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雷重复,萧琴看着张雷老泪纵横

直升机在空中飞翔,后门已经拆掉。舱里站着背着伞包的战士们,他们都看着面对他们站着的大队长张雷上校。“翼伞的跳伞不是那么简单的。”张雷强调,“你们都是第一次跳翼伞,现在我先来做个示范。”“张大队,找你的。”驾驶舱开了,机长探头说。张雷走过去戴上耳机:“我是闪电,讲。”“闪电,我是利剑。你现在听我命令,目标——着陆场正中的一辆伞兵突击车。重复一遍,着陆场正中的一辆伞兵突击车。完毕。”刘晓飞的声音从电台里面传来。“我不明白。”“重复我的命令。”“目标——着陆场正中的一辆伞兵突击车。”张雷重复。“好,你现在可以开始。”刘晓飞有笑声,“如果拿不出来你的手段,跳错了位置,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张雷很纳闷,但是还是摘下耳机戴上伞盔走到舱门口。刘晓飞坐在伞兵突击车的驾驶座上点着一支烟,抬头看天空。一个黑影跳出舱门。张雷在空中看见了那辆伞兵突击车,他默默数着秒数,打开背后的翼伞主伞。红白相间的翼伞一下子打开,他在空中调整方向直接就奔向伞兵突击车。他的技术很好,风速也不大,所以距离伞兵突击车越来越近。“哪儿那么容易?”刘晓飞坏笑着倒车。张雷撑开翼伞追逐着伞兵车。一只白皙的手拉了伞兵突击车的手闸,伞兵突击车一下子停住了。刘晓飞笑着转过脸:“我操!果然是一夜夫妻百日恩啊!”张雷的双脚稳稳落在伞兵突击车的前鼻子上,翼伞飘落在他身后。他敏捷解开伞扣:“刘晓飞你搞什么名堂?!”刘芳芳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站起来,眼中流着热泪。张雷睁大眼睛。“张雷……”刘芳芳含着热泪。张雷一下子彻底解开背上的伞扑到车前玻璃上抱住刘芳芳。“我回来了……”刘芳芳哭着说。“我爱你。”张雷的嘴唇覆盖在她的嘴唇上。“靠,老子不当电灯泡。”刘晓飞跳下车跑了,回头喊:“我说,这个干爹我当定了!”“干爹?”张雷转头看刘晓飞的背影。“拉姆措尿了!”张雷抬头看去,刘勇军抱着一个孩子在着陆场旁边着急地喊。刘芳芳立即要跑过去,张雷一把拉住她:“我的孩子?”“还能是谁的?!”刘芳芳含着泪就要抽他,张雷挡住了。“我的孩子?!”张雷高喊着。“你放开我,拉姆措尿了!”刘芳芳着急地说。张雷敏捷地翻身到驾驶座位上,利索地发动突击车。突击车极其麻利地原地掉头,直接就冲向刘勇军。吱——张雷飞身跳过车前玻璃,踩着车头就过去了。“我的孩子?”张雷含着眼泪慢慢接过拉姆措,吻着她娇嫩的脸蛋,抚摸着她衣服胸口的闪电利剑标志。刘芳芳走过来,手放在张雷肩膀上。张雷一把抱住妻子和孩子:“你们都是我的,谁也不许走了……”

冠亚体育网页版,头发几乎全白的萧琴坐在沙发上看照片,满茶几都是照片。她拿着放大镜在一张一张看,都是刘勇军个人照片和全家的合影。有车声,萧琴没有起身。门铃响,她很奇怪地抬头:“小岳啊,去看看是谁?”小岳开门,惊喜地:“芳芳姐!”萧琴一下子站起来,腿都软了往门口跑。她摔倒在门口,向着门口伸出手老泪纵横。“妈——”刘芳芳跑过来抱住萧琴。萧琴张着嘴说不出话,流着眼泪抚摸女儿的脸。张雷抱着拉姆措站在后面不说话。萧琴转向张雷,急促地呼吸着跪起来磕头。刘芳芳抱住萧琴哭喊着:“妈——”“我有罪……”萧琴哭着喊出来,“你们让我赎罪吧,不要不给我机会……”张雷低下头,萧琴看见拉姆措伸出双手。张雷低头把拉姆措给她,萧琴抚摸着拉姆措的脸亲吻着,她哆嗦着站起来拉着刘芳芳进来。刘芳芳看见满桌子的照片流着眼泪,萧琴把拉姆措给她,自己颤抖着打开身边的柜子。里面都是小孩衣服。萧琴拿出一件来比着拉姆措,不合适,赶紧又拿出一件来。正好,她笑了,给拉姆措穿着衣服。张雷掉开自己的脸,不让眼泪掉下来。“妈!”刘芳芳抱住萧琴哭着说,“这么多天,你都在看照片做衣服?”“让我赎罪吧,芳芳……”萧琴抱着拉姆措拉着女儿,“让我赎罪吧,不要不给我机会……”刘芳芳转向张雷,张雷不说话摘下军帽长叹一口气:“杀人不过头点地……过去了……”萧琴大哭一声对着张雷跪下,张雷急忙拉住她。萧琴看着张雷老泪纵横,哭得说不出话。刘勇军慢慢走进来,看着萧琴。“老刘,我有罪啊……”萧琴又要跪下,刘芳芳和张雷急忙架住她。“你给我机会……”萧琴拼命想往下跪,“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啊,我想赎罪……”刘勇军看着曾经年轻丰韵的妻子已经彻底失去了魂魄,不说话。萧琴挣脱张雷和刘芳芳,跪在刘勇军跟前张大嘴却哭不出声音。刘勇军不看她,萧琴绝望地低下头。一只粗糙的手抚摸在她的头顶,萧琴抬头抱住这只手哭起来。“哇——”拉姆措哭起来。“又尿了!”刘芳芳抱着孩子喊,“张雷赶紧去车上拿尿布!”“这里有这里有!”萧琴跑向柜子,打开翻出一厚沓做好的尿布,“我都准备好了……”张雷和刘勇军站在门口,看着萧琴和刘芳芳忙活着。小岳小心地站在刘勇军身后:“首长,给您和张大队长也备饭吧?”张雷看刘勇军,刘勇军长叹一口气:“可以。”“是!”小岳兴奋地跑向厨房。

“D市大堤决口了!”A军区前线指挥部一片震惊。刘勇军站起来,用低沉的声音命令:“立即向中央军委和国家防总汇报,军区前指常委跟我上堤!”大雨当中,白发苍苍的将军们踏上吉普车开向大堤。通信车紧跟其后。刘勇军面色阴郁,保卫部长被他拉上车,神色很慌张。“带枪了吗?”刘勇军问。“是!”保卫部长说。“我让你抓哪个你就抓哪个!”刘勇军怒吼。“是!”保卫部长咬牙说。大堤上,战士们跟迷彩色的工蚁一样扛着沙包在拼命填决口,但是杯水车薪,下去就没了。何志军、雷克明和代市长嘶哑着喉咙,在命令陈勇立即去征用民船。“何志军!”刘勇军等一行将军踏上大堤,保卫部长手扶着腰紧跟着他。“首长!”何志军和雷克明敬礼。“你现在的前敌总指挥已经被撤了,撕掉他的肩章给我抓起来!”刘勇军怒吼,“雷克明接任前敌总指挥职务,即刻生效!”保卫部长走上前:“老何,这是副司令员的命令,不要让我为难。”何志军傻傻地看着刘副司令,任凭保卫部长摘下自己的大校肩章和指挥员臂章。保卫部长从兜里摸出手铐,又塞回去,回头高喊:“我没带手铐!”“给我带下去!”刘副司令员高喊。“不——”何小雨从斜刺里面冲出来抱住爸爸,“他不是罪人!”“长江决口,我是这段的前敌总指挥,我有罪。”何志军眼中含着泪花,“你去吧,别管我。”“这不是军队的罪!”何小雨高喊,“这段防洪墙就是豆腐渣工程!”刘勇军眉毛一挑,代市长急忙上来报告:“中将同志,这是前市委书记兼市长的问题,他已经被逮捕了。”刘勇军看着何志军,眼中有不忍,但是他的胸口起伏着:“即便不是你的问题,大堤决口你是总指挥已经有罪!你现在革职,留在大堤作战士等候处理!”“是!”没有大校肩章的何志军利索敬礼,转身去扛沙包。“爸爸!”何小雨哭着抱住他。“我是军人,大堤决口就是死罪!”何志军怒吼着一把推开他,跑去扛沙包。战士们看着自己昔日的大队长怒吼着扛沙包都傻眼了,雷克明一把跑过去摘下自己的特种大队臂章给何志军戴上:“老何,你还是我们特种大队的老领导!我命令你参加我大队指挥部工作!”“给我走开!”何志军一把推开他,“你的岗位在指挥部!”战士们流着眼泪和自己的老领导一起扛沙包。刘芳芳跑过来高喊:“副司令员同志,你太官僚了!这不是他的责任!”“大堤崩溃,我们都是死罪!”刘勇军高喊,“你给我滚开!”宋秘书拦住刘芳芳:“你赶紧去劝劝何小雨同志,别再出别的事情。”刘芳芳哀怨地看着父亲,跑去抱住在地上痛哭的何小雨:“小雨!你起来啊,我们还有任务呢!”何小雨抽泣着站起来却走了一步就摔倒了。刘芳芳抱起来泥泞当中的她:“你的脸怎么这么白啊?!”何小雨嘴唇翕动着:“我爸爸……不是罪人……”就晕过去了。刘芳芳抱着她高喊:“你醒醒啊!你醒醒啊!”她抱着何小雨顺手往下一摸大惊失色,“快来人啊——不好了——”几个战士冲过来抬起何小雨,刘芳芳着急地:“快送下去!去下面帐篷里面!快!”正在指挥战士扛沙包的刘晓飞看见了,快跑几步又停住了,眼中含着热泪高喊:“芳芳,你照顾好她——”刘芳芳着急地看着他,跺了一下脚跟着被战士抬走的何小雨去了。刘勇军亲自在大堤上指挥,将校们和地方干部围着他成一个圈子。代市长严肃地说:“江堤上形成了一道五十米左右的大豁口,江水以每秒400立方米的流量横扫一切。如不设法封堵,每小时就有144万立方米的洪水涌进城区,不要七八个小时,D市要从中国版图上被洪水抹去了!”“不惜一切代价,要堵住这个决口!”刘勇军高喊,“沉船!沉车!雷克明你马上去找船!”雷克明起身敬礼:“是!”刘勇军指着将校们的鼻子高喊:“我就站在大堤上——如果决口堵不住,你们先给我跳,我跟着你们跳下去!”张雷和刘晓飞带着田小牛脱去军装,跳入长江里面。正在江中的两艘水泥泵船被他们三个在水中挥手拦住了。张雷从腰带上摘下黑色贝雷帽戴上,顺着船舷爬上高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抗洪法》,你们的船只被征用了!”船长看着黑色贝雷帽上的军徽,很冷静:“解放军同志有什么命令?”“绑在一起,沉船!”张雷怒吼。船长一愣,咬牙:“是!”另外一艘船上,刘晓飞也在大声宣布命令。船长很配合,亲自操舵。巨大的缆绳把两只船绑在一起,水手们默默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告别自己的船。两位船长亲自操舵,靠近决口。水手们下了底下停着的渔政船,挥手告别自己的船。两艘船到了决口附近,张雷、刘晓飞、田小牛带着两位船长离开了。两艘船被吸引到决口上方,但是在发狂的洪水的巨大吸力下,两艘船像两只火柴盒一般“飘”出堤外。在数千军民的惊呼当中,上百吨的水泥趸船在洪水的作用力下,一头撞倒了造船厂的一栋二层楼房,船头死死地嵌进了楼房的墙体中。“船太小了!”刘勇军高喊,“有大船没有?!”“下游有码头,有千吨以上的大船!”代市长高喊。“把何志军给我叫来!”刘勇军高喊。一身泥泞的何志军跑步过来敬礼:“首长!”“我命令你,去下游给我找大船来!”刘勇军大声命令,“找到大船堵住决口,军衔我亲自给你戴上!如果找不到,你就别回来!”“是!”何志军敬礼,转身跑去。“林锐,跟何部长去!”陈勇高喊。林锐答应一声带着几个战士跑步跟上何志军跳上港监局的监督艇嘟嘟嘟嘟全速向下游驶去。“就那条了!”何志军一指一艘大驳船。监督艇快速靠上,何志军带着林锐等几个战士快步上了舷梯。船长迎上来,何志军高喊:“船长同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抗洪法》——这艘船被征用了!你立即组织船员离船,我们要把你的船沉到决口去!”老船长晃了两晃站住了,扶着船舷。“我再重复一遍,你立即组织船员离船!”何志军高喊,“我们要沉了你的船!”水手们跑过来扶着船长,船长推开他们站直了,敬礼:“我遵守抗洪部队命令,沉船!——长航武汉轮船公司甲21025号驳船今天结束自己的航运使命,归属抗洪部队指挥,准备沉船!”何志军和林锐庄严还礼。驳船在两艘拖船的引导下靠近决口,何志军拿着电台高声命令:“拖轮抛锚,慢慢让驳船靠近决口!”林锐在拖轮上高喊:“拖轮抛锚!”哗啦啦,拖轮开始抛锚。驳船被洪水冲着,慢慢侧向向决口靠近。何志军站在船头命令战士穿好救生衣准备不测时候跳水,战士们围在他的身边。何志军高喊:“执行命令!”一个战士在电台报告:“连长!何部长不穿救生衣!”“你们给我抱住他!”林锐在那边高喊,“他死,你们也别回来!我马上游泳过来!”驳船慢慢靠近决口,越来越近了,终于在7米外停搁,正好横堵在决口处。“沉船封堵决口一次成功!”代市长流出眼泪,“一次成功!成功了!”洪魔的咽喉被卡住,决口的大水顿时减小了许多。原来下泻的洪水已涨到堤下的二楼门框,很快回落到一楼的楼顶。“拖轮下沉!”林锐在那边高喊。两艘拖轮开始下沉。岸上的军人们举手敬礼,向这完成历史使命的轮船敬礼。何志军站在船头,疲惫地松开手:“成功了……”监督艇靠岸,何志军走上岸边。刘勇军迎上来,伸手。保卫部长急忙把大校军官的软肩章递给他。刘勇军亲手给何志军戴上军衔:“我要给你请功!”何志军眼中含着热泪:“首长,我是革命军人!我丢失阵地,我是死罪!”“你已经给夺回来了!”刘勇军拍拍他的肩膀,“好样的!”何志军举手敬礼。刘勇军还礼。“我女儿怎么样了?”何志军突然问。刘勇军回过神来:“对,小雨呢?你们谁看见了?!”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张雷重复,萧琴看着张雷老泪纵横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