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宾客之礼酒、饮酒而奉之,共后及皇太子之酱

○茹

○醯

酒正掌酒之政令,以式法授酒材。凡为公酒者,亦如之。辨五齐之名:一曰泛齐,二曰醴齐,三曰盎齐,四曰缇齐,五曰沈齐。辨三酒之物:一曰事酒,二曰壶中物,三曰洋酒。辨四饮之物:一曰清,二曰医,三曰浆,四曰酏。掌其厚度之齐,以共王之四饮三酒之馔,及后、世子之饮与其酒。凡祭拜,以法共五齐三酒,以实八尊。大祭三贰,中祭再贰,小祭壹贰,都有酌数。唯齐酒不贰,都有衡量。共宾客之礼酒,共后之致饮于宾客之礼医酏糟,皆使其士奉之。凡王之燕饮酒,共其计,酒正奉之。凡飨士、庶子,飨耆老、孤子,皆共其酒,无酌数。掌酒之赐颁,都有法以行之。凡有秩酒者,以书契授之。酒正之出,日入其成,年薪其要,小宰听之。岁终,则会,唯王及后之饮酒不会。以酒式诛赏。

《史民》曰:公仪休食茹而美,拔其园葵。

《释名》曰:老鳖一特醋,淳毒甚者酢且苦也。

酒人掌为五齐三酒。祭拜,则共奉之,以役世妇。共宾客之礼酒、饮酒而奉之。所有事,共酒而入于酒府。凡祭奠,共酒今后。宾客之陈酒,亦如之。

《辽朝书》曰:孔奋为幽州长。时每居县者,不盈数月,辄致丰积。奋左职三年,财产无所增。事母孝谨,虽自俭约,而养老极求珍膳。躬率老婆,同甘菜茹。

《周礼》曰:醯人,掌共五齐、七菹,凡醯物;以共祭拜之齐菹,凡醯酱之物。宾客,亦如之。(齐菹,酱属。醯人者,皆须醯成味。)王举,则共齐菹,醯物六十瓮;共后及世子之酱、齐菹。宾客之礼,共醯五十瓮。不论什么事共醯。

浆人掌共王之六饮,水、浆、醴、凉、医、酏,入于酒府。共宾客之稍礼,共爱妻致饮于宾客之礼,清醴医酏糟,而奉之。凡饮共之。

沈约《宋书》曰:文帝为王玄谟作四时茹诗云:"堇茹供春膳,粟飧充夏餐。"

《仪礼》曰:醯、醢百瓮夹碑,十感觉列。

凌人掌冰正,岁十有7月,令斩冰,三其凌。春始治鉴。凡外内饔之膳羞,鉴焉。凡酒浆之酒醴,亦如之。祭奠,共冰鉴。宾客,共冰。大丧,共夷槃冰。夏颁冰,掌事,秋刷。

《傅玄诗》曰:厨人进藿茹,有酒不盈杯。

《礼》曰:宋襄公葬其爱妻,醯醢百瓮。

笾人掌四笾之实。朝事之笾,其实麷、蕡、白、黑、形盐、膴、鲍鱼、鱐。馈食之笾其实枣、□、桃、乾{艸橑}、榛实。加笾之实,凌、芡、□脯。羞笾之实。糗、饵、粉、餈。凡祭奠,共其笾荐羞之实。丧事及宾客之事,共其荐笾羞笾。为王及后、皇帝之庶子君共其内羞。凡笾事,掌之。

枚乘《七发》曰:立夏之茹。

又曰:大功之丧,不食醯酱。父母之丧,又期而大祥,有醯酱。

醢人掌四豆之实。朝事之豆,其实韭菹、醓醢、昌本、麋臡,菁菹、鹿臡、茆菹、麇臡。馈食之豆,其实葵菹、蠃醢、脾析、醓醢、蜃、蚳醢、豚拍、鱼醢。加豆之实,芹菹、兔醢、蒲笋、酝醢、箈菹、雁醢、笋菹、鱼醢。羞豆之食,酏食、糁食。凡祭奠,共荐羞之豆实。宾客、丧纪,亦如之。为王及后,太子共其内羞。王举,则共醢六十瓮,以五齐、七醢、七菹、三臡实之。宾客之礼,共醢五十瓮。所有事,共醢。

○菹

《论语》曰:子曰:"孰谓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诸其邻而与之。"

醯人掌共五齐、七菹,凡醯物。以共祭奠之齐菹,凡醯酱之物。宾客,亦如之。王举,则共齐菹醯物六十瓮,共后及太子之酱齐菹。宾客之礼,共醯五十瓮。所有的事,共醯。

《周礼》曰:朝事之豆,其实韭菹、昌本、菁菹、茆菹。(昌本,昌蒲根也,切之四寸为之。菁菹,韭菹。郑大夫读茆为茅。或曰茆水草。杜子春读茆为卯。玄谓:菁,蔓菁也;茆,凫葵也。)馈食之豆,其实葵菹。加豆之实,芹菹、蒲儿根、菭笋菹、笋菹。(芹,楚葵也。郑司农云:蒲儿根,弱入水深,故曰蒲儿根;或曰:蒲娃儿菜,桑耳。菭,水中鱼衣也。玄谓:蒲儿根,蒲始生水中子也。菭,箭萌、筍竹芽。)王举则共七菹。(韭、菁、茆、葵、芹、菭、筍菹。凡醯醢所和,细切为齑,全物若〈月枼〉为菹。齑菹之称,菜肉通称矣。)

《史记》曰:通邑大都,酤二虚岁千酿,醯酱千缸。

盐人掌盐之政令,以共百事之盐。祭奠,共其苦盐、散盐。宾客,共其形盐、散盐。王之膳羞,共饴盐。后及皇皇储,亦如之。凡齐事,鬻盐,以待戒令。

《记》曰:四不像为菹,野豕为轩,皆〈月聂〉而不切。麇为辟鸡,菟为宛脾,皆〈月聂〉而切之。切葱若薤实之,醯以柔之。(此轩、辟鸡、宛脾、皆菹类也。其作之状,以醯与薰菜淹之,杀肉及腥气也。)

《汉武内传》曰:金母仙涂药,有凤林鸣先生酢。

幂人掌共巾幂。祭礼,以疏布、巾幂八尊,以画布、巾幂、六彝,凡王巾皆黼。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共宾客之礼酒、饮酒而奉之,共后及皇太子之酱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