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之茹,凡醯酱之物

○豉

○茹

○醯

《释名》曰:豉,嗜也。五味调和,须之而成,乃可甘嗜也。故齐人谓"豉"声如"嗜"。

《史民》曰:公仪休食茹而美,拔其园葵。

《释名》曰:苦酒,淳毒甚者酢且苦也。

《史记》曰:蘖面盐豉千答。(徐广曰:或作"合",器名。)

《后汉书》曰:孔奋为姑臧长。时每居县者,不盈数月,辄致丰积。奋左职四年,财产无所增。事母孝谨,虽自俭约,而奉养极求珍膳。躬率妻子,同甘菜茹。

《周礼》曰:醯人,掌共五齐、七菹,凡醯物;以共祭祀之齐菹,凡醯酱之物。宾客,亦如之。(齐菹,酱属。醯人者,皆须醯成味。)王举,则共齐菹,醯物六十瓮;共后及世子之酱、齐菹。宾客之礼,共醯五十瓮。凡事共醯。

谢承《后汉书》曰:羊续为南阳太守,盐豉共壶。

沈约《宋书》曰:文帝为王玄谟作四时茹诗云:"堇茹供春膳,粟飧充夏餐。"

《仪礼》曰:醯、醢百瓮夹碑,十以为列。

大雪之茹,凡醯酱之物。袁宏《汉纪》曰:李亻霍数设酒请郭汜,或留汜。汜妻惧与亻霍婢妾私而夺己爱,思有以离间之。亻霍送馈,汜妻乃以鼓为药,汜将食,妻曰:"食从外来,傥或有故。"遂摘药示之,曰:"一栖不两雄,我固疑将军之信李公也。"明日,亻霍请汜,大醉,汜疑亻霍药之,绞粪汁饮之,乃解。於是遂相疑猜也。

《傅玄诗》曰:厨人进藿茹,有酒不盈杯。

《礼》曰:宋襄公葬其夫人,醯醢百瓮。

《三辅决录》曰:南阳旧语曰:"前队丈夫范仲公,盐鼓蒜果共一筒。"言其廉俭也。

枚乘《七发》曰:白露之茹。

又曰:大功之丧,不食醯酱。父母之丧,又期而大祥,有醯酱。

《豫章列士传》曰:羊茂为东郡太守,出界买盐鼓。

○菹

《论语》曰:子曰:"孰谓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诸其邻而与之。"

《博物志》曰:外国有豉法:以苦酒溲豆,暴令极燥,以油麻蒸讫,复暴三过乃止,然后细捣椒屑,筛下,随多少合投之。

《周礼》曰:朝事之豆,其实韭菹、昌本、菁菹、茆菹。(昌本,昌蒲根也,切之四寸为之。菁菹,韭菹。郑大夫读茆为茅。或曰茆水草。杜子春读茆为卯。玄谓:菁,蔓菁也;茆,凫葵也。)馈食之豆,其实葵菹。加豆之实,芹菹、深蒲、菭笋菹、笋菹。(芹,楚葵也。郑司农云:深蒲,弱入水深,故曰深蒲;或曰:深蒲,桑耳。菭,水中鱼衣也。玄谓:深蒲,蒲始生水中子也。菭,箭萌、筍竹萌。)王举则共七菹。(韭、菁、茆、葵、芹、菭、筍菹。凡醯醢所和,细切为齑,全物若〈月枼〉为菹。齑菹之称,菜肉通称矣。)

《史记》曰:通邑大都,酤一岁千酿,醯酱千缸。

《金楼子》曰:五色茄,一名金盐;地榆,一名玉鼓。惟此二物,可以煮石。

《记》曰:麋鹿为菹,野豕为轩,皆〈月聂〉而不切。麇为辟鸡,菟为宛脾,皆〈月聂〉而切之。切葱若薤实之,醯以柔之。(此轩、辟鸡、宛脾、皆菹类也。其作之状,以醯与薰菜淹之,杀肉及腥气也。)

《汉武内传》曰:西王母仙上药,有凤林鸣酢。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大雪之茹,凡醯酱之物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