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女王如愿以偿地登上皇后之位,与甄氏争宠的

○糟

古时候的皇宫中,可以说是步步惊险,这也是为什么宫斗题材的小说、影视剧可以吸引很多人的原因,或许是和武侠一样,日常生活中无法得到满足,只能在虚拟世界里面寻找了。而在三国时期,虽然天下大乱,但是宫斗也是存在的,曹魏皇宫里,原本地位不高的郭女王,将曹丕的原配甄宓斗下去之后,自己成为了皇后,也有人说郭女王最终自食恶果,被甄宓的儿子曹叡逼死,究竟有没有这回事呢?

曹丕与甄氏的儿子曹叡,生于何时?这个问题攸关曹丕的颜面,如果正史记载属实,则曹丕纳袁熙之妻甄氏时,甄氏便已经怀孕了。曹丕到底知不知道?

《说文》曰:糟,酒滓也。糠,谷皮也。

北魏文学家游雅在撰写文成帝拓跋濬养母文昭常太后的碑文时,称太后的名字跟曹魏的甄皇后相似,而同僚陈奇却认为此说有误。文成帝下诏检对碑文与史事,结果查证与常太后名字相似的是曹魏郭皇后,而非甄皇后,大概常太后、甄皇后的谥号都是文昭,导致游雅误记。而后人在记述这段史实时,又误将文昭常太后当作文昭皇后高照容,并依据郭皇后的姐姐郭昱名中从日,推测郭女王本名为郭照,其实也是一则误断。

建安九年,曹操平冀州,曹丕随军入邺城,纳袁熙之妻甄氏。时甄氏二十三岁,长曹丕五岁,后生一子,即魏明帝曹叡,字元仲。

《春秋后语》曰:张仪说韩惠王曰:"韩地多厄恶山居,五谷所生,非菽而麦。民之食,大板、菽饭、藿羹。一岁不收,民不厌糟糠。"

郭女王出身官宦世家,由于父母、兄长早死,所以等到汉末战乱开始,一度过着流离漂泊的日子,最后寄身于铜鞮侯家。曹操担任魏公后,为次子曹丕招选侧室,铜鞮侯家趁机将郭女王推荐上去,并幸运地入选。郭女王虽然年长曹丕三岁,但才貌双全、颇有谋略,多次在储君之争中为曹丕献纳良策,以故深得后者宠幸。虽然曹叡的生母甄夫人是正室,但最受宠的却是郭女王。

黄初元年,曹丕篡汉即位,山阳公以他两个女儿为曹丕妃嫔,当时郭皇后、李贵人、阴贵人皆得曹丕宠幸,甄氏愈加冷落失意,颇有怨言,曹丕大怒,于黄初二年遣使赐死,即迫令自杀。曹丕在《典论·内诫》中,力斥袁家诸妇的妒悍,《典论》作于建安二十二年,可见他这时对甄氏成见已很深。

又曰:秦急围邯郸,邯郸且欲降。传舍吏子李同说平原君曰:"今邯郸之民析骨而炊,易子而食,可谓急矣。而君之后宫以百数,婢妾被绮縠,馀粱肉,而民弊衣不完,糟糠不厌,君器物锺鼓自若。使秦破赵,安得而有此哉?"

曹操驾崩后,曹丕自邺城赶赴洛阳接班,却将甄夫人留在邺城。曹丕称王后,不仅没有把甄夫人接过来,反而把郭女王也立为夫人,地位跟前者平起平坐。曹丕称帝后,不仅将汉献帝的两个女儿纳入宫中,而且又开始宠幸李、阴两位贵人。滞留在邺城的甄夫人备受曹丕冷落,眼见情敌越来越多,难免流露出一些怨恨的话语,渐渐地传遍宫里宫外。

与甄氏争宠的郭氏,其实也是一个可怜人。早年父母已亡,因丧乱而流离,沦落在铜鞮侯家里。曹操为魏公时,得入东宫。曹丕的两个皇后,都是曹操选中的。曹丕登位后,郭氏起先只是贵嫔,后欲立为皇后,中郎栈潜上疏谏阻,因为郭氏原是“贱人”,不能以妾为妻,曹丕却必欲立之,所以后来魏明帝的毛皇后,有“曹氏自好立贱,未有能以义举者也”的话,这是包括倡优出身的曹操卞皇后在内。

《后汉书》曰:明帝姊湖阳公主新寡,帝与共论朝臣,微观其意。主曰:"宋公威容德器,群臣莫及。"帝曰:"方且图之。"后弘被引见帝令主坐屏风后,因谓弘曰:"谚言:'贵易交,富易妻。'人情乎?"弘曰:"臣闻: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帝顾谓主曰:"事不谐矣。"

对于甄夫人的怨恨,曹丕非但没有温情安慰,反而恼羞成怒,在称帝后的次年,便遣使将其赐死。据传曹丕为防止甄夫人的鬼魂作祟,还特命在甄夫人殡葬时,要其披发覆面,以糠塞口。关于甄夫人的遇害,很多人将矛头指向郭女王,认为是她的谮毁所致。就在甄夫人遇难后的第二年,郭女王如愿以偿地登上皇后之位。

曹丕逝世,曹叡嗣位,尊郭氏为皇太后。《魏志·郭皇后传》云:“青龙三年春,后崩于许昌,以终制营陵,三月庚寅,葬首阳陵西。”从这几句话看,郭太后是善终的,实际却隐寓着一段冤冤相报的残酷故事。

华峤《后汉书》曰:药崧家贫,为郎,无被食糟。自此诏给大官食。

不过郭女王虽然谗杀甄夫人,却收养她的儿子曹叡做养子,并照顾有加、视如己出。不过,曹叡虽然被迫认郭女王为母,但作为年已十六七岁的小伙子,对于生母的惨死,内心深处肯定是愤愤不平,只是不得以才曲意侍奉郭皇后。而很多人由此引申开来,认为曹叡就是在此时暗生逼杀郭女王之心。

裴注引《魏略》云:“明帝既嗣立,追痛甄后之薨,故太后以忧暴崩。甄后临没,以帝属李夫人。及太后崩,夫人乃说甄后见谮之祸,不获大敛,被发覆面,帝哀恨流涕,命殡葬太后,皆如甄后故事。”但甄后被害时,明帝已十七岁,对母亲的惨死经过,应当很明白,何必等李夫人陈说?

《魏志》曰:李通禽黄巾大帅吴霸,而降其属。遭岁大饥,通倾家振施,与士分糟糠,皆争为用。由是盗不敢犯。

等到曹丕一驾崩,身为皇太子的曹叡即位,是为魏明帝,而郭女王自然也升级为太后。明帝即位后,迅速追封生母甄夫人为皇后,谥号为“文昭”。按照为母报仇的惯有逻辑,与追封生母相伴随的,必然是对郭女王的加害。而魏朝史官鱼豢的《魏略》与东晋史家习凿齿的《汉晋春秋》,正是持“明帝逼杀郭太后”之说。

裴注又引《汉晋春秋》云:“初,甄后之诛,由郭后之宠,及殡,命被发覆面,以糠塞口,遂立郭后,使养明帝。帝知之,心常怀念,数泣问甄后死状。郭后曰‘先帝自杀,何以责问我?且汝为人子,可追仇死父,为前母枉杀后母邪?’明帝怒,遂逼杀之,敕殡者使如甄后故事。”郭后之被明帝逼杀固是事实,但明帝之报母仇,何以迟至七年之后?帝王之家的后妃实在难当,甄氏本来是一个俘虏,郭氏也等于奴隶,忽然都成为皇后,两个女人侍候一个丈夫,便又成为冤家对头,结果都死得这样凄惨。明帝自己的郭皇后,也是被明帝赐死的,死因都是由于后宫间的矛盾。

《六韬》曰:太公曰:"古之乱君夏桀、殷纣,积糟为丘,以酒为池,饮者常三千人。"

《魏略》称明帝即位后不久,便逼杀郭女王,并且特命在她殡葬时,要其披发覆面,以糠塞口,一如当年甄夫人故事:“明帝既嗣立,追痛甄后之薨,故太后以忧暴崩。甄后临没,以帝属李夫人。及太后崩,夫人乃说甄后见谮之祸,不获大敛,被发覆面,帝哀恨流涕,命殡葬太后,皆如甄后故事。”

甄氏总算生下一个明帝,能为其屈死的亡母报仇,但这里却又留下一个很有兴趣的疑问,即明帝的父亲究竟是谁?后人为此而议论纷纷,因为甄氏原有前夫的,这疑问倒也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史为证。

○糠

《汉晋春秋》的记载跟《魏略》大同小异,但有郭女王质问明帝一节,坚称其母之死是文帝曹丕自己的主张,跟她没有关系:“初,甄后之诛,由郭后之宠,及殡,令被发覆面,以糠塞口,遂立郭后,使养明帝。帝知之,心常怀忿,数泣问甄后死状。郭后曰:‘先帝自杀,何以责问我?且汝为人子,可追仇死父,为前母枉杀后母邪?’明帝怒,遂逼杀之,敕殡者使如甄后故事。”

先让我们看一看《魏志·明帝纪》:景初三年春正月,“帝崩于嘉福殿,时年三十六”。如果由景初三年上推三十六年,明帝的生年应是建安九年,但曹丕之纳甄氏,也在建安九年八月,甄氏怎么会生下明帝呢?如果确是曹丕所生,至早应是建安十年。裴松之就说过:“魏武以建安九年八月定邺,文帝始纳甄后,明帝应以十年生,计至此年正月,整三十四年耳。时改正朔,以故年十二月为今年正月,可强名三十五年,不得三十六也。”近人冒鹤亭先生《疚斋日记》因而说:“则明帝为袁氏血胤矣。”卢弼《三国志集解》也说:“窃谓承祚此文,实为曲笔,读史者逆推年月,证以甄夫人之赐死,魏明之久不得立为嗣,则元仲究为谁氏之子,可不言而喻矣。”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郭女王如愿以偿地登上皇后之位,与甄氏争宠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