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踢球的自然是已经自知会去海南最后选拔的队

“勿忘国耻!牢记使命!”字样的标语牌在训练场墙壁上立起来,特战一连连长田小牛中尉扯着脖子喊:“那个命字,再左边点!下来一点,对对对!好了,固定固定固定!”特战二连连长董强中尉带着战士们在重新喷特种障碍的迷彩色,一片烟雾,大家都戴着口罩和风镜。他摘下口罩走出来抽烟,田小牛一脸喜不自胜跟自己的战士说:“命命命,这个命字好啊!命好咱们就挂牌子,命不好他们就得喷漆!是不是啊一连的同志们!”“是——”一连的战士们怪笑着敲钉子。董强看看田小牛,对自己连队的战士喊:“同志们,咱们是民兵还是特种兵啊?怎么混进来一个民兵连长啊?”二连的战士们一片哄笑。田小牛哈哈笑着跑过来蹭了董强一颗烟:“你说我民兵就民兵了?”“这回还惦记着回你们村去当民兵连长吗?”董强笑。“那不行,咱不能再当民兵连长了!”田小牛嘿嘿乐,“我估摸着吧,如果我再转业起码得是乡民兵营长了!”一连二连的战士们都笑了。“你就惦记你那个民兵吧!”董强苦笑着说。“牛啊——”田小牛一听眼睛就直了。“牛啊——”田小牛一个向后转,眼睛绝对是直了。一个农村妇女跟几个农村老头在一个战士的带领下走入训练场,妇女高喊着:“我的牛啊——”“妈——”田小牛反应过来,“你怎么来了?!”董强还没反应过来,田小牛已经跟风一样飞过去了。田小牛的妈妈一把抱住田小牛高兴得不知道怎么好了:“我的牛啊——”“妈!”田小牛高兴地说,“你怎么跑部队来了?”“你这成年累月也不能回家,还不行妈来看看你啊?”田小牛的妈妈抹着眼泪看着田小牛,“这高了,壮了!当干部了就是不一样啊……”董强跑步过来敬礼:“阿姨好,我是田小牛的战友董强!”“咱牛信上老说你!”田小牛的妈妈高兴地拉着董强的手,“咱牛老说,没有你的帮助,他现在肯定回去当民兵连长了!没想到现在出息了,当了解放军的连长!”一连二连的战士们都哄笑,董强也笑了。“赵叔,常叔,你们怎么也来了?”田小牛惊喜地握着老头们的手。“这不一听说我要来看你,咱村的老民兵连都要来!”田小牛的妈妈骄傲地说。“对!”老民兵连长赵叔沟壑密布的脸都笑烂了,“咱们民兵连的老弟兄们都抢着要来,我跟常指导员一合计就说——不中!咱牛现在是连长了,工作忙!去那么多人咱牛还工作不工作了?都不许来,我跟常指导员就代表了!”“咱牛是咱村的骄傲啊!”常指导员也是笑得无法形容抚摸着田小牛的迷彩服,“哎——现在这军装真好看,都是花的!看看,都21世纪了咱部队还是艰苦朴素,这胳膊上膝盖上都打着补丁啊!好好好,不忘本!”田小牛急忙戴好奔尼帽退后:“敬礼!”“好好好!”赵连长和常指导员都是眉开眼笑,举手还礼。刘勇军和将校们巡视着部队,进了训练场。他们看见了,刘勇军笑:“怎么,家属来队了?”“好像是田小牛老家的。”林锐说,“我叫他过来!”“别。”刘勇军笑,“我们过去,人家大老远从老家来咱们得过去!”战士们都围上来帮田小牛老家来的人拿东西,田小牛看见常指导员背上的筐子背着一个布裹好的长长的东西:“这是啥啊?哎哟,这么沉啊!”田小牛接过来的时候差点掉在地上。“可不敢打碎了可不敢打碎了!”老赵和老常几乎同时抱住了筐子,“这可是咱们村的老民兵们一起上山选的石头,打磨好了找村里的文化教员写的字,我们一下一下轮流刻好的!”“啥啊?”田小牛纳闷,“这么金贵?”老赵和老常不肯给战士,自己把筐子放下,颤颤危危抱出来那个布裹着的碑立在地上。黑布一点一点被两位老民兵揭下来,露出利剑形状的石碑。所有在场的官兵都惊呆了。三面刃的黑色石碑,利剑向天。每面刃上都刻着一行精心写就的楷书,字数相同但是内容不同。老民兵赵连长看着田小牛和战士们:“这是我们民兵连的老弟兄们,一下一下轮流刻出来的!是送给咱牛的礼物,咱牛现在是解放军连长了!这块碑咱牛得立在心里,立在心里!”老民兵常指导员看着大家:“我给大家念一念啊,这是我们村民兵连的老弟兄们给咱牛的一点心意!写的不好你们都别见笑啊——“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主权神圣不可侵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空主权神圣不可侵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主权神圣不可侵犯!”“老人家!”大家都看去,官兵急忙立正敬礼:“首长好!”刘勇军还礼,带着将校们过来:“老人家!这个碑送的好啊,送的好!”“首长!”老赵和老常两位老民兵急忙站直颤巍巍的身子。刘勇军把他们的右手都放下来,看着两位老人:“送的好!我打个秋风,这块碑能不能让我带走?”老赵和老常很为难,互相看看。老赵说话了:“首长,这个是我们村民兵连送给咱牛的!不好转送给你。”“对不住了首长。”老常也很抱歉,“咱也没想到会遇见首长,我们农村人没见识。”“没关系。”刘勇军伸手制止正要说话的田小牛,“既然是你送给田连长的,那么就留下来在这里。”“谢谢首长,谢谢首长。”两位老民兵很歉意地说。“全体集合——”刘勇军脸色一变。一连二连战士们急忙在他面前站成两个方队,将校们在方队前面站成一个横队。两位老民兵和田小牛的母亲都傻了,觉得首长生气了。“首长,我们农村人没见识,这个碑……”田小牛的母亲着急地说。刘勇军只一伸手,田小牛的母亲就不敢说话了。“你们是老民兵,老民兵。”刘勇军点着头,“很好,很好!”两位老民兵不敢说话,看着首长。刘勇军大步走到队列前,向后转:“全体都有——听我口令!”军人们挺胸抬头。“敬礼——”刘勇军高喊,庄严地举起自己的右手贴在将军帽檐边上。刷——身穿常服的将校们和身穿迷彩服的官兵们一起举起右手,庄严敬礼。“首长,首长,这……”两位老民兵摆着手,“这可使不得啊!”“你们是我见过最出色的解放军战士!”刘勇军的声音有些发颤,手还没有放下来。两位老民兵鼻子一酸,都流出热泪。“我们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刘勇军坚定地说。两位老民兵哭出声音来,举起自己颤抖的右手向官兵们还礼。“这块碑,我做个主。”刘勇军放下右手声音平缓,“雷克明!”“到!”雷克明跑步出列。“把这块碑,给我立到特种旅办公楼的草坪上去!”刘勇军厉声命令,“你们旅常委和三个大队的常委,每天早晚点名都给我读三遍!”“是!”雷克明敬礼。“谢谢你们。”刘勇军和两位老民兵握手,“我们还有事,只能先走了。希望我的部队给你们留下良好的印象,不会让你们失望!”将校们跟着刘勇军走了。俩老民兵还在傻。“那个首长……”老赵颤抖着声音,“是你们团长?”“比团长大的多。”田小牛还在觉得跟做梦一样。“你们……师长?!”老常惊了。“比师长也大。”田小牛还在回味。“你们军长?!”老赵下狠心猜了。“我们军区副司令。”老赵和老常几乎同时晕倒了。

灰尘半人高,战士们扛着自己的连旗便步下山,高唱着歌儿。互相还是不服气,三个连队的战士都笑着互相骂。林锐和张雷、刘晓飞走在路边。“我说你们俩都跟疯子似的,这刚刚来就折腾。”林锐摘下钢盔苦笑,“跟我挑战是怎么的?”“我这就得折腾。”张雷笑着递给他们烟,“不折腾折腾,他们怎么认识我?”“我是被逼上梁山啊!”刘晓飞点着自己的烟,“本来还想跟战士们聊聊呢!”“聊啥啊?”张雷挤挤眼睛,“晚上比夜间射击!”“我操!”林锐痛楚地说,“全训部队你以为有个周末容易啊?”“战士们思想单纯,比一比不用政治鼓动也会上进,玩命训练。这对咱们三个连队都有好处,这手是我从我老子那儿学来的——我也是顺便摸摸连队的底子。”张雷说,“不然我就是有想法,也不知道现阶段战术水平到底如何。”夜间的射击训练场,曳光弹拉出漂亮的弧线。目标是一排点着的香,不时有香被打断。“我们比完了,三个连长要不要比一比啊?”一个排长高喊。“要!”三个连队的战士都喊。三个年轻的连长放下手里的望远镜,都互相看着笑了。“将我们的军了啊。”林锐笑,“你们说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张雷摘下望远镜递给文书,“比吧!”“谁怕谁啊?”刘晓飞伸手接过一支步枪,开膛检查。三个年轻的连长一人手持一支步枪,腰挎一支手枪站在射击地线。夜色当中,月光照着他们年轻的脸。一排新的香点起来。“准备射击——”值班员高喊。三个年轻的连长持枪在手,屈膝准备。“开始射击!”几乎同时,三个年轻的连长趋前一步跪姿开始射击。清脆的枪声当中,弹壳飞出弹膛,枪口喷射着烈焰和浓烟。跪姿、立姿、卧姿分别10发步枪子弹打完以后,他们同时丢掉步枪拔出手枪上膛,向前跑去。他们在30米地线同时停下,立姿双手持枪速射。香一根根被打断。战士们掌声一片。远处车旁的雷克明放下望远镜,点头:“陈勇,你的这三个连长看来是要把我们大队折腾个翻天覆地了!作他们的营长,你得有点真本事!”陈勇笑笑:“大队长,就他们这几个毛孩子成不了气候!”“长江后浪推前浪啊!”雷克明感叹,“走吧,我们回去开作战会议。”火车站。穿着士兵常服的董强背着背囊戴着大红花在战士们的簇拥下走到站台上,林锐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学习!等你回来当排长,当连长!”董强笑着敬礼:“连长,我也等着你当大队长的好消息!”“臭小子,别胡说!”林锐笑笑,“你好好学习是真的!”田小牛走出人群:“董强,这是我让我妈给你作的!你带上,冬天跑五公里的时候护腿!”董强笑着接过护膝:“谢谢了!”田小牛嘿嘿笑:“你这一去南京上学我还真舍不得!没人说我了,我都觉得少点啥!”“那你就好好复习,明年也去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和董强作伴啊!”林锐说。“我?我不行。”田小牛嘿嘿笑,“我没董强那个脑袋瓜子,文化基础也差。”“你脑子可不笨,你看得出来的我就看不出来。”董强笑着把自己手里的一个迷彩手提包递给他,“这是我留给你的!”“什么啊这么沉?”田小牛接过来差点没掉地下,他打开看看:“书?”“这都是我的复习资料,我把这些留给你。”董强真诚地说,“明年,我在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特种作战系等你!”田小牛站起来,抱住董强:“好兄弟!等我退伍回家当了民兵连长,你来找我,我带你打兔子去!”“你就惦记那个民兵连长!”董强笑骂他,“你别忘了,你现在是中国陆军特种兵!是最出色的陆军士兵!你会成为一个出色的特战军官的!”田小牛激动地点头。列车开走,董强站在车门里面敬礼。林锐和战士们敬礼。田小牛含着眼泪敬礼:“好兄弟——我会去找你的!”

下午1点的时候,集训队员都已经恢复了,甚至中午就有活蹦乱跳在湖边踢球的了。在踢球的自然是已经自知会去海南最后选拔的队员,大多数知道自己无望的队员都没起床,看着帐篷顶发呆。刘参谋长在何志军、雷克明的陪同下视察了集训基地,并且亲自探望了还在病床上休息的集训队员。面对那些无望参加最后选拔的队员的泪水,刘参谋长也是黯然神伤。他走出大帐篷,看着在湖边踢球的那些队员,刘参谋长突然问:“最后的名单定了没有?”雷克明不敢瞒着参谋长:“定了。”刘勇军点点头:“都是谁?”雷克明汇报了一下名字,听到有张雷,刘勇军放心了。最后去海南集训的名单宣布了,40个穿着崭新迷彩服的队员在聆听一个少校高声念着这20个幸运儿。被念到名字的没有沾沾自喜,没念到名字的却已经有战士忍不住流下了硬汉的眼泪。田小牛张大嘴,一直到念到他的名字他才醒悟过来:“真的?我可以参加最后的选拔了?”董强拉拉他,田小牛看看董强:“我参加最后选拔了?”眼泪哗啦啦从他脸上滑过,他哭着跪下了:“我参加最后的选拔了——”有的入选的战士也开始流泪。这两个多月,他们吃的苦太多了。这种随时会被淘汰的巨大心理压力,超过了对他们身体超负荷训练的压力。在最后一轮的体检当中,居然有四个因为心脏出了问题被淘汰。雷克明没有表情,只是举手敬礼。何志军举起右手。刘参谋长举起右手:“无论你们最后有几个人出国参加比赛,你们都是勇士!”在场的教官们和担任辅助工作的官兵都举手敬礼。40个勇士如同地震一样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这种艰难的训练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出国参加比赛的战士会成为军内外的明星,而其余被淘汰的战士将永不被人知晓,也没人会问他们曾经付出怎样巨大的努力。“敬礼——”陈勇高喊。刷——剩下的20名集训队员站成两排,对远去的卡车敬礼。卡车带走了20个被淘汰的战士,他们脸上已经没有眼泪只有军人的刚毅。他们举起右手和幸运儿们还礼,真诚地祝福自己的战友。集训基地开始拆除,明天集训队将会移师海南,在酷似爱沙尼亚的地形地貌环境进行最后的训练和选拔。一片忙乱之中,张雷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把大背囊放在卡车上。“张雷。”张雷回头,看见穿着运动服的刘参谋长。“到。”张雷立正敬礼。“怎么样?陪我去跑步?”刘参谋长笑着问。张雷看看远处在指挥搬家的雷克明,刘参谋长笑:“每天晚饭前跟战士跑步是我的习惯,我跟雷克明说过了。”张雷就穿着迷彩服跟刘参谋长去跑步。后面跟着宋秘书和两个战士,不过距离都很远。在湖边的柏油公路上,张雷小心地跟在刘参谋长身侧稍后一点。刘参谋长跑得很专心,呼吸均匀,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老了,走几步。”刘参谋长笑笑,减慢速度。张雷就减慢速度,跟着刘参谋长。“我跟你年龄一样的时候,是全师的五公里第一。”刘参谋长笑,“现在不行了,我的公务员都比我强。”张雷笑笑:“首长是老当益壮。”“你这不很会说话吗?”刘参谋长笑,“谁说你不近人情了?”张雷也笑:“首长,您是高级将领,还是A军区的作战领导。我尊重您,而且如果不会说话,在部队是没法混的。”“哟。”刘参谋长很意外,“我真没想到啊,这话是从你嘴说出来的?”“首长,我希望和您一样,成为一个职业军人。”张雷说,“我在军队长大,我并不是不知道军队的游戏规则;只是如果超越这个游戏规则,我也不会奉陪。”刘参谋长点点头:“那就说明你知道我来找你的目的?”“不知道。”张雷说,“刘参谋长的威名我早就听说,南疆保卫战的战场上的一员猛将。我相信这样的猛将是一个真正的军人,不会给一个晚辈出一个完成不了的难题。”“呵呵,不简单。”刘参谋长转转腰,“先给我架起来,然后我就没法说别的,对吧?”张雷笑笑:“首长,我是雕虫小技而已。”“说的不错。”刘勇军说,“我不可能给你出难题,更不可能命令你去做和军队无关的事情。我现在也不是军区参谋长,是一个普通的丈夫,也是一个普通的父亲。”张雷看着他,不说话。“两件事情我要找你。”刘勇军说,“第一,我替萧琴向你道歉。我已经狠狠批评她了,并且让她现在闭门思过,如果需要我会让她向你当面道歉。”“谢谢首长,不需要。”张雷说。“第二,我替我女儿求个情。”刘勇军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我不是希望你承诺什么,芳芳是个什么样的女孩你也应该了解。我只是作为一个父亲,来替她求情——萧琴的错,不等于她的错。你还和她做朋友,好吗?”张雷不说话。“我知道这对你很难。”刘勇军苦笑,“不过我绝对没有命令你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考虑一下。芳芳从小在干部家庭长大,没遇到多少挫折,但是也没有更多的朋友,更不要说异性的朋友。作为一个父亲,我只是希望她可以健康成长起来,不强求什么。如果还有做普通朋友的机会,不要拒绝她。好吗?”张雷点点头:“好。”刘勇军拍拍他的肩膀:“这就好。你们明天去海南,如果你有出国参赛的机会,回国以后我请你吃饭。不是作为军区参谋长,是作为一个朋友的父亲,你可以接受我的邀请吗?”张雷想想,看着诚恳的刘勇军,点头:“好。”“走吧。”刘勇军笑笑,“我们往回跑吧。”张雷跟着刘勇军往回跑,宋秘书和那两个战士远远跟着。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在踢球的自然是已经自知会去海南最后选拔的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