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昌遣谢克家来归玉玺一纽其篆文曰,十五日甲

靖康中帙六十七。

靖康中帙六十九。

靖康中帙六十五。

起靖康二年1月十日甲戌,尽十七日辛卯。

起靖康二年七月十十七日壬子,尽二一日壬申。

起靖康二年2月五日戊寅,尽八日壬寅。

邦昌遣谢克家来归大宋受命之宝於帅府太后遣侄权卫尉少卿孟忠厚赍书劝进於大大校。

十二十十三日丁丑兵马大中校府劄子。

张邦昌集百官赴文德殿宣示上宋太后手书。

《书》曰:吾自处道宫垂三十载乃者都城沦陷二帝北迁无事悲摧实无职业忽承中旨俾正号名退惟间废之馀当此危亡之际冒居宠数诚亦何心沥恳一再莫之听许乃以此月七日入延福宫而百开辟建设方请权听政顾早衰多病。且久去宫闱岂复能堪朝廷大事言念赵氏举宗之尽去人思宋德之实深不属老身什么人当此责是用夙宵黾勉期济辛劳然神器久虚必需真主今中外近属唯王一个人矧。又忠诚勇敢英明四方属望入继大统非王而谁已遣冯澥李回告王传序之意王其速驱与卫入处宸居上以安九庙之灵下以弭四方之变吾婴此重负既付托得人当便辞几务之烦以就没事之适今遣侄权卫尉少卿孟忠厚亲承动静并道笔者意夏初微暑更慎保调二月日母致书少将大王。

劄曰:金贼邀约二帝北去当府已星夜措置邀迎外契勘金贼先於1月底十10日抑逼宰相张邦昌僭称伪号今来邦昌已归宝退避全体十二月二十七日已後笱旨事并不足推行差到官不许放上如有阙官即开具状申以凭差官填阙试行兼自今後凡有文件并须申禀当府与决如有奸诈伪冒疑心文字并不得实行缴连供申。

《书》曰:予世受宋恩身相前帝每欲舍生而取义惟期尊主以庇民岂图祸变之非常以致君臣之易位既重罹於罗网实难迩於刀绳外逼大国兵火之威内拯黎元涂炭之命顾难施於面目徒自悼於夙宵杵臼之存赵孤惟初衷之有在契丹之立晋祖考殊迹以自明载惟本朝制造之初首议北宫爱抚之礼号同母后国系夏朝兹惟臣子之至恭以示邦家之北宋肆稽成宪爰举徽章恭惟哲宗元祐皇后徽柔懿恭聪明睿智金玉良缘早媲德於庄陵王假有家夙母仪於方夏端著紫庭之范具彰彤管之声虽尝御瑶华崇道之居亦既奉钦圣还宫之诏久栖神於靖馆积记挂於绵区今二帝巳迁三川方震匪仰伸於钦奉则曷副於仪型是用端诚於心涓日之吉祗复掖庭之次恭陈旧国之仪揭露号以正名开别宫而移御幅员时乂庶臻康济之期京邑既安更介灵长之祉宜上尊号曰:宋太后御延福宫令有司择日奉。

邦昌遣谢克家来归玉玺一纽其篆文曰:大宋受命。

大上将府以颜岐充大大校府参议滕康周望为王府记室。

册宝其应干仪式合行事件合礼部快速试行。

之宝大上将府僚属引克家捧宝前跪以进王王谦拒久之恸哭不受已而跪受命汪伯彦司之伯彦跪捧用藏巾箧守之惟谨。

李纲传檄京师。

北道总管宣抚司统制官王渊领兵到法国巴黎下。

耿延禧一加记曰:邦昌遣谢克家及孟大母遣侄忠厚同赍大宋之宝及大母手书劝进帅府官僚耿南仲以下引谢克家等见南仲奉大宋之宝授上上恸哭群臣皆恸上跪受宝读书讫谒者引见谢克家孟忠厚如宾客之仪上谓延禧等曰:张子诚能知礼使其不知分而妄作吾必以兵取之所伤可胜计哉!得免吾举兵亦可取矣。初闻谢克家赍宝至恐怕谓邦昌自受楚则赍大宋Corolla彼无用者耳既闻邦昌迎大母等恭顺状上始不相信上再命延禧作书谕诸道帅令逐头项人马只於京城下寨听候指挥不行发一个人一骑入城。

檄云:与江苏安抚郭三益等联谊荆南勤王之师旬日得精兵玖仟0见起发前来勤王孝感府散榜晓谕。

先是王渊同刘出平定军辽州路应援塞Willy亚加的夫陷渊军赵州金人犯阙渊随北道管事人赵野宣抚司范讷屯於克利夫兰金人围京师也。屡犯萨拉热窝渊遣统制韩世忠及杨进战败之金人北归讷及野遣渊先诣京师至是有榜云:范宣抚赵资政领兵在德班先遣统制官王渊到阙议事仰城中不得惊扰渊既到屯於通津门外。

谢克爱辩事伪楚进状云:右臣准太守省劄子朝请郎提举阿塞拜疆巴库洞霄宫谢克家进状八月十一日奉上谕令臣开具当时因依闻奏者臣契勘先於靖康二年十一月五日张邦昌入都尉省臣旧不识邦昌当日方见臣便以言动之因说老头子辅两朝出使逾年初免祸难。若非忠义何以及此邦昌云:自来恨未拜识臣言娃他妈曾察前几天人情所向乎!明天人情畏金人兵威耳金人去後能保人心前段时间天乎!邦昌曰:诚如是也。臣曰:当今康王在外元祐皇后在内天意亦可知矣。邦昌曰:是邦昌之心也。後见邦昌臣说孩他爹明日权宜济难须是便做个印痕让人晓了邦昌问臣当什么臣说现在不须入到禁中须於内西门里阁子中安下不须见宫人辈。又劝邦昌遇有金使方著送来衣裳平常只著平常衣裳其馀并是随众同见至初三三日王时雍评释乞差官分管职事臣其时不肯承当门下省人吏来参臣亦设椅请坐以示坚不担任之意邦昌自谓臣曰:忘省立中学之语耶。若虚著窠阙被军前差未来人怎么样臣那时已看上主公每每思得利害实是如此。若军前差人则城中束手做事不得矣。所以含羞忍耻者以图大计也。自後臣。又累劝邦昌不可称上谕不可用卫士排立不可坐紫宸垂拱等殿不可改年号不可肆赦後。又见欲与朝士差遣臣思得邦昌不能够尽用臣言。若更别用不是当人恐妨大计故臣累说前天岂是差除之时如是阙官不得已比不上。且用旧人臣。又劝邦昌差人迎立国王臣说康王当今合立者也。当遣使道迎立之意城中便。

赵子崧劝进第二状。

天下勤王之师有至近境范讷军屯雍邱立王渊为前锋。

是功臣不然即叛臣矣。为功臣为叛臣只在行动,岂可少缓耶邦昌曰:非是少缓只是武器如此何缘遣使去得臣说须是预先差人使军队和人民晓了其差人月日现在能够验实所以节次差谢克家等是也。臣此等事未尝与人详说虑有自矜之嫌今既奉圣旨令臣开具因依即不敢隐漏谨开录奏闻伏候敕旨。

子崧十30日四日皆具禀情迫言切上渎王听必蒙赐察子崧一再思之大王尚未离济必欲谦逊持重则奸诡之计二十11日万变不可少失机遇兼两岁用。

是日先遣三千骑至城清晨刻泰安府榜云:范长史赵资政领兵在阿塞拜疆巴库先遣统制官王渊议事仰城中不可惊扰即遣人赍绢二十匹就门外地劳工之仍宣三骑以入。

秦湛回天录曰:邦昌3年收入都省是日吕好问晚见邦昌邦昌邀衩衣相见先是初闻皇宫司定议吕公忧惧甚,或曰:吕勤与邦昌颇熟吕公问勤曰:邦昌何如人勤曰:旧日见渠小胆怕事特甚故吕公求间见便以言动之曰:娃他爸辅相两朝人望为允出使逾年卒免祸殃。若非忠义所感何以致此邦昌曰:久闻出名常恨未得拜访吕公。又问虏中所为邦昌曰:却时得与肃王相见昨肃王非常的慢邦昌逐日看觑亲自与她合药幸得肃王安乐昨回来过邢州城下铁骑不满千人忽回城作一字阵城中更无人敢出中夏族民共和国人虚弱如此既到国相军中差十数甲士监守晚上虽翻身亦上床觑当吕公曰:此虏人之情也。郎君知后日人情所向乎!前日人情畏金人兵威耳今金人既去复保人情如今天乎!张变色曰:然吕公曰:女真言语不通皆已契丹深怨朝廷。又春间发遣燕人非理今燕人遂为血雠反臣夷狄相与谋画要去赵氏岂留馀力然康王在外他不知所在元祐皇后在内他亦不知天意亦可见岂人力能违天也。郎君。若权宜应副粘罕之决便作还下笔昨宗社之谋则天人皆应变祸为福矣。邦昌曰:此邦昌之心也。望孩子他爹密其谋恐有爱利者惑乱视听也。吕公入省立中学再见邦昌曰:娃他妈前天权宜济难须从初便做个印痕使人晓了邦昌曰:当什么吕公曰:虏中送来衣裳。若遇虏使能够著她时只与士大大平常衣服相见可也。今。又不可用卫士排立不可山呼。又有一事娃他爹不。若只在会通门外劄子中安不下要入禁中先朝宫人不可相见如阙人使唤亲朋亲密的朋友处借一两女人使唤可也。邦昌曰:别人岂敢带她入去吕公曰:劝相公不要入到里面恐卫士闻之愤怒也。以吕公权门下省吕公坚辞不肯当邦昌曰:忘省立中学之语耶。若虚著窠阙被军中差人柰何吕公曰:乞差官以次权摄邦昌。若二帅问因何不依次官则我们都不稳便吕公思得。若军中差人来则内束手做事不得矣。吴开莫俦自虏营回虏相。

兵人情只不思安定。若万一飞来横祸(旧校云:别本作不如初意)。又生一秦何可御也。二帝危辱正坐谋者不臧依违失断玩视几变一旦祸发四顾不知所出今大王处多故之际天心助顺逆人自归以武装压之故未敢变。若稍迟疑是天与不取也。伏望大王深以社稷为念俯采刍荛之言速赐进府至北京一举而定某日决可到城恐城中以计诱致却散大军未敢委兵趋行府况奔走劝进皆希功幸赏无持操之士某实耻之专以老马压城以待鸾旂不胜祈恳诚切之至。

江淮发运判官向子諲遣准将王仪等统勤王之师到城下。

刘彦宗巡抚言一千年後亦不得说者赵字前日虏中贵妃十数辈至南薰门曰:康王笔者掌股上物当以王千骑取之今安在吕公对曰:康王便不知所在大王妃嫔在边疆之外尚。且不知围城之中怎么样得知左右劝公语言大峻或有不测吕公曰:某尽懔家应有鬼神护助。若事不捷用此系腰带子便自经也。天地当鉴此心必不降祸吕公曰:事急矣。募人持书上大军长谓大王所领兵。若可当虏则俟虏归可邀击以迎二圣。若彼众我寡即宜远避。若二圣不可回革於城中决定愿大王自立为宗庙社稷之计以雪二圣之耻大王。若不自己作主恐有不应立而立者臣世受国恩身家宗族皆不敢顾所以敢为此言愿大王痛察虏人立邦昌或劝坐紫宸殿垂拱殿吕公谓邦昌曰:岂真个做乎!邦昌矍然吕公语邦昌曰:老头子宜早遣使推戴康王城内正是功臣。若先为城外推戴策立城内就是叛臣为功臣为叛臣只在此举,岂可少缓耶邦昌曰:非是少缓军械如此岂容遣使耶吕公曰:但先行差人使军队和人民知之今后纵有外人策立亦可验差人月日则心迹自明否则岂但娃他爹不可能自小编保护某辈家属,岂可保耶,於是差谢克家赍传国宝往大中将府。

孙觌为宰执等乞大中校听政状。

张邦昌命范琼以酒食等犒军引王仪上殿面赐袍带进官令谕子諲勤王第一功当有峻擢既退王时雍复以绢三十匹钱二十千犒王仪仪并以伪告俱诣发运司缴纳。

大中将府僚属定即位马那瓜之议。

右某伏闻金贼犯顺侵逼郊畿太上太岁皇帝皇上二圣蒙尘贼臣僭号中外臣子罔不优伤上将大王德望在人功勋工作盛大躬总戎律王室所凭这两天道路不通威令隔开百姓归命兆民系心伏望大王传令四方总决庶务上体二圣属望之意下答黎庶归仰之情指挥后卿征讨丑虏收复京邑奉迎乘舆某等情迫於中忧愤所激谨具状令修武郎王倚秉义郎赵子显奔诣行府申闻某等不胜惶惧激切虔祈恳祷之至。

四日丙子门下少保耿南仲等上表劝进於大中将。

日历曰:辛丑幕府群僚耿南仲等会於麟嘉堂集议王即位事诸将及官吏,或曰:济州,或曰:瓜亚基尔前两夕四邻郡邑初夜望济州红光属天如赤鸟翔翥皆谓是火光达旦村人入城乃知非火识者谓火光乃宋火德之符亦如西伯昌赤乌之瑞也。济州父老军官无虑万计以祥光所发乃诣麾下乞王即宝位於济州幕府群僚曰:格Russ哥实艺祖兴王应天顺人之地王宜即帝位於瓦伦西亚绍隆先烈於时宗室仲琮等议昔晋安帝蒙尘西土里胥武陵王遵在制行事今二帝北迁高手不当即位只宜用晋武陵王故事称制行事不改元幕府群僚同难曰:昔唐明主公遭安禄山之难车驾入蜀诏皇皇太子为天下兵马大上校拜裴冕为上大夫中丞副之冕与杜鸿渐崔漪等请皇世子即帝位其辞大抵以主上狩蜀宗社神器要持有归宜正位号有如逡巡失亿兆心则大事去矣。皇皇储始即帝位於灵武卒能克复两京迎上皇大驾於蜀况后天之祸二圣北迁邦昌僭伪天下惶惶有甚於天宝时大王以太上皇之子天皇之弟入继。

16日乙丑差路允迪范宗尹充奉迎使副请车驾进发。

食客军机章京耿南仲少校汪伯彦副中将黄潜善参议官耿延禧董耘高世则干办杨渊王起之秦百祥随军转运使梁阳祖黄潜厚都统制官杨惟忠五国民政党军事委员会考察总计局制李国华以下将士上议劝进再拜言曰:金人不道邀二圣銮舆北狩天未厌宋必将有主主宋祀者非大王而何人权威聪明英勇上皇之皇嗣少帝之介弟天命巳兆人心实归顺天应人宜适时机天命不可以久滞人心不得以强违万机不得以暂旷愿大王即皇帝位以定天下上以慰祖宗在天之灵次以慰二圣南望之意然後号令天下回戈灭虏以迎还二圣为大宋金立之主天下幸甚。又伏地恸哭再拜进曰:二圣北狩邦昌僭窃天下无主群心惶惶大王不早为之图後时有悔愿大王以宗庙社稷为念速继大统先正尊位乃议奉迎生灵延颈以望愿大王幸听俯徇群情臣南仲率群臣昧死上言俯伏再拜王避席鸣咽掩面流涕辞逊不受三军呼万岁声振天地动色日光明耀在庭之臣流涕。又拜悲欣交集王传旨请退群臣乃退会诸路表至南仲等。

大统其何人不感到宜矧天皇命大王以兵马大中将睿意可知矣。今日下兵马晤面不於此时蚤正位号将恐奸雄乘隙摇毒纷繁宜用李纯趣事推戴大王即尊位以定天下实宗庙社稷之福群黎百姓之幸何。且称制徒取法晋武陵王实无以利国家而安祖宗在天之灵慰二圣南望之心也。延禧徐谓仲琮曰:公是宗室,岂不避嫌会有窜逸自虏寨归者传太上皇圣语康王可便即帝王位。又衣里蜡封方二寸许亲笔二字曰:即真益昭天命之符二圣相授之至意仲琮等议遂屈,於是劝即帝位圣何塞之决定矣。克择官王符选获得四月二十13日甲申具以呈禀王慨叹可之。

并差内侍省御药扶持官閤门皇城司带卫士班直接供应帐御府御辇逍遥车及下礼部太常斟酌车驾至京奉迎礼仪。

再进言曰:二圣北狩大王今欲北征奉迎銮舆此大王孝悌巳足以昭假神仙何举不利天下幸甚然邦昌僭位号於京师奸雄睥睨事未归一愿少须之先了此一左侧大事然後回戈北征邦昌身为宰辅受国厚恩岂遽忘德第恐迫不得巳权宜免祸而为之大王。若早为之计彼必拱手反正其或後时久假而不归矣。使邦昌久假而不归则群凶如蝟毛而起矣。潜善。又曰:只如邦昌初岂敢便望作宰相既得作相便胡批乱判安然为之恐遂仿此不可不虑愿大王督促诸头项人马晤面於京城下张大军声彼自胆落宝位有归苟或逆天叛理宋德在人巳深卿上大夫诸军百姓亦不为使大王能够不烦伐鼓只消传檄京城军队和人民一呼胥叛邦昌面缚以献而归玺大王大王,於是北征奉玺以迎还二圣似未为晚投机之会剑拔弩张愿大王早图之杨惟忠刘宝贤及五国民政党军事委员会考察总括局制将佐等亦进曰:北征乃将帅事愿大王即君主位见先理会张邦昌大事惟忠等身膏草野图报大王。又会硬探郑安回报金人八月四日尽离首都二圣六宫尽皆北驾张邦昌伪立称大楚太岁京城今缮治守御以捍勤王之师南仲伯彦潜善延禧耘世则以下因。又启曰:南仲等所陈屡矣。独有天人相与之际朕兆巳久未尝略举愿毕其说。盖闻自古皇帝之兴必有受命之符故白鲢潜跃武王作周赤伏显符光武兴汉城大学王奉使陛辞之日国君赐排方玉带有大事圣语被受大旅长建府之命有赐袍异梦太岁即位纪元曰:靖康其後大王未尝封靖也。而北京市之人及四方申陈,或曰:靖王,或曰:康王迨君主之北迁人始悟曰:靖字从立从十二月乃始祖立十有四月而康王建帅纪年二字实兆明日飞出亭一牌有连三箭之祥太上万里有即真二字之兆长江之渡则阴未凝而冻忽合济州之瑞则红光见而火德符天命彰彰著闻周之武王汉之光武何以过此大王其可久稽天命乎!其可弗顺人情乎!古代人有言曰:违天不祥愿大王亟即帝位上留天心下塞人望。

黑莓记曰:是时议上即位於济州或南都未定济州父老军士数万诣辕门乞即位於济州群臣议即位於南都便乃集议於麟嘉堂宗室仲琮等数人议不当即位当著藏蓝衣称制不改元下书诰四方南仲延禧世则曰:二圣北狩天下不可24日无君道君之子天子之弟唯上一人已建大准将统天下兵不於此时正位号以定天下天下无所统一将生乱称制不改元这可久必即大位而後天下定况有自虏寨归者道上皇语云:可告康王即大位为宗庙社稷计。若即位乃道君之心宗庙社稷之福也。何淡衣称制以取天下之疑生奸雄之谋乎!仲琮议屈遂定即帝位於南都。

南外宗正等劝进第二状。

批答曰:丑虏肆毒残笔者土地陵作者京邑迁小编二帝移笔者神器四海罔戴颙颙延首二三大臣暨诸将佐与夫诸路帅守以举世群情交章劝进吾以父兄深恶痛疾未知措身之地岂敢偃然受全世界归往之请猥当隆极免徇众志以答天下之休庶以奉迎二圣苏醒中华此作者诚心天实临之公等世受国恩同。

13日壬申张邦昌避位。

具位右某近率宗室并随行官吏朝奉大男权应天少尹叔近等具状披告乞兵马大大校大王权听国政事续奉答语难徇众情窃议执行某等麻烦逆虏犯关之後道路隔断於今八个月而二圣播迁宗社无守恭惟大王至亲。且贤功盖天下群心所归实在先天傥蒙俯从众庶以安宗社少纾中外忧愤之情则训民练兵邀迎可期。若徒欲履正守节而不思祖宗创办实业之辛劳非海内所望於大王也。某等亟待化解之诚实不可能巳谨具状披告兵马大校官大王央求王慈早赐允许行谨状。

遭戹会忠贯日月精感神仙实赖远谋共济祸难。

周懿文奏徐秉哲已还是乐山尹窃虑亦合却还南充卿职事可仍旧权丹东尹见权执政并免佥书旧职孙瑾许缓并致仕将作少监苏馀庆兵部提辖唐恕太常丞唐元衡乞致仕不允卢襄权兵侍多个人乞还旧任。

批答。

右司宋齐愈吏部陈磷司勋刘定礼部胡懋士乞致仕不允。

卢襄去冬以知府乞宫祠沈晦时为给事中吴开莫俦至此尤为恐惧盖那时候为虏人促使出入传道琼斯指数挥如仆隶日遭谩骂至於持废立文字推册邦昌皆涉此四个人今知去住不得乃辞免。

礼备大经存而可考国有常典实不敢渝属王室之辛苦当大校之寄委逆胡肆暴神器至危惟早坠之是思虽省愆而何补荐闻诚恳祗益兢惭念父兄方冒於固态颗粒物不遑甯处顾臣子辄从於国事岂所。

殿中侍士大夫黎确右文殿修撰宋彦通差往德班勾当公事日下出门。

赵子崧缴张邦昌与翁彦国书状。

自然知国玺之来辞已藏於守者觊銮舆之复誓必遂於忠心所请难议实施靖康二年1月七日。

大上将与诸副军长总管宗泽赵子崧等书。

据经制使翁徽猷申今月中二十三日申时朝散郎大将军户部员外郎李健(英文名:lǐ jiàn)奉议郎陈戬至彦国军前赍到张邦昌书一本实封印记除已缴连赍申大师长大王行府外今录白到一本连黏在前申当司者右件录白到张邦昌书一本连黏在前今月尾二十二日丑时据。

十十18日丙寅南外宗正等劝进第三状。

遗史曰:《书》曰:孟夏渐暄伏惟总御司徒勤劳国事台候多福某去岁出使贼营中道辍行所〈扌巂〉可是千人闰月被命帅师始集东南民兵进未及畿巳承再和之诏继得枢府矾书。又戒惹祸。且方忌器未敢轻出但分兵近畿为逼逐之计阅月既久刺知贼情不免鼓率众贤勉之前进继闻司令员领兵戡难感涕交颐即具公文当巳至呈达今闻大臣之在贼中者日久分深承其委托而二圣二后西宫诸王北渡大河五内殒裂不比无生便欲自己要作为表率遵从规则手刃逆胡身膏草野以救君父而下边不容谓祖宗德泽主上仁圣臣民戴归天意未改故老近臣将帅军队和人民忠义有素当资众力共成忠孝本意除巳具移外伏望鼓作士气开晓士心奉迎君父永安社稷以成不世之勋某不任痛愤泣血恳切之情全部受贼付托之人义当征诛然闻方二圣之在郊巳膺僭伪虑百官之谋或出权宜未当轻动徒使首都动扰军队和人民被害故欲押按近城容某移书问故得其情实即时关报实施未晚今天之事非左右戮力造次在念恐不能够济伏幸孚察未瞻会间尚冀厚为宗社所赖倍保台重不宣。

西华县申六安府差人送到七月二10日黄纸手本一道全都以登极赦意某即时行下川汇区不足行出及遍下诸路不得进行惟听大元帅行府之命至当日未时据商水县申准知沈丘县事大夫引为据进奏院申准南充府指挥拘收初11日弓手丁进葛政赍去太守礼部颁降到黄纸上印手本立便急不可待令差去人申缴前来以凭缴纳不管误事县司除已收元降手本缴送去急申乞照会某窃惟兵事贵速几不可失事久生变虽悔何及子崧与翁彦国巳差翁挺吕翊中奉状诣府伏望大中将大王俯徇劝请速正位以系天下之望以折逆臣之心子崧等除已一面进师城外以听王旨外伏候王旨。

具位右某近率宗室叔近等两具状乞兵马大准将大王权听国事复奉答语所请难议试行者某等窃以国家辐员万里承平百余年尊君亲上之义远近无二伏自虏再犯顺四方不闻诏令今者凡六易月彼既讲和将谓京师人人延跂以聆德音今二圣圣既行京邑空虚道路相传莫不抚心号泣誓必邀迎然宗庙社稷不可11日不享臣民万物不可三日不治政治和宗教号令不可三十日不行於天下凡此非大王哪个人可为者大王为太上皇之子国王之弟则亲孰亲於大王王於大邦兼临两镇。又以大中校之重统天下之兵则贵孰贵於大王聪明仁信温恭勤俭风动海内而忠孝特立亘古所未尝有则德孰盛於大王深入虎穴虑无遗策狂虏虽炽畏威而不敢迩则功孰高於大王为人子为人弟为人臣而銮舆蒙尘警跸滋远神器荡然人人忧疑则明天之於大王亿兆同辞请大王权听国事乃天人之心大王还能够辞乎!大王俯顺众情则国家之纲纪复正德泽复流政事复修刑威复振内可防止未萌之奸外能够羁不制之虏奉迎二圣能够如天之志矣。时不足违机不可失宗社再安在此一举惟权威深察而熟虑之则天下幸甚某等不胜傒望激切俟命之至谨三具状披告乞求王慈早赐允许实行谨状。

江淮发运司统制傅亮领兵到北京下。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邦昌遣谢克家来归玉玺一纽其篆文曰,十五日甲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