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会无非就是说些学生平时的优缺点,多年后我

  她们不比你 每个人的心就像所有沙滩上的沙粒,渺小而脆弱,风一吹,就散了。  第一章  初识  那年我刚上大学,对什么事都不懂,但却和那些刚毕业的小女生一样,对大学有着些许憧憬,想要在组织上有个一席之地。 碰巧赶上九月份学校举办科技文化节,我就光想着怎么在这次舞台上脱颖而出。要说自己自己,其实也没什么长处,无非有一颗好强的心罢了。 我们会计系负责大合唱,每次练习的时候,我总会坐在第一排,就只为让那些艺术团的学长学姐注意到我,说来也还真是蛮天真的不是? 那时候你坐在第二排,你谈不上漂亮,但却让人感到踏实,174的个头,一头利索的短发微微带点卷,脸上堆着点细细麻麻的小雀斑,但不仔细看也不是很明显。 刚看见你时,我就在纳闷,个子都够高了,本身就不大有女孩子娇小可爱的感觉,还整了头短发,活脱脱一假小子。  对你印象不好不坏,但却足够深刻,毕竟174的个子,想不瞩目也不行呀。 距离科技文化节大概只剩下一周的时间,大家都忙着背着歌词稿,我看见你静静地坐在座位上,桌子上空无一物,我走向你,热情地邀请你跟我看一张稿,其实当时没什么特殊的想法,也不是特别的想帮你,只是为了增加自己的人气罢了,就像狮群中新来的狮王,到处占地盘一样。

阿笑是我们系里出了名的闷油瓶,家住农村,复读两年才考了个普通大学,家里独生子,腼腆到第一天女生问他借个笔脸能红半天。

星期五,我回家的日子。

你是个沉默的女生,对我笑了下说了声谢谢,就腾出来了位置让给我,我们同看一张歌词稿,我自顾自地讲了很多,你几乎都以沉默相对,偶尔我问你问题的时候,你才吱个声,当时我心中有点小愤怒,只觉得你就是个闷葫芦,真是不好相处,但也没表现出来。大概这就是女生,再不喜欢对方,也不表于面。 距离科技文化节还有两天,我们关系也没什么大发展,无非就是见面打个招呼,偶尔坐在一起唠个嗑。  祁月学姐把演出服装发给我们,然后郑重其事宣布了一些在我看来无关痛痒的一些事。有时候我也在想,他们学姐学长的演技怎么那么高呢,才相处不过十几天,要离开的时候就掉眼泪了。人还真是奇怪,将那些虚伪的话赋予感情。 今天是练习的最后一天了。  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号码,才知道你叫陈易,说白了活脱脱一个男名,人如其名。  第二章  感动  回到了寝室,空无一人,其实该怎么说,我和室友的关系并不好,在我看来就是因为彼此没话说,而用你的话来说,就是磁场不和。 距离科技文化节演出的前一个小时,我们在厕所换表演服饰,大概那拉锁有点顿了,我用力的一拉,瞬间断掉了,当时我就急了,‘那是件连衣裙天呐,到时候我该怎么上台,现在跑去商店买别针,再换衣服,肯定不赶趟,到时候一定会被学姐骂惨,那我的组织生涯…..’ 你似乎看我有点不对劲儿,一个手拿着演出服,傻不拉几地蹴在那儿。 “你怎么了?”你走向我。  当时我几乎带着哭腔地说:“我裙子拉锁被我弄断了。” 你皱了皱眉,随即就把手上的裙子撇给我 “那,快换上吧,就有点长。” “那你怎么办?”我有点担心地瞅着你,内心感到很感动。现如今这个社会能损害自己利益帮助别人的人太少了。 “这你就不用管了。”说着你就从厕所出去了。  上台了,我四处寻找你,开始担心你会怎么办,心里也对此产生了愧疚之意。人没有义务帮助你,帮你是情义,不帮你是本分。  况且是这种你不开口就帮你的了。 找了很久,依旧没看到你。其实这件事的结尾我一直都不知道。你去找了学姐,被骂了个狗血淋漓,直接取消了你的上场的资格。 之后,下台后,你在报告厅等我,我看见你,急忙奔向你,询问你。 你只淡淡回了句:“没事。” 看见你紧锁的眉目我就知道肯定没好事,但我也没问,这种时候又不好开口。但我心里却一直很感动,一想到这件事,心里就暖暖的,就像黑屋子突然射进了几缕阳光,照亮了整个空间。  以前的我一直认为这世上没有朋友什么的,有的也只是因为共同的利益关系罢了。但你的出现也验证了一句话‘不能一杆子打死一群人。’ 之后的两个月里,我们总能碰面,其实你从未主动找过我,都是我去找你。我一直知道你并不是一个多言的人,在寝室你的那些室友就觉得你不合群,又不好相处,便把你孤立了,所以我一般看到你的时候,你都是一个人,就这样我们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这大概就是当你一个人的时候,就总想找到一个和你同命相怜人。  第三章  迷茫  科技文化节之后,我开始向往各种各样的演讲比赛。刚高中毕业的梦想就像种子逐渐萌芽。我每天上小树林练嗓音,背稿,为得就是能在演讲比赛中拿个证书,你酷爱武术。每天清晨练习的时候我都会看到你在练基本功。每次我们目光相触,我们都会彼此会心一笑。其实我很享受这样子。我们的心不会因为距离而相离。 演讲比赛的前两天,我去你寝室找你,想让你给我排练,你陪我练习到深夜。当时我很感动。明明都困的打哈欠了,还说自己能坚持。 比赛之后,成绩很不好。当时感到心里有点小失落。然而我还记得我演讲完,就你鼓掌是最用劲的,我从会场出来,你递给我一个棒棒糖“你在我心中是最棒的。”说着嘴角扬起一抹微笑。那种感觉真的很暖心。 我眼看演讲不行,就转向竞选学生会,但有时候我真的觉得累,在上大学的两个月,我做出了各种各样的努力,参加很多组织,但最终也不过是个小部员给人打杂,偶尔学姐脾气上来还会斥得你几句。大学变得不再与我憧憬得那般美好,人越长大,心就变得越空虚,灵魂怎样都无法填满,到了社会也就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了吧。 有一次,我们组织举行聚餐,本以为聚餐无非就是一群女生扯一些家长里短的废嗑。  没曾想到那个学姐喝醉了酒当场耍起酒疯来。在我脸上“啪”得就是一巴掌,然后数落我各种不是。 ‘她一定是故意的,就是因为让我拖地我没拖。’想到这我的脾气就像小宇宙一样爆发了,回手就给那个学姐一巴掌大声嚷道:“我不干了。”随即拿起包,走人。 在回学校的路上是那样漫长,我突然感到后悔用手打了学姐,做了这样事就等于组织生涯的结束。在这个社会上,你可以没有小弟,可以得罪同事,就是不能得罪上司。  想着想着眼泪就不争气的掉下来了。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很想见你,就鬼使神差给你打了电话。你从宿舍走向操场,那是我们相约见面的地点。 刚一看到你,我的眼泪又一次落下来,你走过来问我怎么了,我就把事情的发生经过一字不漏的讲给你,你当时顿了顿,跟我说:“很正常,凡是给别人工作,想要从别人那里得到好处,就得学会卑躬屈膝。” 之后你说的一些什么就记不清,就这句话,现在想想都还记忆犹新。之后的我彻底为你敞开心扉。  身边发生的任何事都跟你絮叨,即使是件芝麻大点不值得一提的小事。 第四章 相知 你本就比较沉默,什么事都喜欢闷在心里。但就是这样的你却是阴差阳错地成了寝室长,你们寝室有几个带刺的女生。以默妮为首。一到值日,就跟你对着干。 正巧有天赶上你心情不好,就跟默妮起了争执。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的眼泪,你把我叫到操场,让我陪你散散心,我问你怎么了,你就是犹犹豫豫不吱声。 后来我急了,大声道:“你不说是吧!我去你们寝室问去。”说着往宿舍楼走去。你受不了我,还是告诉我了。你让默妮她们干活,她们偷懒不干。也正巧赶上你今天心情不大好,就和她起了点争执。  我们在操场上溜达了很多圈,我知道了关于你的很多事,父亲在你刚出生的时候犯了罪进了监狱,你从小跟随母亲长大,小学的时候总被别人欺负,大概现在的性格也是这样造成的吧,沉默寡言。 这大概也坚定了我帮你的决心,第二日,我找到默妮,我把她单独叫出来。 “默妮你和陈易吵架了。”我试探地问了下默妮。 “免,你要是劝我俩和好,得。”默妮不悦道。 “不是,你先听我说,你们是一个寝室的,吵架多让人笑话呀,你还不知道陈易吗?不会说话,又不会管人,当个寝室长难免会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你想若换成你是她,你会怎么样。” “……” “那就对了,我请你吃个饭,顺便拉着陈易,你们好好唠唠。”我趁热打铁。  我们去了餐馆,叫上了你,就这样你和默妮和好了。 我感到很欣慰,即使你什么都没说,但你翘起的嘴角,我就知道你一定很开心。 以前我总以为插手两个人的事,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搞不好还成了千古罪人,但自从遇见你,我才发现我变了,变得很彻底。我开始相信别人,开始对别人敞开心扉。就像黑黝黝的房间被点了一盏台灯。 第  五章  离别  那之后我确实有想过,我们牵着手就可以一辈子。 到了第一学期期末,大家都在忙着考试,我也是。从图书管出来,当时心情差极了,那烦人的高数就像个魔咒一样顶在我的脑子上。 回到寝室,刚一进去,我就看见我放在床头的小镜被摔得稀碎。我本来心情就不好,这就像个导火索。 我站着冲着全寝室喊道:“你们是谁眼瞎呀,把我镜子摔碎了不会吱个声呀。” 当时睡着的付云朵一个机灵做起来,冲着我大吼:“谁摔得你找谁去呀,在寝室嗷嗷什么,你以为寝室是你一个人的呀!” 瞬间我就急了,我一个箭步冲向付云朵所在得下铺床旁边“你算老几?” 具体的吵架情节我已经记不清了,就记得最后我狠狠推了付云朵一把。 其实和付云朵闹掰,我并没有觉得什么,那只是对我无关紧要的人,听说人一旦将自己的心放在一个人身上,其余的人都无关紧要。  其实不光适用于爱情,也同样适用于友情。 之后我像以往一样将这件事告诉你,你依旧听着,安慰着我。 接着两天后,我像以往一样去找你,但当我看到那一幕时,简直刺瞎我双眼,就像飓风将我所有定义在你身上的义气掀翻。你与付云朵在热情的聊天,那是我从不曾看过的热情的你。 我怒气的拿起手机,给你发了条短信,内容是:陈易,你真让我恶心,我们就这样了。 随后我就把你QQ,微信全删了,当然还有手机号。  其实想想那时候我还是学不会长大,还是那么幼稚。 过了一段时间,虽然有时还是会偷偷看你的空间,随后在删除访客记录。但我从不去找你,原因就是我认定你背叛了我。一个星期天,寝室举行了个大型聚餐,希望彼此团结一下。在餐桌上,我和付云朵和好了,但她说了一句话:“你知道吗?陈易是真够朋友,还一个劲儿在我面前帮你说话。” 听到这,我的心猛地刺了下。 很晚了,我和室友回到了寝室,我躺在床上,付云朵的那句话一直在我耳边回放,就像不会停止的复读机。 我打开手机,突然又鬼使神差的想见你,但我翻了很久的通讯录,却没发现你的字样。我又找了QQ,其实那已经成了永远不会亮起的小人了。  但我还想挽回,于是我找到系里的群,搜到了你的QQ号,想要从新加你为好友,备注上写的是:陈易,我错了。 我紧张地紧紧攥着手机,手心渗出了汗。手机每响一次,我就看一眼,结果都不是你,直到寝室熄灯,断网。我再没看见你的头像在我的QQ上亮起过。结束了吧! 第六章 她们不比你 之后我们是真的没在联系过,既然选择放手了,就别在勉强在一起了。  之后,我也交了个朋友,就是在我和付云朵吵架期间过问过我的许梦瑶。她和你截然不同,她长得很漂亮,又很瘦弱,喜欢撒娇卖萌。在我不开心的时候会哄我,我一直觉得时间可以让我忘记你,毕竟上帝已经赐了我个你的替代品。  大一下学期,我和许梦瑶选了个两人寝室。离开了原来的寝室,其实也没有其他什么原因,就是觉得四人寝人多,太乱了。 赶上端午节放假,我回家,许梦瑶在寝室,我起先认为走的当天晚上没有什么特殊的事,就和许梦瑶说了句,就回家了,但我 不曾想等我回去,导员把我叫到办公室一顿给我骂,就是因为我没去听报告会。 当时我很火大,回到寝室,我大声对许梦瑶喊道:“你明知道我回家了,听报告会你为啥不告诉我一声。” 许梦瑶满脸不悦“你跟我火啥呀?我给你打电话了,你没接。” “你还真是打了,打了我电话都没显示。”我当时气的淤血。  细想来我有什么可气的呢,人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但就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发生了这件事,我和许梦瑶一个星期都没说话,之后班级聚餐。大概在去饭店的路上,大家都是成群结队,只有我和许梦瑶耍单。许梦瑶走向我,拉住我的手“气消了,我们一起吧。” 我想‘算了,这不就个朋友,如果要求太高就没朋友了。 有时候我会闲得没事看快手,我曾看到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牙刷和牙膏。  他们从出生就在一起,牙膏长得很丑。但每次牙刷像牙膏索要牙膏的时候,他总是挤很多给她。似乎也给她养成了习惯,她不断向牙膏索取,直到牙膏再也挤不出牙膏了,牙膏被扔进了垃圾桶。主人之后又带来了个新牙膏,新牙膏比之前的牙膏要漂亮的多。牙刷感到很高兴,但当她向新牙膏索取牙膏,新牙膏只给牙刷挤一点。之后主人刷牙越来越用力,牙刷破损的厉害,于是牙刷也被扔进了垃圾桶。牙刷很伤心,回忆起牙膏的好来。不是所有牙膏都对牙刷好,不是所有朋友都可以用来暖心。 其实有时候蛮恨你的,要不是你,我可能也不会对朋友要求这么高了。  在这事之后,我开始广泛交朋友,但再也没有那样暖心的了,求她们帮个忙,她们会百般理由推脱,果然她们不比你。  老人说:金用火试,人用钱试 不用开口就帮你的,是贴心朋友;开口,就帮你的是好朋友。我现在才真真正正知道你在我心中的地位。  你只要陈易,原谅我,没有牵好你的手,让我们彼此迷了路。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阿笑,在新生见面会上,所有人都自我介绍,我坐在第一排,亲眼见证了一颗苹果从生到熟再扑通一声掉到地上摔个稀巴烂的过程。他站在讲台上1分26秒就说了一句“大家好,我叫阿笑。”然后木然的站着。直到老师尴尬的说“好了,这位同学,请下一位。”阿笑走下来的时候我亲眼见到他的裤管在有节奏的晃动。

那天的风很大,天上的云朵被吹成了平时看不着的模样。在凉爽又带有一丝冷意的清风中,这个星期的最后一次晨会开始了。

大学就是我TM人都没认全,你们就恋爱了?!军训第二天就有几对男女互相打闹,第四天我就看到牵手的一对对。阿笑似乎并不想和女生产生什么交集,走路低着头躲着走,训练完就去食堂吃饭,然后回去睡觉,老实的像小学生。

晨会无非就是说些学生平时的优缺点,我一向是不听的。从晨会开始神游天外到晨会结束是极为正常的事情。但这一次却没有。因为主席台上的老师提到了一件事,是关于女生抽烟的。

可就在第五天的早晨,出事了。

在一号寝室楼里,有一整个寝室的女生抽烟被抓。我说不准自己为什么会被这种事情拉回现实。大概是这件事情让我想起了初中的一些不好的回忆吧。

新生活动,男女一对对做游戏,美其名曰增加同学间感情,大家和这几天认识的朋友组成一对对,阿笑楞楞的站在原地,组织的学姐走过来“这位同学,你的搭档呢?”阿笑只是看着地面不说话,学姐也尴尬的陪着他站。其他人就起哄说,“要不你俩一队,”学姐为难的看了旁边正和学妹聊的热闹的部长。咬着嘴唇拉起阿笑的手,多年后我问过阿笑,那一刻在想什么,阿笑说“没想什么,脑子蒙了,只是感觉她很漂亮。”

初中的食堂边有一个不太显眼凉亭,除非你走进这个凉亭来,不然看到的只是些茂密的藤蔓。

然后阿笑和木偶一样跟着学姐,说啥做啥,也不说话,也不思考……

当时还不适应初中生活的我没什么朋友。每天中午吃完饭后,会独自一人到凉亭里坐着画画。那种感觉很好,在一大片绿色里,安静的一个人认真干着自己喜欢的事。

从那之后,阿笑成了学姐的跟班,他甚至进了学姐所在的宣传部,凭着一手漂亮的楷书,包干了部里所有的大字报,黑板报,之类的事情。

直到有一天,凉亭里来了几个学姐。因为我入学时学校的校服刚好换新款,从校服很容易就能看出她们跟我不是一届的。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晨会无非就是说些学生平时的优缺点,多年后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