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场老母就说后天赶场了,又去帮您老妈割草

图片 1 我的家在盆地中央的小河边,我家的农田就在小河对岸。每年的三月份,坪上大片的农田里总是盛开着油菜花,我经常到油菜田里帮妈妈采割一些嫩紫草用来喂牲口。
  需要割草时,我就走出家门,绕过门前别人家的农田,穿过学校操场,来到小河边,找到一处卵石浅滩,撸起裤脚径直走上河对岸,迈进我家的油菜田。
  那一天,我又来到了小河边,看见何老师正在洗衣服,她回头也看见了我,笑着问:“又去帮你妈妈割草啊?”我笑道:“是啊,再不去割草,那些猪崽崽就要把我吃了!”何老师笑道:“你妈妈有你这么一个乖乖女,真有福气!”我笑道:“你也不错啊,前天我还看见你家小雅帮你洗衣服!咦,今天,你怎么自己洗?小雅呢?”何老师笑道:“她呀,回北京了,那天,她洗的太多了,剩下的衣服被我藏起来了。等她走了,我就自己洗一洗!”我坐在草滩上看着何老师笑盈盈的脸,分享着她的幸福,忘记了自己割草的重任。
  我正在出神,何老师突然说:“等一会儿,你来我家吧,我帮你补补课!”我笑道:“好啊,如果有一天能像小雅姐去北京上大学,该多好啊!”何老师一听这句话,说:“如果你努力,这不是不可能啊!”我听了何老师的鼓励很是兴奋,却陡然想起了自己的家境,立马跌到了冰谷中。“我很笨的,哪有小雅姐那么聪明!再说,我妈妈也离不开我,将来能把初中读完就不错了!”何老师听我说完这些话,没有再说啥,我站起身,过了小河,走进了油菜田割草。
  正当我的草快割足时,学校那边响起了钢琴声,我急急忙忙背起草,来到了教学楼底下,鬼使神差地停住了脚步,楼上的人随着琴音高声唱着:“让我们荡起双桨……”那是何老师的声音,那么悦耳动听,我听得都入了迷。
  自那以后,我常常心不在焉,做事总是出差错,我妈妈见我这副丢了魂儿的样子,关切地问:“这些天你怎么了?生病了?”我摇摇头,半晌才呐呐道:“何老师叫我去补课!”我妈妈听了这句话,满脸堆笑说:“啊,那好啊,你尽管去!家里是没钱,不过,我会去拿一些黄豆送过去!”听到母亲这样说,我一改往日大大咧咧的脾性,扑在母亲怀里嚎啕大哭,母亲却笑道:“你这孩子……好了!好了!还哭!都是妈妈不好,拖累了你的前程!如果你爸爸还在,该多好啊!”母亲说完,情不自禁搂住我的头,也掉下了久违的热泪……
  自从我爸爸出了车祸走后,在我的眼里,母亲一直是一个坚强的“女汉子”,尽管她的身板很柔弱,遇上难事,她却从不屈服。此时此刻,母亲却掉下了眼泪!我急忙停止了哭泣,帮妈妈擦眼泪,妈妈含着泪水,笑了。
  在母亲的支持下,我走在了去学校的路上,不一会儿,我就上了教学楼,找到了何老师的办公室。
  当我敲开门的那一刹那,突然闻到了一股清香。
  何老师微笑着将我迎进办公室,我好奇地打量着她的办公室,只见她办公桌上左边的花瓶里插着几株桃花,旁边放着一面圆圆的镜子和一碗饺子,右边则摆着一摞书;素净的窗帘敞开着,缕缕阳光照了进来,我和何老师的“合影”在镜子里面格外清晰。
  看着眼前这些素雅温馨的布置,我傻笑着,何老师笑道:“赶快把饺子吃了!吃完就上课!”我愣住了:敢情这饺子是为我准备的!我犹豫着,可是,何老师又催促起来,我这才将肉馅饺子吃了个精光,何老师笑了,抚摸着我的头,说:“看把你瘦的!”
  那段时间,我补课特别认真,学得也很快,以至于几个年级的课本知识,在很短的时间内都快被我“啃”光了。一次下课后,何老师鼓励我:“你还说自己笨,吃了我一碗饺子,你就变成了‘神童’?你是很有希望的!”听着这些话,我腼腆地笑着。
  当我回到家里看到妈妈时,很想将老师的话告诉妈妈,与妈妈一起分享我的快乐。可是,当我看到妈妈的疲惫的神态,我的眼睛里就像插进了一根刺,心里如同扎了一根针。
  尽管如此,学校我不能不去,我不能将希望变成失望。何老师的琴声总是那么的悠扬,渐渐地我已经习惯在琴声中穿梭。
  有一天,一位阿婆气喘吁吁地跑来告诉我:“你妈妈在田里晕倒了!”我大吃一惊,丢下书本就往田里跑,何老师在我后面也追了上来。一进油菜田,我就看见妈妈和背篓一起倒在草丛里,我抱着妈妈大哭起来,妈妈醒了过来,挣扎着要起身,说:“没事!没事!就是一脚没踩稳,摔了一下。”我一边急忙卸下母亲的背篓背在自己身上,一边和老师将母亲搀扶起来,母亲挣扎着站起身,伸手要夺我的背篓,被我拦住了。突然,我看见了母亲的手上有一道伤口,惊道:“妈,你的手?”母亲看了看伤口,笑道:“就擦破了点皮,不要紧!很快就好了!”听着母亲的这些话,我的心一阵阵的疼!
  何老师和我把我母亲送回了家,我给母亲擦洗了一下,然后让她服药躺下。做完这些事情,我又去牲口棚料理牛羊,何老师在家里和我母亲拉扯着家长里短。当我从大山里回来时,何老师见着我,叹了一口气,说:“没有想到你家里这么难!”我沉默了。
  从此,何老师好像变了一个人,每一位同学的家里她都要去看看,有时候,何老师也要让我跟着她去。一段时间下来,我和何老师的皮肤都晒黑了,我笑何老师,她却打趣道:“黑了,健康!”
  光阴似箭,小雅姐又从北京回来了。我得到这个消息,喜出望外,急急忙忙往学校跑,当我跑到教学楼底下时,陡然听到楼上有人在吵架。一会儿,我看见何老师从楼梯上跑了下来,她看见我,愣了一下,却没有说话,也没有停下脚步,又一直往河边跑,小雅姐在何老师后面拼命地追着,我顿时懵了!半晌,我也急忙追了过去。
  当我赶到河边时,何老师和小雅都浸在了水里,我只听到何老师声嘶力竭地在喊:“别过来!你不是我女儿!你走吧,能走多远,你就走多远!永远不要回来!”小雅双膝跪在水里,大喊:“不——妈妈——你永远是我妈妈——你要不起来,我就和你一起去见爸爸——”也许是这句话感动了上苍!何老师僵住了!这时,我妈妈跑来“扑通”一下跳进了河里,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力气,三下两下就把何老师弄上了岸。
  我们几个人手忙脚乱地将何老师背回了家,待何老师醒过来,我妈妈不解地问她详情,何老师这才将事情原委一一告诉了我们。
下一场老母就说后天赶场了,又去帮您老妈割草啊。  原来,何老师和她丈夫并没有生育,小雅是他们收养的义女,而且这个义女的来历不平凡。何老师的丈夫是一个警察,在一次反扒行动中,他抓到了才八岁的小雅,小雅无父无母,生活无靠,何老师夫妇一商量,就办了手续收养了她。小雅进了何老师的家庭,被何老师调教得很好,改掉了以前的很多坏毛病。在学校里,小雅的成绩也逐渐冒尖。小雅的这些变化,何老师夫妇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何老师的丈夫在另一次行动中被歹徒刺中心脏,不幸殉职,何老师悲痛欲绝。过了一时间,何老师主动提出“支边”,就这样到了我的家乡。
  屋漏又偏逢连夜雨。何老师也许是积劳成疾,也许是思恋丈夫,最近总觉得身子不适,她进城到医院一查,才得知自己竟然患上了乳腺癌!这个结果如同惊天霹雳,让何老师天昏地转!尽管如此,何老师将这个消息守口如瓶,小雅回来很久都被蒙在鼓里。谁知,孝心动天。一次,小雅和以前一样给何老师洗衣服,意外发现了医院的报告单,小雅得知妈妈的情况后,就再也不愿意去北京上学,母子俩就为这件事情闹翻了!
  我妈妈听完何老师的讲述,回到家里,好几天的半夜里,我总是听到妈妈在床上辗转反侧的声音。
  由于何老师的心情不好,自从出了那件事情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去打扰她,一直在家里帮妈妈做事。我和小雅也没有机会好好相处过,尽管她有时候上门给我补课,也全是授课内容。
  有一天,我正在油菜田里割草,小雅急匆匆地跑过来问我:“玲玲,你妈妈的生日是几号?”我奇怪地问:“三月十八啊,你问这个干什么?”小雅神秘兮兮地说:“把你妈妈的生日向前挪几天,行不?”我笑道:“我们从来不过生日,你搞什么?”小雅惊讶地说:“啊?三月初三,就是我妈妈的生日,我想你妈和我妈一块儿过生日!”一听到小雅这个主意,我顿时高兴得快跳起来,笑道:“好啊,就这样定了!不过,我没钱,你买单!”小雅将我的肩膀一拍,笑道:“鉄母鸡一枚!行!”
  到了三月三,我从小陶罐里掏出了积攒的“小钱”,和小雅这个“大款”高高兴兴地逛了一趟超市,奢侈了一把,拎回来一个大蛋糕。小雅还特意跑到山上,采回来一大把桃花,插在她母亲的花瓶里。
  晚上,我的妈妈,小雅的妈妈,小雅和我,还有一位“客人”,我家的狗狗“旺旺”,都围着桌子上的蛋糕,笑容满面。
  在大家吃蛋糕的过程中,小雅咬着我的耳根问:“你知道这是谁的主意吗?”我悄悄地反问:“这不是你的杰作?”小雅悄悄地说:“其实,今天也不是我妈妈的生日,而是你自己的生日!”我大吃一惊,站起了身,望着老师和我母亲,何老师微笑着说:“你妈妈把你的生日早告诉我了,你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过个生日,老师给你补上!”我妈妈微笑着对我说:“这些年,委屈你了!多吃点!”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半晌,才对妈妈说:“还说我,您也不是从来没有过个生日!”何老师笑道:“所以今天这个生日不同寻常!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个生日!愿我们做妈妈的和你们这些孩子永远幸福!”大家相互对视着,房间里弥漫着满心的温暖。
  在回去的小路上,我的小手一直紧紧牵着妈妈的粗糙的大手,妈妈笑道:“你再不松手,我们都要掉到田里了!”我笑了,将妈妈的手拉得更紧了。闻着空气里油菜花浓郁的芳香,感觉到自己快乐得像一只小鸟在蓝天上飞呀飞……

在我的世界里,小时候就是能过六一儿童节的时候。

          昨天打妈的电话,一直是呼叫转移,以为是手机没电了。后来我家王同学打,又通了。只要打不通电话,心里总会担心。怕妈一个人在家有什么事,虽然很多时候担心有点多余。然后妈妈就说明天赶场了,她在熬魔芋豆腐,魔芋是自己家地里的,说看着坏了可惜。每逢赶场天她就熬了去卖,可是我家在乡下,我们都不在家,走街上有一段路程,总卖菜的妈妈就多了艰辛。很多时候我都会叫车去接她,但也有叫不到车的时候,心里就七上八下的。叫妈妈不要卖菜,她又不愿意,很多时候都是弄好了才给我通电话或是我打电话去的时候她已经把要卖的东西准备好了。

我出生在一个还算经济可行的农村家庭,我的爸爸是一名工人,在我的记忆里,他每天拿着一把砖刀,早早起来吃过饭便去工地干活,他是一个聪明的人,自学建筑,还带过几个徒弟,当然,这是在我还在摇篮里的时候。之后在学校里,每当我被男孩子欺负时,我就会跟别人说,我爸带了很多徒弟,到时我让他们来打你们,事实上,他们只是跟在我爸后面干活的小工。可这却真的让那些调皮欺负我的人害怕了,现在想想还真有趣。

        在我的记忆中,妈妈和菜背篓是离不开的。我们小时候,镇里还有几个厂子。每逢赶场天的时候,妈妈就背着菜背篓去换回一家的生活用品。儿时总觉得赶场天能在镇上看到很多好玩的好看的,觉得赶场是件挺令人羡慕的事。可是妈妈赶场确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去要背满满的一大背菜去卖,换了钱还要买生活用品回来。那个时候我们小,为了节约钱,在街上连饭也舍不得吃。往往空着肚子走个来回。这就是妈妈,我生在农村的母亲,为了一家人的生计,为了我们这些儿女,花费了多少心血,饿过多少回肚子。

我仍记得在我上学前班前的时期,我家住在一间瓦房里,那时候我家有电视机,我跟我姐拿着话筒唱歌,我爸背了一袋没去外壳还满是刺的板栗,我跟我姐用鞋底将板栗放在脚底搓。之后,我家盖了新房子,我还记得,我在家里敬房子那晚,还在旧房子的床上尿床了。

图片 2

那个时候的爸爸是我觉得是最伟岸的永远打不倒的人。可是后来,每次过年吃年夜饭的时候,我家总是有一些来要钱的人,我记得最凶的一次,那人拿了块砖头,说要不到钱就把我家的电视机砸掉,电视机在那时,不是家家都有的,我家不仅有,还有个VCD,我妈还为此买了很多唱歌的碟。无奈之下,我爸叫来了派出所的人,才协调解决了这件事情。

      都说女子本弱,为母则刚,没有当母亲的女人不会是一个完美的女人。母亲不仅是一个称号,而是人格的一种升华,当了母亲的女人有刚毅果敢,也有坚韧不拔,为了儿女,可以做很多平时敢想不敢做的事儿。

后来的每年都有人在我们一家吃年夜饭的时候坐在我家。

      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奶奶就死了,爷爷死得更早,在我爸还是孩子的时候就死了。所以我的父母是白手起家,什么都没有的。妈妈总爱和我说我们小的时候她过的苦日子,说有我姐的时候因为没有人帮忙带,她总是带着我姐去赶场,背上还要背一满背的菜,我姐又小走不了路,总是把我姐抱着走一会又放在肩上骑着马马走一会。有时候累到不行的时候边走边哭。可是哭着也得往前赶呀,就这样一场复一场,我姐大了。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下一场老母就说后天赶场了,又去帮您老妈割草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