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从容问曰,(象况日月星辰

○占星

○星上

○五星

《汉书》曰:高祖元年四月,五星聚东井。客谓张耳曰:"东井,秦地也。文曲星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五星从岁星聚,当以义取天下。"

《释名》曰:星,散也,列位布散也。宿,宿也,星各止宿其所也。

京氏《易五星占》曰:岁星失度何?人君不仁,春杀无辜,则岁星失度;其救也,慈仁敬让,广恩乐正克,无犯四时,则岁星承度。荧惑失度何?人君内无礼法,轻薄房室,外行慢易,敛夺民财,则荧惑失度;其救也,爵贤位德,养幼廪孤,命音乐家,趣鞉鼓,合欢畅,荧惑还度,天心得矣。太白失度何?人君薄恩尾殹,懦弱不胜任,则太白失度;其救也,举有义,任威用武,则太白复,兵气消矣。镇星失度何?人君内无仁义,外多华饰,则镇星失度;其救也,治社稷,修明堂,近方直之人,此灾自消也。辰星失度何?人君内无仁义,外多华饰,则辰星失度;其救也,明刑慎罚,审法必中。

《北周书》曰:严光字子陵,少有高名,与光武同游。讥〈扌双〉即位,光变姓名,隐身不见。帝思其贤,乃令以找寻国访问之。后西晋上言,有一男人,被羊裘,钓泽中。帝疑其光也。乃备安车玄纁,遣使聘之,三反而后至。帝尝引光入论道旧故,相对累日,帝从容问曰:"朕何如昔时?"对曰:"皇帝差增於往。"因共偃卧。光以足加帝腹上。今日,上大夫奏客星犯御座甚急。帝笑曰:"朕故人严子陵共卧耳。"

《说文》曰:万物之精,上为列星。

《少保考灵耀》曰:白经天,水决江。(白,太白也。金为水宗,故多水也。)

又曰:李郃,字孟节,达州南郑人也。父颉以儒学称,官至大学生。郃袭父业,逊太学,通五经,善河洛风星。外质朴,人莫之识,县召署幕门侯吏。和帝即位,分遣使者,皆微服单行,各至州县,观彩民俗。使者三人当到益部投郃舍。时夏夕露坐,郃因尊重,问曰:"二君发京师时,宁知朝廷遣二使耶?"三个人默惊,相对视曰:"不闻也。"问郃何以知之,郃指星示云:"有使星向大梁分界,故知之耳。"

《三五历记》曰:星者,元气之英,水之精也。

《春秋玄命苞》曰:肽、毕间为天街,日月星以进出。荧惑守之,道不通,天下危。

又曰:曹公破袁绍於官渡。初桓帝时,有黄星见於楚、宋之分。辽东殷馗善天文,言后50岁当有真人起於梁、沛之间,其锋不可当。至是凡五十年而公破袁本初,天下莫敌也。

《易》曰:日中见斗,幽不明也。

又曰:卷舌主口语,荧惑临之,下多乱谋。国王以口角之害起寇。

《晋书》曰:戴洋善占候,铜陵上卿尝问吉凶於洋,答曰:"荧惑入南斗,三月暴水,当有客军西南来。"如期果大水,而石冰作乱。冰既据曲靖,洋谓人曰:"视贼云气,三月当破。"果如其言。泰宁二年青女月,有扫帚星西北行,洋曰:"至秋,应当寿阳。"及王敦作逆,祖约问其成败,洋曰:"太白在东面,辰星不出。兵法先起者为主,应者为客。辰星若出,太白为主,辰星为客。辰星不出,太白为客。先起兵者败。今有客无主,有前无后,宜传檄所部应诏伐之。"约乃率众向哈利法克斯,俄而敦死众败,遂住寿阳。洋又谓曰:"江淮之间当有军队,谯城虚旷,宜还固守。不言然者,雍丘、沛皆非官有也。"约不从,豫土遂陷於贼。南开中学郎将桓宣以洋为当兵,将随宣往邢台,太史陶侃留之,住武昌。时侃谋北伐,洋曰:"今年十2月,荧惑守胃昴,到现在年八月,积五百馀日。昴,赵之分野,石勒遂死。荧惑以2月退,从毕右顺行入黄道。未及天关,以十月16日复逆行,还钩、绕毕、向昴,昴、毕,为鄙九黎氏胡夷,故置矢弓以射之。荧惑逆行,司无德之国,石勒死是也。勒之馀烬己自虐害,二〇一六年官与天子、太阴三合壬子。癸为北方,北方当授灾。岁、镇二星,共合翼、轸,从子及己,徘徊五年,荆郢之分,岁、镇所守。其下国昌,岂非功德之徵也?二〇一六年九月。镇星前角亢,角亢,郑之分。岁星移入房,太白为心。房,宋分,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石季龙若行兵东北,此其死会。官若应天伐刑,径据宋、郑,则无敌矣,若灭与不取,反授其咎。"侃志在华夏,闻而大喜会。病笃,不果行而薨。

又曰:在天成象,在地转换。(象况日月星辰,形况山川草木。)

又曰:荧惑守工布剑,贵妾争。

又曰:祖逖将城武牢,未成而逖病甚。先是,华谭、庾阐问术人戴洋,洋曰:"祖兖州三月当死。"初,有妖星见於宛城之分,历阳陈训谓人曰:"二〇一三年西浙太傅当死。"逖亦见星,曰:"为自己矣。方平辽宁,而天欲煞笔者,此乃不佑国也。"俄卒于雍丘。

《书》曰:尧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

又曰:荧惑守宫殿,群妃斗。

又《载记》曰:符坚。时有大风从西北来,俄而晦冥,白矮星皆见。又有赤星见于西南。知府令魏文长言於坚曰:"於占,西北国亡。2018年必平晋朝。"坚大悦。

又曰:日中,星鸟,以殷春天。

《汉书·天文志》曰:五星所行,合散犯守、历陵斗蚀、彗孛飞流,皆阴之精,本於地而发於天也。(孟康曰:合,同居也。散,谓五星有变,则其精散为妖星也。犯,七寸之内,光芒相及。陵,相冒过也。蚀,星月相陵,不见者旁,日食也。韦昭曰:白自下往触之曰犯。居其旁曰守。经之为历。相击为斗。张晏曰:彗,所以推陈出新也。孛气似彗。飞流,谓飞星流星也。孟康曰:飞,绝迹而去之。流,光迹相连也。)

又曰:符坚以弟融为镇东上卿,代王猛为雍州牧。融将发,坚祖于霸东,奏乐赋诗。坚母荀氏以融少子,甚爱之。比发,三至灞上。其夕又窃如融所,内外莫知。是夜,坚寝於钎黈,魏文长言天市西门屏内后妃星失明,左右阍寺不见后妃移动之象。坚问知之,惊曰:"天道与人,何其不远!遂重星官。

又曰:庶民惟星,星有好风,星有好雨。(星民象,故众民惟若星。箕星好风,毕星好雨。亦民所好也。)月之从星,则以风雨。(月经於箕则多风,月离於毕则多雨。政治和宗教有失常态,以从民欲亦所以乱也。)

又曰:孝昭始玄中,太白入太微,西藩首先星北出,东藩率先星北东下去。太微者,天庭也。太白行当中,宫门当闭,老马被火器,邪臣伏诛。后有流星,下燕万载宫极,东去。(李奇曰:极,屋梁也。三辅名字为极也。)法曰:"国恐有诛。"其后左将军上官桀、骠骑将军安与长公主、燕刺王谋主乱,咸伏诛。

《后魏书》曰:崔浩明识天文,好观星变。常置金牌银牌和铜牌铤於酢器中,令青夜有所见,即以铤书纸、作字,以记其异。

《诗》曰:晥彼牵牛,不以服箱。注:"晥,星明貌。河鼓,谓之牵牛也。"

又曰:建始八年三月,荧惑逾岁星,居其西北半寸所,如连李。时岁星在关星西四尺所,荧惑初从毕口大星西南往,数日至,往疾去迟。占曰:"荧惑与岁星斗,有病君、饥岁。"其后旱伤麦,民食榆皮。诃平二年七月丙子,太皇太后避时阿拉木图东观。

又曰:姚兴死在此之前岁,里胥奏荧惑在匏瓜星中,一夜猝然亡失,不知所在。或谓下入危亡之国,将为童蜚言之,妖而后行其不幸。太宗闻之大惊,乃召诸硕儒十数人,令与史官求其所诣。崔浩对曰:"按《春秋左氏传》说,神降于莘,其至之日各以其物祭也。请以日辰推之。辛亥之夕,辛亥之朝,天有云。荧惑之亡,当在此二十三日之内。庚之与午,皆主於秦,辛为西夷。今姚兴据彭城,是Saturn入秦矣。"诸人皆作色,曰:"天上失星,人安能知其所诣,而妄说无徵之言?"浩笑而不应。后八二十日,荧惑果出於东井,留守盘旋。秦中山大学旱赤地,宿雾池水竭。童谣讹言国内喧扰。今年姚兴死,二子交兵,二年国灭。於是诸人乃服曰:"非所及也。"

又曰:维南有箕,不可以簸扬;维北有斗,不可能挹酒浆。

又曰:绥和二年春,荧惑守心。太尉翟方进欲塞灾异自杀。

《唐书》曰:严善思,同州朝邑人也。少以学涉有名,尤善天文、历数及卜相之术。则天时为监察和控制左徒,稍迁大将军令。圣历二年,荧惑入与鬼,则天以问善思,善思对曰:"商姓大臣当之。"其年,文昌左相王及善卒长安中。荧惑入月,镇星犯天关,善思奏曰:"法有乱臣伏罪,且有臣下谋上之象。"岁馀,张柬之、敬晖等起起兵,诛张易之昌宗。其占验皆此类。

又曰:东有启明,西有长庚。(日旦出谓歌唱家为启明,日既入谓艺人为长庚。庚,续也。)

○客星

又曰:尚献甫,卫州汲人也,尤善天文。则天时召见,起家拜校尉令。数顾问灾异事,皆符验。长安二年,献甫奏曰:"臣本命纳音在金,今荧惑犯上诸侯里正之位。荧惑,火也,火能克金,是臣将死之徵。"则天曰:"朕为卿禳之。"遽转献甫为水衡提辖,谓曰:"水能生金。又去御史之位,卿无忧矣。"其秋,献甫卒。则天什么嗟异惜之。

又曰:嘒彼小星,三五在东。(三,心也。五,噣也。嘒,沈雁冰儿。噣音昼,柳也。)

《左传》曰:昭十年,春,王春王,有星出于婺女。郑裨灶言於子产曰:"七月丁未,晋侯将死。今兹岁在黑帝之虚,(岁,岁星也。帝颛顼之虚,谓玄枵。)姜氏、任氏实守其地,居其维首,而有妖星焉,告邑姜也。(客星居玄枵之维首。邑姜,吕尚女,晋唐叔之母。星占:婺女为既嫁之女,织女为处女。邑姜,齐之既嫁女。妖星在婺女,齐得岁,故知祸归邑姜。)邑姜,晋之妣也。天以七纪,辛巳,逢公以登,星斯於是乎出,(逢公,殷诸侯居齐地者。逢公将死,妖星出婺女,时非岁星所在,故齐自当祸,而以丁丑日卒。)吾是以讥之。"至时,晋侯邦父卒。

又曰:元和七年,荧惑犯太微、上相,历执法。占者言:"今之三相皆不利,始轻末重。"月馀,李绛以足疾免。二〇二〇年16日,李吉甫以暴疾卒。七年十二月,武元衡为盗所害,年五十八。始元衡与吉甫齐年,又同日为军机大臣,及出镇,分领扬、益。至吉甫再入,元衡亦还。吉甫生一年以元衡生月卒,元衡后年以吉甫生月卒。吉凶之数,若符会焉。

又曰:子兴视夜,歌手有烂。

《汉书》曰:玄帝初玄玄年二月,客星大如瓜,色花青,在南斗第二星东可四尺。占曰:"为水饥。"其月菲律宾海水大溢;4月关东北学院饥,民多饥死;琅邪人相食。二年二月,客星见昴分,居卷舌东可五尺,中黄色,炎长征三号寸。占曰:"天下有妄言者。"其十六月,钜鹿抚军谢君男诈为神仙,论死。

○占风

又曰:Samsung在户。

《清朝书·天文志》曰:孝安永初八年八月壬寅,客星大如李,苍白,芒气长二尺,东北指上阶。星,上阶为三公。后太史张、禹、司空张敏(zhāng mǐn )免官。

《大顺书》曰:郎顗上书曰:"今月十十八日,乙亥徵日也。日加申,风从寅来,鸡时而止。丑、寅、申皆徵也。不有火灾,必当为旱。(南方为征,故为火及旱也。)愿天子校计缮修之费,求念百姓之劳,罢将作之官,减雕文之饰,损庖厨之馔,退晏私之乐。"

又曰:月离于毕,俾滂沱矣。

又曰:中平三年十二月庚午,客星如三升碗,出贯索,西北行入天市,至尾而消。占曰:"客星入天市,为妃嫔丧。"

又曰:任文公,巴郡阆中人也。父文孙明晓水官风星秘要。文公少修父术,州辟从事。哀帝时,有越巂太傅欲反,长史大惧,遣文公等五从事检行郡界,潜伺虚实,共止传舍。时沙沙尘暴卒至,文公遽起,白诸从事促去,当有逆变来害人者,因起驾速驱。诸从事未能自发,郡果使兵煞之,文公独得免。

又曰:定之方中,作于楚宫。

谢承《北宋书》曰:吴郡周敞,师事京房。为赵显所谮,谓敞曰:"吾死后二十二日,客星必出天市,即小编无辜也。"死后果如言。

又曰:李南字孝山,丹阳句容人也,少笃学,明於风角。和帝永元中,郎中马棱坐盗贼事被徵,当诣廷尉。吏人不宁,南特通谒贺,棱意有恨,谓曰:"御史不得,今将即罪,而君反相贺耶?"南曰:"旦有善风,后鸣蜩时应有吉问,故来称庆。"旦日,棱延望景晏,感到无徵,至晡,乃有驿使赍圣旨原停棱事。南问其迟留之状,使者曰:"向渡宛陵浦里航,(宛陵县二阳郡。航,以舟济水也。航,何唐切也。)马踠足,是以不得速。"棱乃服焉。后举有道辟公府,病特别,终於家。南女亦晓家术,为由拳县人妻。晨诣爨室,卒有狂风,妇便上堂,从姑求归,辞其二亲,姑不许,乃跪而泣曰:"家代传术。风卒起,先吹灶突及井,此祸为女生主爨者,妾将亡之应。"因着其亡日,乃听还家。如期病卒。

又曰:维南有箕,载翕其舌;维北有斗,西柄之揭。

○孛

又曰:郎宗为吴令时,卒有烈风,宗占知京师当有烈焰,记识时日,遣上党参候,果如其言。诸侯闻而表,上以大学生徵之。宗耻以占验见知,戊崇书到,包县印绶於县延而遁去。遂生平不仕。

又曰:昏认为期,明星煌煌。

《左传》曰:文十四年,有星孛入于北斗。周内史叔服曰:"不出八年,宋、齐、晋之君皆将死乱。"

《吴志》曰:孙仲谋征黄祖,军行及浔阳,吴范见风气,因诣舡贺,瓷兵急行。至郎破祖,祖夜亡,权恐失之,范曰:"未远,必生擒祖。"至五更,果得之。权与吕蒙谋袭关羽,议之近臣,多曰不可。权以问范,范曰:"得之在后。"

《礼》曰:八月首气。是月也,命有司享福星於南郊。

又曰:昭十四年冬,有星孛于大辰,西及汉。申须曰:"彗,所以与民改革也。天事恒像,今除于火,火出必布焉,诸侯其有火灾乎?梓慎曰:"往年本人见之,是其徵也,火出而见。今兹火出而章,必火入而伏。其居火也久矣,其与不然乎!火出,於夏为四月,於商为三月,於周为蒲月。夏数得天,若火作,其四国当之,六物之占,在宋卫郑陈乎?宋,大辰之虚也;陈,大皞之虚也;郑,火神之虚也。皆火房也。星孛及汉,汉,水祥也。卫,帝颛顼之虚也,故为帝丘,其星为大水。水,火之牡也,其以壬申若壬寅作乎?水火所以合也。若火入而伏,必以甲戌,可是其见之月。"郑裨灶言於子产曰:"宋卫陈郑,将同日火,若自身用瓘瓒玉瓒,郑必不火。"钟产弗与。后四国皆火。

《晋书·戴洋传》曰:"……王辛德在西部,酉授自刑,梁在谯北。乘德伐刑,贼必破亡。及丙寅日,东风,而雷西行,谯在南,雷在军前,为军驱除。昔吴伐关公,天雷在前,瑜拜贺。今、往同,故知必克。"约从之,果平梁城。洋往浔阳,时刘裔镇浔阳,二月甲午,未时回风从东来,入裔儿舡中西过,状如匹练,长五六丈。洋曰:"风从咸池下来,摄提下去。咸池为大战,大煞为死丧。到戊寅日卯时,府内大聚骨埋之。"裔问在哪儿,洋曰:"不出州府门也。"裔架西门,洋又曰:"东为天牢,下闭门,忧天狱。"至十七月十十二十日,洋又曰:"腊近,可氛门,以五14人备守,并以百人备西南寅上,以却害气。"裔不从。二十十四日戊申,裔遂为郭默所害。

又曰:十十月。是月也,日穷于次,月穷于纪,星回于天。

《春秋孔演图》曰:海精死,流星出;(宋均注曰:海精,鲸鱼。)扫帚星出则国枢橛。

《明朝书》曰:权会明风角玄象,曾令亲人远行,久而不反。其行人还,垂欲至宅,乃逢寒雪,寄息他舍。会方处学堂讲说,忽有旋风瞥然吹雪入户,会乃笑曰:"行人至,何意中停?"遂命使人,令诣某处追寻,果如语。每为人占筮,小大必中。但用爻辞、彖、象,以辨吉凶。

又曰:幽禜,祭星也。

《春秋考异邮》曰:鲸鱼死,扫帚星合。(宋均注曰:鲸鱼阴物,生於水。今出而死,是时有兵相杀之祥也,故天应之以妖彗也。)

○占雨

又曰:天秉阳,垂日星。

《春秋合诚图》曰:赤彗,火精,如火,曜长七尺。

《辽朝书》曰:任文公为经略使从事,时天天津大学学旱,白通判曰:"一月二10日当有洪涝,其变己至,不可防救,宜令吏人豫为其备。"节度使不听。文公独储大舩。百姓或闻,颇具为防者。到其日,旱烈。文公曰:"急促载,使白。"里正笑之。日将天空,北云起,弹指大雨,至晡时,湔水涌起十馀丈,突坏庐舍,所害数千人。

又曰:宿离不忒,无失经纪。注:"二十八宿为经,七曜为纪。"

《孝经钩免攕》曰:周景王不能事其母弟,彗入斗,亡其度。

冠亚体育网页版,又曰:高获善天文,晓遁甲,能役使鬼神。时郡境大旱,上大夫鲍昱自往问何故致雨,获曰:"急罢三部督邮,(《续汉书》曰:监属县有三部,每部督邮书椂一个人。)明府当自北出,到三十里,亭雨可致也。"昱从之,果得中雨。

《周礼》曰:保章氏掌天星,以志星辰日月之退换,以观天下之迁,辨其吉凶。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都有分星,以观妖祥。

《孝经内记》曰:扫帚星入北斗,祸大起;在三台,臣害君;在太微,君害臣;在天狱,诸侯作祸。彗行所指,其国民代表大会恶。彗在月底者,君有德,天下欣心,大富饶。

又曰:扬统善天文推步之术,建初级中学为鼓城令。一州大旱,统推阴阳消伏,县界蒙泽。巡抚宗湛使统为郡求雨,亦即降澍。

《左传》曰:鲁慎公五年夏十三月辛卯夜恒星不见,夜中星陨如雨,与雨偕也。

《尔雅》曰:流星为欃枪。

○望气

又曰:鲁厘公六年,晋侯复假道於虞以伐虢,问於卜偃曰:"吾其济乎?"对曰:"克之。童谣云:丁丑之晨,龙尾伏辰。"(杜预曰:龙尾是尾星也。)

《河图帝通纪》曰:流星者,天之旗。

《史记》曰:汉文十七年夏十九月,赵人新垣平以望气见,因说上设置渭阳五庙,欲出周鼎,当有玉英见。(《瑞图》云:玉英,五常并修则见。)

又曰:十三年春,陨石于宋五,陨星也。

《河图稽耀钩》曰:五星散为五色之彗。

《汉书》曰:范增说羽曰:"沛公居广东时,贪财好色。今闻其加入关贸总协定协会,珍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此其志一点都不小。吾使人望其气,皆为龙,成五色,此天子气,急击之勿失!"

又曰:鲁武公二千克年春,无冰。梓慎曰:"今兹宋、郑其饥乎?岁在星纪,而淫於玄枵,(玄枵在子虚危之次,星纪在斗牛之次。)以有的时候灾,阴不堪阳。蛇乘龙。(龙,岁星木也。木为黄龙,蛇为青龙,龙失次也。)龙,宋、郑之星也,宋、郑必饥。玄枵,虚中也。枵,耗名也。土虚而民耗,不饥何为?"

《西周策》曰:唐睢谓秦王曰:"聂政刺王僚,扫帚星袭月。"

又曰:孝武钓弋赵飞燕,昭帝母也,家在河间。武帝巡狩,过河间,望气者言:"此有奇女。"圣上使召之。既至,女双手皆拳。上自披之,手即时伸,由是得幸,号曰"拳爱妻"进为婕妤,居钓弋宫,生昭帝。

又曰:昔高辛氏有二子,长曰阏伯,季曰实沉,居於旷林,不相能也。日寻干戈,以相伐罪。后帝不臧,(后帝,尧也。臧,善。)迁阏伯于唐山,主辰。(许昌,东地也。主祀辰星。辰,文火也。)商人是因,故辰为商星。(商人汤先祖因阏伯,故国祀辰星。)迁实沉于大夏,主参。(大夏,今晋阳县也。)唐人是因,故参为晋星。

《史记》曰:秦始皇十五年,流星四见,大者八二十日,长或竟天。其后秦遂灭六王,并中夏族民共和国,外攘西戎,死人如麻。

又曰:宣帝,武帝曾孙,戾皇储孙,生数月,遭巫蛊事。虽在小儿,犹坐收系郡邸狱。而丙博阳为廷尉监,怜之无辜,使女徒更乳养。望气者言:"长安狱中有国君气。"上遣使者分条中都官狱系者,轻重皆煞之。内谒者令郭攘夜至郡邸狱,吉拒闭,使者不得入,赖吉得全。

又曰:火中,寒暑乃退。(心以未月昏中而暑退,严月旦中而寒退。)

《汉书》曰:建玄两年,流星见。阳江王心怪之,感觉上无皇太子,天下有变,诸侯并争,愈益治攻战具,遂谋反。

《宋朝书》曰:《光武纪》云:望气者苏阿伯为王巨君使,至桂林,遥望见舂陵郭,唶曰:(唶,叹也,音千夜反。)"气佳哉!生气勃勃然。"及始起兵,还舂陵,远望舍南,火光赫然属天,有顷不见。

又曰:昭三十二年,吴伐越。史墨曰:"比不上四十年,越其有吴乎!越得岁而吴伐之,必受其凶。"

又曰:哀帝建平二年八月,流星出牵牛,日月五星所从起。历数之玄,三正之始,彗而出之,改更之像也。其后卒有王枚蒇国之祸。

《晋书》曰:秦时望气者云:"五百多年后,益州有主公气。"故始皇东巡狩以厌之,改其地曰"秣陵",壍北山以绝其势。及吴大帝之名称,自谓当之。考其历数,犹为未及。元帝之渡江也,乃五百二十四年,真人应之在此矣。

《穀梁传》曰:列星曰白矮星,亦曰经星。

《武周书》曰:献帝建筑和安装二十三年发岁,孛星晨见东方二十馀日,夕出西方。纪历五车、东井、五诸侯、文昌、承影,入太微,指帝坐。占曰涤秽布新之像。

又曰:初,吴之未灭也,斗牛之间有紫气。道术者都以吴方强盛,未可图也,惟张华认为不然。及吴平之后,紫气愈明。

《尔雅》曰:星纪斗,牵牛也;玄枵,虚也。

《东晋书·天文志》曰:新太祖地皇八年十七月,有孛星於张,西北行,17日不见。孛星者,恶气所生,为乱兵;又参然孛焉,兵之类也,故名之曰孛。孛之为名,犹有所加害,有所妨蔽。或谓之扫帚星,所以除秽而布新也。张为周地,星孛於张,西南行,即翼、轸之分,翼为楚,楚地将有兵乱。今年元春,光武起兵舂陵,都雒,居周地,除秽布新之像也。

又曰:陈训字元道,历阳人也。学天文算历,阴阳占候,无不毕综,尤善风角。孙皓感觉奉车教头,使其占候。皓政粗暴,训知其必败而不讣涸。时金陵湖开,或言天下当太平。青盖入洛时,皓以问训。训曰:"臣止能望气,不可能达湖之开塞。"退而告其友曰:"青盖入洛,将有与梓衔璧之事,非吉祥也。"寻而吴亡。及陈敏作乱,弟弘为历阳太傅,训谓邑人曰:"陈家无王气,不久当灭。"弘闻,将斩之。训乡人秦璩为弘参军,乃说弘曰:"训善风角,可试之。如不中,徐斩未晚也。"乃赦之。时弘攻征东从军衡彦於历阳,乃问训曰:"城中有几千人,攻之可拔不?"训登牛渚山望气,曰:"可是五百人,然不可攻之,必败。"弘复大怒曰:"何有五千人攻五百人而不得理?"令将士攻之,果为颜所败。方信训有道术,乃优惠待遇之。

又曰:祭星曰布。

又曰:孝明永平四年,2月乙丑,扫帚星出天舡北,长二尺所,稍北行,百三十二二十一日。韧屿舡为水,扫帚星出之为大水。是岁伊雒水溢,到天津城门,坏伊桥,郡七、县三十二皆大水。

《宋纪》曰:齐宣帝坟茔在武进县,常有云气氤氲入天,故元嘉中望气者称这里有主公气。

又曰:西陆,昴也。郭璞曰:"昴,西方之宿,小名旄头。"

又曰:永和八年,二月丁卯,流星见东方,长六七尺,色葡萄紫,东北指营室,及坟墓。营室者,国王常宫,坟墓主死。流星砌狞蘘向营室,至坟墓,不出五两年,天下有大丧。

《汉朝书》曰:蒋昇字凤起,少善天文玄象之学。太祖雅信待之,常侍左右,以备顾问。大统三年,北齐将窦泰入寇,济自风陵,顿军潼关。太祖出师马牧泽。时西北有黄紫气抱日,从未至酉,大祖谓昇曰:"此何祥也?"昇曰:"西北未地,主土。土王四季,秦之分也。今大军既出,喜气下临,必有生日。"於是进军与窦泰战,擒之。

《论语》曰:为政以德,比方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

又曰:光和玄年四月,扫帚星出亢池,入天市中,长数尺,稍仲冬五六丈,赤色,经历十馀宿,八十馀日,乃消於天苑中,彗除天市,将徙帝,将易都。至初平玄年,献帝迁都长安。

《隋书》曰:韦鼎仕梁,为太府卿。至德初,鼎质货田宅,寓居僧寺。同伴毛彪问其故,答曰:"江东王气尽於此矣。吾与尔当葬长安,期运将及,故停业耳。"陈武帝在南州,鼎望气知其当王,遂寄孥焉。因谓陈武帝曰:"前年有大臣诛死,后四周岁,梁其代终,天之历数西当归舜后。昔周灭殷氏,封妫满于宛丘,其裔子孙因为陈氏。仆观明公天纵神武,继绝统者,无乃是乎!"武帝阴有图僧辩意,闻鼎言,大喜,因此定策。

《易是类谋》曰:五星合狼张,昼视无日光,虹霓煌煌。太山失金鸡,西岳亡玉羊。太山失金鸡者,箕星亡也。箕者,风也。风动鸡鸣,今箕候亡,故鸡亦亡也。西岳亡玉羊者,羊星在未,未为羊,鸡失羊亡,臣纵恣,万人愁,不祥。

又曰:孝献建筑和安装六年5月,有星孛于东井与鬼魁,入纯钧太微。十一年元月,有孛于斗,首在斗中,尾贯紫宫,及北辰。占曰:"彗扫太微、紫宫,人主易位。"其后魏文皇帝受禅。十七月丁巳,有星孛于鹑尾,广陵分也。时郑城牧刘表专据益州,从事周群以为金陵牧将死而失士。二〇一八年秋,表卒,以小子琮自代。曹公将攻临安,琮惧,举军诣公降。

古典军事学原来的小说赏析,本文由笔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表明出处

京房《对灾异》曰:人君不行仁恩,破胎伤孕,春杀无辜,则岁星失度。

《晏婴春秋》曰:景公谓晏婴曰:"扫帚星向吾国,笔者是以悲。"晏婴曰:"君穿池欲深广,为台欲高大,诛戮如仇雠,孛又将至,扫帚星容可拒乎?"惧,缓刑罚。三十23日彗去。

《郎中考灵曜》曰:岁星木精,荧惑火精,镇星人参,太黄金精,辰星水精也。

《尉缭子》曰:昔楚将军子心与齐人战,未合,夜流星出,柄在齐,所在胜,不可击。子心曰:"扫帚星何知!"前天与齐人战大破之。

又曰:岁星得度五穀滋,荧惑顺行甘雨时,镇星得度地无灾。太白出入当,五穀成熟人民昌。

《雷公炮炙论》曰:鲸鱼死而扫帚星出。

又曰:心大星,天王也,其前星太子,后星庶子也。

○天狗

《诗纪历枢》曰:箕为天口,主出气。尾为逃臣贤者叛,十二诸侯列於庭。(《元命苞》曰:五诸侯。此云十二,则兼他星为数也。)

《占》曰:狗者,守御之类;天狗所降,以戒守御也。出入无时,下则有伏尸流血。其流星坠地有声,野雉皆鸣,或群狗皆吠,或流散化为云。一曰:流星有声如雷,下地中,一曰:无云而雷。一曰:星赤白有光,下地为狗,狗无足。一曰:如火光炎撤觎,其上瓮下地如数顷田。一曰:大流星,其有光,见人而坠,尾烖有足。一曰:星状如奔星,有声,望之如火。一曰:其色白,其荧荧如遗火状。皆曰天狗。天狗所下之处,万人伏尸,狗食血;戍下之邑,大兵起,国易攻,人相食,千里流血,四方相射,破军杀将,兵丧并起,国未有已。

《礼稽命图》曰:作乐制礼得天心则景星见也。

《河图稽耀钩》曰:太白散为天狗,主候兵。

《礼斗威仪》曰:镇星黄时则祥风至。

《洪范五行传》曰:七国植跌战於梁地,故天狗先降梁垒,见以其像也。狗者,守御之类也,所降以戒守御也。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帝从容问曰,(象况日月星辰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