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以戊为夫不显,清浊贵贱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人生有命,得失顿殊。富贵贫贱,那能一体。红光满室,五行都聚於贵乡。佳气充庐,四柱并集於福地。先贫後富,生时值禄马同乡。始吉终凶,日时犯空破之处。平生坎坷,基薄与凶运交杂。一世荣华,命高逢好运叠至。刚金遇火方成器,决定超群。旺火得水为既济,必然出众。木须金而不繁,水赖土而不散。戊己见寅卯,得位於勾陈。壬癸坐巳午,当权於元武。贵神入命遇奇仪,必是公卿。华盖临时值孤寡,定为僧道。玉堂拜相,炎炎火秀在离宫。金阙朝元,洋洋水德宅坎位。重逢水位,断为云水之仙。累犯纯阳,定作空门之子。遇长生而聪明智慧。逢死败而蒙蠢愚顽。父母难靠,年月俱陷空亡。妻子易亏,日时并临孤寡。卯酉生逢克战,败门户而多灾。子午全居死墓,走他乡而为客。子午最嫌巳亥,卯酉切忌寅申。宅墓受煞,门户多破。时落天中子少,合逢干头妻多。年中无气,幼而散失元基。月内逢空,门户消索不立。日临绝位,纵妻无恙亦多离。时在墓中,後嗣有时也不顺。合地秀者贵,得天时者荣。五行无气者贫,四柱有伤者贱。阴阳纯一者孤,支干刑害者疾。用神休囚者,难求富贵。秀气浅薄者,多是艺术。刑克互见,身旺定作军徒。辰戌相加,有损断为狱吏。金水闲慢,落魄清贫之人。驿马冲击,驰驱红尘之客。魁罡重犯,生於屠宰之家。酉戌重逢,身作奴仆之下。柱中子午双包,尊居垣省。命内干支一气,贵至王侯。一片纯阳独克命,不死也伤。满盘印绶俱生身,不贵即富。年月并伤,父母妻妾难为。年时并伤,估恃继嗣不保。年冲日兮父母旺,妻妾难存。时冲年兮儿女旺,父母易损。破命者,少失双亲。破月者,长克昆季。破日者,一身独立。破时者,老无结果。破胎者,母氏独当。此则论其大略,尚未及乎精细。先提官贵,迥异常流。甲戌庚引至丑未,贵神有气。乙丙丁出於酉亥,天乙加临。己逢坎位乙到坤方。六辛喜於寅午。壬癸宜於巳卯,此为暗中得贵。更看官印弱强。甲逢酉位,乙到申方。丙得子宫必显,丁加亥上荣昌。戊见卯而能秀,己临艮而声扬。庚到离宫得气,辛临巽位安然。壬投午上既济,癸向巳内财官。此为正官、正印,更看禄马朝元。若无刑冲、克破,必作鼎鼐神仙。次论财富,养命之源。先看财命有气,次观禄马不贫。木临四季,向禄自然充裕。水到午上,财旺必定丰隆。土逢润下,金遇曲直,火遭金局。三合逢禄库、食神,五行值天厨财气。四柱无伤,日时得地。身旺有气,逢财化作官星。身衰失时,财多翻为贫汉。若居煞地,多是凶徒。人有公吏、军戎、商贾、艺术,四者不同,各有所居。公吏之命,多带克刑。东西战斗,南北冲击。长生处破了,死绝处生起。五行错杂,象不纯一。倒食逢财,夹贵逢破。财印相刑,引用无气。秀中带鬼,贵气损伤。干支重会,提网悬针。此等之命,不离公门。至若带官禄而可获福。遇贵神而可进步,则又有出仕显达者也。兵卒之命,与吏大同。局中煞重,而干支不等。象内贵轻,而主本破伤。甲见卯支,丙临三丁之地。辛向亥地,壬居二癸之乡。乙丁逢蛇,戊土奔马。此乃悬针羊刃,更犯克破刑冲。又带福气,凶中有吉。悬针遇吉煞相扶,羊刃有贵神相助。由是从行伍而有权禄,自兵卒而任总戎。然以煞为重,则不可诬焉者也。再看商贾,其命何凭?日时并临子午,三元都值寅申。马前无辔,劫上逢财。或偏财身旺,复行财运。或六合会财,更坐马乡。壬人运南,丙人运北,经营买卖之人。甲人行西,庚人行东,贸迁有无之辈。甲乙居坎犯壬癸,未免萍梗他乡。元武遇亥无戊己,谅必龙断外土。至於得利不得利,则专论财之旺与不旺,而决之也。再看艺术,又非商贾。命遇德秀犯刑冲,小道可观。时逢学堂见空亡,多能可鄙。乙庚化金於坎艮,丁壬化木於兑乾。辛丙临乎四季,戊癸居乎一宫。此乃秀而不秀,化而不成。格局破损,禄马不全。原夫秉赋聪明,多因生遇学堂。至於成就淡薄,乃是命无根本(无根本,如水人无金,火人无木之类)。若四柱不相往来,更五行再无气象。天乙闲漫,华盖叠逢。不作飘蓬寻幽之士,必为九流艺业之人。(天乙闲慢,如甲戊庚,上半年以未为贵人不闲。下半年以丑为贵人不闲,与六壬反看)。再看僧道,又非艺术。五行在无气之乡,十干临死墓之地。年月尽逢孤寡,日时全见元辰。累犯空亡,重临华盖。妻子衰绝,身旺无依。火盛而身心禅定,水多而自在逍遥。若命合贵格而死绝,心乐清虚。命无贵气而生旺,性好空门。月上五行恬和,道行高洁,而教门增重。时上五行安静,行果相辅,而徒众数多。月上福神得助,则善和法眷,而同衣赞美。日上刑冲带煞,则求化无缘,而行脚飘流。见煞印,则当权服众,遇丧吊,则苦行伤身。华盖、夹贵与三奇,虽云吉煞。自死、自绝、自生旺,则无吉助。若生旺太过,而兼带干鬼,则名利之心不忘。值克害太甚,而更遇凶煞,则凡俗之礼不免。咸池为酒色之星,犯之则耽迷不检。羊刃乃凶恶之物,遇之则财利是图。岁运见丧吊伏返,在俗人则凶,而僧道则吉。元命遇孤寡亡劫,在常人有妨,而僧道无害。古歌云:两般父母见星孤,四季天上禄也无。辰戌丑未加临着,多是道士及增徒。又云:三合生人辰戌时,定为僧道不须疑。若还华盖并临墓。囊囊丰隆定紫衣。凡论僧道,又当以是质之。又有先贫後富,在富後贫,二者隔别,全看月日。日时生旺聚福兮,晚景荣华。月令有气储财兮,早年富贵。若月吉而引用多轻,先富後贫。日强而本根不利,先贫後富。生来受荫,年月在财富之乡。末主孤寒,日时犯空破之地。年月逢财无气,幼年窘迫。日时遇食有气,老景欢欣。四柱衰微,平生不遂。背禄逐马,一世凄惶。若夫干头财露,支内不藏,伤劫实地。禄马虚浮。身旺印助,一生破败不聚财。身弱财多,外似有余内不足。或四柱原无财官,遇岁运忽合发迹。似此之命,有名无实。又有抛乡去井。关土离家。乃年克月兮相制伏,日冲时兮在子午。四煞若冲身命,定应游走他乡。三限再用死绝,未免飘泊外处。重重鬼害,累累刑空。运拙时乖兮,别闾里而跋涉程途。命蹇日衰兮,辞亲戚而往来歧路。再论兄弟。以及妻子。木人春降到寅亥卯,昆仲必多。若生西南,必少。金命秋生临巳申酉,兄弟盈门。若逢东地,不靠。水居润下遇乾坎,同气多荣,往来辰戌潇洒。火向炎上居离巽,连枝共美。到於酉亥雕零。土临四季,伯叔成行。若论得力不得力,三元不落空亡,四柱不犯孤寡。青龙作子,休婚白虎之妻。火德成男,莫娶亥子为妇。水生子嗣,母忌中央。年合时日犯戊癸,决主三妻。甲逢二己到巳午,不止两妇。丙逢重辛居酉子,多招宠妾。庚与乙合生卯午,定有偏房。壬逢重丁在巳酉,重婚别室。阳合阴盛妻双立,阳合阴衰妻再娶。又有子多荣贵。亦有子少愚顽。是理何说,要当详论。金居离位逢炎火,儿孙满前。火临坎户遇顺下,後代克昌。木逢庚辛到巳申,土生甲乙见寅卯。水临四季,喜见戊己。时日生逢无克制,子孙多荣。官煞重逢见财生,嗣继必贵。若夫日临衰墓死败,男女须伤。时犯空亡有克。儿孙必少。木为後代,忌逢申午之方。火若为男,休逢酉亥之地。金为子位,怕见坎寅。水作男官,忌见卯巳。土为後嗣,怕临震东。男取克於为嗣,女取干生为子。四柱归於败绝,五行都在伤官。虽有干支暗合,也须螟蛉作嗣。纵有偏出,实难定姓。古有借妻安子,其理整玄。木儿见鬼,得北方坎女多存。水子遇煞,赖西方兑妻可养。水制火男,借青龙为乳母。木损土儿,觅朱雀为继娘。五行有损,须借相生。四柱虽克,亦多无害。若不惜母安子。岂能後嗣不乏?至论女命,最怕刑夫。日生木蛇,难成婚配之期。己用金鸡,定是失夫之妇。土为夫婿,寅卯多寡。木作婚期,离宫须害。再犯孤鸾尤甚,更遇八专何说。至於为妇清洁,生而不犯贵合。若要秉性坚贞,长而不逢煞伤。丁壬无气,必犯娼淫。戊癸休囚,多有浊滥。四柱禄合,三元纯一。日时有合,有夫不离私情。桃花劫煞,五行居墓。财禄沐浴,背夫别成暗约。阴遇阳干合多,不娼即妓。比劫分争身弱,非妾即奴。至有五行失位,四柱休囚。十干上下交战,运行无气空亡。三元在沐浴之中,五行居死墓之地。生为奴婢,将谁怨尤?间有命犯倒食而无食,能与别人作福。偏财遇比而身旺,甘为富家干仆。男子舍居,异姓入赘。金居金位遇卯寅,木到木乡逢丑未。日时犯月鬼破门,丙寅别祖宗入墓。魁罡临命见华盖,一生就妻为活。丑未重犯遇寡宿,半世从妇入舍。四柱往来有情,携手为婚。三元重犯阴合,不媒作室。阳衰阴旺,女招别姓子为男。命配成婚,休败克滞;後看相生,多招外婿。支多克滞,定应知汝波涛下上无生,一户岂能坚守?身如显化自无气,本姓全亏。若是假合别成象,孤儿异姓。平生窘迫,岂能得祖宗之财?若得兴丰,因托别房父母。此只论其大概,尚未得其精微。命之理微,悟在心得。若夫疾病死绝,贫贱凶恶,岁运晦显,各有道理。已着以前,兹不重赋。

归禄身旺,故用财,无财而专禄,归禄无用。

浊者混也。乃五行失位,水土互伤,其身太旺,正夫不显,偏夫丛杂,柱多分别,无财官印食,为下贱村浊,或娼妓婢妾,淫巧之人。如己亥、乙亥、癸丑、己未,癸水生十月大泛,癸以戊为夫不显,时引己未是偏夫,嫌丑未皆有土混杂,柱中无财,乙木为食神干旺,已土受克,鬼败临身,五行失位,主先清后浊,不能享福。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弃干从煞论刚柔。

财印混杂,终为受困;偏正错乱,必致伤身。

财有偏正,印亦有偏正。正印见财有祸,偏财见印无妨。

伤官有财可倚,固主贵矣,女则伤夫。

则官印在其中矣。印赖二句,紧本上文四句,自发明之。

而地支三合,却为日干休囚死绝之地,亦平生不遂。

上言财要伏藏为奇,然财者众所争,故有羊刃劫财,则因财致祸,见财不可专也。

癸为少阴戊为老阳,癸戊虽合化乃无情之合,故以少长言。

方化其顽。强火得土,方止其焰。强土得金,方制其害。

此又举地支中卯酉,日月门户,日时遇之,主迁移不定。

人命以财为父,财煞同官,则难为父。

如甲用庚辛为官,居巳子之地为生。

金能克木,木坚金缺。木能克土,土重木折。

如丁壬化木,月令春,或东南方运为生。

而仁义智信,聪明愚鲁,亦各从其类耳。

一定荣枯,是以强明其生克制化,清浊贵贱,寿夭贤愚。

此论日干与岁君相犯祸福。若日犯岁君,以岁为用神者无咎。如六壬日,以丙丁为财,柱中原有根,虽犯太岁,反为吉。身旺者凶,弱者无咎。日与运俱犯之,方主大凶。五行有救,亦减分数。最怕天冲地击,当察性情阴阳,物元真理。

生平富而且贵,煞重身柔。中途忽死或危,运扶干旺。

亦有为商自营运者,谓龙藏亥卯。寅为青龙,巳为太常,

土止水流全福寿,水无土止必伤残。

伤官、食神同类,伤官剥官,命中最忌。

得局,三合局也。归垣,干归禄也。

得伤官、食神生财月,吉。又怕见官煞,窃财之气。

此以下,正言不归禄、不相停,故不得享福、眉寿。

岂知遇正官、却终俸禄。逢七煞,乃有声名。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官为禄,有禄安得贫贱?

晦火无光於稼穑,盗木多困於丙丁。

时乃子宫,既败且死,岂有用乎?如有用,则父必不禄。

阳刚阴柔,金水土可从,木火不可从。

此以下提起地支相冲、相刑言之。

煞乃克我刃乃劫我,命中之最凶者。

生地相逢,壮年不禄。时归败地,老後无终。

丙用壬为子,壬败於酉,辛用丙为子,而死於酉。

既不相停,不如从煞。

当权者,用煞而不用印。印赖煞生,官因财旺。

前言大贵者,用财不用印。

两干难得不杂,故主利名兼有,然不可一概言贵。

丁逢卯日遇己土,饕食之人。亥乃浆神逢酉金,嗜杯之客。

造化因逢戌亥,平生敬信神只。

若正官纯粹,发福悠长,岂七煞之比?

土能生金,金多土变。

人之行藏岂止一事而立,终身无改,故从化成格则富贵备矣。先论从化,後论财官。

如甲用丙火为食,丙能生戊土为甲之财,壬水却为甲木枭神,受戊驱使,丙火以托甲木,反换相生,为主客之道故也。

金败午,木败子,水土败於酉,火败卯。

丙子辛卯相刑,荒淫滚浪。

《赋》云:刃为兵器,无煞难存。煞为军令,无刃不尊。

故略注於下,以明作者之意云。

此论女命,男亦同。

上言食神制煞为妙,然食者人所贪,故有枭神夺食,则因食生疾,见食不可分也。

男命戊日见癸,当娶少年之妇。

故云印赖煞生,官因财旺,非不用印用官,而专用财煞。

金实无声,炼过变革;归禄享福,失令身弱,见要中和。

女命最怕伤官,有则伤夫,其理易晓。内有伤而反见夫者,乃财命有气,伤官生财,财生官星,为夫故也。

如伤官、羊刃,人命逢之多不吉。

五行消息,元理可知;四柱推明,用神可见。

此又细分五行不相停,而有阴阳之别见。

阳金得炼太过,变革奔波。阴木归垣失令,终为身弱。

财官俱败者死,食神逢枭者凶。

不然,不能从也。

余见旧注,分析破碎,有失《赋》旨。

前言食伤生财为旺,此则直言财临旺地。

三戌冲辰祸不浅。

羊刃逢煞相停,固主贵矣,多则伤妻。

亥卯未木局。八字龙藏亥卯末为用神者或用财,皆主丝纺之利。财官为禄马,人最紧要。若俱在败绝之地,或行运又到败绝,用神损气,安得不死?

或盛、或薄、或旺、或多、或混杂。

在乎推四方,分其贵贱,得其中道八字。

身旺得官微,复行伤官运,谓之背禄则无官矣。安得不贫贱?财为妻,有妻安得孤独?

全备者多贵,但主酒色昏迷。女命尤忌之。

酉破卯,卯破午,亦食前煞後之意。酉以卯为财,午为煞。财煞兼有,故主财官两美。

论煞当要刃,无刃要有制,煞强有制,皆为方论。

前言当权者,用煞不用印。

此言五行性气太过,中亦各有所盛,偏之为害也。

煞不可有,煞多得从其鬼,反不为害。

丁坐酉金,丙辛遇之绝嗣;财临煞位,父死而不归家。

刃煞双显,威镇乾坤。是也。

以上通论干支,阴阳生克制化之中,体幽用显,轻重有无,而吉凶动静、否在盈亏,皆自此而生之也。妙在识其通变,究其元微,由显而幽,斯得其理。以下则详言之。

阳金,土重则埋,怕炼大过,是无土也。

财少遇身旺,复行劫财运,谓之遂马,则无妻矣宜乎该孤寡。财官,其人命之最要者欤!

若身旺煞轻,更入清奇,必为增道之首矣。

发乾坤之妙用,剖阴阳之枢机。

此举命中最要者言之。要归禄,要相停,不可死绝偏党。

亥为登明,酉加水为酒,酉日生人逢亥,必主贪杯。

强金得水,方挫其锋,强水得木,方泄其势。强木得火。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癸以戊为夫不显,清浊贵贱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