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今天是情人节,西西一听郝露露的名字

一、第二眼
  我烦透了朝九晚五,给景浩打电话,我带着哭腔撒娇说:“我去你的小城,你会照顾我吗?会陪我吗?会给我买各种玩具吗?”傻傻的景浩以为天塌了,可以想像当时他一定拿着电话从椅子里腾地站起来,一副天塌下来有我这个一米八顶着的无所畏惧。
  景浩知道我只是想换个环境工作时,高兴地说:“你下个周过来,正好可以看我们电影公司推出的新片,《那小子真帅》。我给你留一张票。”
  我大呼小叫:“好啊好啊,我就差一个帅哥谈恋爱了。”
  22岁,不小的年龄了。我是水瓶座,浪漫的水瓶,我要《蓝色生死恋》那样感人的爱情,但我不想死。我要一醒来,发现我的王子正在吻我,一脸的疼爱,怕我要消失了一样。
  但前提是,他要很帅很帅。
  大水机场,不见景浩来接机,远远地看到一个男人举着写我名字的牌子四处张望,呵,这男人很有派,帅帅的样子。我在心里想,这个景浩还真了解我,知道我一路飞来很疲惫,所以找个帅哥来接机提提神。我一边暗笑自己的花痴,一边想要不要张开怀抱飞过去,这时我一脸的兴奋瞬间就凝住,我晕,帅哥身边有个她。
  大大的眼睛,红萝卜的胳膊,白萝卜的腿,挺惹人疼爱的长相。我轻轻哼了一下,心想,这个男人没眼光,现在流行第二眼美女,他当初一定只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孩。
  他叫宁涣辰,是景浩的铁哥们,身边的萝卜女孩自然是宁涣辰的女朋友。坐上他的车,当然是后座啊,我开始在心里叫屈:不讲天理嘛,凭什么我坐后面,这样宁涣辰就没法在刚见面的时候看我第二眼了。
  我想,这个宁涣辰真不赖,做我男朋友,正配我。于是我在心里数小绵羊,一只两只三四只,我要把自己数到睡,然后迷睁着眼,看到这个男人正在偷看我。第二眼,他爱上我。
  没办法,水瓶座,就是这样,遇到从天而降的帅哥,全身都冒泡泡。
  
  二、水晶电影院
  那个午夜电影散场后,我一直说,那小子真是帅。小萝卜这个时候还扮淑女状,紧紧挽着宁涣辰,娇滴滴的惹人烦。
  第二天,景浩带我去玩,去看西海岸,看沉在沙滩里的古船,看蓝的天,白的云,海鸥和千贝岛。然后是吃各种海鲜,倒也不亦乐乎。我喜欢上这里的悠闲宁静,喜欢漂亮的欧式建筑,和小渔村里错落的小门小户。
  晚上,住在景浩的两居室里,听他讲毕业后的事,宁涣辰的名字就一次一次地充塞进耳朵里,避之不及。
  周末,景浩要带我去野炊,我说叫上宁涣辰吧。于是我们去了玛珈山,山北根,就是海。我兴奋地挽起裤腿戏闹,初秋的海,蓝得不真实,景浩一遍一遍地警告我小心着凉,我对着在岩石上和小萝卜敲打海砺子的宁涣辰大声说:“反正你答应过要照顾我的,病了,正好给你个机会。”
  开始生火,我捡树枝回来,景浩竟捉了许多小虾,红粉玉绿熬是可爱。宁涣辰和景浩把海砺子肉在海水里一撩,往嘴里塞,然后就喝起啤酒来,我便不停地吃小虾,我得意地想:这样小萝卜就没东西吃了。
  他们喝得半醉,说起各自的理想。景浩竟把我的糗事说出来,说在大学时有一次晚上去看电影,大冬天的爱臭美,半夜在大街上冻得哭了。然后就告诉宁涣辰说:“你不知道她当时有多可爱,所以大学毕业前,我的理想就是做一个暖气片,给浣浣取暖。”
  宁涣辰几乎笑倒在小萝卜的怀里,我赶紧还击:“景浩,你不知道我是水瓶座吗?水瓶座要美丽就不怕冻人,当然不会稀罕什么破暖气片。而且,水瓶座的理想永远像水晶,不像你那么粗俗。”
  宁涣辰便要我说说理想,我想要一间足够大的屋子,我可以在里面看自己喜欢的电影,屋子设计成精致的小型电影院,有很好的音响,窗户上挂着天蓝色的窗帘,上面飘着白云,合欢树,阳光在窗外走过,能听到海浪声……
  景浩说:“我给你的房间起个名字吧,叫水晶电影院。”没想到木头一样的景浩竟也浪漫起来,可能还不过瘾,又接着说:“我明白了,是不是水瓶座的意思就是水晶做成的瓶子?”
  我看了一眼宁涣辰,这个我遇见就喜欢上的男人,手里握着小萝卜的手。我深深呼出一口气,跑到沙滩上,大声说:“是不是天会下雨,才有了海,天会下沙,才有了沙滩;是不是有人流泪了,海水才成了咸的,有人的心会疼,沙滩才是软的?”
  
  三、午夜电影
  玩了一个月,我实在良心不安,看着景浩每天累死累活,再怎么没心没肺,我也不忍心。我说景浩,我要上班。景浩坚决不同意,说我刚解放一个月就急着上班,简直一点道理不讲。我执意,景浩只得顺从。这样,我去了一家外资企业,每天穿套装,打扮得精致,我讨厌这样的生活。
  最快乐的事是下班后,可以缠着景浩带我去泡吧,顺便可以看到宁涣辰。要不然是去K歌,我一遍一遍地唱梁静茹那首《我喜欢》:我喜欢一醒来有你在身旁,我喜欢赖在床上看你喝汤,我喜欢你的手放在我肩膀,像是担心我会消失一样……可是,每天早晨刚睁开眼,看到的是景浩;我赖在床上的时候,喝汤的也是景浩;我一脸倦容,把手放在我肩上神色紧张的,仍是景浩。可是景浩,你没有宁涣辰帅啊。水瓶座的完美主义,总是不容一丝不尽人意。
  周末去“天尽头”,站在离天空最近的地方拍照,去圣经山,看老子的头像。自始至终,照片拍来拍去,小萝卜永远像个“良家妇女”似的依偎在宁涣辰身边。瞅了个时机,我拉了宁涣辰合影,嘻嘻哈哈的装作没心没肺。小萝卜却毫不放松警惕,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非要挤进来,闹得我很不爽。干脆我也不照了,我抢了相机,不停地给宁涣辰与小萝卜合影。回来的时候,我睡在车上。
  景浩把洗出来的照片放在我眼前,问我:“你爱上宁涣辰了?”难怪他看出苗头,因为我给宁涣辰与小萝卜合影时,只照帅帅的宁,他永远站在相片的一边。其实再把镜头轻轻一移,小萝卜就会出现在相片里了,我讨厌看到她小鸟依人的样子。
  那之后,景浩的话少了。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天天下班定时回家,甚至会给他做南方小吃。一个星期后,我说,可我就是爱宁涣辰,我有什么办法。
  那段时间,景浩的公司推出冬日温暖电影系列,他作为宣传总监,每天晚上为宣传策划忙到深夜。我变乖了许多,给他煲汤,做可口点心。系列电影推出的前一天,景浩说,叫上宁涣辰一起看吧,都是一些不错的怀旧老片。
  四个人每天像赶场子似的看一场一场的电影,我却什么也没看进去。我想和宁涣辰一起看一场电影。就看我看了无数次的《露露》,看在那辆穿越大半个国家的车里,露露望着陌生街道上的广告牌,对身边爱了15年的男人说:本,看,我们的电影。
  这样即使将来终会失去宁涣辰,我们还拥有共同的一部电影,多年后,在一个不经意的时间里,再次看到这场电影,然后像露露和本一样,对着电影背那些再熟悉不过的台词。
  我看得出,景浩在努力给我和宁涣辰制造机会,有时景浩故意暗示只让宁涣辰一个人来,可他就是不知趣。甚至有一天,看电影的,只有我和景浩。从大学一直嘻哈到毕业的两个人,突然就有了隔阂似的,不发一言。
  那个晚上,走在大街上,想起来威海的第一个夜晚看的《那小子真帅》里朝翰成背着千穗时的谈话。我问景浩说:“你答应我来威海会给我许多礼物。”景浩说:“你要什么礼物?”我说:“我要宁涣辰。”景浩说:“除了人外。”我说:“宁涣辰的照片。”景浩顿了顿,从嘴里极不情愿似的挤出几个字:“衣服类的。”我不假思索地说:“宁涣辰的内裤。”
  电影散场后的午夜,我醒着,睡不着。
  
  四、礼物
  我打电话给宁涣辰,说我的钱包让人掏了,正好离你公司近,来救济吧。十五分钟后,我看到景浩火急火燎地赶来。我莫名地堵气,说给我二十块钱,我看电影去。宁涣辰一定是因为景浩才有意躲开我,我骗着自己。
  景浩一直在忙,说年前的情人节,他要策划出一个好的点子,让更多的人喜欢上电影。那个晚上,他出了很多点子,让我看,我一概否决了他的想法。景浩便在小小的客厅里走来走去,抓耳挠腮。这时他的手机在电脑桌上叫个不停,看他专心的样子,我便帮他接了,里面传出宁涣辰的声音:暖气片,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要有信心,《狮子王》里那头小猪都说了:你们俩是绝配的一对。
  暖气片?难道景浩真的爱上我,一直的猜测成了真,心里怎么也是难以接受的。星座书上说:令水瓶座女子动心的爱情,其最开始的情节未必石破天惊,但不能没有叫她惊奇之处,甚至是说“凡美好的来临,必趁不备之时”;就像突然有人塞了一把哪一种糖给她吃,而她没想到你知道她爱吃的正是那种糖。宁涣辰就是景浩不小心塞给我的糖果,如今宁涣辰却又塞给我一块像暖气片那样老土的糖果,叫我如何接受。
  景浩问我谁的电话,我沉默着,说:“你要想让很多人迷上电影,你就得想办法打动他们的心。我就是从看过的一场电影后开始迷上电影的。”然后,我告诉景浩,那个叫《露露》的电影。
  我只是要极力掩饰内心的起伏,借故谈自己的看法,没想到却给了景浩很大的启示,他高兴得像个孩子。可是,没人约我看电影,看一场我喜欢的电影,和一个我喜欢的人。
  我突然做出决定,要离开威海,是在接到宁涣辰打给景浩的那个电话之后的第三天。就在那一天,景浩神神秘秘地在公司楼下给我打电话:“快下来,我要送你一件礼物。”
  我有气无力地下了楼,景浩把一个礼物盒塞进我的手里,就离开了。甚至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嘴角扬起些许的微笑,我不知道那笑的含义。
  我迟缓地打开礼物盒,里面竟是一件男人的内裤!我承认,我有片刻的失神,因为我知道,这是宁涣辰的内裤。一定是。
  可是,我打算离开了。一见钟情的爱,太折磨人了,也太残酷了,往往以暗恋者的退场来收尾。当我不知如何面对这份暗恋时,我知道最简单的做法就是,离开。
  告诉景浩我打算离开了,景浩挽留,很孩子气地挽留。我更孩子气地说:“如果情人节那晚有100个人约我看电影,我就考虑留下来。”
  
  五、我们的第一场电影
  我暂时留了下来。但情绪却极不稳定。
  晚上,我常常是一个人待在家里,景浩没日没夜地在忙策划宣传。有时一整夜也看不到他,只是早上睁开眼,我会发现床边留下他的气息,留在给我掩得结结实实的被角上。
  情人节的前一天,我想起我说过的那个要求,是不是不想走,所以随便一个要求都能将自己留下?几天没有看到景浩了,我想他。晚上回到家里,看到那些没有送给宁涣辰的照片,我明白,有些纠缠不过是一厢情愿。
  草草吃过晚饭,手机震动不停,接连收到九个陌生电话号码发来的短信,内容如出一辙:可爱的浣浣,情人节的晚上可以请你看电影吗?署名分别是暖气片1、暖气片2……我正纳闷着,短信仍不停地来,内容一成不变,我吓得关了手机,钻进被窝里,被窝里第一次让人感到暖暖的。
  第二天起床,打开手机,58条短信,同样的内容,同样的暖气片。臭小子,我在心里骂着,然后安安然地去上班。晚上下班前,手机里一共来了98条这样的短信了。不同的号码,发出同样的请求。
  走出写字间,景浩站在门口。看他一脸得意,我真想上去咬他一口。冲过去,我说:“还差两个人!”想了想,我又说:“好像还少礼物。”说完,手机又叫了,是一条短信,宁涣辰的号码。也是同样的内容。署名:暖气片99。
  我冲进夜色里,刚才还得意的景浩方寸大乱,在身后叫嚷:“你干嘛去?”我一边拦车,一边冲着他说:“找宁涣辰去。”他还要说什么,车已载着我绝尘而去。
  20分钟后,景浩还在我们大楼下,来回踱着步子。我下车,走过去。他看到我,小小的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干嘛了?”“去给宁涣辰送情人节礼物,”我说,然后笑,“我把他和他女朋友的单人相剪接粘在一起,当礼物送给他们。”
  是我扭头看景浩,抽泣起来:“臭景浩,你这样浪费赚大钱的时间,你们老板能放过你吗?”景浩说:“老板接受了我的策划,今天晚上只上演《露露》,惟一卖出两张票,得人民币100元。相比去年损失了20多万,但却足够吸引有情人,在平常的日子里光顾影院。”
  真有他的,这样大胆的策划也能想得出来。下了车,景浩说:“你等我,我去买票。”他跑出老远我才想起,真晕,他竟没约我,也不管我接受不接受就直接要带我看电影?水瓶座的骄傲也是不容任何人忽视的,哼!
  这时手机在口袋里震了,一条短信:可爱的浣浣,可以请你看电影吗?署名是暖气片100。
  我的天,我不要活了,这个死景浩,我被他的花样包围得要喘不过气来了。
  一会儿,他笑呵呵地举着两张票过来,我拿手机敲他的头,说:“还挺会玩花样的,怎么这么多暖气片。”他一脸憨笑:“暖气片本来就论组的,单片不够热乎。”
  说心里话,我当时真的说不上话来,这时听到景浩说:“你愿意和我一起看我们的第一场电影吗?”
  我没有回答他,却问他:“你知道你把宁涣辰的内裤送给我后发生什么事?”他也愣在那里,大概任他想破脑袋也不会知道真相的,所以我直接告诉他,我说:“我爱上你。”

不知道要写点什么,只想乱写,坚持自己想去写作的梦想,不想那么多年前自己说自己想做一个作家的梦想,一个好的作家,都是从写开始,内容不是很好,但先写,总有好的哈。

作者:九月栗子lizi

今天第一天,就给大家讲个故事吧。

1,

关于她他,明天是七夕情人节,露露问我怎么过,我却无话可说,她又继续问,有人追你吗,答:没有。有备胎吗?她问。答:没有。没男友,没人追,没备胎。三无产品,这个故事没法说却要说。编织一个情人节吧。

西西忙碌了一个下午,到了晚饭点儿,林大远最爱吃的糯米排骨,清蒸鲈鱼,还有闺女爱吃的滑炒鸡片都一起端上了桌。

充满阳光的味道从窗帘缝隙中照射进来,微微抬起眼皮,这一切是那么美好,想着今天是情人节,他会给我惊喜吧,我也为他准备了惊喜,一个小礼物,希望他能喜欢,想象着他在办公室拆礼物看到里面的东西会不会很惊喜很高兴,那是他期盼已久的一个游戏手柄,他爱打游戏,却没钱,工资不多,不能让自己随心所欲的去买一个游戏手柄,她想,爱他,就满足他吧。这么想着,觉得今天一天都非常棒,生活充满了新的战斗力。

林大远下班要顺道去幼儿园接闺女,一会儿就该到家了,西西正想象着他父女俩回到家,看到有如此丰盛的饭菜该是多么高兴时,电话突然响了,林大远打来的:"单位的郝露露请办公室的几个同事吃饭,我和女儿直接去饭店了,就不回家吃了。”

起床洗漱,换衣,化妆等一切收拾好,背上包包出门,欢乐洋溢的心情是藏不住的,走路带风的,哼着小曲冲向地铁站,开启一天的工作模式,等待着晚上下班后见到爱人的惊喜。

电话这头,西西一听郝露露的名字,突然就炸了毛:“林大远,她是不是有病啊,不年不节的,没事儿总请你们这些大男人吃什么饭啊?”

工作中,偶尔出神,会在想,礼物快递送到没?他怎么还不给我打电话?想哈,到底怎么跟他说呢,叮的一声,手机响了,拿起手机,看到他发过来的短信,说,亲爱的,谢谢你,我很喜欢,七夕快乐。她看到短信,压制不住内心的狂欢,立刻打了电话过去,她问:在干嘛?在工作哈!他答。她说:哪你今晚能准时下班吗?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可以嘛?他回:好的哈,我晚上下班给你打电话,现在先上班。一个电话匆匆结束,她心里期盼着夜幕的降临,期盼着心里的他能给她一个惊喜,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像她说今天过生日吧!”

下班了,收拾的东西的速度有点快,有点慢,没办法,着急等待的心情不言而喻,只能自己慢慢体会,看着整理好的文件以及桌面,看这周边越来越少的同事,心里说不出的酸楚,她本来是今天尽最快最有质的速度完成,到下班哪一个时间钟冲出大楼,然后一直没有等到电话,同事说:今天情人节,早点回家过节去,你还在这发什么愣哈?她想,是哈,我还在等什么,看这周末的人都离去了,看看自己的手机界面以及微信,联系人,朋友圈,才发现,原来自己做了一个美美的梦,梦到了他,大学男友,他是一个不会给人惊喜的人,怎么能期待七夕情人节有惊喜了。

“哎呦,林大远,人家过生日你可不能白去吃啊,得给人家送个礼物啥的吧,带着闺女白嘴去吃饭算是咋回事啊!兜里有钱吗?礼物买了没?”电话里,西西酸溜溜地嘲讽他。

这画面是一个梦,看看微信聊天记录,想想也是,三无产品,没有人追,没有备胎,没有男友,怎么过七夕节呢,还是回家洗洗睡吧。明天太阳依旧升起。

“神经病,不跟你说了”,林大远赌气挂了电话。

故事结束了,这就是明天我的一个美梦,祝明天的自己七夕情人节快乐

餐桌旁,西西看着那几盘美味佳肴毫无胃口,此刻,没有人跟她一起分享美食,那种心情就好比自己精心准备了一场演出,待到临上场时,却发现台下没有一个观众。

2,

其实,更令西西心情不爽的是那个叫郝露露的女子,西西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去年,参加了一次林大远单位组织的秋游活动就认识了她。

一路上,虽然郝露露“嫂子长嫂子短”地叫着,但眼里却把西西当空气,眼睛火辣辣地盯着林大远的一举一动,有意无意地就往他身上贴。擦!这要是西西不在跟前,她可能就一头扎林大远怀里了!

当然,西西也一口咬定林大远就是一个有缝的蛋,要不人家为啥专盯你。

林大远却嘲讽西西是更年期提前了,该去好好治一治了!西西大骂:妈蛋,我才28岁,正值青春好年华!

更过分的是,后来,林大远还跟西西说,郝露露是个好女孩儿,让她别总疑神疑鬼地带着有色眼镜看人。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想着今天是情人节,西西一听郝露露的名字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