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日庚午太后御内东门小殿垂帘听政,起靖康

罢散乾龙节。

右某伏闻金贼犯顺侵逼郊畿太上太岁国王主公二圣蒙尘贼臣僭号中外臣子罔轻便过大校大王德望在人功勋职业盛大躬总戎律王室所凭近期道路不通威令隔断百姓归命兆民系心伏望大王传令四方总决庶务上体二圣属望之意下答黎庶归仰之情指挥魔星征伐丑虏收复京邑奉迎乘舆某等情迫於中忧愤所激谨具状令修武郎王倚秉义郎赵子显奔诣行府申闻某等不胜惶惧激切虔祈恳祷之至。

张邦昌命范琼以酒食等犒军引王仪上殿面赐袍带进官令谕子諲勤王第一功当有峻擢既退王时雍复以绢三十匹钱二十千犒王仪仪并以伪告俱诣发运司缴纳。

逆虏犯顺辄肆剽侵大兵四驱本期殄灭函关失守遂蔑战功永惟太祖创办实业垂二百余年二圣在位几三十载既遭荡析乃致播迁涕泪横流心肝糜溃有天有地古今所未尝闻为子为臣夙夜实不遑。

阳江府揭榜云:傅递京兆府安抚使劄子据从议郎秦凤路军机章京司希图次第一副将本路奇兵勤王种深状申契勘准秦凤路都管事人司劄子及西道都监护人司牒差统制秦凤路奇兵军兵前去勤王深伏念在熙秦守官几二十年汉番人情委是熟练今据回纥国民代表大会使木李心及诸国首领等为金人入侵南朝官家阿爷川红心等情愿自备。

洞达释然去位宜不为难第思奸言荧惑聪听谓大金为可恃谓天位不可失谓自古有亡必有兴此皆小人轻虑浅谋但顾近年来之利所在,岂有一夫不心怀赵氏者自二帝播迁人皆泣血但恨敌国势强力莫能回所以兴灭继绝报本反始天下正开展於天子。若振作英断斥去奸言使赵氏之祀巳亡而存此伊尹周公盛德之事名与上下不朽庆流子沅穷。若曲徇小人之言顿失君臣之义则中原战火相寻无巳生灵屠戮何有噍类皇上不得巳而登大宝忍复使之。假使耶今四方勤王之师云:蒸雾集彼为赵氏而业,岂有从咱号令闭门拒之有同儿戏伏望即降指挥正其名位请元祐皇后垂帘听政於内国王以太宰治事於外特遣大臣往迎康王明以这件事播告将士孰不乐意说服此实天下之盛福天子杰出之殊勋万世不时者也。伏望采择狂愚而加意焉。

《书》曰:伏闻大王仁慈颁赐教翰昨天之事非左右戮力造次在念恐无法济伏读再四涕泗横臆仰认眷私权利之重但恐疲恭虽自沥竭路远言轻不能够打动有误大事罪不可逃泽伏见贪吏张邦昌窃据宝位改元肆赦。又挟孟后以令满世界仍欲散诸路勤王之兵其篡乱踪迹无疑惑者今或悔惧有出权宜之语耳。且人臣,岂有张红伞服赭袍居正殿者自古贪官初未尝不虚心退避中藏祸心不测况恶状彰著如此今二圣诸王皇族悉渡河而北唯大王在济天意可见宜整顿乾坤兴复社稷以传万世不可犹豫犹豫不断泽衰超老痛切忠义之极不免缕缕敷陈乞赐哀亮早定民志使中外全体归向《易》曰:见几而作不俟全日愿大王速图之。

臣伏见都城围闭以来号令不如於四方凡5个月有馀矣。民间固巳惊疑复因破城之後将士逾城而出者劫掠州县自守一方西京台湾为之大扰。又外路闻二圣北辕皆谓中国无主深虑奸雄窃发有剧毒吾民今巳遣使奉迎康王即位当有大霈膏泽天下则变乱自消然臣见尚书省劄子排办仪卫置造舆辇尚未了毕旬日里边外有变故安可不虑今主公临朝听政臣愚以谓宜先下诏播告四方使中外晓然知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有主康王即位有日以破乱臣贼子之心以慰海隅元元之望实宗庙之福不然臣恐圣旨稽缓变故横生四海干戈鼎沸云:扰都城孤立为患非轻取进止。

大中校与诸副中将理事宗泽赵子崧等书。

小帖子子崧窃谓此举谦逊退避不得天与不取反受其咎首鼠两端反受其乱污吏万一翻覆用兵亦难窃望日下移府入京疾雷不如掩耳人心自定伏望王慈深察靖康二年八月十二十14日。

赵子崧缴李健(Li Jian)所得上卿省劄子状。

马扩在台湾山寨与金人战被执。

※卷九十三校订记。

小帖子访闻荆南真州海州严州黄州蔡光之间有大贼而严州尤跋扈惟大霈一出则不劳兵革自然化解祸变央求深赐体察。

15日丙寅张邦昌迎奉元祐皇后自私第入居延福宫。

监察都尉姚舜明知营口王信知江州胡唐世知无为军知南外宗正事劝进状。

大团长府摆布驻劄人马。

靖康後录曰:元祐皇后居瑶华宫近二十馀年缘金人破城移入旧城延甯宫火自东瓦子经五楼归私第是时太后脱身人亦不知其无恙故金人独遗之京师记闻曰:初12日中旨令马鞍山府差察事人遍寻元祐皇后去处闻先在延甯宫因四月间遗火烧却本宫归在观世音乐大学前孟大夫家至是迎入。

二日乙未监察上大夫姚舜明齐之礼太常大学生华初平乞致仕不允。

无特操之士

靖康中帙六十五。

是时四方勤王之师径有到阙者道路渐通百姓渐有出城者范琼乃揭榜云:据探报金人尚有後军埽地军留滑州界上仰四方客旅未得轻出人民已知金人悉渡河吉林无警而琼乃揭榜以惑民民皆骂之。

范琼进加军职以法国巴黎围闭弹压之功也。汪长源亦除閤门丑郡马宣赞舍人管干军头引见司使臣各转一官。

2018年十四月马扩奔走至西山和尚洞山寨时两河义兵各据寨栅屯聚自小编保护欲推马为首马谓众曰:尔山寨乡兵皆忠义硬汉今欲见推非先正上下之分则不可上下之分既正然後能够施号令严法律不然淆乱严节安能成事众曰:惟公所命马即前立率众具香案南向拜曰:此遥望阙庭禀君命而立事。且假国之威灵以图克复拜毕马南向众皆拜之马曰:自此以后一号一令有敢违者正军法与金人相拒或一日十数战然新集之众兵戈甲胄非良二四日别寨来言前天与虏人大战愿廉访往视之马往视其阵。且众寡不敌知其必败而其人乘锐直前果为虏人所却马私下为计曰:此曹出战则必败无所归结万一以自己自贼中来为疑小编为何自明莫若亲与虏人战兵刃既接能够释其疑矣。二日与虏人战马单马横槊驰入虏阵手杀数人溃围而还恐怕有一虏酋驰马追马二骑战於野虏骑重甲马骑无甲马被伤肠悉曳地遂仆焉马被执送杓哥副统者杓哥副统复送於真定府韩大将军韩旧识马遂设席与马共坐初马在山寨倡义也。甘肃金人即报斡离不以马第三子亨祖及文榜送真定府使括马家属至是韩参知政事出亨祖及文榜以示马。且曰:公母妻家属尽在二皇太子军前今儿早上赶来可往迎之。又数日斡离不自京师回军至真定马见斡离不斡离不曰:尔非南朝宰相。又非大将何自苦。若此笔者久知尔忠义作者家本国除两府未可做别的尔自择好官职为之马曰:某世受国家爵禄。

批答。

五军将士呈禀取二十五日摆拽人马护卫入格Russ哥。

册宝其应干仪式合行事件合礼部急速实行。

赵子崧谢大上将赐书状。

国步费劲金寇跋扈銮舆播越诏令不下无所禀承遐迩之心翕然见属谓天下之权必主於一故连日之请以致乎!三虽商酌难以辄违而孝心有所不忍方将遍览所上详熟以思俟入京城躬谒宗庙。若銮舆未还即抚定民庶权听国事宜体兹意无复重陈。

乙未幕府群僚侍王王曰:邦昌迫僭位号巳累日使邦昌前几日不知逊避则国人皆得而诛之使邦昌知顺逆第恐金人留兵助之则如之何。又忧诸道兵不知北征是图止以讨贼为巨星人遥遥超越入城屠戮吾民以邀功利为之恻怛乃命伯彦等草檄劄下副中将宗泽宣抚司范讷赵野经制使翁彦国西道副管事人孙昭远东道副监护人朱胜非南道副管事人高公纯福建制置使钱盖京兆路帅臣范致虚鄜延路帅臣张深副监护人刘光世熙河路帅臣王倚环庆路帅臣王似知淮甯府赵子崧发运判官方孟卿向子諲等仰各连忙部领所统人马前来新加坡下聚焦听候大上将康王指挥进发奉迎二圣即不可擅发一位一骑先入京城以讨贼为名夤缘劫掠杀戮无辜致误国事并契勘张邦昌妇婴见在淮东寄居仰向子諲行下所属州县严为防卫应副所须不得少致走透亦不得辄有杀害。

差经略使一员往东京视陵寝。

赐贡士出身头品顶戴安徽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清苑许涵度校刊。

夜迎入瑶华仙师状曰:臣昨奏以瑶华宫仙师所居方前天夕番人下城作过乞迁入城里宫观庶免不测之虞得旨令差官防护入延甯宫今月十15日瑶华宫仙师般入延甯宫臣选差干当官冯子耆杨大任使臣毛建筑管理押人兵前去沿着路防护於辰时入。

曹辅往团长军前剖判矾书。

十18日乙酉黄石府揭榜晓示副军长公文。

(旧校云:孟后先居瑶华宫火徙居延甯宫。又火出居相国寺前之私第邦昌僭位迎居延福宫)。

皆此曹佐之而敷天同左袒之心仰谂眷私今或悔惧有出权宜之语耳(一作今诲谕有或出权宜之语)并承亲诲笔之纸尾今势孤危岌嶪如是当府领兵勤王仰日照府详速开具兵马尽与未尽仍晓谕前来劳顿创建基业某等亟待化解之情意符百姓。

兵人情只不思安定。若万一变生不测(旧校云:别本作不及初意)。又生一秦何可御也。二帝危辱正坐谋者不臧依违失断玩视几变一旦祸发四顾不知所出今大王处多故之际天心助顺逆人自归以军事压之故未敢变。若稍迟疑是天与不取也。伏望大王深以社稷为念俯采刍荛之言速赐进府至香岛一举而定某日决可到城恐城中以计诱致却散大军未敢委兵趋行府况奔走劝进皆希功幸赏无持操之士某实耻之专以新秀压城以待鸾旂不胜祈恳诚切之至。

侍少保胡舜陟上张邦昌劄子乞正名位。

冠亚体育网页版,宗泽具状申大中将府乞即宝位以安天下并具劄子曰:恭惟太祖君王创办实业垂统当传亿万世今方二百多年岂谓贼虏横肆邀迎二帝与诸王渡福建去天下苍生所注耳目而系其望者惟在大中校府康王一个人民代表大会中校行之得其道则天下将自安宗庙社稷将自甯二帝二后诸王将自回彼之贼虏将自巢绝殄灭大中将行之不得其道则天下进而大乱宗庙国家亦进而倾危二帝二后诸王无夤缘而回贼势愈炽亦无夤缘而亡此事在大中将行之得其道与不得其道耳如何可谓之道泽谓其说有五一曰:近刚正而远柔邪二曰:纳谏争而拒谀佞三曰:尚恭俭而抑骄侈四曰:体忧勤而忘逸乐五曰:进公实而退私伪是五者甚易知甚易行然世莫能知莫能行者由刚正谏诤恭俭忧勤公实之事多逆於心也。柔邪谀佞骄侈逸乐私伪之事多逊於志也。伊尹有言曰:有言逆於汝心必求诸道有言逊於汝志必求诸非道合诸道者君子也。合诸非道者小人也。愿大大校大王於应酬问答之间以兹五事卜之则君子小人领悟分矣。泽之血诚痛切每思赵家本嗣无疆大历服今势孤危岌业如是泽愿大上将左右尝胆不忘在济时夙夜羹墙不忘本身祖宗时则天下自安宗庙社稷自甯二帝二后诸王自回贼虏虽炽自剿绝殄灭夫何远之有在大司令员大王力行之而巳。

又分遣使揭黄旗入城召募应募乾多游惰之人。

考殊迹以自明今二帝已迁三四川大学震是用虔诚於心揭崇号以正名范讷军屯雍邱立王渊为前锋(此十二字巳见八十九卷另作一条此疑误简)此大王孝悌之心飞仙亭一牌被棍骗天心颙颙延首军队和人民被害故欲按甲近城。若小人自为身谋邦昌迫僭位号已累月亦不得辄有杀害张叔夜请迎入瑶华仙师状东瓦子沿烧街西延甯宫遇仙殿马单骑横槊。

宗泽具状申大团长府乞行五事。

劄防把候大中将人马起发仰至二十二五日次第前进至拱州San Jose来讲次第下寨其馀孔彦威王卓丁顺张换王澈等并别听指挥。

《书》曰:予世受宋恩身相前帝每欲舍生而取义惟期尊主以庇民岂图祸变之极度以至君臣之易位既重罹於罗网实难迩於刀绳外逼大国兵火之威内拯黎元涂炭之命顾难施於面目徒自悼於夙宵杵臼之存赵孤惟初志之有在契丹之立晋祖考殊迹以自明载惟本朝开立之初首议南宫敬重之礼号同母后国系东周兹惟臣子之至恭以示邦家之齐国肆稽成宪爰举徽章恭惟哲宗元祐皇后徽柔懿恭聪明睿智金玉良缘早媲德於康陵王假有家夙母仪於方夏端著紫庭之范具彰彤管之声虽尝御瑶华崇道之居亦既奉钦圣还宫之诏久栖神於靖馆积思念於绵区今二帝巳迁三川方震匪仰伸於钦奉则曷副於仪型是用端诚於心涓日之吉祗复掖庭之次恭陈旧国之仪揭穿号以正名开别宫而移御幅员时乂庶臻康济之期京邑既安更介灵长之祉宜上尊号曰:宋太后御延福宫令有司择日奉。

太母入手诏播告天下。

具位右某近率宗室叔近等两具状乞兵马大上校大王权听国事复奉答语所请难议实施者某等窃以国家辐员万里承平百多年尊君亲上之义远近无二伏自虏再犯顺四方不闻诏令今者凡六易月彼既讲和将谓京师人人延跂以聆德音今二圣圣既行京邑空虚道路相传莫不抚心号泣誓必邀迎然宗庙社稷不可十六日不享臣民万物不可十五日不治政治和宗教号令不可30日不行於天下凡此非大王什么人可为者大王为太上皇之子皇上之弟则亲孰亲於大王王於大邦兼临两镇。又以大少将之重统天下之兵则贵孰贵於大王聪明仁信温恭勤俭风动海内而忠孝特立亘古所未尝有则德孰盛於大王克敌克服虑无遗策狂虏虽炽畏威而不敢迩则功孰高於大王为人子为人弟为人臣而銮舆蒙尘警跸滋远神器荡然人人忧疑则今日之於大王亿兆同辞请大王权听国事乃天人之心大王尚可辞乎!大王俯顺众情则国家之纲纪复正德泽复流政事复修刑威复振内可防止未萌之奸外能够羁不制之虏奉迎二圣可以如天之志矣。时不得违机不可失宗社再安在此一举惟国手深察而熟虑之则天下幸甚某等不胜傒望激切俟命之至谨三具状披告乞请王慈早赐允许实行谨状。

遗史曰:《书》曰:初夏渐暄伏惟总御司徒勤劳国事台候多福某去岁出使贼营中道辍行所〈扌巂〉不过千人闰月被命帅师始集西南民兵进未及畿巳承再和之诏继得枢府矾书。又戒惹事。且方忌器未敢轻出但分兵近畿为逼逐之计阅月既久刺知贼情不免鼓率众贤勉在此以前进继闻上校领兵戡难感涕交颐即具公文当巳至呈达今闻大臣之在贼中者日久分深承其委托而二圣二后西宫诸王北渡大河五内殒裂比不上无生便欲身体力行手刃逆胡身膏草野以救君父而上边不容谓祖宗德泽主上仁圣臣民戴归天意未改故老近臣将帅军队和人民忠义有素当资众力共成忠孝本意除巳具移外伏望鼓作士气开晓士心奉迎君父永安社稷以成不世之勋某不任痛愤泣血恳切之情全数受贼付托之人义当征诛然闻方二圣之在郊巳膺僭伪虑百官之谋或出权宜未当轻动徒使法国首都动扰军队和人民被害故欲押按近城容某移书问故得其情实即时关报实践未晚今天之事非左右戮力造次在念恐不可能济伏幸孚察未瞻会间尚冀厚为宗社所赖倍保台重不宣。

靖康中帙六十八。

胡舜陟劄子乞下诏播告四方。

是日先遣两千骑至城早上刻亳州府榜云:范少保赵资政领兵在德班先遣统制官王渊议事仰城中不得惊扰即遣人赍绢二十匹就门外地劳工之仍宣三骑以入。

处方行追蹑誓必邀迎念少校之权实出上意顾国事之任难徇众情难议举办。

劄曰:金贼约请二帝北去当府已星夜措置邀迎外契勘金贼先於三月首八日抑逼宰相张邦昌僭称伪号今来邦昌已归宝退避全部二月19日已後笱旨事并不得执行差到官不许放上如有阙官即开具状申以凭差官填阙施行兼自今後凡有文件并须申禀当府与决如有奸诈伪冒思疑文字并不足实践缴连供申。

※卷九十修正记。

宗泽谢大中校书状。

本来知国玺之来辞已藏於守者觊銮舆之复誓必遂於忠心所请难议施行靖康二年八月15日。

大大校檄劄下诸处勤王人马京城下集中听候指挥不行先入。

十一日庚申范琼揭榜金人尚留滑州。

并差内侍省御药扶持官閤门宫殿司带卫士班直接供应帐御府御辇逍遥车及下礼部太常商量车驾至京奉迎礼仪。

北道管事人宣抚司统制官王渊领兵到都城下。

古典法学原作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评释出处

当天胡舜陟等奉准御封降到手书看详极为切合央求早赐举办百官凡三拜表劝进诏张澂措置排办行在所至程顿事务。

遭戹会忠贯日月精感神仙实赖远谋共济祸难。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十一日庚午太后御内东门小殿垂帘听政,起靖康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