孤独的坐在角落里。我就咬着牙,心里就念叨这么一句:“狗日的特种大队,我来了!”下飞机的时候我就已经彻底趴下了。我们都是被上来的兵捏着鼻子扔下飞机的不管少尉士官还是我这个列兵被无情的扔在一起相互搀扶着爬起来半天找不着北满眼流星雨好像挨了天马流星拳。我们被整了个下马威而且全体趴下了。然后就看见一个个穿迷彩服军官士官快步走来站在我们面前个个笑眯眯我们都知道这叫笑面虎都不是新兵蛋子都是各个侦察部队的老油子这点道理还是懂得的。

说句心里话我现在再次发现了一个写作上的难度,就是如何进行整合。那些日日夜夜一旦回忆起来是没完没了的,搞得我脑子乱七八糟的。穿越泥潭只不过是特种大队训练大纲上最基本最基本的科目,还算不上啥子劳什子特种兵体能训练,因为只不过是让你习惯一下满身泥泞浑身潮湿是个怎么回事而已,在以后的岁月中我们最喜欢的就是在泥浆子里面泡着打滚,因为不用跑路不用爬山不用对锤就是在泥浆子里面滚来滚去习惯了还挺惬意的。要照我现在这么写法我真是一年也写不完,因为特种兵的基础训练花样之繁多超过你们的想象,譬如还有什么鸭子步、小推车等等乱七八糟的东东都是我在侦察连没有接触过的,当时没有时间反思但是现在想起来都是有很深的印象。我不是写科普文章而是小说,所以我觉得我还是一定要写故事写人物写我那帮子新认识的弟兄们包括狗头大队的军官和士官。实际上现在这几节的小标题我都是要重新修改的,但是现在来不及了我就先这么用着回头要是出书的话我再认真修改吧。要出书的话我就在扉页上写上一句话就是:“献给我永远的排长——陈排!”那个时候能不能写他的名字我还要再次斟酌一下又扯远了我还没有出书的打算因为还没有写完,倒是有人发短信息给我要我别贴了拿来出书。我谢谢他的好意但是我不能不贴,因为这个小说不是我一个人写完的,最开始的时候是我的泪水我的感情,现在也有你们的;就是出书拍什么劳什子电视剧我也要在这里贴完不然对不起大家我最不想作的事情就是对不起对我投入真实感情的人,不然我会一生内疚。好了还是说正题吧。我得先说说我们新训队这帮子鸟人,因为都是各个侦察连队鸟的不行不行的货色当然也包括我大家觉得我当年还不够鸟吗?如果我现在还在部队当班长我手底下有这么一个新兵我也是绝对要收拾他的,鸟人一个不收拾不行不收拾绝对心情不爽,所以大家应该理解老炮理解那个狗头高中队这是应该的就是我性子比较拧从小我妈就说我跟蒙古牛一样。后来我发现在部队什么苦什么折磨我都没有彻底改变性子反而是到了社会上没1年我就换了个人,可见真正改变性子的不是军队而是社会上你看不见的这些劳什子。哎呀呀又扯远了我们回去说正题。一个老实巴交的兵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甚至是最好的步兵,也可以成为最好的炮兵装甲兵汽车兵炊事员但是永远成不了最好的侦察兵。我就不说什么原因了因为又要扯远,我就说说我看见的这帮子侦察兵比武的尖子是个什么操性吧。我们那年的新训队有20个人,三个少尉十六个士官一个列兵。除了这个小尾巴让人觉得特别意外,其余的官兵比例大致在那个狗头高中队理想的范围内。特战军官和特战队员都是从这样的少尉和士官中间一步步产生的——特种大队是有名的吃现成的,就爱挑别的部队培养好的尖子,所以别的部队侦察连的连长在送自己的战士走的时候既是自豪也心里疼的不行不行的跟挖了心尖一样一样的。特种大队其实是愿意要士官的但是当年没有明文规定,后来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有没有这个规定一般的两年义务兵混进来还是不可能的,军事素质就在那儿放着呢。我也不是说我是天才,我也不是我就是个刺头,在部队到哪儿都是刺的主官不行不行的不收拾我不足绝对心情极度不爽。由于我是刺头加韧性,所以我混进了新训队在里面继续刺头专刺那个狗头高中队和他引以为豪的狗头特种大队。但是在新训队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劣势——第一,我不是士官,是两年的义务兵,在他们眼里是很快就会走的,我是城市兵不算还是大学生,所以根本不可能跟这里长混,培养我也是浪费人力和物力资源;第二,虽然我的侦察兵比武的成绩还算不错,但是我确实是补漏进来的第21名,因为有一个身体不合适我才来的,所以在狗头大队的人和在我们新训队的弟兄眼里我还是二流角色,这个第一印象是很成问题的,因为分数就在那些狗头军官和士官的圆珠笔和纸夹子上;第三,侦察兵比武是死科目,说白了集训属于应试教育,我就是为了比武练出来的,就会那么几项,综合军事素质远远不能和这些真正的老油子相比,而一个月的新训队可不是就那么几项的,我也没有真正的野外拉练奔袭演习等等一系列的经验,说白了我还是个新兵蛋子这我不承认都不行,他们讨论的问题我一个也听不懂。我那时候躺在自己的床上,在昏暗的灯光下面给小影写信,听着身边这帮老油子谈论哪年哪年的演习哪年哪年的住训哪年哪年的集训心情真是悲凉啊!我能挺过去吗?当时真的很怀疑。苦我不怕,当兵的生来就是吃苦的,但是分数不是因为你吃苦就可以上去的,因为是综合评比不看你侦察兵比武那几项。要淘汰,第一个就是淘汰我。而我又不能被淘汰,这就意外着我必须在新训队有绝对的优势才可以。我们不是说有什么淘汰的比例,要是全部都合格这个狗头大队就都留下,但是不合格就给你发回去不留什么情面。我给小影写着信,写着写着鼻头就开始发酸想起了我的陈排。我闭上眼让泪水流了一小会然后擦擦,探出头看自己的下铺:“班长,我跟你聊会成吗?”

我下铺的就是那个某师侦察营在跑10000米越野的时候超过我的高手,一个五年的老士官,外号是“马达”。你可以想想他多能跑路了。本来我在集训基地是和他不说话的,因为我们两个都知道对方就是这个项目的绝对对手,如果说真的有什么华山论剑的话那么10000米武装越野的独孤求败就是我和他两个人,这个我们自己都十分清楚。所以我们不说话,但是对对方的印象绝对都很深,因为在训练的时候我们每天都在互相试探互相观察互相琢磨。我知道他攀登科目比较一般其他的都是上游但是不像10000米那么出色,我想他也应该知道我泅渡比较一般化,因为就是自己不注意观察不到我们的连长是不会闲着的每天脖子上挎个望远镜往山上一站你以为他们是在看风景啊?就是在盯着我们的训练看看谁是种子选手,弱点在哪里,该在哪个科目怎么压制他的优势——全世界但凡竞赛性质的都有比赛间谍这一说,只是我们侦察兵比武比较公开比较专业大家都是心照不宣山上一见面相互打个招呼就各忙各的,因为没啥可以讨论的因为都不说实话虚假情报反而容易干扰自己的判断——都是老侦察把式这些道理明白着呢。我和他在10000米训练的时候天天叫劲有时候也互相欺骗速度放慢搞些烟雾弹,但是心里都十分清楚最后的决赛其实就是我和他两个人——但是我最后消失在10000米武装越野的前三名,如果我在这个成绩上正常发挥的话,我应该总分在前10名的——这个我清楚我相信大家都清楚但是就是没人理我因为我是个小列兵,由于不是一个部队过来的大家还不熟悉不收拾我就算我的幸运了还答理我干吗啊?但是我实在是心里难受想跟人说说话,那时候我快过18岁的生日,其实还是个孩子气很重的人。马达班长躺在床上在看武侠小说,一听这个愣了半天,因为我们来新训队几天了虽然上下铺但是没有说过话。他肯定觉得我挺鸟的,不是那么可以说话的人所以也不主动跟我说话,我是不敢,但是憋了好几天不说实在是难受的不行不行的,我就敢了。马达看我半天,大概是看出来我刚刚哭过,就笑了:“你小子哭啥子啊?龟儿子赶紧下来。”我的泪水吧嗒吧嗒就下来了。马达班长真好!马达班长是四川人所以四川兵真好难怪布来希特要写个话剧叫《四川好人》!我一下子翻身下来马达班长往里让让坐起来我就坐在他的床上我们面对面我泪水哗啦啦他就拿手纸给我,我就擦还流鼻涕于是我就橹鼻涕。马达笑的不行不行的:“哭啥子吗?你小子不是挺鸟的吗?”这时候我回想起来当时真的还是个孩子,虽然我能跑路能攀岩能这能那但是我确实还是个孩子。我哭舒服了就不哭了。马达用他粗糙的手给我擦擦眼角残留的眼泪,他也觉得我是个孩子了。我就笑了,我其实真的还是个孩子所以我那么依恋我的陈排因为他就是我的亲哥哥一样。马达给我一根烟我就抽他也抽然后我们就聊天。我这才知道马达班长是四川绵阳人就是出彩电的地方但是他不是城市里面的,在县里读完初中家里面供不起了他就当了两年民工挣钱让弟弟上学,后来弟弟上完初中了马达就当兵了,因为没有别的出路,当民工实在不是个出路,马达文化不高但是绝对是个脑瓜子机灵的人。但是兵役制度改革以后,农村兵当了士官就有工资拿了算是干部待遇,不像以前转个志愿兵天难一样,如果熬了十几年士官还能干部转业待遇算是个不错的出路了。马达当侦察兵也是因为能跑路身体底子好,又是山区的所以爬山也快,再当过民工所以苦也是能吃的——种种原因他就当了侦察兵了,他参加比武参加特种大队就是想以后能够有个好出路这个和陈排不一样他不是职业军官想不了那么多。我和马达先是对手,又成了很好的朋友,接着成了一个锅子里面吃饭的战友,然后就是生死相依的兄弟,最后他长留在我的记忆里面,成为我的军旅生涯的又一个不敢提及的伤口。因为马达和我聊天所以他们师里来的生子也就不拿我当外人了,生子是三年的士官,湖北赤壁人,家是县城的高中毕业,当兵也是因为喜欢也是为了回家好找工作,当侦察兵是因为从小在体校学习体操柔韧度极好新兵连的时候单杠的练习把全团都震了他不当都不行了。他和陈排有点相似就是想当特种兵,因为他觉得好但是怎么好他也说不出来憨憨的笑着说就是好呗。我们聊的很投机然后其余的人就和我说话了。我就和所有的兵都成了朋友,因为大家虽然不认识但是彼此的名字是不会不知道的,来集训的高手大家都互相清楚的不得了。我们就聊天,他们就把我当小弟弟当自己班里的列兵一样看了——他们原来可都是班长不像我是个列兵。我一下子有了这么多班长开心的不得了,他们也觉得我挺好的不像看上去那么鸟的。他们的名字和故事我以后慢慢讲。实际上比较被孤立和自己也刻意孤立自己的是那三个少尉,因为他们是干部以后要作的是特战军官。三个都是侦察连的排长,但是不是一个部队的,他们不像陈排跟我那么亲密。他们虽然也跟兵砍山打牌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但是他们看的不是武侠小说都是什么什么军事文献外语教材诸如此类,他们也经常聊天但是聊的都是我们不愿意听的譬如“蓝光突击队在伊朗人质事件中的失败原因”、“英阿马岛海战中特种部队的作用”什么劳什子的。我们兵不聊这个,就聊家乡就聊趣闻就聊战友就聊干部的臭事——当然,那个狗头高中队的臭事我一直没有敢说,不光是不敢,我到现在也不是胡说八道的人。但是说笑话我是喜欢的。不过在当时的情况下我还是没有说。我没有告诉他们我有小影,因为当时我觉得这还是我心中的秘密应该是我自己独享的快乐。好了暂时到这里,我要慢慢写,先休息一下。其实到《吻过我的光头的你的唇》结束起其实就是一个章节的结束,前面的属于第一章,我暂时叫做《提炼》吧,以后就进入第二章我还没有想好叫什么。也就是说在写作上现在进入一个相对平缓的故事的开端和发展,我也希望大家的心情稍微放松一点。我下来再组织组织故事怎么讲:)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估计一般在仕途上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出息——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