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日庚午太后御内东门小殿垂帘听政,起靖康

二十八日丁酉国子祭酒董率太学生赴南京捧表劝进。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劄防把候大元帅人马起发仰至二十四日次第前进至拱州南京以来次第下寨其馀孔彦威刘浩丁顺张换王澈等并别听指挥。

众愤难遏

诏曰:(旧校云:此诏汪藻撰见浮溪集)比以敌国兴师都城失守祲缠宫阙既二帝之蒙尘诬及宗祊谓三灵之改卜众恐中原之无统姑令旧弼以临朝虽义形於色而以死为辞然事迫於危而非权莫济内以拯黔首将亡之命外以纾邻国见逼之威扶九庙之倾危救一城之惨酷乃以衰癃之质起於间废之中迎置宫闱进加位号举钦圣已还之典成靖康欲复之心忍言运数之屯坐视家邦之覆抚躬独在流涕何从缅惟艺祖之开基实自高穹之眷命历年二百人不知兵传序九君世无失德虽举族有北辕之衅而敷天同左袒之心乃眷贤王越居近服已徇群情之请俾膺神器之归繇康邸之旧藩嗣我朝之大统汉家之戹十世宜光武之中兴献公之子九人惟重耳之尚在兹为天意夫岂人谋尚期中外之协心同定安危之至计庶臻小愒同底丕平用敷告於多方其深明於吾意。

小帖子契勘深一行军马经过县镇民居往往以钱粮犒赏父老多称前後所过军马无此整肃人人皆愿随深前去勤王亦乞照会施行。

二十二日辛巳大元帅至单州。

宗泽具状申大元帅府乞即宝位以安天下并具劄子曰:恭惟太祖皇帝创业垂统当传亿万世今方二百年岂谓贼虏横肆邀迎二帝与诸王渡河北去天下百姓所注耳目而系其望者惟在大元帅府康王一人大元帅行之得其道则天下将自安宗庙社稷将自甯二帝二后诸王将自回彼之贼虏将自巢绝殄灭大元帅行之不得其道则天下从而大乱宗庙社稷亦从而倾危二帝二后诸王无夤缘而回贼势愈炽亦无夤缘而亡此事在大元帅行之得其道与不得其道耳如何可谓之道泽谓其说有五一曰:近刚正而远柔邪二曰:纳谏争而拒谀佞三曰:尚恭俭而抑骄侈四曰:体忧勤而忘逸乐五曰:进公实而退私伪是五者甚易知甚易行然世莫能知莫能行者由刚正谏诤恭俭忧勤公实之事多逆於心也。柔邪谀佞骄侈逸乐私伪之事多逊於志也。伊尹有言曰:有言逆於汝心必求诸道有言逊於汝志必求诸非道合诸道者君子也。合诸非道者小人也。愿大元帅大王於应酬问答之间以兹五事卜之则君子小人了然分矣。泽之血诚痛切每思赵家本嗣无疆大历服今势孤危岌业如是泽愿大元帅左右尝胆不忘在济时夙夜羹墙不忘我祖宗时则天下自安宗庙社稷自甯二帝二后诸王自回贼虏虽炽自剿绝殄灭夫何远之有在大元帅大王力行之而巳。

右某伏闻金贼犯顺侵逼郊畿太上皇帝皇帝陛下二圣蒙尘贼臣僭号中外臣子罔不痛心元帅大王德望在人勋业盛大躬总戎律王室所凭方今道路不通威令阻隔百姓归命兆民系心伏望大王传令四方总决庶务上体二圣属望之意下答黎庶归仰之情指挥将臣征伐丑虏收复京邑奉迎乘舆某等情迫於中忧愤所激谨具状令修武郎王倚秉义郎赵子显奔诣行府申闻某等不胜惶惧激切虔祈恳祷之至。

胡交修除集英殿修撰知湖州。

※卷九十三校勘记。

赵子崧劝进第二状。

知扬州许份等状劝请王即位於扬州曰:份等窃闻金人渡河二圣迁幸凡在臣子孰不痛心京师士庶欲迎请大元帅大王还处阙下此诚宗庙之灵社稷之福但中都新破上下空竭人心危惧虏情不测道路艰棘粮饷难继万一不虞则内外隔绝复有前日之患份等与众熟议皆以为扬州之地控带江淮城壁新修钱粮粗足。若聚兵西北奉迎銮舆则舳舻输輓督促而上足以馈师而。又南至金陵东抵钱塘一有缓急可以据依其为顺便莫过於此伏望大元帅大王深思长虑决定至计即日御众治兵广陵份等谨当戮力协心以佐大事。若或已暂还阙抚定京师亦当以少俟按堵亟复东下份等不胜激切延望之至。

赵子崧劝第一状。

元祐皇后遣冯澥李回赍书来劝进。

耿南仲等进呈赦书合行事件。

小帖子子崧窃谓此举谦逊退避不得天与不取反受其咎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奸臣万一翻覆用兵亦难窃望日下移府入京疾雷不及掩耳人心自定伏望王慈深察靖康二年四月十四日。

靖康中帙六十九。

张邦昌劄子恭闻车驾自济州径往南京臣等躬率百官赴行在欲今月二十五日起发前去俯候舆辇仪仗等。又母后节次遣人迎请。

宗泽谢大元帅书状。

胡舜陟劄子乞下诏播告四方。

李邴申大元帅府劝进状。

袭於後莫不响应今闻虏众既行未知二圣所在臣子之心痛沦骨髓呼天叩地陨绝无所虽有探报未审虚实仰开封府详此连开具兵马离城尽与未尽二圣车驾还与不还仍晓喻来前初王渐闻二帝北狩金人退兵也。尝泣谓幕属诸将欲身先士卒追之诸将以大王玉体即宗庙社稷所系不可轻举会宗泽申虏骑渡绝巳使人焚河桥讫,於是乃下檄两河诸将及山东河北义兵河北列城邀击迎还二圣。又劄付开封府开封府承帅府劄子乃揭榜晓示。

子崧恭奉四月十四日王旨令诸头项人兵不得乱近傍城门惊动人民等事子崧自发前军即以如此约束今来遵从严命再行戒谕诸军甚戢近城及城内百姓悉皆安堵无虞但都人士庶未知大王还阙之期日夕焚香泣望子崧窃谓大体一正防秋甚近合措置事正复不少今内外束手日复一日坐以废事甚可畏也。。又况盗贼充斥人民失所日俟恩霈,庶几安业。且使四方万里之远咸知神器有主人皆退听伏望大王俯徇群情仰慰二圣付托之意戒有司整饰銮舆即日还阙或狩南都亟下德音大宥群生天下幸甚傥或迟疑变生不测子崧亦不知税驾之所矣。唐突王听死有馀罪。

知扬州许份等状请大元帅即位於扬州。

是时四方勤王之师径有到阙者道路渐通百姓渐有出城者范琼乃揭榜云:据探报金人尚有後军埽地军留滑州界上仰四方客旅未得轻出百姓已知金人悉渡河河南无警而琼乃揭榜以惑民民皆骂之。

开封府揭榜晓示准兵马副元帅公文当府统率军兵奉大元帅康王指挥会合分遣诸片段马追袭掩截金人仍令随事便宜措置自承康王劄子星夜间道速走使臣等遍督河北河东路诸州军府将合心并力占据要害断绝桥梁把隘拦击救迎二圣与诸王皇族并后妃期还宫阙与三军将校臣子死节誓报国恩亦先檄下大明府路催诸处人马将士随渡径过与西路人马相约掩击去讫契勘自去年十一月後金人登城按甲不动假倡和议使四方勤王之师坐待近畿诡诈百出使四方踪迹差误致使二帝出郊乃辇载金帛罄竭帑藏以遂贼计。又邀拥銮奥及皇族子孙后妃巳下逾河北去及至启行外。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具位右某等窃以祖宗承五代之後削平僭乱混一区宇天下一百六十八年斯民不知兵革恩德之所涵育甚厚纳纪之所维持甚严艰难创造基业垂休万世政和间奸臣用事急切任私为谋不臧实使通乎!遐虏以祸贻於国家金人贪残败盟犯阙者再皇帝念社稷之至重悯生灵之无辜结以至信遗以厚币虽车服称号之尊无所顾惜而虏性凶傲敢违天理(删虏性至此八字添乃字)乘隙登陴敛兵任诈求欲无厌忘德造衅遂邀乘舆出临屯垒谬事和好疑阻大兵日月既久恣行不道。又劫我太上皇与后妃太子诸王近臣胁持北行使我宗社失守生灵无依乃迎逼大臣俾僭位号四海愤痛泣血交诉某等忝缀属籍身丁艰危痛念国家陨心碎首伏见兵马大元帅大王以帝室懿亲为国良翰而忠孝英武超冠古今方虏围城之初毅然请行单骑出见威声凛著丑众屈服继聚兵河朔不日而及百万肆膺睿旨以大元帅之重节制海内盛德茂勋注人耳目今日二圣既行群心恟恟宗社所系惟大王是赖伏望大王念天下之至大察事机之至危权听国事以安中外任贤使能信赏必罚蒐卒丰财以谋大举,庶几皇天悔祸銮舆反正使神人永有依归天下幸甚某等迫切之情意符庶姓谨具状诣行府披告伏望王慈早赐施行谨状。

范琼进加军职以京城围闭弹压之功也。汪长源亦除閤门宣赞舍人管干军头引见司使臣各转一官。

※卷九十五校勘记。

罢散乾龙节。

檄云:与湖南安抚郭三益等会合荆南勤王之师旬日得精兵十万见起发前来勤王开封府散榜晓谕。

靖康中帙七十。

十二日辛未监察御史姚舜明齐之礼太常博士华初平乞致仕不允。

臣伏见都城围闭以来号令不及於四方凡半年有馀矣。民间固巳惊疑复因破城之後将士逾城而出者劫掠州县自守一方西京河北为之大扰。又外路闻二圣北辕皆谓中国无主深虑奸雄窃发有害吾民今巳遣使奉迎康王即位当有大霈膏泽天下则变乱自消然臣见尚书省劄子排办仪卫置造舆辇尚未了毕旬日之间外有变故安可不虑今陛下临朝听政臣愚以谓宜先下诏播告四方使天下晓然知中国有主康王即位有日以破乱臣贼子之心以慰海隅元元之望实宗庙之福不然臣恐诏书稽缓变故横生四海干戈鼎沸云:扰都城孤立为患非轻取进止。

金人以太上皇北狩至中山府其帅臣陈遘登城金人以太上皇至城下谕令开降太上呼遘曰:吾道君。

别幅曰:并承亲诲笔之纸尾仰荷隆谦所批近有尚书省劄子於郓济间寻访大王事此乃出自贼计不可不察泽近探得御宝与朝廷印记尽为贼〈扌巂〉去兼驱行吏故作行遣惑乱天下何等亦在贼中泽近行下河北等路州县巳令当切验认不得凭信。若大元帅文字方得施行过为提备去讫伏乞照察。

十八日丁丑开封府揭榜晓示副元帅公文。

右子崧等总兵赴难恭闻元祐皇后陛下垂帘听政此诚不世之功矣。臣与三军将士莫不感泣窃见陛下未垂帘以前京师尝有书肆赦诸路继虽收回仍禁止在城藏本然印卖传播於外者不啻数千百本。若闻二圣迁北易姓改国忠义愤发兵革四起其间或假讨逆之名窃据郡县使宰臣至诚赤心终不能白况其家属在外或致疏虞所系非一臣等伏望圣慈速下明命诏谕四方以陛下临朝节次遣使奉玉宝迎立康王以俟复辟所有大赦候嗣君即位日颁降,庶几人心安帖奸宄自消以副陛下保国之隆臣等不胜幸愿。

《书》曰:伏闻大王仁慈颁赐教翰今日之事非左右戮力造次在念恐不能济伏读再四涕泗横臆仰认眷私责任之重但恐疲恭虽自沥竭路远言轻不能感动有误大事罪不可逃泽伏见奸臣张邦昌窃据宝位改元肆赦。又挟孟后以令天下仍欲散诸路勤王之兵其篡乱踪迹无可疑者今或悔惧有出权宜之语耳。且人臣,岂有张红伞服赭袍居正殿者自古奸臣初未尝不谦逊退避中藏祸心不测况恶状彰著如此今二圣诸王皇族悉渡河而北唯大王在济天意可知宜整顿乾坤兴复社稷以传万世不可迟疑犹豫不断泽衰超老痛切忠义之极不免缕缕敷陈乞赐哀亮早定民志使天下有所归向《易》曰:见几而作不俟终日愿大王速图之。

起靖康二年四月十五日甲戌,尽二十日己卯。

大元帅府参议东南道都总管赵子崧榜晓谕都城士庶。

榜示曰:准皇弟康王天下兵马大元帅劄子书幕府领兵勤王巳被受手诏云:巳与金人讲和及得曹枢密等书称不得轻动误国遂分屯人马近畿以示逼逐复据探报事车驾屡幸彼寨恐有奸谋即。又传檄河东河北激励军民以兵邀迎於前促勤王之师追。

小帖子崧等前申乞移军南京当时虏骑未退事势与今日不同访闻赵野范讷不戢其下纵令虏掠发掘邱墓人心胥怨今。又两军时有忿争万一行府入南京赵范二军必趋帐下恐有郭汜李催之变伏乞王慈开纳径还京城早定大计以副人望。

皇帝也。遂恸哭曰:陛下安得至此提辖沙振曰:此中,岂有道君皇帝必金人之诡诈也。遂以箭射之遂鼓众喧闹杀遘其子锡在旁倒身护遘乃并杀之,於是振自守中山金人逼以归遘弟适仕光禄卿靖康中遣出使为金人驱迫往燕山府拘囚累年而死适子铸(旧校云:按宋史遘守中山金人围之遘呼步将沙振往振素有勇名固辞固遣之振怒。且惧潜怀刃入府遘妾定奴责其辄入振立杀之遂害遘於堂与此所载不同)。

张邦昌以太宰退处入内东门资善堂侍从官以上诣祥曦殿起居太后毕邦昌服紫袍犀带鱼袋独班归两府幕次邦昌僭位三十三日不御正殿不受常朝不山呼不称圣旨不称御禁中诸门用锁题曰:邦昌谨封凡晓示文字不称诏命番使入朝则正坐常朝则偏坐百官入朝以平交礼相见称名称诸公其中未可知也。惟王时雍王绍王及之者附会以真主事之幸灾乐祸略无畏於天地神灵此曹佐之安得忠义邦昌肆赦蔡州不行诸道勤王兵皆受康王节制邦昌知人心不与不能自立乃收所下赦书出居东省迎孟后垂帘听政自称大宰总百揆欲袭曹司马故事入朝不趋谒拜不名未几闻外兵顿劄城下而诸道勤王将文檄辐辏问罪邦昌惶惧乃议往迎康王先遣人至南京劝进王时雍数劝邦昌自为之计谓曰:骑虎势不得下後日噬脐无悔矣。宜熟虑之徐秉哲亦固赞邦昌不从乃止。

劄曰:金贼邀请二帝北去当府已星夜措置邀迎外契勘金贼先於三月初七日抑逼宰相张邦昌僭称伪号今来邦昌已归宝退避所有三月八日已後笱旨事并不得施行差到官不许放上如有阙官即开具状申以凭差官填阙施行兼自今後凡有公事并须申禀当府与决如有奸诈伪冒可疑文字并不得施行缴连供申。

司农少卿权户部侍郎胡思乞罢权可依。

太母下手诏播告天下。

大元帅府以颜岐充大元帅府参议滕康周望为王府记室。

大元帅参议东南道都总管赵子崧奉大元帅康王劄子节制东南诸军进援王室巳至近城窃惟赵氏德泽浃於民心主上仁圣节俭天下欣戴独以奸臣误国再致戎贼犯阙祸变旷古未闻至於二圣播迁六宫九族系累天下臣子悲愤痛切肝心糜溃况本朝无亲王将兵在外故事去年主上特付大元帅之柄於康王盖本天意康王巳委副元帅宗泽领骑兵迎请二圣车驾。又委子崧等提兵入援以图兴复升坛歃血盟於三军千万人惟一心誓死赴难今宰臣身反正大将等上下和协奉母后宝书遣使迎请康王社稷有主人知所归都城官吏军民僧道耆老等世受大恩各怀忠义当今贼退却请车驾(旧校云:别本作当金人却请车驾)及从来权宜谅其本心必不忘赵氏各宜安居息心无生疑惑以待恩抚须至晓谕。

批答。

国步艰难金寇猖獗銮舆播越诏令不下无所禀承遐迩之心翕然见属谓天下之权必主於一故连日之请乃至乎!三虽舆情难以辄违而孝心有所不忍方将遍览所上详熟以思俟入京城躬谒宗庙。若銮舆未还即抚定民庶权听国事宜体兹意无复重陈。

二十五日甲申邦昌时雍等率百官吏是日出门。

十三日壬申范琼揭榜金人尚留滑州。

十九日戊寅御封太常少卿汪藻撰书送御史台看详如得允当仰申三省施行。

二十一日庚辰大元帅告诫府发济州。

差御史一员往西京视陵寝。

※卷九十四校勘记。

又缴申大元帅府状曰:右子崧等累具劝进乞早正大号肆赦天下以安人心未奉俞音日夕震惧深虑奸宄窃发蜂起蚁聚卒难埽除不免具奏元祐皇后乞先下诏命不惟使四方知大王受命中兴自然安帖亦所以警张邦昌坚其诚心不致疑变子崧等愚见惟大王函整六辈入朝九庙则一切平定断无後。

逆虏犯顺辄肆剽侵大兵前驱本期殄灭函关失守遂蔑战功永惟太祖创业垂二百年二圣在位几三十载既遭荡析乃致播迁涕泪横流心肝糜溃有天有地古今所未尝闻为子为臣夙夜实不遑。

具位右某近率宗室并随行官吏朝奉大夫权应天少尹叔近等具状披告乞兵马大元帅大王权听国政事续奉答语难徇众情窃议施行某等难以逆虏犯关之後道路隔绝於今半年而二圣播迁宗社无守恭惟大王至亲。且贤功盖天下群心所归实在今日傥蒙俯从众庶以安宗社少纾中外忧愤之情则训民练兵邀迎可期。若徒欲履正守节而不思祖宗创业之艰难非海内所望於大王也。某等迫切之诚实不能巳谨具状披告兵马大元帅大王伏乞王慈早赐允许行谨状。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十一日庚午太后御内东门小殿垂帘听政,起靖康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