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起立敬礼,张雷看雷克明

“这次我找你谈话,目的其实很简单。”雷克明背着手跟张雷走在训练场上,“你要做好扛更重的担子的准备。”张雷看雷克明。“有没有信心扛得起一个特种大队?”雷克明突然问他。张雷一愣。“我只需要回答——有还是没有?”雷克明看着他的眼睛。张雷想想:“大队长,你要走吗?”“回答我。”“有。”张雷坚定地说。雷克明点点头:“军区特种大队马上要扩编,成为特种旅。下辖两个特种大队和一个直升机大队,直升机大队是陆航抽调的。一队是现在的原班人马,二队是军区几个集团军的侦察营抽调出来骨干连队组成的新部队。你和刘晓飞搭档,带一队;陈勇和林锐搭档,带二队。除了陈勇,你们都很年轻,所以还是代理的大队长和副大队长,至于这个代字能不能去掉什么时候去掉,要你们自己努力。”“是!”张雷目光炯炯有神。“总部和军区已经同意我们的方案,特种旅代号还是‘狼牙’。”雷克明说,“一队代号‘苍狼’,二队代号‘豺狼’。根据部队新时期的任务形态变化和你们各自的主要特长,苍狼大队以野外山地丛林特种作战为主,二队以城市特种作战和反恐怖特种作战为主。但是两个大队都要互相学习和交流,一专多能,互相都要掌握野外和城市两套作战技能。你是伞兵出身,刘晓飞是和你陆院同班的同学,你们对野外山地丛林作战有自己的想法;陈勇擅长近战和徒手格斗,林锐的研究生课题就是城市特种作战和反恐怖特种作战。……宋秘书,你怎么来了?”宋秘书大步走过来,敬礼:“雷旅长。”“命令还没下来,别乱叫。”雷克明还礼笑笑,“首长有什么指示吗?”“我找张副参谋长有点事儿。”宋秘书说。“找我?”张雷很意外,因为刘勇军一向很注意这些小节,从来不让秘书直接找自己谈工作。“公事私事?”他心想如果是公事就在这里谈,不能错开雷克明。“私事。”宋秘书说。“我们在谈工作。”张雷更纳闷了,“私事电话不就说清楚了吗?”“那我在那边等。”宋秘书说。雷克明看宋秘书的背影一眼:“你去吧,事情大致就是这样。你这几天和刘晓飞商量一下自己的设想,有成熟的想法以后我们再谈苍狼大队的具体计划。”“是。”张雷敬礼,跑向宋秘书。宋秘书在心神不定地抽烟。“宋大哥,你找我。”张雷私下都是这样称呼宋秘书的。“你不要再这样叫我了。”宋秘书声音有些发抖。张雷奇怪看他,都跟着芳芳叫了好几年了啊?“我没有这个资格。”宋秘书稳定住自己转向张雷。张雷睁大眼睛看他。“我来,是向你请罪的。”宋秘书坦诚地看着他。张雷看着他不断说话的嘴,眼睛越来越无神,耳朵什么都听不见了。

“中国人民解放军A军区陆军狼牙特种旅旅长,雷克明大校!”刘勇军宣布。“是!”雷克明起立,敬礼。“特种旅第一特种大队,代号‘苍狼’。”刘勇军面色严肃,“代大队长张雷中校,副大队长刘晓飞中校!”“是!”两人起立敬礼。“特种旅第二特种大队,代号‘豺狼’。”刘勇军继续宣布,“大队长陈勇上校,副大队长林锐中校!”“是!”“特种旅直升机大队,代号‘天狼’……”……“同志们,这是新世纪中国军队迎接未来挑战的重大改革之一,也是历史赋予你们的机遇。”刘勇军的声音很庄重,“中国陆军特种部队走向未来的使命和责任,压在你们这一代军人肩上!希望你们继往开来,去赢得新的胜利!”全体特战军官起立:“勿忘国耻!牢记使命!”

大雨当中的特种大队也是一片忙碌。穿着雨衣戴着黑色贝雷帽的雷克明和机关干部们大步从主楼走出来,一串吉普车已经停在他们面前。“报告大队长同志!”参谋长跑步过来报告,“狼牙特种大队抗洪抢险突击队已经集合完毕,请指示!特战一营营长陈勇妻子怀孕检查,昨天他去军区总医院了,按照计划是今天归队!我已经通知他赶往一号地区,我们路上接他!”“好,按照梯次出发。”雷克明还礼。参谋长高喊:“出发!”警通连小汪红旗高举放下,绿棋指引方向。先头分队是林锐的特战一连。他在指挥吉普车怒吼:“出发!”他的吉普车开道,车队出发了。张雷的特战二连在第二梯队,他亲自开车,雨刷冲击着前车窗。电台里面劈啪静电声,通报前方路况。车队高速冲过雨雾,掠过县城。交通岗已经被林锐的部下提前占据,田小牛高举指挥旗指引后面的车队快速通过。“是去抗洪的。”老百姓议论。“你怎么知道?”“你不看电视啊?你看,他们的车后面都拖着船呢!”两边商店和楼上的老百姓都鼓掌,车里的战士们自豪感倍增高唱着革命军歌。车队不减速通过被部队封锁的道路,路两边的出租车和地方车辆司机都鼓掌叫好。“烟。”张雷一边开车一边伸出手。一只白皙的手递给他一块口香糖。张雷接过来叼在嘴里才发现是口香糖,他转头:“谁跟我开玩笑?”坐在他身边的刘芳芳笑着摘下自己的雨衣帽子,黑色贝雷帽下调皮的脸笑得很灿烂:“我!”“胡闹!”张雷急了,“你怎么来了?!”“我是特种部队的医生!”刘芳芳被凶了,自然也有怒气。“谁让你来的?”张雷着急地说,“大队长有命令,女兵不能参加抗洪!”“咱们大队就我一个女的!”刘芳芳咬着嘴唇,“这分明是冲我来的,我非要来!我也是特种兵!”“这是大队长的军令!”张雷高喊,“你现在就给我下车,打车回大队!”“我不!”刘芳芳很倔强。“这是我连队的车,我以连长的身份命令你下车!”张雷怒吼。“连长你就这么凶啊?!”刘芳芳脸被气白了,“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吉普车靠边停下,刘芳芳被张雷推下车,背囊也扔出来。张雷高喊着:“你打车回大队,注意安全!我们走了!”吉普车高速开走了。刘芳芳站在大雨里面哭:“张雷!我恨你——”又一辆吉普车停在她身边,刘晓飞探出头:“芳芳,你怎么在这儿啊?大队长不是命令你不许来吗?”刘芳芳擦擦眼泪:“大队长改主意了!”“上车,走!”刘晓飞命令,“下去一个人去后面的卡车!”一个兵急忙下车,跑到后面军卡上车。刘芳芳跳上车,刘晓飞递给她毛巾擦雨水:“我说你怎么哭了?”“我没哭。”刘芳芳擦去眼泪和雨水。刘晓飞顾不上那么多,拿起电台:“山狼三号呼叫山狼一号,前方路况如何立刻汇报!完毕。”“一切正常,完毕。”林锐在前面回答。雷克明的声音从电台传出来:“各单位注意了,我是老狼。接军区加急电报,我大队是我军区抗洪前线指挥部直属机动预备队,我军区抗洪部队代号‘蓝箭’,我大队代号‘蓝箭B’。各单位全速前进,准备接受重大任务。完毕。”各个单位的回答在电台里面响起来。车队在雨雾当中轧起巨大水浪,全速前进。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两人起立敬礼,张雷看雷克明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