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池袾宏(公元1535~1615年),遂结茅卜居修念佛

云栖,宋熙宁间有僧志逢者居此,能伏虎,世称伏虎禅师。天僖中,赐真济院额。明弘治间为洪水所圮。隆庆五年,莲池大师名衤朱宏,字佛慧,仁和沈氏子,为博士弟子,试必高等,性好清净,出入二氏。子殇妇殁。一日阅《慧灯集》,失手碎茶瓯,有省,乃视妻子为鹘臭布衫,于世相一笔尽勾。

(1)单提净土,融汇各宗。

杭州“云栖竹径”

李流芳《云栖春雪图跋》:

有人诘难大师:智人宜直悟禅宗,而今只管赞说净土,将无执著事相,不明理性?大师回答:归元性无二,方便有多门,晓得此意,禅宗净土,殊途同归。若一味说无相话以为高,则资性稍利者,看得两本经论,记得几则公案,即便能之,何足为难?且汝既了彻自心随处净土,吾试问汝,还肯即厕溷作住止否?还肯就犬冢牛马同槽而饮啖否?还肯洗摩饲哺伽摩罗疾,脓血屎尿诸恶疾人,积年累月否?于此数者,欢喜安稳,略不介意,许汝说高山平地总西方。其或外为忍勉,内起疑嫌,则是净秽之境仍分,憎爱之情尚在,而乃开口高谈大圣人过量境界,拨无佛国,蔑视往生,可谓欺天诳人,甘心自昧,苦哉苦哉!净土法门,似浅而深,似近而远。似难而易,似易而难,今人多好说参悟,好说了生死,不知在此土了悟甚难,谓之竖超三界。斯陀含犹一往一来,况凡夫乎?此土众生,多是先生西方,然后了悟。生西方一门,谓之横超三界,万无一失。苦口婆心,于斯可见。大师以正法眼藏与净业功行,破斥邪见,开导迷惘,发人深省,于净宗的弘扬,厥功至伟。

才华、悟性、教理、戒律、操守、规约,六个关键词,概括了袾宏大师的认真一生。

余春夏秋常在西湖,但未见寒山而归。甲辰,同二王参云栖。时已二月,大雪盈尺。出赤山步,一路琼枝玉干,披拂照曜。望江南诸山,皑皑云端,尤可爱也。庚戌秋,与白民看雪两堤。余既归,白民独留,迟雪至腊尽。是岁竟无雪,怏怏而返。世间事各有缘,固不可以意求也。癸丑阳月题。

2.思想


作歌寄意,弃而专事佛,虽学使者屠公力挽之,不回也。从蜀师剃度受具,游方至伏牛,坐炼呓语,忽现旧习,而所谓一笔勾者,更隐隐现。去经东昌府谢居士家,乃更释然,作偈曰:“二十年前事可疑,三千里外遇何奇。焚香执戟浑如梦,魔佛空争是与非。”当是时,似已惑破心空,然终不自以为悟。

莲池大师生于法道式微的明代末年,以自己的真修实学,重振莲风,其净土思想,别成一格,二百余年,流韵犹在,兹概述有三。

袾宏在他的云栖道场里不仅是修禅,而是“主以净土,而冬专坐禅,余兼讲诵(袾宏《重修云栖禅院记》)”,归心净土而兼重禅、教、律。

说法平台,生公一语石一语。

大师受具足戒后,策仗游方,遍参知识。参学遍融禅师,老禅师教喻:“勿贪名利,唯一心办道,老实持戒念佛。”大师拳拳服膺。后参笑岩宝祖,辞别向东昌的归途上,闻樵楼之鼓声忽然大悟。乃作偈曰:“二十年前事可疑,三千里外遇何奇?焚香掷戟浑闲事,魔佛空争是与非。”憨山大师推允此为莲师开悟偈。

莲池袾宏(公元1535~1615年),俗姓沈,自号莲池,杭州人,因为久住云栖寺,又被称为云栖禅师。

猫儿突出画堂前,床头说法无消息。大方广佛《华严经》,世主妙严品第一。”其持论严正,诂解精微。监司守相下车就语,侃侃略无屈。海内名贤,望而心折。孝定皇太后绘像宫中礼焉,赐蟒袈裟,不敢服,被衲敝帏,终身无改。斋惟?菜。有至寺者,高官舆从,一概平等,几无加豆。仁和樊令问:“心杂乱,何时得静?”师曰:“置之一处,无事不办。”坐中一士人曰:“专格一物,是置之一处,办得何事?”师曰:“论格物,只当依朱子豁然贯通去,何事不办得?”或问:“何不贵前知?”

大师朴实简淡,虚怀应物,貌相温和,声若洪钟,胸无崖岸。自奉俭朴,自有道场以来,未曾妄用一钱,凡有香俸盈余,便施散给其他寺庙的和尚。施衣药,救贫病,常行不倦。大师生平惜福,年老还是自己洗衣,净溺器,不劳烦侍者。终身一袭布衣,一顶麻布蚊帐用了几十年。大师愿海洪深,义天高朗,四心无量,六度齐修。荷担一代时教以摄受群迷。顾退然以身居学地。虽童稚沙弥未尝受其一拜,至耄年不能起伏,犹必跏趺合掌,稽首与席,致不安之意,足见大师之谦德。

然而,近而立之年时,袾宏连遭丧父、丧妻、丧母的人生大悲之事,如此打击,让他心灰意冷、感慨万千,因此,袾宏的人生并没有在仕途上走下去,而是在三十二岁时出家进入佛门了。

张岱《赠莲池大师柱对》:

大师深感净宗念佛法门乃至简至易,普摄诸根,仰赖佛力,圆证菩提的无上大法,故殷殷普劝念佛往生净土。

袾宏的出家,表面上看很符合通俗小说故事里讲的“心灰意冷,遁入空门”,但从他此后在佛学上的建树来看,袾宏的出家动机绝不是一个“心灰意冷”可以概括的。

又《题雪山图》:

大师是从永明延寿以来,融禅净教律为一体之大成者,主唱禅净不二,念佛含摄万法之旨。大师痛念末法众生,掠影宗门,拨无净土,有若狂象;教下讲师,依文解义,说食不饱。如法思惟,唯念佛一门,横截生死,普摄三根,于是单提净土,著《弥陀疏钞》十余万言,总持圆顿诸经,融会事理,指归一心。莲池大师诠释“一心不乱”云:一心者,专注正境也;不乱者,不生妄念也,一心不乱,有事有理。如前忆念,念念相续,无有二念,信力成就,名事一心,属定门摄。如前体究,了知能念所念,更非二物;非有非无,离于四句,观力成就,获自本心,名理一心,属慧门摄,诸妄消亡,故兼得定。此一心即实相,即同乎法界,即定中之定,即菩萨念佛三昧,即达摩直指之禅,即是转识成智。故知念佛总摄一切佛法。大师以楷定古今之气概,将《阿弥陀经》判释为与《华严经》相类的圆顿之教,驳正时人贬抑念佛为愚夫愚妇所行之道的瞽论。

目录 佛教牛人录 缘起: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栖真斗室,老僧半间云半间。

以上法语由大师的悲心与智慧心中流出,精辟地点示各色人等诸种境遇,均是念佛求生的好时机。大师的言传身教,自行化他,不愧一代祖师的风范。憨山大师曾盛赞莲池大师说:惟莲池大师的才具,足以经邦济世;悟性,足以传承心印;教理,足以契合根机;戒律,足以护持正法;操守,足以警励世人;规约,足以疗救时弊。又赞云:“观师之行事,潜神密用,安忍精进之力,岂非地涌(《法华经》所示---注)之一乎?抑自净土而来乎?不然,从凡夫地,求自力尚不足,安能广行利他,护持正法,始终无缺者乎?”意谓若不是法身大士来开朗末世重重昏暗,何能作到广度众生之佛事呢?大师之本迹显隐,吾辈凡夫不得而知,诸多记载透显大师乃菩萨应化之消息。然就大师示现的德学风范,堪称净宗第八祖的称号。

在祩宏大师的理论体系中,禅和律成了净土念佛理论的原因,“若人持律,律是佛制,正好念佛;若人看经,经是佛说,正好念佛;若人参禅,禅是佛心,正好念佛(袾宏《普劝念佛往生净土》)”,这无形中提高了净土法门的地位,所以袾宏对于净土一脉可谓是功不可没,后世便尊他为莲宗第八祖,要知道,自唐末五代的第六祖永明延寿以来,净土宗,也就是莲宗,只在北宋时出现过一位堪称“祖”级别的人物。

归得古云栖寺旧址,结茅默坐,悬铛煮糜,日仅一食。胸挂铁牌,题曰:“铁若开花,方与人说。”久之,檀越争为构室,渐成丛林,弟子日进。其说主南山戒律,东林净土,先行《戒疏发隐》,后行《弥陀疏钞》。一时江左诸儒皆来就正。王侍郎宗沐问:“夜来老鼠唧唧,说尽一部《华严经》?”师云:

大师道隆德盛,当时,李太后遣内侍赍紫袈裟白金问法要,大师书偈答曰:“修福不修慧,终非解脱因,福慧二俱修,出世世第一。众生真慧性,皆以杂念昏;修慧之要门,但一心念佛。念极心清净,心净土亦净;莲台最上品,于中而受生。见佛悟无生,究竟成佛道;三界无伦匹,是名大尊贵。”言简义周,字字珠玑。

上一篇 第十章 由分而融(三)|推陈出新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莲池袾宏(公元1535~1615年),遂结茅卜居修念佛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