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作堂就骑单车载着妻子蒙桂凤,  阿刚尽管

杭州以美丽的西湖山水著称于世。“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句中国人几乎家喻户晓的语句,表达出了古往今来人们对这座充满神话的“人间仙境”由衷的赞美。
   两年前,阿刚慕名带着妻子翠翠到杭州打工。
  阿刚尽管置身于美丽的杭州,可夫妻俩却无立足之地。后来,他俩一个进了电子厂,一个进了服装厂。虽说辛苦些,可夫妻俩一个月能挣三千多块钱呢,两个人心里舒坦!
  为了节省开支,夫妻俩在一个偏僻的地方租了一间不到10平米的房子,房租一个月400多块钱。他们又买了锅碗瓢盆,自己买菜做饭。除去伙食费,房租费,一个月能剩两千多块钱。
  小日子在无忧无虑中过得还算舒心,夫妻俩最难过的就是每次往家里打电话。每次问起不满5周岁的儿子,想爸爸妈妈吗,儿子都说不想。每每此时,阿刚便没了精神,他妻子则泪眼朦胧。
  阿刚唯一感到自豪的是,弟弟在南京上大学,马上就大学毕业了。
  阿刚没有想到,半年后,弟弟独身一人也来到杭州,因为在南京找不到工作,弟弟便来到哥嫂身边,也许在这儿能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找工作期间,弟弟无处可归,只能到哥嫂“家”里吃住。一间不足10平米的房子,摆上两张床,住着哥嫂和未成家的弟弟。困难可想而知,哥嫂只好买了一块布,把两张床隔开。
  后来,嫂子翠翠提前回家了,因为家里要盖房子。这时,弟弟的工作找到了,阿刚仍然和弟弟吃住在一起。阿刚说:“杭州这地方房租贵,伙食费也不便宜,咱弟俩吃住在一起,能省不少钱呢!”
  时隔不久,阿刚出了工伤,左手食指骨折,只好回家。弟弟仍然留在杭州,仍然住在哥哥租住的房子里。
  半年后,弟弟带着女友来到了杭州,两个人住在哥哥租住的房间里。
  又过了半年,哥哥阿刚重返杭州,嫂子翠翠留在家里照看侄子。
  这一次,哥哥吃饭得找弟弟了,虽然房子、锅碗瓢盆是他的,但是这次他却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弟弟可以跟哥嫂住在一间房里,但是哥哥阿刚却不能跟未过门的弟媳住在一间不足10平米的房子,毕竟是哥哥嘛,可吃饭这次得依靠弟弟。
  不知弟弟当初跟哥嫂在一起是否有不适的感觉,反正哥哥阿刚在弟弟“家”里吃饭时,时时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也许他已经从弟弟和其未婚妻眼神里感觉到了什么。
  果然不出所料,几天后,弟弟和女友不声不响地不辞而别,带走了所有的东西,包括锅碗瓢盆,只给阿刚留了一床铺被(俗称褥子)和一张床。
  阿刚下班后回到住处,看到眼前的一切,他几欲流泪。
  时隔不久,阿刚回了趟老家,向自己的妻子翠翠说起此事,妻大为恼火。她问丈夫:“当初咱是咋对待他的,他现在翅膀硬了,把你这个哥哥忘了,真没良心!”
  末了,翠翠问丈夫:“假如有一天,你还像从前那样,你弟弟投奔你,你是否会长记性,这是教训哪!”
  阿刚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还会像以前一样,让弟弟跟我们住在一起。”
  “你是个憨子,憨到家了!”妻子翠翠恼怒万分。
  “我是哥哥,不管到啥时候,弟弟可以负我,可我不能负弟弟!毕竟我们有血浓于水的亲情哪!”阿刚动情地说。

~1~

有兄弟两个,哥哥比弟弟只大一岁。但哥哥性格沉稳,弟弟却调皮捣蛋。为此哥哥很少挨打,而弟弟挨打却成了家常便饭。哥哥为此常常规劝弟弟,让他少点顽劣,多守点规矩。但弟弟毅然我行我素,所以挨打依然不可避免。

兄弟两个都很争气,读书的时候在村里都是数一数二。哥哥考上了一所西部的名校,让全村人羡慕。而弟弟更加争气,考上了北京的名校。从此,兄弟俩的父母在全村人面前都特别地骄傲,说话腰板也硬了三分。虽然有不少人嫉妒,但谁叫人家的两个儿子都这么争气呢,也只能在背后嚼嚼舌头,顺便数落一下自家不争气的儿子。

大学毕业后,兄弟俩分别成家,也有了各自的事业。但不知为什么,大儿子一家的生活越过越糟糕,收入也越来越低。原本开朗乐观的哥哥变得不爱说话,不愿和人交流。妻子成日埋怨老公没本事,最后连家也不回,索性住回娘家了。久而久之,大儿子对自己,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竟有了想出家的念头。也因为如此,夫妻俩不久就离了婚,人生更是跌入了谷底。在农村的父母得知,着急万分。母亲只好撇下丈夫,只身一人来到大儿子所在的城市,照顾饮食,无微不至。

小儿子在同一座城市打拼却一帆风顺。当初在一所大学担任教职吃皇粮的他,不安于一眼望到头的生活,毅然辞去公职南下打拼。没想到因为头脑灵活,肯吃苦,取得了一家律师事务所老板的信任,成为了合伙人。在一次聚会中认识了一位漂亮女孩儿,很快两人顺利成婚。

成家立业的小儿子从此风生水起,事业越做越大,最终成为律师事务所的大老板,手底下有几十名得力律师。因为工作出色,业绩突出,小儿子的律师事务所成为当地口碑一流的律师事务所,可谓是金钱名誉双丰收。

不是同日生,却是同日死,希望哥嫂能安息,周作坚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1月23日晚,他的哥哥周作堂和妻子蒙桂凤遭遇车祸昏迷。在得知抢救无望后,家属希望捐献两人器官。1月30日,夫妻两人抢救无效死亡,器官捐献手术于同日进行。夫妇俩每人捐献了眼角膜、肝脏、小肠等6样器官。目前,部分器官已移植到6位患者的身体内,还有4位患者正在等待移植。据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协调员表示,夫妻俩双双捐献器官,这在全国属于首例。

~2~

看到自己的弟弟如此成功,做哥哥的很不是滋味。觉得老天很不公平,为啥小时候调皮捣蛋的弟弟竟然有这么好的运气?所以弟弟每次来看他,他都会拿出哥哥的架子,教训弟弟。弟弟倒也大度,一点儿都不生气,知道哥哥心情不好,还常常劝哥哥要想开些。后来在弟弟的撮合下,给哥哥介绍了一位对象,两人彼此感觉不错,便成了家。

因为哥嫂的生活并不宽裕,弟弟为此常常接济他们。妻子知道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对丈夫说以后要这样做,事先要告知她一声。弟弟为此特别感激妻子能如此通人情,送她限量版的包包和一辆宝马车。嫂子知道后,也旁敲侧击地提示弟弟,自己家也想买一辆车,就是没有钱。弟弟大方,拿出二十万让哥哥买车,这才让嫂子眉开眼笑。

已成千万富豪的小儿子每次回到老家,看到父母依旧住在低矮破旧的房子里,几次想要劝爸妈住到自己家里来,然后将老家的房子推倒重建。可是两位老人因为已经住惯了,舍不得。

小儿子便想通过哥哥来做父母的思想工作。没想到哥哥听了之后,却非常地生气。说老家的房子是命根,绝对不能动,否则就对弟弟不客气。离开前,还命令弟弟每个月给父母两千元的生活补助,自己则会查问。

小儿子的妻子得知忍无可忍,觉得哥哥嫂子自己也有收入,每年还要从自己老公这里得到额外的接济,凭什么孝敬父母的钱都由自家出?于是在一次的两家会面中,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没想到哥嫂两个人为此对弟妹有了意见,逢年过节不再到弟弟家来,反而是弟弟开着车陪着笑脸给哥嫂送钱送礼品。

为省8元车费夫妻骑车上下班

~3~

兄弟俩先后有了儿子,做爷爷奶奶的乐得合不拢嘴。母亲为此特意来到城里,给两个儿子带孙子。但小儿子不想让母亲那么累,想给哥哥家和自家都请个保姆,但哥哥不同意。怎奈兄弟俩虽然在同一座城市,但相隔较远,母亲不能两头奔波,小儿子和妻子商量,请了保姆,让母亲专心到哥哥家带孙子。

虽然母亲是去帮大儿子带孩子的,但夫妻俩对这个充满浓浓乡土气息的老人非常地不喜欢。尽管家里还有一间房,但他们却不让母亲住,而是将她排在了改造过的阳台上,支了一张行军床,权当老母亲睡觉的地方。而在乡下苦惯了的老母亲也不在乎这些,只要每天能够见到大儿子,看到自己的孙子一天天地被自己带大,就非常地满足。

工作忙碌的小儿子抽不出太多的时间来看母亲,便给哥哥打了一笔钱,让哥哥多给母亲买些衣服,买些老人家喜欢吃的东西。哥嫂一口答应,但取了钱之后,就据为己有,母亲并不知情,每天还是兢兢业业地给大儿子带孩子。她心疼自己的孩子,看到他们每天早出晚归,自己帮不上其他什么忙,唯有带好孙子,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小儿子和妻子带着孩子来哥嫂家看母亲,却看到母亲又黑又瘦,小儿子忙问母亲,哥嫂有没有给她买营养品,买衣服?母亲怕兄弟俩闹出什么矛盾,便撒谎说都买了,只是自己不愿意吃那些,所以就没让他们买。哥嫂也笑着说的确如此,你打给母亲的钱,我们都替她存着呢!小儿子信以为真,便不再追问。

大孙子在奶奶的精心照料下,健康成长。但他对这个慈祥的又黑又瘦的奶奶一点儿都没有礼貌,甚至将她当作涌入一般地使唤。甚至有一次,他当着父母的面问他们,为什么要让这样一个又老又丑的人住在自己家里?而且还经常和他们一起同桌吃饭?哥嫂觉得自己的儿子说得对,从那天开始,便不再让自己的母亲上桌吃饭,而是让她自己到阳台上去吃。

周作堂在东城同沙科技园的一家木器厂上班,蒙桂凤则在东城同沙黄公坑的一家手袋厂上班。夫妻俩为了节省每天上下班的8元公交车费,一直都是骑单车上下班。

~4~

有一天,小儿子忽然来访。正巧看到母亲坐在阳台的小板凳上,手里拿着一个已经掉了漆的搪瓷大碗正在吃饭。里面只有一些青菜,没有肉。而哥嫂的饭桌上却有鱼有肉。这让小儿子非常震惊,忙问哥嫂和母亲这是怎么回事?哥嫂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母亲又为他们圆谎,说自己吃不得肉,只喜欢吃青菜。而这时,大孙子却说话了,因为那个老女人又脏又臭,所以不能上桌吃饭!

一席话让小儿子震怒!哥嫂赶忙解释,但小儿子拉起母亲的手,就往外走。出门前,指着哥哥的鼻子说,大哥,我今天这是最后一次叫你大哥,你可别忘了,你也有老去的一天!

说完,头也不回地拉着母亲的手走了。母亲却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不时地回头,还劝小儿子不要责怪大哥,一切都是自己愿意。

小儿子将母亲安顿在自己的奔驰轿车后座,自己坐在母亲的身旁叫司机开车。当他摸着母亲那形容枯槁的双手,不禁泪如雨下,母亲哽咽着也说不出话来。

由于路途比较远,每天早晨不到6点,夫妻俩便提前出门。周作堂就骑单车载着妻子蒙桂凤,先去手袋厂,后再去木器厂。中午和晚饭,夫妇俩人就各自在工厂的食堂里吃饭。几乎每个晚上,夫妇俩都要加班,但通常都是丈夫周作堂先下班,蒙桂凤后下班。周作堂就骑半个小时左右的单车,来到妻子的手袋厂门口等妻子下班,之后就往家里赶。

~5~

后来,小儿子将父亲也从乡下接了过来,特意在自家附近给他们买了一套房子,阳台很大,可以种一些二老喜欢吃的蔬菜瓜果。并且也说通自己的父母,将老家的房子拆了重建,一栋三层的漂亮房子拔地而起。小儿子将一楼作为村里的公共图书馆,无偿为乡里乡亲提供免费的书籍借阅,得到了村委的大力支持。

年迈的父母非常地欣慰,同时又有些愧疚。毕竟在他年幼的时候,挨打最多,没想到等到成家立业,事业有成,却最孝顺。因为小儿子孝顺,他的妻子对公婆也是格外地好,经常带着孩子来看爷爷奶奶。

三代人其乐融融。而大儿子,已经很久没有和他们联系了,他们觉得,能够将父母这么大个包袱甩给弟弟一家,也算是乐事一件了!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     第056天

目击者:丈夫摇晃站起妻子当场昏迷

1月23日晚上10点,周作堂像往常一样站在手袋厂的门口等妻子。这次工厂的活并不多,只等了半个多小时,蒙桂凤就从厂里走了出来。周作堂便载着妻子沿着东城同沙商业街往光明市场方向骑行。

半小时后,当周作堂夫妇骑行到东城同沙商业街与东城同聚街相交的路口时,一辆21路城巴刚好行驶到路口,正准备掉头,结果与周作堂的单车正面相撞。据路口士多的老板说,当时单车上的两个人全部都倒在了地上,单车的大部分都已经压在了城巴车底下。

士多老板看到,单车上的男子摸了摸头,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当时看不到他有明显的外伤,但肯定是伤到了头部,走起路来都是摇摆不断。尽管如此,周作堂还是坚强地第一时间趴在妻子旁边,唤着她的名字。当时蒙桂凤头部受到重创,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赶紧先救我老婆

很快,附近东莞市中医院的120救护车就来到了现场。赶紧先救我老婆,这是周作堂在车祸现场反复说的唯一一句话。当时从外表看,骑单车的男子并没有什么事,但压根就没有想到他受到的是脑内伤,情况也会与单车上的女子一样严重。士多老板说。

当晚,住在叔叔家的小成正准备上床睡觉。晚上11点多时,他突然接到母亲蒙桂凤手机打来的电话,打电话来的说是中医院的护士,说我妈妈出车祸了,叫我赶紧去医院,小成起初以为是骗子,并没有理会。直到不久之后,这名护士又打来电话催问,他才信。

小成立即叫上叔叔周作坚开车赶往中医院。当时我们都以为出车祸受伤的只是我嫂子,我哥哥没有事。周作坚说,在去医院的路上,他不断地拨打哥哥的电话,但一直没有接通。等到了医院,看到哥哥蹲在医院急诊室门口的一个角落里,脸色发白,身体打颤。

周作坚立即上前抱住哥哥周作堂,并不断鼓励着哥哥。此时,周作坚感受到哥哥的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先救你嫂子,赶紧去看看她怎么样了,周作堂用微弱的语气嘱咐周作坚进急诊室看看。

周作坚进到急诊室里看到,医生正在对昏迷不醒的嫂子清洗头部的伤口。脑袋里的骨头都摔坏了,周作坚说,很快嫂子就被医生推进了手术室。这时,看到妻子被推到了手术室,原本就一直缩着并没有引起注意的周作堂,突然间整个人就如释负重般地倒下去。

周作坚说,这时医生以及家人才意识到,哥哥在车祸中也身受重伤,只是他一直在坚持强忍着,等到妻子送去手术室后,才表露出来。我哥哥倒下后,也是一直陷入重度昏迷状态。医生这时又连忙把周作堂也送进了抢救室,后经证实他的头部也受重伤。

捐赠经过

起初老人有顾虑,但人死不能复生

自从1月23日晚上11点多,送进东莞市中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起,周作堂夫妇俩就再也没有醒过,他们的家人一直期待着的奇迹也未发生。1月28日,医院医生告诉周作坚说夫妇俩都已经无生还的可能,最多只能熬三天的时间。

期望捐献器官让生命得到延续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周作堂就骑单车载着妻子蒙桂凤,  阿刚尽管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