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和执法人员看到了院内给猪注水的流水线,

  一
  梦境是朦胧的,也是美丽的。
  少女天性爱幻想爱做梦,那时的我梦见自己变成了公主还找到了一位英俊的王子,梦醒时分脸上还挂着笑意,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感觉飘飘然的。
  大概是小时候生长在农村的缘故吧,我不大喜欢逛商场,很喜欢在到公园或者大自然中逗留。因为龙潭公园也就是原来的动物园离我家不远,休息时我常到公园湖边玩。一日我坐在湖边的矮树丛中看书,有两个青年从我身边经过,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的问我看什么书,我说看成人高考的书,他说去年他刚参加了成考,而且成绩非常理想。我们视乎有了共同语言,他招呼他的同伴一起坐在树边石头上,他问我在什么单位工作,我随便编了一个单位,我说自己在“山纺”上班,他三问两问就把我的谎言揭穿了。他说:一看你就不善撒谎。我说:你到像个侦探,还会测谎吆。在我们的攀谈中我了解到他姓王,他的同伴姓候。他们是邻居,家就住在公园门口。小王告诉我如果我愿意的话,他说他给我找一本成人的高考大纲让我下午来公园门口拿。
  下午我们如约在公园门口见面,他给了我大纲,并给我讲了一些复习方法。我静静地听着他耐心地介绍,望着他那俊朗脸庞上一双明亮而深邃的眼睛,他便在我的脑海里留下来很深的印象。他告诉我他叫王波,在一家大型的国有企业跑业务。
  我每天上下班都要从公园门口经过,我潜意识里感觉到我还会再碰到这个叫王波的男孩。说是男孩因为我们都不算大,我当时是19岁他也就是20出头的样子。过了两天我真的又遇见了他,他在马路的水管边提水。那时候大部分人家都住平房,人们要到街上的公共水管去提水洗墩布或涮洗好的衣服什么的。他那双明亮的扣扣眼也发现了我,我下了自行车和他打招呼。他把水桶放到一边走过来和我说话,告诉我他家就在水管旁边这个院子里。他问我复习的情况如何,我说按你的指导方法刚开始,他说还有半年就要考试了,必须有计划地抓紧复习了。我都有些感动了,我发现这个长相时髦的男孩倒像是我的老师了。
  那时我在一家工厂上班,我们一批进厂的30多人都是20岁左右的小青年,都是初中生和高中毕业生。厂里那个带着眼镜的中专毕业生是不苟言笑的书呆子,而同龄的其他的男青年有些油腔滑调的,还有两个男青年仗着自己父母是公司或厂部的领导觉得了不起有些飘飘然的感觉。年轻人都喜欢赶时髦追潮流:年轻的同事追求的是蛤蟆镜、喇叭裤、和交际舞,业余时间男青年们喜欢打扑克、看录像;女青年喜欢擦自行车、织毛衣。我比他们多一项爱好那就是看书,那时图书馆很少,图书超市肯定是没有的了,我经常看的只是家里一些老旧发黄的图书或者是一些杂志。我感觉是书让我认识了王波,假如那天我不是在看书的话,王波就不会走过来和我主动搭话了,我们的相识是因为书为媒介的。我在王波的身上看到了一些和周围的人不一样的东西,我感到新鲜和好奇。
  二
  人间四月天,是个草长莺飞的季节。公园里迎春花怒放着,黄灿灿的一片让人眩晕。马路上的柳树也抽丝吐绿了。人们都喜欢到户外春日的暖阳下吸收阳气和空气中的负离子。我发现王波特别能帮母亲干活,我总能在他家门前的水管边看到他。我每次路过那水管就会慢慢骑车,在水管边忙碌的人群中我不难发现那个高高的身影,还有那微微卷曲的头发,他也会很敏感地发现经过此处的我,于是又会有这样一幕出现:我停下自行车,他停下手里的活走到我身边,他告诉我在路边稍等,他回家去给我把准备好的复习资料给我,有模拟试题还有他自己总结出来的名词解释、简答题之类的内容。他对我没有更多话,只是告我每天应该至少记住几个名解题,几个简答题,还应该做半份数学模拟卷。这个免费的老师给了我莫大的学习动力,我希望看到他那双深邃的眼睛,我渴望听他那理性智慧的指导。
  80年代初,改革开发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让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处于休眠期,但冰冻三日非一日之寒。春风化暖,1977年恢复高考,80年代初刚刚有了第一、二批文革后的大中专院校毕业生,那可是凤毛麟角社会上的稀缺资源。在我们周围有文凭有学识有文化的人确实不多。那年代人们的精神生活比较匮乏,年轻人接受新鲜事物比较快,烫卷发、骑摩托车、看录像、穿喇叭裤、带蛤蟆镜在成了当时的时尚后,追求文凭也开始悄然兴起。我庆幸自己遇到王波,他让我的生活有了方向感。
  三
  春风吹破琉璃瓦,春天的风说刮就刮起来了。那个时侯我们工作是按件来记工的,干完活也不能太早的回家,下午4点多大家的活也干的差不多了,车间里开始热闹起来,二三十个小青年有打扑克的,有打毛衣的、有坐在那里聊天的我一个人钻在角落里复习着自己整理以及王波给我的学习资料。下班的铃声打响了,窗户外面的风似乎刮得更大了,几个刚檫亮自行车的姑娘嚷起来:“真讨厌,甭亮的车又要刮脏了。”
  我顶着风骑着自行车往家走,路过那条熟悉街道时我就下意识地骑慢了。王波家住的这条街叫营坡街,这是一条不长的街道,他家就住街的中段。远远的我又看到了水管边的他,下了自行车向他走去,他也向我走来,我不好意思地拢一拢被风吹的凌乱的短发,说:“这么大的风你还出来洗墩布呀?”他调皮地笑笑说:“我不出来就看不到你呀,小姑娘。”我有些脸红了,他说外面风太大了,上我家家坐坐吧。我随着他走进了这个经常路过的院子,院里有10多户人家的样子,王波家在大院左边第二户。走进他家小院就看到了两三间的平房,平房西边有一间小厨房。小院不大也就30来平米左右,地面用青砖铺设,整洁的小院中间摆着一张小桌子和两把小椅子,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背着书包站在桌子旁边,见我进来小姑娘有礼貌地打招呼,微笑着说:“姐姐好。”我说:“刚下学吧。”她招呼我说:“进屋吧,妈妈在屋里呢。”王波指指小姑娘说:“这是我聪明的小妹妹。”小姑娘说:“这是我狡猾的大哥哥。”王波拍拍妹妹的肩膀说:“别贫嘴了快学习你的吧。”
  王波的妈妈在屋里听见了我们说话,招呼我快进屋。这是一间稍大一点屋子,屋子里简单而干净,靠窗户的通炕上整齐地叠放着三套被褥,王波的妈妈招呼我坐下,说:“听小波说起过你。”她告诉我她和小波的爸爸都在食品一厂上班,小波妹妹在10中上初一,她学习很好。王波告诉他妈妈,“我和小珊到我屋里说点事。”王波带我到旁边那间小屋,小屋里一样整齐干净,放着一张单人床和一个写字台还有一只大扣箱,写字台上码放着一大摞书。王波对我说:“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的小窝,有事就进来找我吧。”他还说,“我有个正上大学的高中同学,他数学学得非常好,他这几天在家,星期天我联系让他给你讲讲数学。”“我说那太好了,谢谢你了。”他又考了考我最近复习的情况,表扬我还不错。我心想有你的鼓励我吃饭睡觉都在想着这些内容,不过我只是在心里想没好意思说出来。四月的天7点来钟就黑下来了,王波对我说:“快回家吧,天快黑了。”外面的风小多了,我推着自行车离开了王波家。
  四
  80年代是改革开发的初级阶段,百废待兴,城市和乡村刚走出了多年来割资本主义尾巴的禁锢,但市场的繁荣还有待于一个慢慢成熟的过程。那时的太原城就有两个大一点的百货商店“解放百货大楼”和“五一百货大楼”,除此而外就是散落在生活区周边的一些小百货店,市民们买个酱油醋或者针头线脑什么的都去这些小杂货店。那时人们买米、买面、买油、买布要用各种证件,比如卖粮要用粮本、买油要用油票、买布要用布票、去饭店吃饭还需要粮票。可能是经济落后各种物品都都短缺的缘故吧,就连买豆腐也需要排长队的。
  我是家里四个孩子中的老大,属于乖乖女一类的,常帮大人干家务、买东西,但自己的衣服都是妈妈给买。那个年代的待业青年很多,考大学只有1%的升学率,高中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只好在家待业了。因为经济体制比较单一,社会上除了国家干部、事业单位和国营企业还有大集体以外,还没有合资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私营企业之类的个体经济。我还算幸运的,没有经历待业的煎熬。我的工作单位是属于大集体,我出了学徒工转正以后,工资从学徒时的20.6元挣到了计件工资的40元左右,每个月工作连零带整如数交给妈妈。那天我破天荒地和同事借了10元钱,一个人跑到去解放大楼买了一件上衣,那是一件“小凤仙”式样的带花边的高领衣服,也是我生平第一次买衣服,妈妈说那衣服还挺别致的。我在家偷偷穿起来在镜子前左照右照还比较满意的,我想星期天我一定要穿上这件新衣服去见王波和他的同学。
  双休日是从1995年5月1号才开始的,80年代时每周还只休一天。星期六下班后我去找王波,进了大院往里走,他家小院的门大开着,他坐在院子中间的小桌子旁,手里拿着改锥之类的工具正在摆弄一个半导体。院子的角上一株不大的“榆叶梅”开满了红粉的花朵,西下的夕阳斜照在树上,那怒放的花朵更显灿烂了,我瞪大眼睛看着那树。王波搬过来一把小椅子让我坐,他说:“我感觉你会来的,我正等你呢。”我说:“前几天来你家时我怎么就没发现这么漂亮的树呢?”王波说:“这不奇怪,这种树几乎没什么叶子,说开花就开了,前几天都是不起眼的小花蕾,昨天它才开花的,那天你来时我妈和妹妹都在,你大概有些紧张吧,今天他们都去洗澡去了,你可以好好看看这花了,它很快就要凋谢了,春天是很美可惜就是太短暂了。”王波继续说,“我和同学小李约好了,我们明天去北阳街的那个家吧,那里比较安静没有人打搅。”我问,我怎么能够找见呢?他说:“明天早晨九点钟在北阳街游泳馆门口等,我带你过去,你知道游泳馆吗?”我说:“知道的,你继续修你的半导体吧,天快黑了,我就不打搅你了,明天见。”王波站起来在身来眨了眨眼说:“好吧,就让我来个目送你离开吧。”我向他摆摆手离开了小院。
  五
  80年代的太原城市并不大,市中心主要在中楼街、鼓楼街、帽儿巷一带,胜利街以北,双塔街以南,新建路以西、建设路以东就是城乡交界的地方了,有些荒凉的感觉。那时的公园主要是动物园(现在的龙潭公园),迎着公园和人民公园(现在的儿童公园)。那时的游泳馆主要是青年路游泳馆和北大街露天游泳馆。我没去游过泳,但我知道游泳馆的位置,因为那离我家不远。
  星期天的早晨,暖阳早早就爬上了东边的天际。公休日家里人都不急于起床,前一晚我已和母亲打好了招呼,告诉她星期天早晨我要去听课。六点半我就悄悄起了床,自己随便吃了点剩饭,穿戴整齐后,背上我准备好的书包关好门就去了游泳场,当我到达游泳场门口时才七点半。马路没什么汽车,行人也不多,那时因为没有私家车,公车也少,周末也没有送孩子上各种补习班的人们,马路上走过的人主要是清洁工人和晨练的老年人。我把自行车锁好,坐在一处僻静处的台阶上开始看书。清晨是安静而清醒的,初生的太阳格外明亮,不知不觉中已过了一个多小时。九点钟刚到,王波就站到了我的面前,他打量着我没做声,我紧张地问他:“怎么,是不是很难看?”他摇摇头说:“十八的姑娘一朵花呀穿什么都好看。”然后接着说,“嗨,我感觉要有蔡锷将军出现了!走吧,到我北阳街的家去。”我问他,咱们不等你的同学了?他说:“不用等了,他自己过去。”
冠亚体育网页版,  我们向北穿过一条街道又往西走了不远进了一个大院,这是一个全新的的院子,大院里盖了四五栋新楼房。我们把自行车放到存车处,走到最里头的那栋楼上到三楼,王波拿出钥匙打开了中间那个门,说:“请进吧。”我走进了屋子很新奇地到处看着,这房子不大:一进门的小厅里放了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左边是卫生间,前边是厨房和阳台,右边是一个大屋子,屋子里放了一张双人床和一大两小三个沙发,沙发旁边是一个双门的立柜。屋子里非常的整洁干净,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王波招呼我坐下,说:“我去烧点水。”我走到窗户前向外望去,这院子的周围大部分是平房,除了远处的楼房,近处看到的是一所中学教学楼和一个单位的办公楼,我估计着我家所在的方位,努力地分辨着我家的那排房的样子。
  一阵敲门声传来,我赶紧向门口走去,王波已打开了房门,一位个头不高,身材宽宽壮壮的小伙子走了进来。王波给我介绍这是他的同学李凡,王波又指指我说:“这个小朋友是小珊,来,我们就坐桌子上吧,先喝杯水。”王波又说,“李凡可是我们10中79界5班的高材生呀,现在人家是‘北京理工大学土木工程系’的大学生吆,这小伙子大有前途呀!”李凡说:“我可没有王波那么优秀,他在我们班时有点淘气但脑子好使,王波你是曲线救国呀,他先参加工作再上学,挣钱上学两不误呀。”李凡继续说,“王波不像我们这些回炉生又补习了一年才考上大学,还要上四年学,现在快毕业了还得忙着回来联系单位,人家王波工资都领五年了,不能比呀。”王波说:“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让大学生给我们小珊解解数学题吧。”李凡说:“我也许还不如你呢,我记得你数学学得也很不错吗。”王波说:“文科的内容还行,数学我有点忘了,李凡你就别谦虚了。”于是李凡帮我解了一些难题,他告诉我不需要太多的关注难题,成人高考不会出太难的题,只要把一般性质的题做熟练了就一定能拿个好成绩。解完题,我们坐在沙发上聊了一会天已经是11点半了,王波对我说我和李凡还要说一些事,你就先回吧,回去后好好消化消化,有问题下周上午再过来,到时我会过来的。

执法人员在现场调查 记者高建华 摄 近日,有市民向记者反映,在山东济阳县城北郊一家属院有一处非法屠宰点,最近每天凌晨两三点开始屠宰六七头生猪,...

近日,家住朝阳区高碑店乡的村民向本报反映,该乡小郊亭村西侧、紧邻高碑店再生水厂的大院里,堆放着不少电缆、建筑材料和各种杂物,搭建的彩钢顶平房内有办公室,有工人宿舍,有人使用液化气生火做饭。他希望通过本报呼吁,有关部门能早日整治腾退这处堆放建材并住人的大院。

执法人员在现场调查 记者高建华 摄

6月18日,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位于东五环内广渠路北侧的这处大院了解情况。

近日,有市民向记者反映,在山东济阳县城北郊一家属院有一处非法屠宰点,最近每天凌晨两三点开始屠宰六七头生猪,宰猪声响彻街巷,他们被吵得睡不好觉。随后,记者将此信息反映给济阳县相关部门。经过调查取证,济阳县畜牧局、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部门联合执法,取缔了该非法屠宰点。 居民小区藏非法屠宰点,杀猪声扰人梦 16日上午,根据居民提供的线索,记者和执法人员来到该屠宰点调查取证。这个家属院里最近几天晚上杀猪,一到凌晨两三点就开始给猪灌水,整天听见猪的嚎叫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居民说。 在这个家属院的北边靠近路口的地方有一个小院。在知情人士的带领下,记者和执法人员来到小院门口,一个红色的大铁门紧锁着。知情人士指着大门旁边一间平房介绍说,平时运来的猪都卸在这个小房间内。记者和执法人员注意到,在这间平房的门口,砌了一个高1.5米左右的围墙,平房的窗户用水泥堵得严严实实。 随后,记者和执法人员绕到平房后面的另一户人家里,透过该平房的后窗看到,这间平房与小院有门洞相通,院内地上满是血水,平房内悬挂着七八个铁钩子和几个塑料水桶,水桶边上放着一根水管。知情人士介绍说,这些屠户凌晨给猪注水后宰杀,如果要探查,建议下半夜来暗访。 屠宰点转移阵地 16日20:00多,记者和执法人员准备前往暗访时得到消息:该屠宰点当天下午运到的猪已经转移,并准备将杀猪的工具运走。 17日凌晨3:00左右,记者和执法人员看到院子里的灯亮了,一男子从屋里出来,骑上电动三轮车出门。随后,记者和执法人员迅速驱车跟踪。约15分钟,这辆三轮车在七拐八绕后,来到济阳老城区健康街中段的路口,随后驶进一条幽深的巷子,停在一大院门前。记者和执法人员注意到,该大院围墙高约2米,院内灯火通明。这时,院门开了,有几个人帮忙将三轮车推进大院。 凌晨4:00,记者和执法人员再次来到这里,还没靠近院子,就能听到猪的惨叫声。此时院子的大铁门已经关闭,门缝用布塞得严严实实。顺着院墙,记者和执法人员看到了院内给猪注水的流水线:一名高高瘦瘦的男子正将七八头猪赶到院里一间平房内,接着有人用铁钩钩住猪的下嘴唇,将猪固定到一个铁栏杆上。另一名男子将一根拇指粗、长约1米的水管插入猪的嘴里,水管的另一头插进一个高高悬挂着的塑料水桶。高瘦的男子每隔三五分钟便往水桶里加水。 市场直击非法屠宰销售 为进一步掌握注水猪的去向,记者和执法人员继续在健康街附近的非法屠宰点周边蹲守。21日凌晨3:50左右,一辆电动三轮车驶进了巷子,随后进了大院。记者和执法人员迅速靠近查看,听到大院里传出搬运东西的声音。大约过了10分钟,院子大门被打开,一名中年男子左右张望了一番后,骑着电动三轮车快速出了巷子。 凌晨4:45左右,院子门再次被打开,记者和执法人员看到电动三轮车和平板车一前一后出了院子,电动三轮车上码放着白花花的猪肉,而平板三轮车上只有空空的案板。 记者和执法人员悄悄尾随。几分钟后,电动三轮车与平板三轮车分开,记者和执法人员尾随平板车来到一处农贸市常记者和执法人员翻看了一下猪肉发现,这扇猪肉上并没有盖检验检疫章,且猪肉肋排上水太多,质疑有可能是未经检验检疫的注水猪,该女摊主当即用抹布将肉上的水抹去,并回应道:猪肉都是刚从屠宰站上拉来的,早晨太忙了,还没来得及检验检疫,都是合格放心肉,你就一百个放心吃,放心吃放心买,出了什么事你来找我就行,我长年在这里摆摊! 接着,执法人员对猪肉摊点进行突击检查,对涉案猪肉进行了封存。 非法屠宰点被取缔 随后,执法人员依法取缔了记者和执法人员暗访调查的非法屠宰点,拆除并没收了相关屠宰设施和工具。 24日,济阳县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已在全县范围内开展私屠滥宰专项整治行动,并成立专项工作组,开展全面清理整顿工作,对全县范围内屠宰业户进行拉网式检查,同时,对内加强对定点屠宰人员的管理,对监管不力,出现私屠滥宰现象的相关负责人,给予严肃查处。 畜牧、食药监、公安等部门正在对该窝点做进一步调查。

冠亚体育网页版 1

占地一万多平方米的院子内有不少厂房,房顶多为彩钢板。

大院有人把守禁止进入

周边土地已经腾退平整

从广渠路高碑店再生水厂门口经过时,记者注意到路边立起了一道一人多高的绿色围挡,围挡上写着“中国·水谷”“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等字样。在路北侧有一个大门,门口站着一名身穿黑色衣服的保安,门内是一片空地。

进入大门后是一条往北的土路,路东侧是一大片已经平整过、覆盖厚厚黄土的空地,路西侧是一片红砖墙围起来的平房院落,一扇大门敞开,门口坐着两三名年轻男子,目不转睛地盯着记者。随行的村民告诉记者,这就是他反映的住了很多工人的大院,因为每天门口都有人看守,一般人根本不让进。该村民说,院子里多的时候住着近百人,少的时候也有二三十人。

记者注意到,大院的北侧、东侧和南侧都是空地,空地上堆积着厚厚的黄土,上面还有车辙。尤其是东侧的这片空地面积非常大,差不多有一个足球场的面积,四五台黄色大型施工车辆分布其间。

在大院一人多高的墙上,记者看到一条横幅,上写“早签协议早搬家早回新房早受益”。横幅往北的红砖墙凹进去,形成一块空地,里面停放着四五辆废旧的货车,车门都没了,车身破旧,锈迹斑斑,车辆四周堆满各种杂物。空地中还停着几辆“缺胳膊少腿”的共享单车,有几块绿色的苫布遮盖着裸露的砖头瓦块。

村民还说,目光所及的这片空地和这个大院都属于高碑店乡小郊亭村,这里将来要建湿地公园,为此,去年3000多位村民的宅基地全部拆除,现在村民都在外边租房周转,今后将统一搬迁住进位于广渠路南侧的新村,但唯独这个大院没有挪窝。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记者和执法人员看到了院内给猪注水的流水线,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