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着满坡星光翻来覆去地琢磨着那个叫做桐

图片 1 一、呆呆侠女出江湖
  “丫头功力不错,到江山历练一番定会大有长进。”
  “江山在哪里?”
  “便在江湖之中。”
  枕着满坡星光翻来覆去地琢磨着那个叫做桐疏枝寒的大胡子,琢磨他说的那几句话。
  下午正在青果城外小树林里练功,大胡子突然朗笑着从树木深处现身,以我的功力竟然没有发现,看来也是个中好手。
  他留下这几句话便要赶路。看看天色已晚便邀他留下休息一晚,其实,是我久居山野太过无聊,找个人聊两句都不容易,更何况能遇到个功力不错的人比试一下,这机会哪能错过。
  不过这大胡子似乎是个忙人,晚饭时我宰了一只小兔子外搭了两瓶桂花酿,想与他星夜长谈,他竟然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问十句答两句,弄得我倒没了兴致。看他腰间一柄长刀,模样倒是威武,只是不知功夫如何?待明日与他比试比试,他若是输了,那个江山不去也罢,还是咱这化外的青果之城自在些,咧开嘴对着月亮鬼笑一下,心里花样百出地设计着大胡子落败的场景,酣然入梦。
  清晨的鸟鸣声中,倒挂在柳条上荡到一百下的时候,我便完成了每日必修的轻身早课,扭头望望已经察看了十数次的小茅屋,还是门扉紧闭。太阳都快把胡子烤着了吧,那家伙竟然还在高枕而眠,再高的功力不勤加修练也是白搭,撇着嘴翻身飘下柳枝,随手扯过一株淡紫色的塞草放在嘴里边嚼边走向茅屋。
  这塞草长在边远的寒沙漠上,药性奇特,味道甘香,平时食用能提升功力,关键时刻能疗伤保命,这等人间奇药每天被我当早点,若是被人知道怕是要羡慕到嫉妒恨吧。
  久服奇药功力缓步上升,更神奇的是,紫草的浸润,让我一双眼睛目力越来越强,可于暗夜视物,而且眼瞳中时而有紫色毫光闪现,哈,连美瞳都省了。
  吞下最后一口塞草,推开吱呀作响的门探头一看,床是空的,整齐得像是没人住过。一张信笺静静地躺在棱角分明的被子上,几个大字龙飞凤舞:
  小丫头:
  倭寇作乱,事急而返,你我一见有缘,江山再见!
  ――桐疏枝寒留字
  江山再见?!为了表示对客人的尊重,以我城主之尊,自己露宿在星月之下把官邸都献出来了,他竟然不辞而别?我非要找他理论一番。然看着他力透纸背的苍劲,这一份功力便足以让我不可望其项背,心下又生出犹豫,犹豫之中又有不甘,自是不服输的个性使然。
  脑中灵光一闪,这倭寇又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还敢作乱到大胡子这等奇人都着急离开?嘿嘿,这正是我要找的正当理由,撸了几把塞草,摘了一枚红叶,又到冰溪中捞了块石头一同塞进背囊。山中清寒,便只有这几物陪伴,数年修习,飞石的精准已是我的绝技,红叶镖也已能伤人于无形。
  准备停当便锁上青果之城长满铜锈的城门大步流星走下山去,山口处正遇不败操练长拳,一招大鹏展翅英武不凡,见我如此扮相诧异地问:“瞳主,你这是要干嘛去,就你一个人吗?”说完在我前后左右瞄了一圈又一圈。
  “还有谁,你以为我是去私奔?非得找个人陪。”用眼神斩了他一下,拍拍他坚实的胸膛神秘地说:“有个好去处,你要不要去?”忽然觉得有这样一个保镖应该不错。
  “瞳主出山本当跟随,奈何修练正到紧要关头,过些时日定去寻找瞳主。”
  “好吧,要找我,打听江山即可,我走了。”不去就不去,还弄出一大堆好话哄我,我一个人走刚好乐得清闲。一边嘀咕一边冲着背后甩甩手,头也不回地奔下山去。
  
  二、乖乖紫瞳入江山
  江山到底在哪呢?久居山野,只听说过江湖,这江山可是陌生的紧。盘坐在老槐树下托腮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傻了眼,拉住一长发大眼的少女便问:“美女,打听一下,江山往哪走。”
  “江山不往哪走啊。”小美女呆了半晌才回答。
  “啊,大胡子骗我,根本没有江山。”看我咬牙切齿地跺着脚,小美女忽又说出一句:“江山不用走,到处都是江山啊,江山人也到处都是。”
  “到处都是江山……”我呢喃着又傻了眼,连小美女走远都不知道。
  “哎,美女,谢谢了啊,敢问高姓大名?”我冲着她的背影一阵狂喊。
  “不用客气,我叫冰煌雪舞。”
  “雪舞,等等我。”既然她知道江山又岂能轻易错过,拔腿一溜烟儿地追了上去。小美女轻功煞是了得,这一会儿功夫竟然没入一所大院失了踪影。
  大院门楣上方挂一鲜红底色的牌匾,四个烫金大字《江山文学》金光闪闪。嘿,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竟然一下子让我找到大本营了,缘分啊,这可得进去看看。
  信步而入,庭院雅致,古色古香,花香四溢,翠林成行,这么个绝妙去处,竟然没有人把门,看来主人家是敞开了胸怀待客啊!
  忽然听到内院有打斗声传来,轻轻跃上墙头,但见内院与外间完全不同,人影穿梭,辗转腾挪,正操练得热火朝天,长廊那边还有人吟诗作对,谈论兵法。哇,天下间竟然有这么好的去处呢,文昌武盛,人才济济,早认得大胡子就好了,不就能早点找来这里。
  正看得入神,猛然一条长索甩来缠住双脚猛地一拉,一个倒栽葱便跌了下去,幸好我反应机灵一个麻雀翻身稳稳站住。
  “哟,身手不错,怪不得敢来偷窥,哪里来的小贼,报上名来。”一伶俐漂亮的绿衣女子嗔声道。
  “笛声,远来是客,咱江山向来好客,哪能拒人以千里,小妹妹,依山观水代表江山欢迎你,这是月下笛声小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瞳若秋水。”其实本来我就叫个瞳儿,可一听人家这四个字的名字透着灵秀,便给自己也硬跩成了四个字。
  “嗯,这名字倒是与你很像。你来这里做什么?”观水姐姐细声细语地问着,和如春风的温暖让我不由自主地把自己倒了个底朝天。
  “哦,是桐主找你来的啊,都不是外人,你就在这到处看看吧。江山好客,去处也多,像长兵部,短兵部,诗兵部、微器部、散剑部还有桐主的古刃部、李主的影剧部,你喜欢哪里就在哪里修炼吧。”没等她说完,我便笑了起来:“好啊,好啊。我就先在你这散剑部转上一转。”正说话间,一眼镜先生持卷而来,浓浓的书卷气随着他的到来扑面而至。
  “夏主。”两位美女恭身而立,眼镜先生颔首而过。长吟一句:“文字触角,必要触及人之心灵,触及文之深邃……”渐去渐远,忽又回头说道:“我去找新到任的部主文萃商讨事情,你们看好家。”看到我又一抱拳:“朋友,远来是客,有礼了。”说罢转身而去。
  呆在江山的日子真是惬意,每日静心修炼,周围高手又多,没事偷偷瞅谁两眼都能学个一招半式。不几日就将江山转了个大概,除了古刃部里那些长相儒雅、但一张嘴就是之乎者也的学究把我吓得禁足,还有神秘深奥的影剧部让我不得其门而入之外,其它地方都留下了我修炼的足迹。
  诗兵部里的人都是生性灵秀,部主红荆声音清脆甜美,吟咏起诗句如鸟儿般婉转,去的次数多了,与部里的雪寒相熟起来。他悄悄告诉我:“我们部主的全名其实叫做红荆鸟。”还真是贴切啊。
  “其实我们还有个部主叫漠海边城,那可是个文采斐然的帅哥。”
  “呵呵,是吗?哪天去拜访一下。”向来对帅哥美女没有抵抗力,就如同无法抵抗奇花异景的诱惑一样,一听说哪里有可餐的秀色便急着去一饱眼福。
  “那你得等,边城去办一项大事去了,什么时候回来谁也不知道。”说了半天,他竟然卖了个大关子给我。
  “哦,我明白了,哥只不过是个传说哈。”两人相视大笑起来。
  与雪寒在诗兵部里切磋了几日又出去闲逛,途中见一风雅小筑立在怪石群中,飞檐雕栏,古朴中透着大气,令人心生仰慕又崇然而敬。
  “短、兵、部。”读着牌匾上的字拾阶而上,一面孔冷峻的书生仗剑而立。“在下上官竹,请问阁下哪位?”
  “我,我叫瞳若秋水。来江山学艺的,到处转转。”
  “哦,那姑娘请便。”说罢转身离去。这人倒是干脆,留下我一个人正可随意看看。转目四顾,哇,到处都是书啊,柜里摆着的,桌上摊开的,床上堆着的到处都是。正欣喜若狂地翻看,一声温婉的问候在身后响起:“小姑娘好,听上官说你叫瞳若秋水,过来给我看看,可是瞳色如水?”听到这般调笑,不禁面红起来。
  “呵呵,我这人爱玩笑,常了你就知道了,我叫心花一瓣,叫我心姐就行。”转头看到一位满面笑容的姐姐正回身呼喊一个满脸顽劣的家伙:“小宁快来,咱这来了个瞳若秋水的丫头呢。”
  “童水?那可是味药材,须得是新鲜热乎的药效才好,哈哈哈。”
  “这个人可真拧,看来得找人把你抻一抻才行。”我皱起眉头看着来人戏谑道。
  “小宁宁遇到对手了哈!”心花在一旁拍手笑道。斗了几句嘴后三个人便坐在短兵部门前的石阶上说笑了起来。
  天黑方找个住处歇了,夜里偷偷回味这几日的游历,嘿嘿,江山人虽是个性不同,但却个个都是好客得紧哦。
  
  三、威威江山豪情起
  就这样,在短兵部乐不思蜀地玩了几日。忽一日听得外面嘈杂,奔出去一看,竟是那大胡子带了一群人回来了,走到近前他冲我大笑一声道:“丫头,好久不见,终于来了。”
  “就冲你那封信也不能不来啊,江山让我好奇,倭寇更让我好奇,正想找你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呢。”
  “所谓倭者为外邦小民之称,寇者为匪。”
  “哦,他们偷了你什么东西吗?你这么愤恨。”
  “化外蛮人,狼子野心,他们惦记的可不只是我大胡子这点东西,他们是觊觎我中华的大好河山,我等中华儿女岂能任他为非作歹。”大胡子越说越火大,拍案而起。忽又转过身问道:“小丫头,江山如何?”
  直直地伸出一根大拇指,老老实实地赞了一声“卧虎藏龙!”又作扼腕状叹了一句:“相见恨晚啊。”看着我仰慕得满脸通红、手舞足蹈的兴奋样子,大胡子仰天而笑:“那还不快快加入江山。你现在只是游客身份,还不是江山战士,为了驱逐倭寇,江山正在大量招兵买马,短兵部的耕主那里还缺个小将领,小丫头,你若愿意加入,我便带你去见古总,古总点头后便带你去找耕主。小丫头,你可愿意?”
  “好啊好啊!古总是谁,耕主又是哪个?我去哪里找他们?”
  “我带你去,江山太大,若不带着你,怕你三天也找不到地方。”说完大胡子带头走去,我蹦跳着跟在身后听他摆直龙门阵:“这古总嘛,那是江山的大管家,心慈面善,乐于助人,但做事做人讲原则,若要触了他的底限,那必是封杀到底没商量。”
  “哇,这么威风,那耕主呢?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耕主全名耕天耘地,可是个铁骨铮铮的奇男子。”正说着,大胡子突然抬手向前一指道:“喏,说曹操曹操到,古总与耕主那不是来了。”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正推着一辆精钢打造形状奇特的车子走来,车上稳坐一人光头大耳,慈眉善目,好一副多福之相。
  “古总好,耕主,有礼了。”说着拉过我给两位行礼,接着说:“这丫头叫瞳若秋水,尚算可塑之才,大胡子将她带入江山,正好耕主在招人,不如归了短兵部,两位意下如何。”
  车上坐着的古总露出了弥勒佛般慈蔼的笑容:“呵呵,一脸精灵古怪,不错,我准了。耕主,收不收就看你的了。”耕主松开手从车后走了过来。哇,身高体壮,冷厉沉稳,果真是个耕得天耘得地的人物。他抬起冷厉的眼神扫了我一眼忽地惊叹起来:“哎呀,古总,这丫头双瞳之间竟然隐约有紫光闪现,总座不是说小野蛮子的蓝眸需找一紫瞳之人方能克制吗?这不就来了。”
  听了耕主的话,古总与大胡子桐主一同凝视看过来,古总更是抚掌而笑道:“天助我江山,天佑我中华,哈哈哈。”
  “真的呀?我来看看。”一声软糯的问话从身后响起,古总笑道:“林儿快来,丫头,快去见过林总。”转向一看,一个华服中年美妇正脚不沾地行云流水般地飘了过来,一看就是轻功不凡。
  “林总好。”我急忙施礼问候,叫作林儿的中年美妇执着我的手仔细看着,极尽温和与柔婉,让我不由得心生亲近之感。
  “叫我林姐就行,哎呀,你这眼睛中真的有紫光闪烁啊,可惜啊,这紫光还弱了些,小野蛮子的蓝眸可是很强的蓝光啊。”其实我心里知道,眼中紫光闪现,这都是我在山里吃塞草吃多了的缘故,紫光不够我回去吃了塞草就练功,一定会加重紫光的。他们若都喜欢紫色眼睛,以后从山里挖了来大家都吃好了。
  入了短兵部时间就紧迫了起来,每日里与众家兄弟勤加修炼,虽起早贪晚亦不知疲倦,或是因为心里确实喜欢,也或是因为迫在眉睫的战事,每个人都超常发挥出了潜能。
  每日里除了修习轻功与拳脚功夫,其余时间我把主要精力全用来修炼内功,催动内力增强塞草对紫瞳的作用,偶尔照镜子竟然有了新的发现:越来越浓重的紫色让自己的双眼充满诡异色彩,看样子功力正在不断突破,心中暗喜。再看一干伙伴,上官竹一把清风剑从不离手,舞起来轻灵飘忽,让人看不出剑式所指的方向,一旦寻到破绽却又异常凌厉;新来的水中石与晗夫功力亦是各有千秋之功,水中石调皮捣蛋,练起功来却最是疯狂,水系功力已达到凝气成水之势,操练起来水珠四溅,并在水珠之间掺杂着小石子飞射而出,断木裂石,景象煞是壮观;晗夫的一口断门刀使起来泼水不进,刀风霍霍、白刃四起,抽冷子还能发出个长羽毛的小球,认穴精准,中人立倒。

瞳瞳听小桐桐问起童村,不由得顿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沉吟了一会,说道:“也不全是,可能大部分人家姓童吧,还有一些少数民族,姓氏也挺持别的,嗯……我打算去那里给我爸爸上坟,你要是感兴趣可以跟着一起去看看。” 小桐桐在瞳瞳说童村的时候,格外认真地听着,当瞳瞳说起上坟,小桐桐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闪烁了一下,然后声音有些低沉是说:“我还是不去了吧,对了,姐姐,一会吃完东西我带你们去空山寺看看吧,这个马场镇啊,除了马匹交易比较出名,还有就是这个空山寺了,听这里的人说,空山寺很灵的。” 安铁听小桐桐这么一说,不由得对瞳瞳说道:“丫头,去看看吧,你不是挺喜欢寺庙的吗,记得咱们去三亚的时候,你还特意拜佛许愿呢,嘿嘿。” 瞳瞳笑了一下,看着安铁道:“是啊,那时候我眼睛看不见,错过了好多美景呢,不过,那时听你给我描述那些景物,觉得比亲眼看还美。” 小桐桐见安铁和瞳瞳说起三亚,不满地用筷子敲了一下桌子,道:“哎,我说大叔和姐姐啊,不要忘了我还在呢,你们眉来眼去的把我当空气啊。” 瞳瞳被小桐桐这么一掫揄,脸色微微有些发红,伸手失了一块玫瑰肉糕给小桐桐,然后笑着说道:“这不是说起寺庙了嘛,你这张嘴巴就是不依不饶的,赶紧吃吧。” 小桐桐看了一眼玫瑰肉糕,笑嘻嘻地夹起来放进嘴里,一边吃一边含糊地说道:“哎呀,好吃,姐姐夹给我的就是好吃,大叔,我姐姐这么好真是便宜死你了。” 安铁无奈地摇头笑了笑,这个小姨子可真是让人吃不消啊,估计以后上哪要是带上她,想跟瞳瞳说说话都没机会,得好好想个办法把这丫头甩掉,否则在这里呆着这几天时时刻刻身边都有个高瓦数的灯泡,那就煞风景了,当然,安铁只能这么想,要说出来肯定得炸庙。 就在这时,就听到邻桌的两个老太太在那议论着什么,好像也跟这个空山寺有关,安铁等三人停下谈话,听着旁边座位上的老太太说些什么。 “刘大姐,你求的是什么签啊?我看求完签之后就乐,到现在嘴还合不拢呢,呵呵。” “哎呀,也没什么,平安签,中平,我听庙里的和尚说啊,我老来有福,一家平安,你说这人到了我们这岁数还图什么啊,不就看着儿孙们平平安安的有好日子过就行嘛。” “那是,所以我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去,为儿女祈福。” “是啊,不过今天可真是热闹,听说是个有钱人家在做法会吧?” “嗯,我也听说了,所以说呀,这空山寺可真是灵验得很,否则那些有钱人怎么会花那么多钱在这里搞法会呢。” 听到这里,小桐桐的眼睛一亮,看看安铁和瞳瞳,压低声音道:“听见没,空山寺今天有法会,咱们快点吃,然后过去看看吧?” 安铁看了一眼瞳瞳,瞳瞳似乎也很赞同,轻声道:“好吧,咱们吃完饭就去看看。” 三人商量好之后,饭就吃得很快了,特别是瞳瞳和小桐桐,之前在小吃一条街逛的时候都吃得差不多了,等菜上来之后就简单吃了几口,然后坐在那看着安铁吃饭。 安铁比较喜欢吃贵州这种当地特色的小吃,而且今天挑的这个小店也很随意,安铁甩开膀了大口大口地吃着,被菜里的辣椒辣得满头大汗,猛地一抬头,看见瞳瞳和小桐桐正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自己,搞得安铁嘴里的东西差点没把自己噎到。 “你们别光看我啊,再吃点,嘿嘿。”安铁对瞳瞳和小桐桐道。 瞳瞳拿起一张餐巾纸递给安铁,然后微笑着说:“我吃饱了,叔叔,你慢慢吃,不着急。” 小桐桐却在一旁道:“是啊,我也吃饱了,不过看着你吃饭可真香,好像吃什么山珍海味似的,你是不是从难民营出来的啊?” “有饭吃,就应该感恩,当然得隆重些。”在瞳瞳和小桐桐的注视下,安铁豪放的吃相收敛了一些,也没跟小桐桐计较。瞳瞳还好,平时瞳瞳就吃完了看着安铁吃饭,可多了一个小桐桐,还表情丰富地看着安铁吃,时不时地偷偷乐一会,安铁顿觉食欲大减,匆匆吃了几口菜之后宣告自己也饱了。 离开小店,三人坐上车赶往空山寺,这个空山寺位于马场镇和宋庄之间的一座山上,那座山不是很高,但风景极为秀美,远远看上去想个草木葱茏的天然植物园,在半山腰,还有几个凉亭,刷着朱红色的油漆,离老远就能看得到。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空山寺所在的这座山似乎没有其他山上那种长见的梯田,因此,这座山看起来就纯粹多了,远远望去,山上的寺庙是那种青灰色的,看起来面积挺大,在今天这种晴朗的天气中,山顶的空山寺被一些薄云包裹着,有点亦真亦幻的感觉。 车子是开不上去的,小桐桐交代了司机几句后,三个人徒步往山上的寺庙走,通往寺庙的路是青石板的台阶,这些青石板虽然形状不规则,但质地很好,一看就是有意选的上好的石料。 虽然是七月的天气,山里却不是很炎热,偶尔吹过来一丝凉风,感觉非常舒服,空气也很湿润,带着青草汁液的味道,使这上山的路也不觉得累人了。 一路上,安铁看到许多人从山上往下走,也有一部分往上走,这些人看穿着打扮都是村子里的农民,可能是听说空山寺有法会,来这里上香的,现在正值农忙,这些人抽空来空山寺上香,可见这寺庙的香火是非常旺盛的,那些从山上下来的人身上还带著一股香火味,正所谓还没到达庙中,就闻到了庙宇的气息。 小桐桐开始的时候跑在最前面,撒着欢一边跑一边对安铁和瞳瞳说道:“这个庙啊,也是外婆经常来的地方,她一来就住一段日子呢,谁也不见,就像那些老和尚闭关似的,嘿嘿。” “是吗?那外婆现在会不会就在这个寺庙里呢?”瞳瞳经由小桐桐这么一说,立刻就问到。 “应该不会吧,我也不清楚,要不咱们一会上去问问吧,这里的老和尚我也认识几个,他们要是不告诉我,看我不揪他们胡子。”小桐桐得意洋洋地说。 “你这小丫头,连老和尚的胡子都揪,你不是说这庙很灵吗,小心佛主让你来世变小猪,呵呵。”安铁在一旁打趣道。 “哼!你来世才是猪呢,我揪揪他们胡子,怎么了?难道你让我揪你胡子,啧啧,你看你,连胡子都没有,切!”小桐桐站在上面的台阶,双手叉着腰说道。 这时,从山上下来一个老太太,见小桐桐横在山路上,不悦地咕哝了一句:“现在的小娃娃怎末这么不懂事啊,你站在道当中不挡别人的路嘛。” 小桐桐猛地一回头,气呼呼地看了一眼老太太,一见那个老太太花白头发颤颤巍巍地站在那,又不好说什么了,有些执拗地让开路,等老太太走了下去,小桐桐才噘着嘴看着老太太的背影,小声嘀咕道:“老太太这么大岁数嘴巴还挺厉害,哼!”说着,小桐桐的鼻子也皱了起来,样子非常滑稽。 安铁知道此时再说小桐桐点什么,这丫头肯定没完没了,索性装作没看见刚才的事情,跟瞳瞳一起并排继续往上走着,小桐桐可能刚才跑上跑下地跑累了,看到瞳瞳和安铁走到她前面挺远,才嚷嚷道:“哎,等等我啊!” 上了山以后,安铁总算看到了空山寺的全貌,之间这座寺庙看起来非常朴素,但做工却极为精致,建筑风格有点类似于宋朝时的建筑,飞檐雕花,古朴而不失庄重,看起来像是千年古刹的感觉,但仔细看一下这些建筑,好像又不是古代的遗址。 寺庙的大门是一片茂密的竹林,使得寺庙的台阶上竹影轻轻晃动,一股清幽的气息霎时扑面而来,风里还带着淡淡的香火味,使人心神也随着这种气息明朗了不少,进入山门,里面是一个长方形院子,精巧的带有雕花的钟楼和鼓楼分列左右,在钟鼓楼的飞檐上还带着一些金色的铃铛,在山风的摇曳下,铃铛清脆响起,与大殿的缭绕轻烟形成一种宁静致远的感觉。 瞳瞳看着这里座寺庙,眼睛里的目光很柔和,眼神也沉静如水,望着大殿上释迦牟尼金身佛像伫立良久,双手一直是合十着的,样子非常空灵,安铁看这里基本上像那些旅游景点似的,烧香都围在那个大香炉里,只见院子里的那个青铜香炉正冒着青烟,周围还围着不少人,安铁拿起一炷香摆出撸胳膊挽袖子的架势,把手里的那炷香点燃,然后交到瞳瞳手上。 瞳瞳接过安铁递来的香,微微一笑,然后郑重其事地对着佛主拜了拜,这时,在一旁看热闹的小桐桐梧着嘴笑嘻嘻地对安铁说:“大叔,没想到姐姐也这么喜欢拜佛啊,这一点跟外婆倒是有点像,嗯,我看等外婆见了姐姐一定会很喜欢她。” 安铁对小桐桐说:“来庙里不拜佛来干什么呀,你这个小丫头,知道因果经有这么一句话吗,‘今生驼背为何因,前世嘲笑拜佛人’,你呀,就等着下辈子做个小罗锅吧,嘿嘿。” 小桐桐听安铁这么一说,立刻伸出小拳头往安铁胸脯上使劲敲了一下,然后看着上了香的瞳瞳,告状似的说道:“姐姐,你看看他,他咒我下辈子是罗锅,你替我出气啊。”

让安铁惊讶的是,周晓慧母女和一个很熟悉的中年男人正站在艺术学院的大门口,周晓慧和小桐桐出现安铁已经不觉得奇怪了,让安铁大跌眼镜的是,那个中年男人居然是安铁在搬家公司接触过的一脸江湖气的汉子鲁刚。 安铁皱着眉头,透过半开的车窗往校门口那边看着,由于安铁停车的位置离校门口很近,又不是很现眼,看那一家三口很清晰,连说话也听得十分清楚。 今天的鲁刚不像在搬家公司里那样看起来那么孤僻和江湖气,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装,满脸遍布着青色胡茬,眼睛看着周晓慧带着一抹显而易见的柔情,整个人一下子就变了气质,像一头优雅的豹子,这哪里还像在搬家公司默默无闻的中年汉子呢。 “晓慧,咱们回家吧,好不好,我刚来,你不是说给我做晚饭吗?”鲁刚一脸柔情地揽着周晓慧的肩膀,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是怕他一使劲把周晓慧捏坏了似的。 “老公,我要等瞳瞳,我想见见她,你没见过她吧,她和我长得很像。”周晓慧说着居然笑了,像是给鲁刚献宝一样,脸上还带着一点羞涩。 鲁刚看到周晓慧这副模样,握着周晓慧肩膀的手顿了一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周晓慧,仿佛只要周晓慧高兴了就是他莫大的幸福一样,生怕这美丽的笑容一眨眼间就不见了。 这时,小桐桐在一旁着急了,推了一下鲁刚,说道:“老爸,还是劝我妈回去吧,她早晨的时候就说身体不舒服来着,你看,现在脸色都不怎么好。” 鲁刚听小桐桐这么一说,有些紧张地看看周晓慧,然后道:“晓慧,听话,咱们先回家,等哪天我去约咱们女儿到家里玩,你看怎么样?”鲁刚像哄小孩似的跟周晓慧柔声说着,那张很粗狂的脸带着疼惜。 周晓慧茫然地看了一眼鲁刚,然后失神地笑笑,说:“真的?老公,你可别骗我,我女儿很乖的,她只不过是怨我抛下她了,是我不对,呜呜。”周晓慧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掉。 鲁刚赶紧把周晓慧圈进怀里,手忙脚乱地给周晓慧擦眼泪,那场景看得安铁一呆,暗道,看来这个鲁刚是铁汉柔情啊,怪不得娶了自己老丈母娘这么个千娇百媚的女人。 安铁再一看小桐桐,只见那个小丫头一直不太高兴地站在一边,似乎对她父母的对话有些不耐烦,用鞋子在地上画着圈,心里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晓慧,别哭,我还饿着呢,回去给我做饭吃行吗?”鲁刚继续采后柔情攻势。 周晓慧的眼睛恢复了一丝清明,看看鲁刚,嫣然一笑,道:“好吧,那你答应我的可别反悔,女儿还没吃过我做的饭呢。” 鲁刚干笑着点点头,看了小桐桐一眼,对小桐桐的低沉有些不太适应。 “小儿子,咱们回家吧。”鲁刚这话是对小桐桐说的。 安铁听了鲁刚对小桐桐的爱称,忍不住笑了一下,哪知小桐桐的耳朵似乎很灵,循着声音发现了安铁,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冲安铁瞪了一眼,然后对鲁刚道:“老爸,你和老妈回去吧,我还得回学校有点事呢,就不当灯泡了。” 看得出鲁刚对小桐桐极为宠爱,通过刚才那个爱称就能看得出,无奈地笑笑,然后对小桐桐说:“那好吧,早点回家,别在外头疯玩让你妈操心。” 周晓慧则伸手摸摸小桐桐的头,温和地说:“你爸爸的话都听到了吗,早点回家。” 小桐桐低着头,眼尾余光肯了一眼安铁,闷声道:“知道了。” 就在这一家三口在校园门口话别的时候,安铁看到学校大门的柱子后面有一个熟悉的人影,是瞳瞳,安铁心里一沉,暗想,瞳瞳估计看了有一会了吧,此时此刻,瞳瞳看着这一家三口温馨的一幕会是什么感触呢。 等周晓慧和鲁刚离开之后,小桐桐立刻就奔着安铁的车了蹿了过来,而安铁则下了车准备到门口看看瞳瞳。 小桐桐揽住安铁,没好气地对安铁道:“大叔,你看戏也看了好一会了吧?” 安铁心里担心瞳瞳,也没搭理小桐桐,越过小桐桐往学校大门口的方向望着,看见瞳瞳低着头,正往自己这边走,虽然看不到脸上的表情,可从身上散发出来的低落,安铁还是能感觉到的。 “喂,你怎么不说话。”小桐桐抓着安铁的胳膊晃了一下,顺着安铁的目光回了一下头,正好看见瞳瞳站在她身后,咬了一下嘴唇,故作轻松地说:“嗯,姐姐,你下课了?” 瞳瞳看看有些不太自然的小桐桐,“嗯”了一声,没说话。 安铁仔细地看看瞳瞳的脸色,转移话题道:“丫头,都五点了,我们找个地吃点东西再回家吧。” 还没等瞳瞳点头答应,小桐桐却高兴地附和道:“我赞同,大叔,你是不是知道我饿了啊。”说完,小桐桐笑嘻嘻地站在瞳瞳身边,挽着瞳瞳的胳膊,可怜兮兮地说:“姐姐,我跟你们一起去吃饭你不介意吧?” 瞳瞳眼神复杂地看看一脸无辜的小桐桐,又抬头看看安铁,轻声道:“一起去吧。” 小桐桐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扬起脖子看着安铁,像只开了屏的小孔雀似的。 安铁带着瞳瞳和小桐桐去了那次请柳如月吃饭的“茶色”,一进那家饭馆的门,瞳瞳闻着饭馆里若有若无的茶香,脸上的表情缓和了很多,问安铁道:“叔叔,这地方怎么不像饭馆,像茶楼啊。 小桐桐也道:“是啊,这地方的菜能好吃吗,大叔,不会是想省钱吧?” 安铁听瞳瞳问时还打算清清嗓了给这姐妹俩介绍一番,可一听小桐桐那么一问,兴致陡然就没了,心里那叫一个上火,这丫头在哪都是气人的主,上次还觉得她乖巧?肯定是错觉。 瞳瞳见小桐桐把安铁要说的话噎了回去,对安铁淡淡地笑笑,似乎在对安铁说不要在意,安铁一看见瞳瞳又见笑意,哪还有空想别的,笑呵呵地对瞳瞳道:“这个地方啊,我之前来过一次,这里的菜全部有一味配料就是茶叶,味道非常好,丫头,我觉得你肯定能喜欢。至于某个小丫头,不见得有这样的品味,嘿嘿。” 小桐桐一听,立刻瞪着安铁道:“没见过你这样恶劣的人,哼,要不是我姐姐在,我才懒得来呢。”小桐桐说得理直气壮,根本忘了刚才是她非要跟来,那气鼓鼓的小模样看起来煞是可爱。 安铁嘴角含着淡淡笑意,看了一眼小桐桐,不知道为什么,一遇到这丫头安铁就忍不住逆着她,似乎这丫头总能引起安铁身体里的恶作剧因素,这感觉就像当初用大咧咧的态度对待初来滨城的瞳瞳似的,不同的是与瞳瞳较劲的时候往往是自己败下阵来,而与小桐桐则相反,当然,如果小桐桐胡搅蛮缠,吃亏还是安铁。 进了包间以后,安铁把点菜的任务交给了姐妹俩,瞳瞳拿着菜单的时候,小桐桐把她的脑袋凑到瞳瞳身边,安铁还是次看着这姐妹二人离得这么近,两张相似的脸,此时凑在一起,谁也不会怀疑这二人不是亲姐妹。 只见小桐桐看着菜单上菜品,不住地嘀咕道:“这个看上去不错,姐姐,这个也挺好吧,哎,姐姐你看这个颜色好有食欲啊。” 瞳瞳微笑着按小桐桐说的点了几个菜,最后,菜全成了小桐桐点的。 瞳瞳环视了一下包间的环境,眼里多里几分赞赏,不由得说:“这个地方感觉听舒服的,看图片上的菜也挺清淡。” 安铁听瞳瞳这一说,笑道:“嗯,不光看着好,上次我来吃过,味道也不错,早就想带着丫头过来了,今天正好了,呵呵。” 小桐桐听安铁说完,撇撇嘴,道:“大叔,不知道你上次跟谁来的呀?也是美女吗?比起我姐姐怎么样?”说完,小桐桐幸灾乐祸地给安铁飞了一个媚眼。 瞳瞳皱了一下眉头,看了一眼小桐桐,端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然后看着安铁,从脸上看不出瞳瞳此时在想什么。 安铁顿了一下,不知为何,竟有点心虚,本来与柳如月那天在这吃饭没什么特别,可还是怕瞳瞳知道后会心里不舒服,便搪塞道:“是跟一个客户。”不想多说,说多了像是在解释什么似的,尽管这一句已经像是在解释了。 “哎呀,你也开始拿这一套对付姐姐了?姐姐,我在网上看啊,那些出轨的男人在外面约会通常都说陪客户的。”小桐桐得意洋洋地眼睛看着安铁,却对瞳瞳说道。 安铁头大地看一眼小桐桐,道:“小丫头,你话还挺多,刚才我可听到了,你妈还等你吃饭呢,你是不是觉得这里的饭菜不合你胃口,想回家吃啊?” 小桐桐怏怏地收起幸灾乐祸的表情,兀自喝了一口茶,然后沉默了一会,对瞳瞳道:“那个,姐姐,你和老妈真的没得谈了吗?你不知道……她……”,小桐桐说着,神色暗淡下来,似乎在考虑什么事情该不该说。 瞳瞳在小桐桐提起周晓慧的时候拿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颤,然后淡淡地说:“你不要说了,有些事情必须自己解决,别人是帮不上忙的,既然你担心你母亲,那就好好照顾她。” “可是……” 还没等小桐桐说完,安铁连忙插话问道:“小丫头,今天在学校门口的是你父亲对吗?”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枕着满坡星光翻来覆去地琢磨着那个叫做桐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