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子常听工友说,有将近二十个职工看不起

妻子以前总是素面简出,不修边幅。最近,但凡出门,总是胭脂粉黛,精心梳妆。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妻子的变化,让祥子寝食难安。凭直觉,祥子似乎感觉到妻子出轨了。有一天,祥子得知了妻子的秘密,不禁大吃一惊……
   祥子是绿水煤矿炮采区队长,带着五六十口子人呢!他的月工资少则五六千元,多者七八千元。儿子小虎在矿小学上三年级。小虎争气,从一年级开始,成绩总是全班第一,全年级前五名。
  每每和别人聊天时,一提到儿子小虎,祥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可是一提到妻子萍萍,祥子顿时就神色黯然了。因为他的妻子萍萍身高不足一米五,人如其名——相貌平平。
  祥子常听工友说,现在的人也不知咋得了。帅气的男子找的老婆一般长得都不咋地,而长相一般甚的男子吧,找的老婆往往都靓丽可人,唉!月老乱点鸳鸯谱呀……
  这话好像有点道理。祥子队里的青工大力长得像个猢狲,老婆梅子却貌似貂蝉。工友们常在井下跟大力开玩笑:“大力,你小子艳福不浅哪!咋找这么漂亮的老婆?如果你老婆能跟我一夜,我一个月的工资宁肯不要了!”听了工友们的调侃,大力也不恼。他知道这些粗俗的工友们口无遮拦,心地都很善良,就随他们闹去吧。
  凡是在煤矿井下工作过的人都知道,在几百米深的井下,所说的几乎是一些不经之谈,大可不必当真。是呀,在远离阳光、远离喧嚣、远离人群的地方,矿工们面对的是煤和岩石,再者就是支柱、梁子、塘材、笆片,不讲几个“荤”段子,哪有精神干活。一句话,煤矿工人在井下讲的故事,如果内容离开了女人,那就不是故事了,再好的故事都跟一碗白开水一样——索然无味。
  祥子在井下不止一次听工友们讲的“荤”段子,这些故事也不知工友们从哪儿听的,讲得有鼻子有眼。有个故事说一个采煤工人娶个漂亮的老婆,这个工人光顾着上班了,大月三十一天,小月三十天,一个班也不歇。日久天长,漂亮的老婆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了。最后,工友们一致得出的结论是:漂亮的老婆不可靠。祥子心说:“狐狸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我看没有一个男人不愿意娶一个漂亮的老婆。”
  祥子是男人,他当然也想娶个漂亮的老婆,可事与愿违,祥子的老婆萍萍长得太一般了。他想,这样也好,不漂亮的老婆呆在家里自己放心。
  娶得美人归,自是人生一大快事,但也别高兴太早了。美妻外出,眼球追随者众,你拦了这个男人的盯,也挡不住那个男人的瞟,你能防谁呢!祥子相信人生三件宝:丑妻、薄地、旧棉袄。
  家有美妻,担心红杏出墙。可祥子娶个貌不惊人的老婆,按说不应该担心妻子有外遇。但是,妻子萍萍最近的反常表现不能不让祥子担心。
  
  祥子是采煤区的队长,除了下井就是吃饭、休息,妻子萍萍没有工作,所以家务活儿全部落在妻子萍萍身上。萍萍堪称贤妻良母,儿子小虎从上幼儿园至今,一直都是妻子萍萍接送。萍萍高考时因两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如果再复读一年,考上一所重点大学十拿九稳。可是她家庭经济困难,姊妹又多。所以,萍萍放弃了继续上学。跟祥子结婚后,萍萍把心思全部用在丈夫身上,她曾经跟着矿妇女协安会的姐妹们一起下井慰问过,亲眼看见矿工们在百米井下辛苦劳作的情形。那时那刻,她才体会到自己丈夫从事工作的繁重和艰辛。那一刻,萍萍和众姐妹眼里都噙着泪花。儿子小虎出生后,萍萍一边照顾儿子,一边照顾丈夫。儿子小虎在妈妈的呵护下慢慢长大,高中毕业的萍萍辅导儿子小虎的功课,简直是小菜一碟。小虎之所以成绩优异,聪明是一个方面,更是因为他妈妈的悉心辅导。这几年,在萍萍的鼎力支持下,祥子的荣誉也越来越多:青山市劳动模范、集团公司优秀班队长、五好职工、青年标兵、青工安全明星,绿水矿优秀共产党员、五好职工、安全生产先进个人、十大杰出青年、优秀专业技术人才等等。
  祥子万万也没想到,前些日子,妻子萍萍竟然不愿意到学校接儿子,连家长会也不去开了。问之,则不以为然地说:“孩子大了,不需要接送!”
  祥子说:“不接送也罢,家长会你得去开,我上班可没有时间哪!”萍萍说:“咱孩子成绩好,家长会开不开无所谓!”
  祥子生气:“萍萍,我发觉你变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
  萍萍默然,一脸的无奈。眼里分明流露出一种难言之色,那是一种悲哀的眼神。
  然而,无论祥子咋劝,萍萍就是不去学校接儿子小虎,也不去开家长会。不仅如此,祥子发现妻子萍萍越来越不安分了。化妆细了、勤了,化妆品档次越来越高,晚上睡觉前还做起了面膜。前天专门去青山市美容院美了容,还弄了个离子烫,穿着也讲究了。应了那句话:人靠衣服马靠鞍。祥子发现妻子萍萍经过一番化妆打扮后,比以前漂亮多了。他不禁感慨:近处也有风景呀!
  妻子萍萍越这样,祥子越担心。他发现有几次晚上,妻子竟然跑到工人村俱乐部门口,跟着一大群大姑娘小媳妇在那儿跳舞。祥子心说:“坏了,这不是好兆头。再不采取措施,我这个家庭早晚得散。”
  祥子决定跟妻子摊牌。那天晚饭后,见儿子小虎到自己的小屋里写作业了,祥子绷着脸对妻子说:“萍萍,这段时间我心里憋得难受。你不是以前的萍萍了,你变了,真的变了!说心里话,我从来没有嫌弃你,可是你现在咋地了?你看看你……”
   妻子一头雾水。“我,我咋了?”
   祥子使劲看了看妻子,总想从她的眼神里看出点什么,但都一无所获。他还是阴沉着脸,鼓足勇气才说出:“你,你,化妆品和衣服越买越好,打扮得像花儿似的。我不知道你背着我到底干了啥?如果你有外遇,我劝你赶紧收手。如果你执迷不悟,到最后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咱们离婚,二是我砸断你的腿。我是男人,你给我戴绿帽子,你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祥子越说越气,恨不能立即操刀将妻子萍萍砍倒在自己脚下。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萍萍突然抽泣起来:“我知道自己长得丑,以前从来没在意。可是一个月前,我去学校接小虎时,小虎不知为啥,总是想躲着我,并且还说……”
   看妻子欲言又止,祥子急了。抓住妻子的手:“你说,虎子他说什么?”
   妻子甚至泣不成声:“他说,他说他班的同学说我长得,对不起观众……”

在煤矿,队长被称为“兵头将尾”,是班组最高“领导”,掌握着班组的“生杀大权”。一个职工在当班中劳累与否,跟队长有直接关系,队长有时候比区长都受职工尊重。可运粮河煤矿采煤区一队的不少职工却看不起队长吴能。
  粗略地算一下,一队46名职工中,有将近二十个职工看不起队长吴能,而最看不起吴能的是职工赵依,其次是钱尔、孙伞、李驷、王武。这几个人在采煤区算是名人,他们不是技术水平“高人一筹”,而是以滥喝名扬全区,乃至全矿。
  其实,这五个人酒量并不大,半斤白酒足矣,再多,他们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喝不多却经常喝,那就是滥喝。这五个人都有喝多酒尿湿裤子的经历,也有醉卧街头的“壮举”。不过,他们并不在乎。赵依常说:“你不醉,我不醉,马路中间谁还睡?你不喝,我不喝,饭店的生意还咋做?”
  祥子常听工友说,有将近二十个职工看不起队长吴能。  采煤区是前年从老矿西关山煤矿成建制调过来的一个区,队长吴能是去年从老矿单独调过来的。吴能是大专毕业生,听说在老矿就是队长。工作面上没有能难住他的活儿。他干过掘进、干过综采,会修链板机、掘进机、煤机,更会管人用人。
  一段时间后,区长慧眼识人,把吴能推到了队长的岗位上。吴能人高马大,却有一个缺点:滴酒不沾。在煤矿,队长要是不会喝酒或不能喝酒,那称不上爷们。下井的汉子有几个不会喝酒的?
  吴能不喝酒,所以对赵依几个整天带着酒意的人很反感。他不止一次对赵依几个人说,下井前绝对不能喝酒,下班后可以喝,但不能滥喝。
  赵依把嘴一撇:“吴队长,喝酒不尽兴那叫喝酒吗?你如果不让我喝酒,我马上就辞工不干了。我有一个疑问,你在老矿干队长干得好好的,为啥非跑到新区来?”
  吴能无言以对,脸憋得通红,像一只下蛋的母鸡。
  后来,赵依听别人说吴能的老婆跟他离婚了,他在老矿呆不下去了,所以才跑到新区来。究竟啥原因离的婚,是他老婆红杏出墙,还是他有外遇,没有人知道。
  众人哗然,更加看不起吴能了。
  以后,吴能队长依然在班前会和井下劝说赵依几个人不要滥喝。每次都以失败告终。吴能不憨不傻,他看得清清楚楚,队里的职工们看不起他,说他不会喝酒,说他没有男子汉气概,不然咋管不住自己的老婆。
  那天休大班,吴能的一个同学来矿看望他,两个人走进了矿门口的狗肉馆吃饭。
  巧得很,赵依、钱尔、孙伞、李驷、王武几个人悉数都在,他们已经点好了菜。
  赵依说:“吴队长,今天咱们休大班,明天中午才下井。哥几个请你,你说啥也得喝一杯,希望吴队长能给哥几个一个面子!”
  吴能眉头皱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好,好,今天咱们一醉方休!”
  饭店内充满了快活的气氛。几个人频频举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赵依几个人瞪大了眼睛。原本滴酒不沾的吴能喝了满满三杯,一杯至少二两五。看他的样子,再来两杯啥事也没有。
  “我的娘来,照这样下去,我们几个人连这个屋也出不去,就得出溜到桌子底下。”赵依暗暗叫苦。
  此时,赵依的舌头已经直了,说话也不利索了。钱尔、孙伞、李驷、王武四个人更惨,他们身体左摇右晃,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
  这时,吴能又端起满满一杯白酒:“弟兄们,感谢大家平时对我工作的支持。今天这个酒咱们喝得很尽兴,这一杯我喝完,你们就不要喝了!”说完,一仰脖,一饮而尽。
  众人瞪大双眼,好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吴能。
  突然,吴能潸然泪下。
  赵依几个人莫名其妙,心说:“又不让你结账,至于流泪吗?”
  吴能放下酒杯,用手抹了一下嘴,哽咽着说:“自从来到这个矿,我一直滴酒不沾。不瞒大家说,我能喝一斤半白酒啊!”
  众人再次惊讶:“你能喝一斤半白酒?”
  “是的,那是以前。在老矿时,我跟你们一样喜欢喝酒,而且是滥喝。我曾经跟几个工人在一起喝酒,导致一名工友饮酒过量而亡。我们参与喝酒的几个人每人赔偿两万块钱。惨痛的教训没能让我警醒,我仍然滥喝。妻子劝我多次,可我仍然戒不掉酒。也就是刚来这个矿之前,我喝酒后骑摩托车带着六岁的儿子兜风,一下子撞到路边的树上,儿子当场丧命。妻子为这事也跟我离了婚……”
  吴能说不下去了,放声大哭起来……
  听到说到这里,赵依几个人的酒已经醒,齐齐唰唰地从酒桌边站了起来。
   “以后,谁要是再滥喝,谁就是孙子。”不知是谁先说了声。
   “好,谁要是再滥喝,就是孙子。”
   “啪。”几双手几乎同时与吴能的手拍在了一起。

未婚的男人不叫男人,叫少年、青年或者光棍,在父母眼里还是娇生惯养的孩子。当上矿工,娶了老婆,自己独立了,方能坐上男人的宝座。煤矿的男人无论职位高低,身份贵贱,辛苦程度多大,长得高矮胖瘦都能享受统一称号:“特别能战斗”。

煤矿的男人确实很辛苦,成天被人管着。笫一被管着搞好安全生产,不管就翻了天;第二被领导管,如果你是最底层的男人,则有班组长、区队长、管理人员甚至更大的官管着,因你端了人家的碗;第三被你老婆、孩子、父母管着,因你是家中顶梁柱。虽是沉重的三重管理,但九九归一,还是自己管自己最重要,因为你是男人!你爱上煤矿,那下井上来进浴室前,老婆会讲不知谁是我老公?谁是我亲人!洗完澡,老婆会自豪的说:我男人真帅,下班衣服整洁像县委。一月下来几干元工资进卡时,老婆又说:我男人真行!

在煤矿有的男人很伟大,是个男人;有的男人很辛苦,是个丈夫。男人A,在采煤上班,娶了个贤慧、漂亮姑娘做老婆,可算是掉进福窝。上班前,妻子轻声细语叫起床,煮好饭菜端床前,情意绵绵送他上班出家门,再三叮咛搞好安全;每下班回来,老婆端出可口饭菜,满上小酒,尽情享受那美味,妻子静静坐一旁。结婚几年,男人被惯得不知天高地厚,有那些家务活不知道,几只水瓶不清楚。男人翘尾巴说:娶老婆就是一种享受。男人B可惨了,辛苦一班制下班后,必须到妻子每日必战的麻将场报到,妻子手头顺时能瞅男人一眼,算是对男人一班工作肯定,手头背时那尊贵的夫人嘴就得开花:他妈的,死站这干什么?小孩快放学了,滚家去烧饭。男人“愉快”回家干活。男人C,在掘进工作,讨个老婆人称“孙二娘”,唯一功劳生了一双儿女,洗衣、做饭等一切家务都“免谈”,孙二娘曾两手叉腰、大言不惭地对老公说:当初嫁你是图享福的,要干家务不会呆在娘家做姑娘。一日,下夜班的男人正认真完成班后作业:切、洗、炒忙得满头大汗,娘三正在一旁认真嗑瓜子,男人摆好桌子,端上饭菜,娘仨跚跚入席见无汤,二娘吼道:忙的什么?也不烧个汤!

煤矿的男人有男人的情怀,男人有男人的情操,男人就是男人。工作、生活中,男人与男人发生不愉快,一杯小酒,一句客套话,雨过天晴。男人视辛苦为本能,吃苦不叫苦,受累不喊累。遇到险情“上” ,逢到连班“干” ,不计较额外报酬,这就是男人气概!男人知道男人的天职:养家糊口、支撑门户,困难不低头,成绩不骄傲,转折不停步,有泪不轻禅。男人豪爽,三五成聚,争着付费,这就是男人精神!男人知道心疼女人,井下潮湿、艰险,不忍心让她们跟着受累,拒绝女人下井干活,从此井下没有女人。这是男人胸襟!盐城男人会疼女人传到淮北大地,你看建矿十多年有300多当地美少女收到盐城男人的丘比特之箭,让300多盐城小青年跨入男人队伍。这是男人魅力!男人也很谦逊,会自我鞭策、自我安慰。“扒耳朵”、“ 妻管严”、“ 大丈夫能上能下,能屈能伸”、“ 好男不跟女斗”、“ 好男儿志在四方” ,这就是男人豪情!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祥子常听工友说,有将近二十个职工看不起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