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胜非南都翊戴记曰,八日丙寅内降黜责士大夫

炎兴下帙二。

○高宗一

炎兴下帙八。

起建炎元年五月一日庚寅,尽五日甲午。

高宗受命中兴全功至德圣神武文昭仁宪孝皇帝,讳构,字德基,徽宗第九子, 母曰显仁皇后韦氏。大观元年五月乙巳生东京之大内,赤光照室。八月丁丑,赐名, 授定武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封蜀国公。二年正月庚申,封广平郡王。宣和三年十 二月壬子,进封康王。资性朗悟,博学强记,读书日诵千余言,挽弓至一石五斗。 宣和四年,始冠,出就外第。

起建炎元年六月八日丙寅,尽二十五日癸未。

中兴记曰:初命滕康草赦文或诋斥围城士大夫有愤怒意上命耿延禧改定以进。且云:围城士大夫一切不问众服上有大度真宽仁圣主矣。。

靖康元年春正月,金人犯京师,军于城西北,遣使入城,邀亲王、宰臣议和军 中。朝廷方遣同知枢密院事李棁等使金,议割太原、中山、河间三镇,遣宰臣授地, 亲王送大军过河。钦宗召帝谕指,帝慷慨请行。遂命少宰张邦昌为计议使,与帝俱。 金帅斡离不留之军中旬日,帝意气闲暇。二月,会京畿宣抚司都统制姚平仲夜袭金 人砦不克,金人见责,邦昌恐惧涕泣,帝不为动,斡离不异之,更请肃王。癸卯, 肃王至军中,许割三镇地。进邦昌为太宰,留质军中,帝始得还。金兵退,复遣给 事中王云使金,以租赋赎三镇地。又以蜡书结辽降将耶律余睹,为金人所得。八月, 金帅粘罕复引兵深入,陷太原。斡离不破真定。冬十月,王云从吏自金先还,言金 人须帝再至乃议和。云归,言金人坚欲得地,不然,进兵取汴都。十一月,诏帝使 河北,奉衮冕、玉辂,尊金主为伯,上尊号十八字。被命,即发京师。以门下侍郎 耿南仲主和议,请与俱,乃以其子中书舍人延禧为参议官偕行。帝由滑、浚至磁州, 守臣宗泽请曰:“肃王去不返,金兵已迫,复去何益?请留磁。”磁人以云将挟帝 入金,遂杀云。时粘罕、斡离不已率兵渡河,相继围京师。从者以磁不可留,知相 州汪伯彦亦以蜡书请帝还相州。

八日丙寅内降黜责士大夫手诏。

朱胜非南都翊戴记曰:上幸南京登极胜非建言受命中兴宜筑坛行礼北望二圣寅受宝册乃即帝位因治坛於府东偏五月朔上登坛受宝改元建炎请以中兴受命名坛载於登极典诏可之。

闰月,耿南仲驰至相,见帝致辞,以面受钦宗之旨,尽起河北兵入卫,帝乃同 南仲募兵勤王。初,朝廷闻金兵渡河,欲拜帝为元帅。至是,殿中侍御史胡唐老复 申元帅之议,尚书右仆射何拟诏书以进,钦宗遣阁门祗候秦仔持蜡诏至相,拜帝 为河北兵马大元帅,知中山府陈亨伯为元帅,汪伯彦、宗泽为副元帅。仔于顶发中 出诏,帝读之呜咽,兵民感动。

朕惟祖宗创业守成垂二百年涵养士大夫至矣。靖康变故仕於中都者曾无仗节死难之士而偷生取容何其众也。甚者乘时为奸靡所不至实为中国羞公议勿容姑取迹状尤显著者量加窜黜为臣子之戒夫节义正所以责学士大夫也。至於武臣卒伍理当阔略以责後效惟王宗氵楚首引卫兵逃遁致都城失守不可不责馀姑示含容一切不问咨尔有众其体至怀故兹诏示各宜知悉。

遗史曰:初上在相州也。闰月十四日夜梦渊圣令尽解所服袍带而以自所服者赐之望日上语延禧世则群臣不敢对先是太上皇帝将禅位解所服绯衣玉带赐渊圣既上出使河北渊圣。又解以赆行上在河北怀卫诸州申状皆为靖王或为康王,或以纪年之号两当之至是始悟靖之为文立十二月也。盖渊圣立十二月而上建大元帅府遂即帝位也。。

十二月壬戌朔,帝开大元帅府,有兵万人,分为五军,命武显大夫陈淬都统制 军马。阁门祗候侯章赍蜡书至自京师,诏帝尽发河北兵,命守臣自将。帝乃下令诸 郡守与诸将,议引兵渡河。乙亥,帝率兵离相州。丙子,履冰渡河。丁丑,次大名 府。宗泽以二千人先诸军至,知信德府梁扬祖以三千人继至,张俊、苗傅、杨沂中、 田师中皆在麾下,兵威稍振。会签书枢密院事曹辅赍蜡诏至,云金人登城不下,方 议和好,可屯兵近甸,毋轻动。汪伯彦等皆信和议,惟宗泽请直趋澶渊为壁,次第 解京城之围。伯彦、南仲请移军东平。帝遂遣泽以万人进屯澶渊,扬言帝在军中。 自是泽不复预府中谋议。帝决意趋东平。庚寅,帝发大名。

内降手诏王宗氵楚首引卫兵逃遁致都城失守不可不责其馀姑示含容一切不问宗氵楚可散官安置。

黄潜善中书侍郎汪伯彦同知枢密院事即日押付都堂治事。

建炎元年春正月癸巳,帝至东平。初,帝军在相州,京城围久,中外莫知帝处。 及是,陈请四集,取决帅府。壬寅,高阳关路安抚使黄潜善、总管杨惟忠亦部兵数 千至东平。命潜善进屯兴仁,留惟忠为元帅都统制。金人闻帝在澶渊,遣甲士及中 书舍人张澂来召。宗泽命壮士射之,澂乃遁。伯彦等请帝如济州。二月庚辰,发东 平。癸未,次济州。时帅府官军及群盗来归者号百万人,分屯济、濮诸州府,而诸 路勤王兵不得进。二帝已在金人军中。三月丁酉,金人立张邦昌为帝,称大楚。黄 潜善以告,帝恸哭,僚属欲奉帝驻军宿州,谋渡江左,帝闻三军籍籍,遂辄。承制 以宗泽为徽猷阁待制。丁巳,斡离不退师,徽宗北迁。戊午,承制以汪伯彦为显谟 阁待制,充元帅;潜善为徽猷阁待制,充副元帅。夏四月,粘罕退师,钦宗北迁。 癸亥,邦昌尊元祐皇后为宋太后,遣人至济州访帝,又遣吏部尚书谢克家来迎。耿 南仲率幕僚劝进,帝避席流涕,逊辞不受。伯彦等引天命人心为请,且谓靖康纪元, 为十二月立康之兆。帝曰:“当更思之。”以知淮宁府赵子崧为宝文阁学士、元帅 府参议官、东南道总管,统东南勤王兵。邦昌遣阁门宣赞舍人蒋师愈等持书诣帝, 自言从权济事,及将归宝避位之意。帝亦贻诸帅书,以未得至京,已至者毋辄入。 闻资政殿大学士、领开封府事李纲在湖北,遣刘默持书访之。又谕宗泽等,以受伪 命之人义当诛讨,然虑事出权宜,未可轻动。泽复书谓邦昌篡乱踪迹已无可疑,宜 早正天位,兴复社稷,不可不断。门下侍郎吕好问亦以蜡书来,言帝不自立,恐有 不当立而立者。丁卯,谢克家以“大宋受命之宝”至济州,帝恸哭跪受,命克家还 京师,趣办仪物。戊辰,济州父老诣军门,言州四旁望见城中火光属天,请帝即位 于济。会宗泽来言,南京乃艺祖兴王之地,取四方中,漕运尤易。遂决意趋应天。 是夕,邦昌手书上延福宫太后尊号曰元祐皇后,入居禁中,以尚书左丞冯澥为奉迎 使。皇后又遣兄子卫尉少卿孟忠厚持手书遗帝。皇后垂帘听政。邦昌权尚书左仆射, 率在京百官上表劝进,不许。甲戌,皇后手书告中外,俾帝嗣统。乙亥,百官再上 表,又不许。丁丑,冯澥等至济州,百官三上表,许以权听国事。戊寅,命宗泽先 勒兵分驻长垣、韦城等县,以备非常。东道副总管朱胜非至济州,宣抚司统制官韩 世忠以兵来会。庚辰,帝发济州,鄜延副总管刘光世自陕州来会,以光世为五军都 提举。辛巳,次单州。壬午,次虞城县。西道都总管王襄自襄阳来会。癸未,至应 天府。皇后诏有司备法驾仪仗。乙酉,张邦昌至,伏地恸哭请死,帝慰抚之。承制 以汪伯彦为显谟阁直学士,黄潜善为徽猷阁直学士。权吏部尚书王时雍等奉乘舆服 御至,群臣劝进者益众,命有司筑坛府门之左。

制曰:国保城闉赏诛而已将援枹鼓生死以之矧提禁旅之严申护皇居之重傥先失守安所逃刑具官王宗氵楚蚤繇戚畹之华擢寘殿岩之选,庶几自立上答所蒙方兵戈交内外之锋於呼吸有存亡之变卫吾宗社恃汝腹心乃无效命之忠唯作全躯之计望风惊詟委众溃奔朕推祸乱之原知汝罪辜之首宜。

黄潜善制曰:中书政事之本一新万化之原贤者邦。

五月庚寅朔,帝登坛受命,礼毕恸哭,遥谢二帝,即位于府治。改元建炎。大 赦,常赦所不原者咸赦除之。张邦昌及应于供奉金国之人,一切不问。命西京留守 司修奉祖宗陵寝。罢天下神霄宫。住散青苗钱。应死节及殁于王事者并推恩。奉使 未还者,禄其家一年。应选人并循资,已系承直郎者,改次等京官。臣僚因乱去官 者,限一月还任。溃兵、群资咸许自新。免系官欠负,蠲南京及元帅府常驻军一月 以上州县夏税。应天府特奏名举人并与同进士出身,免解人与免省试。诸路特奏名 三举以上及宗室尝预贡者,并推恩。应募兵勤王人以兵付州县主兵官,听赴行在。 中外臣庶许言民间疾苦,虽诋讦亦不加罪。命官犯罪,更不取特旨裁断。蔡京、童 贯、朱勔、李彦、孟昌龄、梁师成、谭稹及其子孙,更不收叙。内外大臣,限十日 各举布衣有材略者一人。余如故事。以黄潜善为中书侍郎,汪伯彦同知枢密院事。 元祐皇后在东京,是日彻帘。辛卯,遥尊乾龙皇帝为孝慈渊圣皇帝,元祐皇后为元 祐太后。诏史官辨宣仁圣烈皇后诬谤。筑景灵宫于江宁府。壬辰,以张邦昌为太保、 奉国军节度使、同安郡王,五日一赴都堂参决大事。以河东、北宣抚使范讷为京城 留守。癸巳,遥尊帝母韦贤妃为宣和皇后,遥立嘉国夫人邢氏为皇后。耿南仲罢。 甲午,以李纲为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趣赴行在,杨惟忠为建武军节度使,主管 殿前司公事。罢诸盗及民兵之为统制者,简其士马隶五军。乙未,以生辰为天申节。 冯澥罢,以兵部尚书吕好问为尚书右丞。命中军统制马忠、后军统制张昪率兵万人, 趣河间府追袭金人。丙申,以吕好问兼门下侍郎。丁酉,以黄潜善兼御营使,汪伯 彦副之,真定府路副总管王渊为都统制,鄜延路副总管刘光世提举一行事务。王时 雍黄州安置。命统制官薛广、张琼率兵六千人会河北山水砦义兵,共复磁、相。戊 戌,以资政殿学士路允迪为京城抚谕使,龙图阁学士耿延禧副之。赠吏部侍郎李若 水观文殿学士,谥忠愍。己亥,召太学生陈东赴行在。李纲至江宁,诛叛卒周德等。 庚子,诏:以靖康大臣主和误国,责李邦彦为建宁军节度副使、浔州安置,徙吴敏 柳州,蔡懋英州。李棁、宇文虚中、郑望之、李邺皆以使金请割地,责广南诸州并 安置。辛丑,诏张邦昌知几达变,勋在社稷,如文彦博例,月两赴都堂。壬寅,封 后宫潘氏为贤妃。以江、淮发运使梁扬祖提领东南茶盐事。癸卯,天申节,罢百官 上寿。乙己,赐诸路勤王兵还营者钱,人三千。丙午,以诬谤宣仁圣烈皇后,追贬 蔡确、蔡卞、邢怒、蔡懋官。以保静军节度使姚古知河南府。金人陷河中府,权府 事郝仲连死之。丁未,徽宗至燕山府。庚戌,以宗泽为龙图阁学士、知襄阳府。壬 子,进张邦昌太傅。丙辰,罢监察御史张所,寻责江州安置。丁巳,诏成都、京兆、 襄阳、荆南、江宁府、邓、扬二州储资粮,修城垒,以备巡幸。以签书枢密院事张 叔夜尝援京城力战,从徽宗北行,遥命为观文殿大学士、醴泉观使。戊午,右谏议 大夫范宗尹罢。遣太常少卿周望使河北军前通问二帝。西道总管王襄、北道总管赵 野坐勤王稽缓,并分司,襄阳府、青州居住。寻责襄永州、野邵州,并安置。

明邦宪以谢国人尚缘四姓之亲姑从八辟之议爰镌宠秩畀以散官其坚讼过之心服我好生之德。

家之基茂建百王之典朕绍膺鸿绪绥御庶邦炎正中微国步孔棘兴衰拨乱坐收三杰之功舍爵策勋进陟五臣之位具官某器识沈毅而足以任天下之重学问渊博而足以识古今之全蚤服采於禁涂浸宣劳於外屏胡尘侵犯都邑震惊缠氛祲於九重接腥膻於万里立辕门而左袒倡义旅以南征间关百难独见松柏後凋之操险夷一致遂成桑榆不负之勋是用蔽於佥言擢升右省式慰沃心之望益惇大政之元尔惟丕命其承迪以先王之典予其克迈乃训永奠烝民之生益懋远猷以对休命。

六月己未朔,李纲入见,上十议,曰国是、巡幸、赦令、僭逆、伪命、战、守、 本政、责成、修德。以前殿前副都指挥使王宗濋引卫兵遁逃,致都城失守,责官、 邵州安置。徽猷阁直学士徐秉哲假资政殿学士,为大金通问使,秉哲辞。庚申,封 靖康军节度使仲湜嗣濮王。粘罕还屯云中。辛酉,命新任郎官未经上殿者并引对。 御史中丞颜岐罢。徐秉哲责官、梅州安置。诏河北、京、陕、淮、湖、江、浙州军 县镇募人修筑城壁。壬戌,置登闻检鼓院。癸亥,以黄潜善为门下侍郎兼权中书侍 郎。张邦昌坐僭逆,责降昭化军节度副使、潭州安置。及受伪命臣僚:王时雍高州, 吴开永州,莫俦全州,李擢柳州,孙觌归州,并安置。颜博文、王绍以下论罪有差。 以知怀州霍安国、河东宣抚使刘韐死节,赠安国延康殿学士,韐资政殿大学士。甲 子,命李纲兼御营使。乙丑,以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马忠为河北经制使,措置民兵。 洪刍罢左谏议大夫,下台狱。丁卯,以祠部员外郎喻汝砺为四川抚谕,督漕计羡缗 及常平钱物。罢开封、诸州、军、府司录曹掾官。州、军通判二员者省其一。权减 宰执奉赐三之一。省诸路提举常平司、两浙、福建提举市舶司。贼李孝忠寇襄阳, 守臣黄叔敖弃城遁。立格买马。辛未,以子旉生,大赦。籍天下神霄宫钱谷充经费。 拘天下职田钱隶提刑司。还元祐党籍及上书人恩数。癸酉,诏陕西、山东诸路帅臣 团结军民,互相应援。乙亥,增诸县弓手,置武尉领之。宗室叔向以所募勤王兵屯 京师,或言为变,命刘光世捕诛之。戊寅,以汪伯彦知枢密院事。遣宣义郎傅雱使 河东军前,通问二帝。己卯,置沿河、沿淮、沿江帅府十有九,要郡三十九,次要 郡三十八,帅守兼都总管,守臣兼钤辖、都监,总置军九十六万七千五百人。别置 水军七十七将,造舟江、淮诸路。置三省、枢密院赏功司。东京留守范讷落节钺、 淄州居住。庚辰,以二帝未还,禁州县用乐。辛巳,置沿河巡察六使。壬午,以户 部尚书张悫同知枢密院事兼提举措置户部财用。癸未,吕好问罢。甲申,并尚书户 部右曹所掌归左曹,命尚书总领。乙酉,以宗泽为东京留守,杜充为北京留守,罢 监司州郡职田。丙戌,诏陕西、河北、京东西路募兵合十万人,更番入卫行在。命 京东、西路造战车。丁亥,以张所为河北西路招抚使。括买官民马,劝出财助国。 戊子,以钱盖为陕西经制使,封赵怀恩为安化郡王,因召五路兵赴行在。

洪刍罢谏议大夫张卿材罢刑部郎官胡思王及之余大均周继文陈冲并先次放罢。

汪伯彦制曰:朕惟列圣储休千龄累洽军政隳坏将帅惰骄胡寇长驱京邑震扰博延群臣之议人莫与能檄召天下之兵士无斗志卒罹变故几至阽危肆畴佐命之功共济经邦之业具官某学贯千载知出万夫沈谋有先物之几居简得镇时之望参华延阁出总藩符属时访落之谋实预扶衰之义肇开幕府爰整师干丰邑故人莫重萧曹之冠云:台诸将独高寇邓之勋是用顺考佥言蔽自朕志擢司兵柄进贰机庭干兹心膂之忧实赖股肱之旧胜残去杀期臻奠枕之安保大定功共享销兵之福往承茂渥永底丕平(旧校云:黄汪二制俱孙觌撰见鸿庆集)。

秋七月己丑朔,以枢密副都承旨王燮为河东经制使。庚寅,诏王渊、刘光世、 统制官张俊、乔仲福、韩世忠分讨陈州军贼杜用、京东贼李昱及黎驿、鱼台溃兵, 皆平之。辛卯,籍东南诸州神霄宫及赡学钱助国用。叔右监门卫大将军、贵州团练 使士珸以磁、洺义兵复洺州。乙未,以温州观察使范琼为定武军承宣使、御营司同 都统制。丙申,赐诸路强壮巡社名为“忠义巡社”,专隶安抚司。戊戌,钦宗至燕 山府。以忻州观察使张昪为河北制置使。东都宣武卒杜林谋据成都叛,伏诛。己亥, 诏台省、寺监繁简相兼,学官、馆职减旧制之半。辛丑,复议吴开、莫俦等十一人 罪,并广南、江、湖诸州安置,余递贬有差。壬寅,诏:“奉元祐太后如东南,六 宫及卫士家属从行,朕当独留中原,与金人决战。”以延康殿学士许翰为尚书右丞。 甲辰,以右谏议大夫宋齐愈当金人谋立异姓,书张邦昌姓名,斩于都市。乙巳,手 诏:“京师未可往,当巡幸东南。”丙午,诏定议巡幸南阳。以观文殿学士范致虚 知邓州,修城池,缮宫室,输钱谷以实之。丁未,遣官诣京师迎奉太庙神主赴行在。 己酉,罢四道都总管。以尚书虞部员外郎张浚为殿中侍御史。庚戌,征诸道兵,期 八月会行在。丙辰,徽宗自燕山密遣阁门宣赞舍人曹勋至,赐帝绢半臂,书其领曰: “便可即真,来援父母。”帝泣以示辅臣。张所、傅亮军发行在。是月,关中贼史 斌犯兴州,僭号称帝。

以御史台勘司有请也。。

遗史曰:中兴之初黄潜善汪伯彦首为执政智者必知二人无进攻之志矣。。

八月戊午朔,洪刍等坐围城日括金银自盗,及私纳宫人,刍及余大均、陈冲贷 死,流沙门岛,余五人罪有差。胜捷军校陈通作乱于杭州,执帅臣叶梦得,杀漕臣 吴昉。己未,元祐太后发京师。庚申,以刘光世为奉国军节度使,韩世忠、张俊皆 进一官。辛酉,右司谏潘良贵罢。壬戌,以李纲为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黄潜善 为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张悫兼御营副使。癸亥,命御营使、副大阅五军。庚午,更 号元祐太后为隆祐太后。辛未,罢傅亮经制副使,召赴行在。壬申,召布衣谯定赴 行在。命御营统制辛道宗讨陈通。是夕,东北方有赤气。癸酉,以耿南仲主和误国, 南雄州安置。乙亥,用张浚言,罢李纲左仆射。丙子,隆祐太后发南京,命侍卫马 军都指挥使郭仲荀护卫如江宁,兼节制江、淮、荆、浙、闽、广诸州,制置东南盗 贼。丁丑,以龙图阁直学士钱伯言知杭州,节制两浙、淮东将兵及福建枪杖手,讨 陈通。庚辰,降榜招谕杭州乱兵。壬午,用黄潜善议,杀上书太学生陈东、崇仁布 衣欧阳澈。乙酉,遣兵部员外郎江端友等抚谕闽、浙、湖、广、江、淮、京东西诸 路,及体访官吏贪廉、军民利病。许翰罢。丁亥,博州卒宫仪作乱,犯莱州。

传雱特授宣教郎借工部侍郎充大金通问使。

二日辛卯上乾进皇帝为孝慈渊圣皇帝。

九月己丑,建州军校张员等作乱,执守臣张动,转运副使毛奎、判官曹仔为所 杀,婴城自守。范琼捕斩李孝忠于复州。壬辰,以金人犯河阳、汜水,诏择日巡幸 淮甸。铸建炎通宝钱。命淮、浙沿海诸州增修城壁,招训民兵,以备海道。甲午, 命扬州守臣吕颐浩缮修城池。宗泽往河北视师,七日还。是夜,辛道宗兵溃于嘉兴 县。丁酉,诏荆襄、关陕、江淮皆备巡幸。戊戌,罢买马。己亥,以子旉为检校少 保、集庆军节度使,封魏国公。诏内外官司参用嘉祐、元丰敕,以俟新书。庚子, 二帝徙居郡。辛丑,陈通劫提点刑狱周格营,杀格,执提点刑狱高士曈。壬寅, 遣徽猷阁待制孟忠厚迎奉太庙神主赴扬州。以直秘阁王圭为招抚判官,代张所,寻 责所广南安置。乙巳,宗泽表请车驾还阙。戊申,河北招抚司都统制王彦渡河击金 人,破之,复新乡县。己酉,以谍报金人欲犯江、浙,诏暂驻淮甸捍御,稍定即还 京阙。募民入赀授官。军贼赵万入常州,执守臣何衮。罢诸路经制招抚使。庚戌, 始通当三大钱于淮、浙、荆湖诸路。壬子,命湖南抚谕官马伸持诏赐张邦昌死于潭 州,并诛王时雍。癸丑,诏有敢妄议惑众沮巡幸者,许告而罪之,不告者斩。乙卯, 王彦及金人战,败绩,奔太行山聚众,其裨将岳飞引其部曲自为一军。赵万陷镇江 府,守臣赵子崧弃城渡江,保瓜洲。是秋,金人分兵据两河州县,惟中山、庆源府、 保、莫、邢洺、冀、磁、绛、相州久之乃陷。

朕讲殊邻之好求专对之才念国家艰难之馀方贤者驰驱之日以尔疏通无壅沈毅有谋虽山沟不学於孙吴而季布得声於梁楚比选出疆之使实膺仗节之行方事遐征无几微见於颜面宜加宠数比礼乐而光华是用擢之铨调之中假以事官之贰庶尔一言之合成吾两国之欢日伫来归母忘自效。

御劄敕内外文武臣寮等朕比以乘舆播越宗庙阽危迫於师言勉绍大业居轸晨昏之恋载深手足之怀恭惟乾龙皇帝聪明宪天节俭由性子育加於庶汇色养逮於两宫金人内侵四郊多垒乃遣单车之使欲邀龙德之临代亲而行即日命驾继以编户困於金缯复再屈於虏营欲为民而请命沈几渊识外晦内明时方艰虞圣以遵养溥率万邦之望瞻瞻八骏之归虽道妙无名岂形容之可及惟德施罔极顾遵奉之敢忘爰举徽称用昭盛烈乾龙皇帝宜上尊号曰:孝慈渊圣皇帝乃令所司择日奉上册宝应合行典礼礼官即速讨率以闻。

冬十月丁巳朔,帝登舟幸淮甸。戊午,太后至扬州。己未,罢诸路劝诱献纳钱 物。庚申,罢诸路召募溃兵忠义等人,及寄居官擅集勤王兵者。癸亥,募群盗能并 灭贼众者官之。甲子,以张浚论李纲不已,落纲观文殿大学士,止奉宫祠。知秀州 兼权浙西提点刑狱赵叔近入杭州招抚陈通。乙丑,罢帅府、要郡、次要郡新军及水 军。丁卯,以王渊为杭州制置盗贼使,统制官张俊从行。庚午,次泗州,幸普照寺。 甲戌,太白昼见。己卯,次楚州宝应县。后军将孙琦等作乱,逼左正言卢臣中堕水 死。庚辰,命刘光世讨镇江叛兵。辛巳,以光世为滁和濠州、江宁府界招捉盗贼制 置使,御营统制官苗傅为使司都统制。朝请郎李棫提举广西左、右两江峒丁公事。 癸未,至扬州,禁内侍统兵官相见。丙戌,王渊、张俊诱赵万等,悉诛之。

遗史曰:先是上即位痛念銮舆北狩未还欲遣使於金国祈请。且通问河北已差周望而河东难得其人李纲荐雱有专对之才雱字彦济临江军人进士及等时从事郎乃改宣教郎借工部侍郎使於金国识者已知上意在乎!讲和矣。。

遗史曰:初渊圣即位以四月十三日诞辰为乾龙节盖乾坤之乾也。诏到四方州郡有读为乾湿之乾者虽一字有两音然乾湿之乾贴龙字非美意识者以为不祥(删虽一至此二十三字)。

十一月戊子,李纲鄂州居住。真定军贼张遇入池州,守臣滕祐弃城遁。己丑, 诏杂犯死罪有疑及情理可悯者,抚谕官同提刑司酌情减降,先断后闻。壬辰,遣王 伦等为金国通问使。乙未,以张悫为尚书左丞,工部尚书颜岐同知枢密院事。丙申, 曲赦应天府、毫、宿、扬、泗、楚州、高邮军。丙午,以张悫为中书侍郎。戊申, 以颜岐为尚书左丞兼权门下侍郎,御史中丞许景衡为右丞,刑部尚书郭三益同知枢 密院事。权密州赵野弃城遁,军校杜彦据州,追野,杀之。辛亥,命福建路增招弓 手。金人陷河间府。是月,军贼丁进围寿春府,守臣康允之拒却之。

募河东河北忠义之士能保有一方或力战破贼者授以节钺馀赏有差。

元祐皇后为元祐太后。

十二月丙辰朔,命从臣四员充讲读官,就内殿讲读。丁巳,诏诸路提刑司选官, 即转运司所在州类省试进士,以待亲策。辛酉,王渊入杭州,执陈通等诛之。壬戌, 青州败将王定以兵作乱,杀帅臣曾孝序。癸亥,粘罕犯汜水关,西京留守孙昭远遣 将拒之,战殁,昭远将兵南遁,寻命部将王仔奉启运宫神御赴行在。甲子,改授后 父徽猷阁待制邢焕为光州观察使。乙丑,诏凡刑赏大政并经三省,其干请墨敕行下 者罪之。丙寅,张遇犯江州。戊辰,金人围棣州,守臣姜刚之固守,金兵解去。甲 戌,金人陷同州,守臣郑骧死之。张遇犯黄州。己卯,金人陷汝州,入西京。庚辰, 金人陷华州。辛巳,破潼关。河东经制使王燮自同州引兵遁入蜀。丁进诣宗泽降。 乙酉,增置广西弓手以备边。以户部尚书黄潜厚为延康殿学士、同提举措置财用。

宗泽奏劄论不当割地。

御劄敕内外文武臣寮等朕惟德盛者报必隆属尊者礼宜备古之彝训国有故常元祐皇后制行徽柔宅心虚静蚤俪极於永泰久慕道於瑶华庚辰并后之文已尝诞告丙午复号之旨未及布宣比者戎骑内侵都城失守方二圣之迁播属百辟之抗言还御宫闱暂临庶务洞达机事之变深惟宗社之安踵遣使轺敦谕至意逮此缵图之日亟颁归政之书功加於时举协於义是用参稽众志奉上尊称冀茂对於休胡以永绥於寿祉元祐皇后册为元祐太后仍令所司择日奉上册宝一应合行典礼礼官疾速讨论以闻。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朝廷议割河东河西及陕之蒲解宗泽奏劄论其不便曰:臣闻天下者我太祖太宗肇造一统之天下也。奕世圣神继继相授增光共贯之天下也。陛下为天眷祐为民推戴入绍大统固当兢兢业业思传之亿万世柰何遽议割河之东。又议割河之西。又议割陕之蒲解乎!此三者太祖太宗基命定命之地柰何轻听奸计附贼张皇者之言而遂自分裂乎!臣窃谓渊圣皇帝有天下之大四海九州之富兆民万姓之众自金贼再犯未尝用一将出一师厉一兵秣一马曰:征曰:伐但闻奸邪之臣朝进一言以告和暮入一说以乞盟惟辞之卑惟礼之厚惟虏言是听惟虏求是应因循逾时终致二圣播迁后妃亲王流离北去臣每念是祸正宜天下臣子勿与贼虏俱生之日也。臣意陛下即位必赫然震怒旋乾转坤大明黜陟以赏善罚恶以进贤退不肖以再造我王室以中滏大宋基业今四十日矣。未闻有所号令作新斯民但见刑部指挥有不得誊播赦文于河东河西陕之蒲解兹非所以新人耳目也。是欲蹈东晋西迁既覆之辙尔是欲裂王者一统之绪为偏霸者尔为是说者何不忠不孝之甚也。既自不。

元帅府限十日结局。

忠不孝。又坏天下忠义之心褫天下忠义之气俾河东河西陕之蒲解皆无从为忠义是贼其民者也。臣虽衰老不胜愤痛激切之至。

大元帅府应一行将佐官吏卒伍自河北京东扈卫有劳较优劣等第来上当与推赏。

十二日庚午谢克家范宗尹并落职宫祠。

诏责李邦彦等。

制曰:父母君臣之义所谓在三死生祸福之间岂容有二具位谢克家范宗尹被罢有日宜知所天乃国家遭变之时昧贤者洁身之道虽扬雄之投天禄自以无他然郑虔之贬台州难於幸免宜镌华秩退领宫祠兹为宽贷之恩母废省循之戒。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朱胜非南都翊戴记曰,八日丙寅内降黜责士大夫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