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武疑惑地问,悄悄看着表哥

  刘武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领着不高不低的工资,过着不紧不慢的日子。在如今淘宝横行、微商暴富的时代,刘武看似安稳的生活下埋藏着一颗躁动的心。
  因为是来自农村,一切得靠自己努力得来,没车没房注定了他寻找另一半的路程布满了风雨:曾经谈婚论嫁的女友突然提出分手,彻底打破了刘武极力维持的现状。
  失恋的痛苦犹如虫,啃噬着刘武颓败的心。也就在这时,刘武遇到了黄飞。
  那一天,刘武一个人在快餐店喝酒。正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刘武越喝心里越憋屈,不觉间夜色已晚。他摇摇晃晃地起身准备离开,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醉眼朦胧中,刘武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从邻桌站起身,朝他走过来。
  “你是?”刘武疑惑地问,总觉得眼前的男子面熟,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黄飞。高中时我们是一个年级的,我们班跟你们班紧挨着,那时大家都叫我黄飞鸿,想起来没?”眼前说话的男子穿着一身名牌,头发打理得油光铮亮,引起了刘武的注意,酒也醒了几分。
  黄飞也是一个人在小饭馆喝酒,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两个人寒暄后又回到了黄飞的桌上,继续畅聊畅饮起来。
  “你在哪里高就啊?看样子混得不错吧?”刘武的羡慕显露无疑。
  “小意思了。我跟着表哥在海口做网站,一个月也就几万块吧!”
  一个月几万?刘武此时的眼睛都要喷火了。这可是他辛辛苦苦一年才挣来的工资啊,人家一个月就轻轻松松到手了。
  “哎,业务太多,整个网站就我和表哥两个人,忙不过来啊。我这次回来就是打算寻个可靠亲近的人一起发财。”黄飞似是无意地说,听得刘武心生荡漾,蠢蠢欲试。接下来,刘武几近殷勤和讨好,期望少年时代的校友带他一起扬帆启航,驶向财富的彼岸。
  就这样,刘武辞去了工作,跟着黄飞来到了了海口淘金。在海口某宿舍,刘武见到了自己的老板——黄飞的表哥谢某。工作间就设在这间狭窄的宿舍里,桌上有几台电脑,几部手机,不觉有些失望。
  “虽然条件差些,收益是可观的。”谢某看出他的疑惑,语气里有着不屑,刘武就觉得是自己是小人之心,不好意思了。随后,谢某又详细讲解了关于网站的具体运作和俩人该负责的客服工作。经过近两个多小时的言传身教,刘武总算明白了:谢某创办的网站竟然是伪造的“我是歌手”虚假中奖网站,通过发布虚假中奖信息、引诱受害人上当,骗取他人钱财。说白了,就是网络诈骗。
  刘武当时就懵了。可是因为求财心切,再加上开弓没有回头箭,他的后路早被自己给断了。只好怀着忐忑不安的侥幸心情开始了罪恶的行程。
  直到2014年4月18日,警察如天兵神将出现在他们面前,刘武等三人被当场抓获。由谢某主导,黄飞鼓吹的网络财富梦一夕化为泡影。身陷囫囵的刘武悔不当初,世上哪有一步登天的美梦,财富更需要脚踏实地的付出。

九、君心明、妾亦坚(3)

图片来源于网络

她时而看看手机,时而看看四周,时而看看面前的书,电话终于响了起来,她平复了下心情,却是绍君。

“使君子花,朝白,午红,暮紫。”

“你有在宿舍吗?我把《乌合之众》拿给你。”

梅林深处有个亭子。六角飞檐,琉璃青瓦。一男一女坐在石凳上。男子一身白衣,女子一身大红的风蓬。

“没在!”心月答,旋即又补充:“我问下我们宿舍有没有人。”

雪花落在梅花上,白的雪,红的梅。

“恩,我现在在……”

“表哥,你倒是对出下联没有?”林诗音轻启朱唇,悄悄看着表哥。她的眼睛如同天上的星星。

绍君本想告诉心月自己就在她们宿舍楼下,可心月早已挂断了电话,只好发QQ告诉她。

“‘虞美人草,冬青,夏绿,秋黄。’诗音,我的下联好不好?”李寻欢的眼中有探询,也有柔情。

心月打给林沁,说明事情原委后挂了电话。

“好,表哥怎么说都好。”诗音轻轻叹一口气,“表哥,你——一定要走吗?”

“喂,苏心月”林沁又拨了过来。

诗音知道,表哥这一走,会受伤,会遇见龙啸云。她与他从此天涯陌路,她会做他的大嫂。

“绍君现在已经在楼下了吗?”林沁显是有些无奈。心月这才发现今晚自己的神经一直太兴奋,说话做事都是急急忙忙,她尽可能表现的平常,不想却还是无法掩饰自己那颗激动不已的心。

“表哥,无山得似巫山好。”

“喂,怎么不说话了?”

“何水能如河水清。”

心月恍过神,抱歉的告诉林沁自己忘记问了,请她自己联系下绍君。


“喂,我怎么找不到你啊”那是心月再熟悉不过的兴奋、着急、悦耳的男高音。

“你想好了,一定要这样做吗?”一位老人黑纱覆面,他的声音听不出悲喜。

心月站起身向门口望去,一眼便看到一个纤瘦的男子拿着手机四处张望,“我看到你了”她背起包,走了十几步后一下跳到秦欢的背后“哈喽”。

“想好了。”诗音盯着水晶球,她的眼睛里写满坚定。

“哎呦”秦欢虽知她活泼,不过在他面前她一向拘着,此刻飞跃到他面前,还故意吓他,不由心下波动。

“好。”老人的双手蕴出一团火,捧起水晶球转动。

“《倾城之恋》,不错”秦欢满意的点点头“《红玫瑰与白玫瑰》看了没?”

他转地越来越快。诗音看着水晶球里一闪而过的画面。

“看了”心月嫣然一笑,秦欢看得出神,她今日梳着蜈蚣辫,淡白色的棉麻短袖,领口上是淡绿色的盘扣,下方右侧绣着一束梅花,配着一条淡绿色百褶长裙,“恩,不错”他为自己调教的成果自豪。

她帮他梳头,这是他临走的前一天。

她被他盯得害羞,将头别过一旁,右手放在耳垂上,她坐在那里,微微浅笑,若是此时置身初见的听琴湖畔,便和当初他想象中的她一般无二了。

他受伤,龙啸云救了他。

“吃饭了吗?”终于他不再那样盯着她。

李寻欢青楼买醉。龙啸云与她成亲,李寻欢把李园作为她的嫁妆,自己远走关外。

“还没。”

“求求你,让这些都不复存在吧!”诗音的眼中滴出泪来。

秦欢把袋子放在桌面上,两人一起吃了饭,心月从一开始便注意到了这个特别的袋子,很是好奇他会送她些什么。

水晶球变成一团模糊的光影,诗音随着光影消失了。

“送你的。”

“唉,又是痴情的女子。爱情多奢侈,奢侈到需要拿命换。”

“我可以现在拆吗?”


“当然可以”今晚她倒是有些直接,却也不失为另一种可爱。

一别西风又一年。冷香小筑的梅树变地光秃秃的,诗音拿一些红色的纸花装扮,远远看去还是旧时模样。

她小心翼翼的从袋子中取出一个盒子,原来是一双银色细高跟鞋,“太贵重了”她难为情的说。

“表哥,该吃药了。”诗音端着碗,雾气氤氲中,表哥的脸显得模糊。

“这哪里贵了。”

“诗音,为什么我觉得,我忘记了重要的事情。”寻欢很疑惑。

“肯定超过1000了。”

“表哥,你忘记了什么?”诗音放下药碗,坐在表哥身旁。

“你不要的话我立马仍掉”其实他也担心她不愿意收,可又总想把最好的给她,总想把她变得更加完美。

“比如,我要去做一件什么事。比如,我是谁?”

“表哥”她实在不知怎么办才好,不想拒绝他的心意,又不愿收这么贵重的礼物。

诗音略略一愣:“表哥,我说过的,没有要紧的事。你是谁?你是寻欢呀!我的表哥。‘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你是小李探花!”

“就这一次,以后都1000以下好不好?”秦欢做了让步。

寻欢不再追问,诗音的眼睛告诉他,她没撒谎。他默默地端起药碗。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准备散步,秦欢说要先去下厕所。

药很苦,偶尔他耍耍脾气,不想吃。他知道自己咳血的毛病已经好了。但他稍稍冒出这种想法,诗音的眼睛一定会阻止他。

“叮咚”他的手机QQ提示声响起,心月望了一眼“在家吗?”她心中一凛,又是那个“影子”,怒气不由涌上心头。

他喜欢那双眼睛,也害怕那双眼睛。他常常想,自己为什么就溺在那眼神里无法自拔。想来想去没有答案。罢了,还是乖乖吃药。

“走吧”他站在那里,向她伸出手,却没有得到她的回应,他尴尬的笑着撑场,他以为她没有太多表情的一笑只是一贯的害羞而已,她背起自己的书包,他说“袋子别忘了”,她显是犹豫了下才转回身提起那一袋礼物,不过秦欢并没有发觉,他边看手机边微笑前行,心月跟着他的脚步沉默不语,也故意拿起了手机,却没有人找她。

“表哥,我累了,想休息一下。”诗音又一次说出这句话。

“笑死我了,你看”秦欢看到一个好笑的笑话想要分享给心月,可心月却没有停下脚步。

“哦。”寻欢的回答一如平常。

“怎么了?”秦欢不明所以。

好奇心害死猫,他不知道诗音为何不让他走出这里。诗音走了,他偷偷出了冷香小筑。

心月并不理会,依然径自向前。


秦欢跟着向前,拉住她的胳膊“怎么了,小丫头?”

“爷爷,为什么水晶球消失了?”孙小红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

“你手机”心月终于忍不住回头小声愤然。

“你看!”

“手机怎么了”秦欢依然不解。

“你要造梦,首先要付出自己的生命。你与他一辈子在冷香小筑,那是你们的结界。你可以幻化成人形陪伴在他身边。如果他离开,梦会随之结束。你离开,会魂飞魄散。”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刘武疑惑地问,悄悄看着表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