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敕答切,彼黍离离

○饭

○羹

○黍

《周礼》曰:黄帝始蒸谷为饭。

《周礼·天官·亨人》曰:祭祀共大羹、鉶羹,宾客亦如之。(大羹,肉湆者。郑司农云:大羹,不致五味也。鉶羹,加盐菜也。湆音泣。)

《尚书·君陈》曰:我闻曰:"至治馨香,感于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

又《天官·食医》曰:食齐视春时。

《礼》曰:食居人之左,羹居人之右。毋嚃羹,(亦嫌欲疾。嚃,不嚼菜也,音敕答切。)毋絮羹。(为其详於味。絮犹调也。絮,敕处切。)客絮羹,主人辞不能烹。羹之有菜者用挟,无菜者不用挟。

又《盘庚》曰:若农不服田亩,罔有黍稷。

《礼记》曰:饭:黍、稷、稻、粱、白黍、黄粱、稰、穛。(熟获曰稰,生获曰穛。黍,黄黍也。)

又曰:雉羹、鸡羹、兔羹、芼羹,食自诸侯已下,至於庶人,无等。

《尚书大传》曰:夏昏火中,可以种黍。

又曰:文王有疾,武王不脱冠带而养,文王一饭亦一饭,文王再饭亦再饭。(欲知气力箴药所胜。)

又曰:子卯稷食菜羹,夫人与君同庖。

《韩诗外传·黍离》曰: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薛君注曰:诗人求己兄不得,忧不识物,视彼黍乃以为稷。)

又曰:燕,侍食於君子,则先饭而后已。毋放饭,毋流啜。小饭而亟之,(亟,疾也。备哕噎若见问也。)数噍毋为口容。

又曰:不能食粥,羹之以菜可也。(谓性不能者,可食饭菜羹。)

《毛诗》曰:《黍离》,闵宗周也。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

《论语》曰:子曰:"饭蔬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

又曰:大飨之礼尚玄酒,而俎腥鱼,大羹不和,有遗味者矣。

又《甫田》曰:今适南亩,或秐或秄,黍稷薿薿。

《尔雅》曰:饙、馏、稔也。(今呼{脩食}饭为饙,熟为馏。稔,或作饪也。饙,音甫云切。馏,力又切。{脩食},音脩。)食饙谓之餲,博者谓之烂。米者谓之檗。"

《左传》曰:颍考叔有献於郑庄公。公赐之食,食而舍肉。公问其故,对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

又《鱼藻·黍苗》曰:芃芃黍苗,阴雨膏之。

《春秋运斗枢》曰:粟五变而以阳化,生为苗,秀为禾,三变而祭谓之粟,四变入臼,米出甲,五变而蒸饭可食。

又曰:臧哀伯谏曰:"大羹不致。"(大羹,肉汁也,不致五味,不忘本也。)

《仪礼·婚礼》曰:赞设黍于酱东。

《说文》曰:饙,{脩食}饭也。馏,饭气蒸也。饡,以羹浇饭也。饖,饭伤熟也。〈月壹〉,饭伤湿也。

又曰:郑伐宋,将战,华元杀羊食士,其御羊斟不与。及郑师与宋师战,曰:"畴昔之羊子为政,今日之事我为政!"与入郑师,故败。君子谓羊斟非人也,以其私憾败国殄民,(憾,恨也。殄,尽也。)於是刑孰大焉?诗所谓"人之无良"者,(诗义取不良之人相怨以亡。)其羊斟之谓乎?

又《特牲馈食礼》曰:佐食,抟黍授祝,祝以授尸。

《释名》曰:饭,分也,使其粒各自分也。幹饭而暴幹之也。

又曰:楚献鼋於郑灵公。子公宋与子家将见。(宋,子公也。子家,归生。)子公之食指动,以示子家曰:"他日我如此,必尝异味。"及入,宰夫将解鼋,相视而笑。公问之,子家以告。及食大夫鼋,召子公而弗与也。子公怒,染指於鼎,尝之而去。

《礼记·月令》曰:仲夏之月,农乃登黍。

《史记》曰:廉颇之奔魏也,魏不能用。而赵数困於秦,赵人思复得廉颇,廉颇亦思复为赵用。赵王因使使魏,视颇尚可用不。郭开怨颇,不欲令还,多与使者金,令毁之。使者视颇,为之一饭一斗米,十斤肉,被甲上马,以示可用。使者还报曰:"廉将军虽老,尚善饭,然与臣少顷,三遗屎矣。"王以为老,遂不召。

又曰:叔鲋求货於卫,淫刍荛者。卫人使屠伯馈叔向羹与一箧锦,叔向受羹反锦。

又《曲礼》曰:黍曰芗合。

又曰:孟尝君待客夜食,有人蔽火光。客怒,以为饭不等,辍食辞去。孟尝君起,自持其饭比之,客惭自刎。

又曰:和如羹焉,水火醯醢盐梅以烹鱼肉,燀之以薪。宰夫和之,齐之以味,济其不及,以泄其过。君子食之,以平其心。君臣亦然,以水济水,谁能食之?

又《内则》曰:羊宜黍,豕宜稷。

《汉书》曰:公孙弘为丞相,食脱粟之饭。

《书》曰:若作和羹,尔惟盐梅。(盐,咸。梅,鲊。羹须盐鲊以和之。)

《左传·昭公》曰:其藏冰也,黑牡秬黍,以享司寒。(杜预注曰:黑牡,秬黍也。司寒,北方玄冥之神也,故物皆用黑。有事於冰,故祭其神以上黍。)

又曰:王莽使中黄门王叶领长安。莽闻城中饥馑,以问叶,叶取市所卖粱饭肉羹持入,视莽曰:"民食咸如此。"莽信之。

《诗义疏》曰:鸮肉甚美,可以为羹臛。

《春秋佐助期》曰:黍神名侜倭兰郝。

《续汉书》曰:羊陟拜河南尹,常食幹饭。

《语》曰:虽蔬食菜羹,瓜祭,必齐如也。

《春秋说题辞》曰:精移火转生黍,夏出秋改。(杜预注曰:云春之夏,故移也。《农书》曰:黍之言暑也,必须暑改,得阴乃成也。)黍者,缩也。故其立字,"禾"入"米"为"黍"为酒以扶老。(为酒以序尊卑,且禾为柔物,亦宜养老也。)

《后汉书》曰:王郎起,光武至南宫,遇大风雨,引车入道傍空舍。冯异抱薪,邓禹爇火,光武对灶燎衣,异进麦饭兔肩。

《尔雅》曰:肉谓之羹。(郭璞注曰:肉,臛也。旧说肉有汁曰羹。孙氏以为,肉,作羹之物,因以名云。)

《尔雅》曰:秬,黑黍。〈禾不〉,一〈禾孚〉二米。(郭璞注曰:〈禾不〉亦黑黍,但中兴黍米异耳。汉和帝时,任城生黑黍,或三四实,一黍二米,得黍三斛八斗是也。)

谢丞《后汉书》曰:左雄为冀州刺史,长食幹饭。司马苞为太尉,常食漉饭。李固为太尉,常食麦饭。王畅为南阳太守,作饭盐豉菜茹。羊茂为东郡太守,常食幹饭。胡劭为淮南太守,使钤下阁外炊曝,作幹饭。

《广雅》曰:羹谓之湆。

《史记·封禅书》曰:管仲说桓公曰:"古者封禅鄗上,黍所以为盛。"

《汉旧仪》曰:齐法:二人施案,陈三十六肉,食九谷饭。

《说文》曰:羹,五味和粥也。

《汉书》曰:冀州,民五男三女,畜宜牛、羊,谷宜黍、稷。

《魏书》曰:卞太后左右食菜粟饭。

《释名》曰:羹,汪也,汁汪郎也。

《后汉书》曰:承宫,遭天下丧乱,遂将诸生避地汉中。后与妻子之蒙阴山,肆力耕种禾黍。将熟,人有认之者,宫不与计,推之而去。由是显名。

《魏略》曰:王朗会稽败,太祖盛会啁之,曰:"不能效君昔在会稽折粳米饭。"朗曰:"宜适难值,如朗者未可折而折,明公今日可折而不折也。"

《史记》曰:古者,天子常以春秋解祠黄帝,用一枭破镜。(如淳曰:汉史东郡送枭,五日作枭羹,以赐百官也。)

《晋书》曰:刘聪时,河东大蝗,惟不食黍、豆。靳准率部人收而埋之,哭声闻於十馀里。后乃钻土飞出,复食黍、豆、平阳饥甚。

《吴书》曰:袁术在寿春,百姓饥穷,以桑椹、蝗虫为幹饭。

又曰:项王为高祖置太公於机上,告汉王,汉王曰:"吾与羽俱北面受命怀王,约为弟兄,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幸分我一杯羹。"

崔鸿《十六国春秋·前秦录》曰:符坚宴群臣于钓台,秘书侍郎赵整以坚颇好酒,因为《酒德》之歌,曰:"获黍西秦,采菱东齐。春封夏发,鼻纳心迷。"

又曰:是仪服不精细,食不重膳,家无储蓄。孙权闻之,幸仪舍,求视蔬饭,亲尝之,叹息,即增俸赐。

又曰:高祖少时,与宾客过丘嫂,食,嫂厌叔与客来,佯为羹尽,栎釜边,客以故去。已而视釜中,尚有羹。由此怨其嫂,封其子颉羹侯。

《隋书》曰:李士谦隐居,有牛犯其田者,士谦牵置凉处,饲之过於本主,望见盗刈其禾黍者,默而避之。其家僮尝执盗粟者,士谦慰谕之曰:"穷困所致,义无相责。"遽令放之。

《晋书》曰:石崇家稻米饭在地,经宿皆化为螺,时人以为族灭之应。

《战国策》曰:乐羊为魏将,而攻中山。其子在中山。中山君烹其子而遗之羹,乐羊啜之尽一杯。文侯谓褚师赞曰:"乐羊以我故食其子肉。"对曰:"其子食之,其谁不食?"羊下中山,文侯赏其功而疑其心。

又曰:李士谦自以少孤,未尝饮酒食肉,口无杀害之言。至於亲宾来萃,辄陈樽俎,对之危坐,终日不倦。李氏宗党豪盛,每至春、秋二社,必高会极欢,无不沉醉喧乱。尝集士谦所,盛馔盈前,而先为设黍。谓群从曰:"孔子称黍为五谷之长,荀卿亦云食先黍稷。古人所尚,容可违乎?"少长肃然,不敢弛惰。退而相谓曰:"既见君子,方觉吾徒之不德也!"士谦闻而自责曰:"何乃为人所疏,顿至於此?"

又曰:卫瓘家人炊饭,堕地尽化为螺,岁馀而及祸也。

又曰:中山君飨大司马,子期在焉。羊羹不遍,子期怒,走楚,说王伐中山。中山君亡,有二人挈子随后,问之,曰:"臣父尝饿且死,君下壶飧哺臣之父,故来死君也。"中山君叹曰:"吾以一碗羊羹亡国,以一壶飧得二士死。"

《唐书》曰:德宗以中和节,令文武百辟进农书,献穜稑种。及是,百寮始进《兆人本业》三卷,司农献粟及黍各一斗。

又曰:殷仲堪自在荆州,连年水旱,百姓饥馑。仲堪食常五碗,盘馀肴饭粒落席间,辄拾以啖之。虽欲率物,亦缘其性真素也。

《后汉书》曰:太尉刘宽性仁恕,不妄喜怒。尝服朝服,侍婢奉肉羹,翻污其衣,婢遽收之。宽神色不异,徐言:"羹烂汝手乎?"

《韩子》曰:韩昭侯之时,黍种尝贵甚。昭侯令人覆廪,廪使果窃黍种而粜之。

《宋书》曰:衡阳王义季都督荆州,尝大蒐於郊。有野老带苫而耕,命左右斥之。老人拥耒对曰:"昔有楚子盘游,受讥令尹。今阳和扇气,播厥之始,一日不作,人失其时。大王驰骋为乐,驱斥老夫,非劝农之意!"义季止马曰:"此贤者也。"命赐之食,老人曰:"吁!愿大王均其赐也。苟不夺人时,则一时皆享王赐,老人不偏其私矣。斯饭也,弗敢当。"问其名,不言而退。

《东观汉记》曰:王涣为洛阳令。马帝正数从卖羹饭家乞贷,不得,辄欧骂之,至忿,煞正。捕得,涣问知事实,便讽吏解遣。

《山海经》曰:广都之野,后稷葬焉,爰有膏黍、膏稷。

《南史》曰:宋初,吴郡人陈遗少为郡吏,母好食铛底饭。遗在役,恒带一囊,每煮食,辄录其焦以饴母。后孙息乱,聚得数斗,恒带自随。及败逃窜,多有饿死,遗因此得活母。昼夜泣涕,目为失明,耳无所闻。遗还入户,再拜号咽,母豁然即明。

谢承《后汉书》曰:陆续诣诏狱,其母至京师饷食。续对饷泣曰:"续母来。"使者问其故,答曰:"续母作羹,截肉未尝不方,断葱寸寸无不同,是以知母来。"

又曰:鱼山,有人一目,是少昊子孙,食黍。

《梁书》曰:谢兰五岁时父亡,未食。乳媪欲令饭,兰终不进。舅阮孝绪闻之,叹曰:"此儿在家则曾子之流,事君则蔺生之匹。"因名曰蔺。稍授以经史,过目便能讽诵。孝绪每曰:"吾家阳元也!"

又曰:陶硕,字公超,啖芜菁羹,无盐。

《韩子》曰:吴起攻秦小亭。倚一车辕北门外,令曰:"能徙此於南门外者,赐上田上宅。"及有徙者,赐如令。俄又置一石赤黍车门外,令曰:"能徙此於西门外者,赐如初。"民争徙之。乃下令曰:"攻亭,能先登者,仕之大夫,赐之上田、上宅。"於是攻之,一朝而拔。

又曰:齐荀儿之役,临汝侯嘲罗研之曰:"卿蜀人,乐祸贪乱,一至於此。"对曰:"蜀中积弊,实非一朝。百家为村,不过数家有食,穷迫之人,十有八九,缚束之使,旬有二三。贪乱乐祸,无足多怪。若令家畜五母之鸡、一母之豕,床上有百钱布被,甑中有数升麦饭,虽苏、张巧说於前,韩、白按剑於后,将不能使一夫为盗,况贪乱乎?"

《帝王世纪》曰:文王长子曰伯邑考,纣烹以为羹,以赐文王,曰:"圣人不食其子羹。"文王得而食之。纣曰:"谁谓西伯圣者与?食其子羹而不知!"

《淮南子》曰:冬三月,天子衣黑衣,乘玄骆,食黍与彘。(黍、彘,水类,时宜也。)

又曰:鱼弘为湘东王镇西司马,述职西上,道中乏食,缘路采麦米饭给所部。弘度之所后,人觅一麦不得。又於穷洲之上,捕得数百猕猴以为脯,以供酒食。

《晋书》曰:桓温表王浚之孙曰:"浚今有三孙,年出六十,室如悬磬,糊口江滨,四节蒸尝,菜羹不给。"

又曰:三代积德而王,齐桓继绝而霸。故树黍者无不获稷,树恩者无不报德。

又曰:傅翙代刘玄明为山阴令,问玄明曰:"愿以旧政告新令尹。"答曰:"我有奇术,卿家谱所不载,临别当相示。"既而曰:"作县惟日食一升饭,而莫饮酒,此第一策也。"

《宋书》曰:湘州刺史王僧虔引乐颐之为主簿,以同僚非人,弃官去。吏部郎庾杲之尝往候,颐之为设食,惟枯鱼菜菹。杲之曰:"我不能食之。"母闻之,自出尝膳,鱼羹数种。杲之曰:"卿过於茅季伟,我非郭林宗。"

又曰:渭水多力而宜黍。

又曰:裴元礼为西豫州刺史,母忧居丧,惟食麦饭。

又曰:殷淳子孚,有父风。尝与侍中何勖共食,孚羹尽。勖云:"益殷莼羹。"勖,司空无忌子也。孚徐辍箸曰:"何无忌讳!"

《淮南万毕术》曰:取麦门冬、赤黍渍以狐血,阴幹之。欲饮酒,取一丸置舌下。酒吞之,令人不醉。麦门冬、赤黍、薏苡为丸,令妇人不妒。

又曰:沈众永定二年兼兵部尚书,监起太极殿,恒衣布袍芒屩,以麻绳为带,又囊麦饭饣半以啖之。朝士咸共诮其所为。

又曰:朱修之为荆州刺史。姊在乡里,饥寒不立。修之贵为刺史,未曾供赡。往姊家姊为设菜羹粗饭以激之。

《白虎通》曰:清明风至,则黍、稷滋。阊阖风至,则种宿麦、黍。

《陈书》曰:孔奂为武康令。武帝克日决战,乃令奂多营麦饭,以荷叶裹之。一宿之间,得数万裹,军人食讫,尽弃其馀。

又曰:毛修之被禽入魏,敬事嵩山道士冠谦之。谦之在魏,太武帝信敬,营护之,故不死。修之尝为羊羹,荐魏尚书,以为绝味,献之武帝,大悦,以为太官令。被宠,遂为尚书,封南郡公,太官令如故。

音敕答切,彼黍离离。《抱朴子》曰:张子和丹法:用铅、朱砂、曾青水合封之,蒸之於赤黍米中也。

崔鸿《前秦录》曰:符坚以乞活夏点为左镇郎,胡人护磨那为右镇郎,奄人申香为拂盖郎。点等身长一丈八尺,并多力善射,三人每食饭一石、肉三十斤。

又曰:宋末,齐高帝辅政。刘彦节知运祚将迁,密怀异图。及沈攸之举兵,齐高入屯朝堂,袁粲镇石头,潜与彦节及诸大将黄回等谋,夜会石头,诘旦乃发。彦节素怯,搔扰不自安,脯后便自丹阳郡车载妇女尽室奔石头。临去,妇萧氏强劝令食。彦节啜羹,写胸中,手振不自禁。

《纪年书》曰:惠成王八年,雨黍。

《后魏书》曰:杨播兄弟雍睦。播每出,或日斜不至,不先饭。待还然后食。

《齐书》曰:高祖既为齐王,置酒为乐。羹脍既至,崔祖思曰:"此味故为南北所推。"侍中沈文季曰:"羹脍吴食,非祖思所解。"祖思曰:"'炮鳖脍鲤',似非勾吴之诗。"文季曰:"千里莼羹',岂关鲁卫之说?"帝甚悦曰:"莼羹故应还沈。"

《国语》曰:子馀使公子赋《黍苗》。(《黍苗》,《小雅》,其诗曰:芃芃黍苗,阴雨膏之。)子馀曰:"重耳之仰君也,若黍苗之仰阴雨也。若君实庇荫膏泽之,使能成嘉谷,荐在宗庙,君之力也。"

又曰:卢义僖为都官尚书,性清俭,不营财利。虽居显位,每至困乏,麦饭蔬食,然亦甘之也。

又曰:朱绪无行。母病积年,忽思菰羹。绪妻到市买菰为羹,欲奉母。绪曰:"病复安能食?先尝之。"遂并食尽。母怒曰:"我病欲此羹,汝何心并啖尽?天若有知,当令汝哽死!"绪闻,心中介介然,即吐血,明日而死。

《家语》曰:孔子侍坐於哀公,赐之桃与黍焉。哀公请用之,孔子先食黍而后食桃,左右皆掩口而笑之。公曰:"黍者,所以雪桃,非为食也。"孔子对曰:"丘知之矣。然黍者,五谷之长,郊社宗庙以为上盛;果属有六而桃为下,祭祀不用,不登郊庙。丘闻之:君子以贱雪贵,不以贵雪贱也。今以五谷之长,雪五果之下者,从上雪下也。臣以为妨於教,害於义,故不敢。"公曰:"善"。

又曰:阚因甚贫弊,不免饥寒。性能多食,一饭至三斗乃饱。卒无后。

《梁书》曰:萧励为广州刺史,征为太子左卫率。励性啬俭,而器度宽裕。左右尝将羹,正胸前翻之,颜色不异,徐呼更衣。

《吕氏春秋》曰:得时之黍,芒茎而徼下,穗芒以长,抟采而薄糠,舂之易,而食之不噮而香,如此者不餲。先时者,大本而华,茎杀而不遂叶高短穗;后时者,小茎而麻长,短穗而厚糠小米,令而不香。

《唐书》曰:太宗谓侍臣曰:"朕自皇太子立也,遇物必诲。见其将饭,告稼穑艰难,不夺农时,乃可常有。"

《后魏书》曰:赵琰,字叔起。尝送子冀州聘室,过路旁主人设羊羹,琰访知盗杀,卒辞不食。

又曰:今以百金与抟黍以示儿子,儿子必取抟黍也;以和氏之璧与百金以示鄙人,鄙人必取百金矣。

又曰:蒋沇,乾元后授陆浑、盩厔、咸阳、高陵四令。当军旋之后,疮痍未平,沇竭心抚劳,所至安辑。副元帅郭子仪每统兵由其县,必戒吏曰:"蒋令清严,干办供亿固当有素,士众得蔬饭见馈则已,无挠清政!"其为时人所知如此。

又曰:彭城王浟为沧州刺史。有湿沃县主簿张达,尝诣州投人舍食鸡羹,浟察知之。守令毕集,浟对众谓达曰:"食羹何不还价直也?"达即伏罪,合境号为神明。

又曰:饭之美者,南海之秬。

《墨子·守备》曰:幹饭,人二升,以备阴雨。

《唐书》曰:魏元忠前后三坐弃市,偶得不死。武后尝问之,对曰:"臣犹鹿耳,罗织之徒,苟须臣肉作羹耳。"

杨泉《物理论》曰:梁者,黍稷之总名。

《晏子春秋》曰:晏子相齐,食脱粟之饭。

《荀卿子》曰:孔子厄於陈、蔡,藜羹不糁。

崔寔《四民月令》曰:四月可种黍,谓之上时。

《尹文子》曰:晋国俗奢,文公俭以矫之,因食脱粟之饭。

《韩子》曰:尧有天下,粝粱之食、藜藿之羹。

《汜胜之书》曰:黍者,暑也,种必侍暑。先夏至二十日,此时有雨。强土可种黍,亩三升。黍心未生,雨灌其心,心伤无实。凡种黍者,皆如禾,欲疏於禾。

《庄子》曰:子舆与子桑友,而霖雨十日,子舆曰:"子桑殆病矣。"裹饭而往食之。

又曰:昭僖侯之时,宰人上食,而羹中有生肝焉。昭侯召宰人,以次而诮之曰:"汝何为置生肝羹中?"众宰人曰:"窃以为有欲去上食宰也。"

《祢衡别传》曰:十月,朝黄祖,在艨冲舟上,会设黍臛。衡年少在坐,黍臛至,先自饱食毕,抟以弄戏,其轻慢如此。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音敕答切,彼黍离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