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三阕之欲以病其身,)则皆将饮酒

○总叙病魔下

○嗜酒

○僣

《吕氏春秋》曰:身尽府种,筋骨沉滞,血脉壅塞,九穷寥寥,曲失其宜。(高诱曰:府,腹疾也。种,首疾也。极三阕之欲以病其身,故九穷寥寥然,虚曲失其适以害其生也。)虽有彭祖,犹不可能为也。

《左传》曰:齐庆封好田而嗜酒,与舍政,(舍,封子。庆封当国,不自为政,以付舍。)则以其内实迁于卢蒲嫳氏,易内而吃酒。(内实,宝贝妻妾也。)

《礼记·杂记》曰:孔丘曰:"管仲镂簋而朱纮,旅树而反坫,山节而藻棁,贤大夫也,而难为下也。君子上不僣上,下不偪下。"

《太公金匮》曰:丁侯不朝,武王乃画丁侯,茸墚射之。丁侯病大剧,使人卜之,崇在周。恐惧,乃遣使者请之於武王,愿举国为臣虏。武王许之归,为里胥尚父谓使曰:"归矣。吾己告诸神,言丁候前畔义,今己遣人来降,勿复过也。"使者辞去,归至,丁侯病稍愈,南蛮闻之皆惧,各以其职来贡。

《传》又曰:郑伯有嗜酒,为窟室,而夜吃酒,击钟焉,朝至未已。朝者曰:"公焉在?"(家臣,故谓伯有为公。)其人曰:"吾公壑谷。"皆自朝布路而罢。既而朝,则又将使子皙如楚,归而吃酒。乙亥,子皙以驷氏之甲伐而焚之。伯有奔雍梁。醒而后知之,遂奔许。

又《郊天性》曰:庭燎之有百也,由齐顷公始也。大夫之奏《肆夏》也,由赵宣子始也。诸侯之宫悬,击玉磬,未干设锡,冕而舞《大武》,乘大辂,诸侯之僣礼也。(言此皆帝王之礼也。)台门旅树,反坫,绣黼丹朱中衣,大夫之僣礼也。(言此皆诸侯之礼也。)

《六韬》曰:欲伐大国,行且有期,王寝疾,六日不胜。太公负之而起之曰:"行己有期,君不发,君主闻之,国亡身死,胡不勉之?"王允焉,如无病者。

《传》又曰:齐惠栾、高氏皆嗜酒,(栾、高二族皆出惠公。)信内多怨,(说妇人言,政多怨。)强於陈、鲍氏而恶之。夏,有告陈桓子曰:"子旗、子良将攻陈、鲍氏。"亦告鲍氏。桓子授甲而如鲍氏,遭子良醉而骋。(欲及子良醉,故驱告鲍文子。)遂见文子,则亦授甲矣。使视二子,(二子,子旗、子良也。)则皆将饮酒。桓子曰:"彼虽不相信,闻小编授甲,则必逐小编。及其饮酒也,先伐诸?"陈、鲍方睦,遂伐栾、高氏。

《论语》曰:孔丘谓:"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再也忍受不下去也?"

《说苑》曰:丙吉有阴德於刘病已微时。及即位,众莫知,亦不言。帝将封之,会吉病甚,将使人加封及其生也。世子经略使夏侯胜曰:"此未死也,臣闻有阴德必飨其乐,以及子孙。"病果愈,封为博阳侯。

《北宋书》曰:改正韩老婆尤嗜酒,每侍饮,见常侍奏事辄怒,曰:"帝方对笔者饮,正用此时持事来乎?"起,抵破书案。

《汉书》曰:燕刺王旦招来郡国奸人,赋敛铜铁甲兵,数阅其车骑材官卒,建旌旗鼓车,旄头先驱,太傅侍从著貂羽,白银附蝉,皆号士大夫。

《世说》曰:卫叔宝总角时尝问乐广梦,乐云是想。卫曰:"神形所不接,而梦岂是想?"曰:"因也。"卫思因经日不得,遂病。乐闻,故命驾为剖折之,卫病小小而差。乐叹曰:"此儿胸中当必无膏肓病。"

又曰:马氏为人嗜酒,阔达敢言。(阔达,大度也。敢言,谓言果言敢,无所隐也。)时醉,在御前面折同列,言其短长,无所禁忌。帝故纵之,以为笑乐。

又曰:韩延寿在东郡,试骑士,治饰兵车,画龙虎朱爵。延寿衣黄纨方领,(晋灼曰:以色情纨作直领。)驾四马,傅总,建幢棨,植羽葆,持幢傍毂,歌者先居射堂,望见延寿车,噭咷楚歌。又取官铜物,候月蚀铸作刀剑钩钅单,放尚方,治饰车甲三百万已上。於是望之劾奏延寿上僣不道,弃市。

又曰:卫叔宝从豫章下,都人久闻其面目,观者如垛墙。玠先有嬴疾,不堪劳,遂发病死。时人谓之看煞。

《魏志》曰:徐邈,字景山,郑国初为尚书郎。时科禁酒,而邈私饮,至於沉醉。长史赵达问以曹事。邈曰:"中一代天骄。"达白太祖,太祖甚怒。度辽将军鲜于辅进曰:"日常醉客谓酒清者为圣贤,浊者为圣贤,邈性慎,偶醉言耳。"坐刑。后车驾幸镇江,问邈曰:"颇复中有影响的人不?"邈对曰:"昔了反毙於谷阳,御叔罚於饮酒。臣嗜酒,二子不可能自惩,时复中之。然宿瘤以丑见传,而臣以醉见识。"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笑,顾左右曰:"名符其实!"

又曰:初,塞尔维亚Bell格莱德侯商尝病,欲避暑,从上僣明光宫。又穿长安城引内渭水,注第中山高校陂以行船,立羽盖。上闻之大怒,乃责难司隶上卿、京兆尹,知伊斯兰堡侯商擅穿帝城,曲阳侯根骄奢僣上,赤墀青锁。司隶、京兆尹皆为以纵不举奏正法,叁位顿首省户下。

《语林》曰:王仲祖病,刘贞长为称药,荀令则为量水矣。

又曰:时苗,字德胄,钜鹿人也。少清白,为人疾恶。建筑和安装中,入节度使府,出为幽州令,令行业作风靡。常德治在其县,时蒋济为治中,苗以初至,欲往谒。济素嗜酒,适会其醉,无法见。苗恚恨还,刻木为人,署曰:"酒徒蒋济",竖之於墙下,旦夕射之。州郡虽知其所为不恪,然以其施行过人,无若之何。

《梁伯卓别传》曰:梁伯卓奢僣,四方调发,岁时贡献,皆先输上第於冀,乘舆乃其次焉。又广开园囿,采土筑山,十里九坺,以象二崤,深林邃涧,有若自然,奇禽怪兽,飞走中间。妻共冀乘辇,张羽盖饰以金牌银牌,游第内。

又曰:孔君平病困,庾司空为会稽,省之,问讯以致,为之流涕。孔慨然曰:"相公将终,不问安国宁家之术,而反作儿女相问。"庾闻,回还谢之,请其语言。

《吴书》曰:郑泉,字文渊,陈郡人,博学有奇志,而性嗜酒。其闲居,每曰:"愿得美酒,满五百斛舡,以四时甘脆置多头,屡次以饮之,惫即住,而啖肴膳,酒有斗升,减即随益之,不亦快乎!"

《董仲颖别传》曰:卓遂僣拟车服,乘嘉兴青盖车,画两轮。时号竿摩车,言其衣裳近皇帝也。

桓谭《新语》曰:余少时,见杨子云之丽文高论,不自量年少新进,而猥欲逮及。尝激一事而作小赋,用精思大剧,而立感病。子云亦言,帝上甘泉,诏使作赋,为文卒暴。及倦卧,梦其五藏出在地,以手收内。及觉,大少气,病三岁,卒。

《晋书》曰:光逸,字孟祖。遇乱避难,渡江依胡毋辅之。初至,属辅之与谢鲲、阮放、毕卓、羊曼、桓彝、阮孚,散发裸衣,闭室酣饮,已累日。逸将排户入,守者不听。逸便於户外脱衣露头,於狗窦中窥之而大叫。辅之惊曰:"外人一定无法尔,必作者孟祖也!"遽呼入,遂与饮,不舍昼夜。人谓之八达。

○骄慢

王符《潜夫论》曰:夫理世不得贞贤,譬由治疾不得贞药也。治病当得真高丽参,反得罗菔,当得麦门冬,反得蒸穬麦。己而不识贞,合而服之,病以浸剧。不自知为人所欺也,乃反谓方不诚而药皆尾嫳於疗病,因弃。后药弗敢复饮,而更求巫觋者,虽死可也。

又曰:孟嘉为桓温参军。嘉好酣饮,愈来愈多不乱。温问嘉:"酒有啥好,而卿嗜之也?"嘉曰:"未得酒中趣耳!"

《左传·成公十五年》曰:晋范文子反自鄢陵,使其祝宗祈死,曰:"君骄侈而克服敌人,是天益其疾也。难将作矣!爱小编者惟祝我,使笔者速死,无及於难,范氏之福也。"

《论衡》曰:子夏丧明,曾子舆责以有罪。按伯牛有疾,仲尼以为命也。或是丧子数哭,因脑血吸虫病耳。

又曰:孝武末年嗜酒好肉。而会稽王道子,昏尤甚,惟狎昵谄邪。於是国宝谗谀之计,稍行於主相之间。

《汉书》曰:梅州王长,早失母,常附吕娥姁、孝惠。汉孝文帝初即位,自以为最亲,骄蹇,数不奉法。上宽赦之。八年,入朝,甚横。上入苑猎,与同辇,常谓上为大兄。文帝赐玉帛,以赐吏卒艰辛者,长不欲受,慢曰:"无勤奋者。"

《民俗通》曰:无恙。俗说恙,病也。凡人相见及书问者,曰:"无病痛耶?"案上古之时,草居野宿。恙,噬虫也,善食人心。凡相劳问,曰:"无恙乎?"非为病也。

《宋书》曰:江门王义季,素嗜酒。自雍州王义康废后,遂为长夜饮,略少醒日。文帝诘责曰:"此非惟伤职业,亦自损性。皆汝所谙,近斯科学普及里兄弟皆缘此致故,将军苏征耽酒成疾,旦夕待尽。一门无此酣法,汝於何得之?"义季虽奉旨,酣纵不改,成疾,以致於终。

又曰:上官安迁车骑将军,日以骄淫。受赐殿中,出对来客,言:"与自家婿饮,大乐!"见其服装,使人归,欲自烧物。子病死,仰而骂天。

《黄龙通》曰:天子疾称不悆,诸侯称负子,大夫称负薪,士称犬马。不悆者,不复预政也。负子者,诸侯子民,今不复子民也。负薪、犬马,皆谦也。

又曰:范泰初为太学硕士,外弟郑城军机大臣王忱请为天门上卿。忱嗜酒,醉辄累旬。及醒则几乎端肃。泰陈"酒既伤生,所宜深诫!"其言甚切,忱嗟叹久之,曰:"见规者众,未有若此者也!"

王隐《晋书》曰:杨骏渐骄傲。石奋语之曰:"卿恃女,更豪耶!与天家婚,未有不灭门者。"骏曰:"卿女复不在天家耶!"奋曰:"小编女与卿女作婢耳,何能憎损?"

杨泉《物理论》曰:凡病可治也,人不可治也。体羸性弱,不堪药石;或刚暴狷急,喜怒不节;或人事放纵,贪淫嗜食;此皆良医不可能加功焉。娃他爹子病也,犹可为也;必使无病也,不可为矣。盖谓节其膳食,量其稍微也。

又曰:刘邕,穆之之子。河东王歆之与邕俱尝为南康相,素轻邕。后歆之与俱豫元会,并坐。邕嗜酒,谓歆之曰:"卿昔见臣,今能见劝一杯酒不?"歆之因敩孙皓歌答曰:"昔为汝作臣,今为汝比肩。既不劝汝酒,亦不愿汝年!"

《后魏书》曰:宜都王穆寿与崔浩等辅政,人皆敬浩,寿独凌之。又自恃任位,以为人莫己及。谓其子师曰:"但令吾儿及小编,亦足胜人,不须苦之。"遇诸父兄弟有如仆隶,夫妻并坐共食,而令诸父馂馀。其自矜无礼如此,为时人所鄙笑。

又曰:穀气胜元气,其人肥而不寿;元气胜穀气,其人瘦而寿。养性之术,常使穀气少,则病不生矣。

《梁书》曰:王瞻为吏部太傅,性率亮。居选所举,其意多行。颇嗜酒,每饮或弥日,而神气朗赡,不废簿领。武帝每称赡有三术:射、棋、酒也。

萧子显《齐书》曰:司徒褚渊送湘州太史王僧虔,阁道坏,坠水,仆射王常牛惊,跣下车谢。超宗拊掌笑戏曰:"落水三公,坠车仆射。"

张道陵《神明传》曰:茅君治於雪宝顶,人不平时,往请福,常煮鸡子十枚,以内帐中。弹指,茅君皆一二掷鸡子还之,归,破之,皆无复黄者,病者当愈。若中有土者,不愈,感到常候,鸡子依旧,无开处也。

《南史》曰:陈暄文才俊逸,尤嗜酒,无节操。遍历王公室,沉湎过差非度。其兄子秀常忧之,致书於暄同伙何胥,冀其讽谏。暄闻之,与秀书曰:"且见汝书与孝典陈吾饮酒过差。吾有此好五十馀年。昔汉朝张公,亦称耽嗜。吾见张公时,伊已六十,自言引满大胜少年时。吾今所进,亦胜於此前,老而弥笃,惟吾与张季舒耳!吾方与此子交配於地下,汝欲夭吾此志耶?昔阮咸、阮籍同游竹林,宣子不闻斯言。王湛能玄言巧骑,武子呼为痴叔。何陈留之风不嗣,大原之气岿然,翻成可怪?吾既寂寥当世,朽病残年,产不异於颜、原,名未动於卿相。若不日饮美酒,复欲安归?女以饮酒为非,吾以不饮为过。昔周伯仁渡江,惟十一日醒,吾不以为少;郑康成14日三百杯,吾不感觉多。然洪醉之后,有优劣点。成厮养之志,是其得也;使次公之狂,是其失也。吾常譬酒犹水也,能够济舟,亦可以覆舟。故江议有言:'酒犹兵也,兵可千日而不用,不可11日而不备;酒可千日而不饮,不可一饮而不醉。'美哉江公,可与共论酒矣!汝惊吾堕车郎中之门,陷池武陵之地,分布朝野,自言憔悴。'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吾毕生所愿,身没之后,题吾墓云:'陈故酒徒陈君之神道。'若斯志意,岂避南征之不再,贾生之恸哭者哉?何水曹眼不识杯铛,吾口不离觚杓。汝宁与何同日醒,与笔者同日而醉乎?政言'其醒可及,其醉不可及也'。速营糟丘,吾将老焉!"

贾太傅《新书》曰:虢君骄恣,伐之不守。出走,逃於山,遂饿死,为禽兽食。

《汉武传说》曰:初,霍去病微时,数自祷,神君乃见其形,自修饰,欲与去病交接,去病不肯,神君亦惭。及去病疾笃,上命为祷神君。神君曰:"霍将军精气少,寿命非常短。吾尝欲以太一精补之,可得延年,霍将军不晓此意,逐见断绝。今疾必死,非可救也。"去病竟薨。

《后魏书》曰:夏侯道迁长子史,字元廷,历镇远将军南金陵大中正。史性好酒,居丧不戚,醇醪肥鲜不离口。沽买饮啖,多所花费。父时田园货卖略尽,尘寰债犹数千馀匹,谷食至常不足,弟妹不免饥寒,於是昏酣而卒。初,史与南人辛谌、庾遵、江文遥等成天游聚。酣饮之际,恒相谓曰:"人生局促,何殊朝露?坐上相看,前后相继间耳!脱有先亡者,於良辰美景,灵前饮宴,傥或有知,庶共歆飨。"及史亡,后一月上除,诸人相率至史灵前,仍共酌饮。时日晚天阴,室中微暗,咸见史在坐,服装形容不异平素,时执杯酒,似若献酬,但无助耳。

《语林》曰:晋王武子与武帝围棋,孙皓看。王问孙归命何以好剥人表皮,皓曰:"见无礼於君者,即剥其凉粉。"乃举棋局,武子伸脚在局下。

《西京杂记》曰:高祖初入钱塘宫,周行库,有方镜,广四尺,高五尺九寸,表里有明,人病痛在内照,掩心则知其病之所在。

《后魏书》曰:李元忠征拜都尉,虽处要任,初不以物务干怀,惟以声酒自娱。大率常醉,家事大小了不关心。园庭罗种果药,亲朋导诣,必留连宴赏。每挟弹携壶,游遨里闬。每言:"宁无食,不可使本身无酒!阮步兵,吾师也;孔融岂欺笔者哉?"后自中书令,复求为太常,以其有音乐而多美酒。故神武欲用为仆射,文襄言其放达常醉,不可任以台阁。其子揆闻之,请节酒,元忠曰:"小编言作仆射,不胜饮酒乐;尔爱仆射,时宜勿饮酒。"

○怠惰

皇甫谧《高士传》曰:安丘望之病,弟子公沙都来看之。举丘於庭树下,安丘晓然有痊,开目见双赤李着枯枝,都仰手承李,安丘食之,所苦尽除。

《北周书》曰:黄门郎司马消难,左仆射子知之子,是高祖之婿,势盛那时候。因退食之暇,寻高季式,与之酣饮住宿,旦日,重门并闭,关钥不通。消难固请云:"作者是黄门郎,国君侍臣,岂有不参朝之理?旦一宿不归,家君必当大怪。今若又留本人狂饮,小编得罪无辞,恐君亦难免指摘。"季式曰:"君自称黄门郎,又言畏家君怪,欲以地势胁笔者邪?高季式死自有处,初不畏此!"消难拜谢请出,终不见许。酒至,不肯饮,季式云:"笔者留君尽兴,君是何人,不为作者饮?"命左右,赍车轮括消难颈。又赍一轮,自括颈。仍命酒,引满相劝。消难不得已,欣笑而从之。方仍俱脱车轮更留一宿。是时失消难两宿,莫知所在,内外惊异。及消难出,方具言之。世宗在京辅政,白魏帝,赐消难美酒数石、珍羞十舆。并令朝士与季式亲狎者,就季式燕集。其被优惠待遇如此。

《礼记·玉藻》曰:垂緌五寸,惰游之士也。

《皇甫谧自序》曰:士安每病,母辄推燥居湿,以复易单。

《唐书》曰:王小源中为户部少保、翰林丞旨大学生,性颇嗜酒。尝召对,源中方沉醉无法起。及醉醒,同列告之,源中但怀忧,殊无悔恨。他日,又以醉不任赴召。遂终不得大任,以眼病求免所职。

《左传·僖上》曰:天王使召武公、内史过赐晋侯命。受王惰。过归,告王曰:"晋侯其无后乎?王赐之命而惰於受瑞,先自弃也已,其何继之有?"

《何颙别传》曰:张仲景过山阳王仲宣,谓曰:"君体有病,后年三十当眉落。"仲宣时年十七,以其言贯远,不治。后至三十,疾,果眉落。

《列子》曰:子产之兄公孙朝聚酒千锺,积麹成封。望门百步,糟浆之气逆於人鼻。方其荒於酒也,不知正道之安危,人理之悔吝,室内之有无,九族之亲疏;虽水火兵刃交於前,不知也。

又《成下》曰:晋侯使郄锜来乞师,将事不敬。孟献子曰:"郄氏其亡乎?礼,身之幹也。敬,身之基也。郄子无基。且先君之嗣卿也,受命以求师,将国家是卫,而惰,弃君命也。不亡何为?"

《三辅决录》曰:赵歧初名嘉,年三十馀,有顽疾,卧蓐四年,自虑奄忽,乃为遗令敕兄子:"可立一员石於吾墓前,刻之曰:汉有逸民,姓赵名嘉。白璧三献,命也奈何!"

《王子年拾遗记》曰:晋有羌人姚馥,字世芬。充厩马圉,每醉中,好言王者兴亡之事。常云:"九河之水,不足以渍麹蘖;八薮之木,不足感觉蒸薪;七泽之麋,不足以充庖俎。"恒言"渴於醇酒",君辈呼为"渴羌"。后武帝受以朝歌守,馥辞,愿且为马圉,时赐美酒,以乐余年。帝曰:"朝歌,纣之旧都,地有酒池,故使老羌不复呼渴。"固辞,迁延安里胥,地有清池,其味若酒,馥乘醉而拜受之。

《蜀志》曰:杨戏性简惰省略,未尝以甘言加人,遇情接物,书苻指事,希有盈纸。

刘〈木贞〉《与曹植书》曰:明使君始喜爱哀,意眷日崇,譬之疾,乃使炎农分药,歧伯下针。疾虽未除,就没无恨。何者?以其天医至神,而荣魄自尽也。

《世说》曰:刘灵病酒,渴什么,从妇求酒,持器泣谏曰:"君吃酒太过,非摄生之道,必宜断之!"灵曰:"甚善!我不可能自禁,惟当祝鬼自誓断之耳。便可具酒肉。"妇从之。灵跪而咒曰:"天生刘灵,以酒为名。一饮一斛,五斗解酲。妇人之言,慎不可听!"便引酒进肉,隗然已醉。

《孟轲》曰:世俗所谓不孝者五:惰其四支,不管不顾父母之养,一不孝也。

○狂

又曰:毕茂世云:"一手持螃蟹,一手持酒杯。拍浮酒池中,便足了毕生!"

蔡邕《劝学》曰:瞻彼顽薄,执性不固,心游目荡,意与手互。

《书》曰:狂恒雨若。(君行诳妄则常雨顺之。)

○使酒

《嵇康与山涛书》曰:吾每读尚子平、台孝威傅,慨然慕之,想其为人。少加孤露,母兄见骄。性复疏懒,筋驽内缓,头面常1十月十二十二日不洗,非大闷痒,不能梳也。每当小便而忍不起,令胞中略转乃起耳。又纵逸来久,情志傲散,简与礼相背,懒与慢相成,而为侪类见宽,不攻其过。又读《老》、《庄》,重增其放。故使荣进之心曰颓,任实之情转笃。又人伦有礼,朝廷有法,自只有不堪者七也。

《通判·多方》曰:周公曰:"惟圣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圣。"

《史记》曰:季布为河东守。孝文时,人有言其贤者。孝文召,欲感到士大夫大夫。复有言其勇,使酒难近。至留邸二月,见罢。布因进曰:"臣无功窃宠,待罪河东,帝王无故召臣,这个人必有以臣欺皇上者。今臣至,无所事罢去,这厮必有毁臣者。夫天子以一人之誉而召臣,以壹位之毁而去臣,臣恐天下有识闻之,有以窥天子也!"上嘿然,惭,长久曰:"河东,吾股肱郡,故特召君耳。"布辞之官。

○迷忘

《毛诗》曰: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又曰:孝武建元元年,灌夫入为太仆。二年,夫与长乐卫尉窦甫饮,轻重不得,(喝酒轻重不得其平。)夫醉搏甫。甫,窦太后昆弟也。上恐太后诛夫,徙为燕相。数岁,坐法去官,家居长安。灌夫为人刚直使酒,糟糕面谀。贵戚诸有势在己之右,不欲加礼,必陵之;诸士在己之左,愈贫贱尤益敬。灌夫家居虽富,然失势,宾客益衰。及魏其侯失势,亦欲倚夫引绳排根毕生慕之后弃之者,夫亦倚魏其而通列侯宗室为名高。三人相为引重,其游如老爹和儿子然,相得欢甚,恨相守晚也。夫有服,过首相,太尉从容曰:"吾欲与仲孺过魏其侯,会仲孺有服。"夫曰:"将军乃肯幸临况魏其侯,夫安敢以服为解!请语魏其侯帐具,将军旦日早临。"武安许诺。夫具语魏其侯,如所谓武安侯。魏其与其妻子益市牛酒,夜洒扫,早帐具,至旦平明,令门下侯伺。至日中,刺史不来。魏其谓夫曰:"御史岂忘之哉?"夫不怿,曰:"夫以服请,宜往!"乃驾自往迎太史。里正特前戏许灌夫,殊无意往。及夫至门,校尉尚卧。於是夫入见,曰:"将军昨天幸许过魏其,魏其夫妻治具,自旦于今,未敢尝食。"武安愕谢曰:"吾今日醉,忽忘与仲孺言。"乃驾往。及饮酒酣,夫起舞属校尉。上卿不起,夫从坐上语侵之。魏其扶灌夫去,谢太守。少保卒饮至夜,极欢而去。节度使尝使籍福请魏其城南田,不得,因此怨灌夫、魏其。后士大夫娶燕王女为太太,有太后诏,召列侯宗室皆往贺。魏其侯过灌夫,与俱。夫谢曰:"夫数以酒失,得过首相。尚书今者又与夫有郄。"魏其曰:"事已解。"强与俱。饮酒酣,武安起为寿,皆避席伏。已,魏侯为寿,独故人避席耳,余半膝席。夫不悦,起,行酒。至武安,武安膝席,曰:"无法满觞。"夫怒,因嘻笑曰:"将军妃嫔也!"属之,时武安不肯。行酒次至临汝侯,临汝侯方与程不识耳语,又不避席。夫无所发怒,乃骂临汝侯曰:"平生毁程不识半文不值,明日长者为寿,乃效姑娘咕嗫耳语!"武安谓灌夫曰:"程、李俱东、南宫卫尉,今众辱程将军,仲孺独不为李将军队和地方乎?"灌夫曰:"前些天斩头陷胸,何知程、李乎!"坐乃起更衣稍稍去。

《说文》曰:迷,惑也。忘不识也。

又《东方未明》曰:折列蕻圃,狂夫瞿瞿。

《续汉书》曰:时圣公聚客,家有酒,请游徼饮。宾客醉,歌言:"朝烹两都尉!游徼后来,用汤勺味!"游徼大怒,缚捶数百。

《易·坤卦》曰:先迷,后得,君子有攸往。

《论语·子路》曰:不得中央银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中央银行,行能得中者。狂者进取于善道,狷者守节无为。)

《魏志》曰:吴质黄初三年朝京师,诏都尉及特进以下皆会质所,太官给供具。酒酣,质欲尽欢。时大校军曹真性肥,中领军朱铄性瘦,质召优使说肥瘦。真负其贵耻见贱,怒谓质曰:"卿欲以部曲将遇自个儿耶?"骠骑将军曹洪、轻车将军王忠言:"将军必欲使元帅军肥,即自宜为瘦。"真愈恚,拔刀睁目,言:"俳敢轻说,吾斩尔!"遂骂坐。质案剑曰:"曹子丹,汝非屠机上肉?吴质吞尔不啮喉,咀汝不啮牙!何敢恃势骄耶!"铄因起,曰:"天子使作者等来乐卿耳。以致此耶?"质顾叱之曰:"朱铄,敢坏坐!"诸将军皆还坐。铄愈恚,还拔剑斩地。遂使罢也。

又《复卦》曰:迷复之凶,反君道也。

又:子在陈曰:"归欤!归欤!吾党之小人狂简,掷地有声,一无所知裁之。"

《吴志》曰:权既为吴王,欢宴之末,自起行酒。虞翻伏地,佯醉不起。权去,翻起坐。权於是大怒,手拔剑欲击之,侍坐者莫不惶遽。惟大司农刘基起抱权,谏曰:"大王以三爵后,手杀善士,虽翻有罪,天下孰知之?且大王以能容贤畜众,故海内望风;今一朝弃之可乎?"权曰:"曹操杀孔少府,孤於虞翻何有哉!"基曰:"孟德轻言士人,天下非之;大王躬行德义,欲与尧、舜比隆,曾何自喻於彼乎?"翻由是得免。权因敕左右:"自今酒后言杀,皆不得杀也。"

《国语》曰:仲尼谓桓子曰:"丘闻之,木石怪夔魍魉。"(魍魉,山精,好呼,吸引人也。)

又:楚狂接与歌而过尼父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己而己而!今之从政者殆而!"

又曰:胡综性爱酒,酒后欢呼极意,或推引杯觞,搏击左右。权爱其才,不备责也。

《史记》曰:汉败楚於垓下,项王乃上马,麾下硬汉骑从八百馀人,夜溃围南出,驰平明,汉军乃觉之,令将灌婴以5000骑追之。项王渡淮,骑能属者百馀人耳。项王至阴陵,迷失道,问一田父,田父绐曰"左",乃陷大泽中。以故,汉追及之。

《国语·晋语》曰:下邑之役,董阏于多。(下邑,晋邑。安于,赵献子家臣。)赵朔赏之辞,固赏之,对曰:"今臣一旦为狂疾,而曰'必赏汝'(言大战为凶事,犹人有狂易之疾。)是以狂疾释也不比亡。"趋而出。乃释之。

又曰:凌统当击贼围,初期,统与督将陈勤会吃酒。勤刚勇任气,因督酒际,陵轹一坐,举罚不以其道。统疾其欺侮,面折不为具酒。勤怒,詈统及其父操。统流涕不答,众因罢坐。勤乘酒凶悖,又於道路辱统。统不忍,引刀斫勤,数日死。及当攻屯,统曰:"非死无以谢罪!"乃率厉士卒,身当矢石,所攻一面,应时破坏。诸将随着,遂大破之。还,自拘於军正。权壮其果毅,许以功赎罪。

《汉书》曰:玄帝为皇皇太子,体不安,忽忽善忘,不乐。诏使王褒等皆之世子宫娱侍世子,朝夕诵读奇文及所自造作,疾复乃归。世子喜褒所为《甘泉》及《洞箫颂》,令后宫妃嫔左右皆诵之。

《汉书》曰:昌邑李兴华,服装、言语、跪起,清狂不惠。(苏林曰:凡狂者,阴阳脉尽浊,不狂似狂也,故言清狂。或曰:清狂现行反革命白痴也。)

《晋书》曰:庾纯为西藏尹,以贾充奸佞,与任恺共举充西镇关中。充由是不平。充尝宴朝士,而纯后至。充谓曰:"尹行尝居人前,今何以在后?"纯曰:"且有小市,事不断,是的话后。"世言纯之先尝有五百者,充之先有市魁者,故充、纯以此相讥焉。充自以功隆望重,意殊不平,及纯行酒,充有的时候饮。纯曰:"长者为寿,何敢尔乎!"充曰:"父老不归供养,将何言也?"纯因发怒曰:"贾充,天下凶凶,由尔一个人!"充曰:"辅佐二世,荡平巴、蜀,有什么罪而全世界谓之凶凶?"纯曰:"高雅乡公何在?"众坐因罢,充左右欲执纯,中护军羊琇,经略使王济佐之,因得出。充惭怒,上表解职。纯惧,上广东尹、关中侯印绶,上表自劾。

又曰:霍去病随参知政事击匈奴,语其麾下曰:"广结发与匈奴大小七十馀战,今幸从里正,迷失道,岂非天哉!"遂自刎。

又曰:盖宽饶曰:"无多酌小编,小编乃酒狂。"抚军魏侯笑曰:"次公醒而狂,何必酒也!"

《晋书·裴楷传》曰:石崇以功臣子,有文采,与裴楷志趣各异,不与之交。长水军机大臣孙季舒常酣燕,慢傲过度,欲表免之。楷闻之,谓崇曰:"足下饮人狂药,责人正礼,不亦乖乎?"乃止。

《魏略》曰:夏侯霸闻曹爽被诛,而征西将军夏侯玄又徵,认为祸必将转相及,心既内恐;又霸先与彭城都尉郭淮不和,而淮代玄为征西,霸尤不安,故遂奔蜀。南趋阴平而失道,入穷谷中,粮尽,杀马步行,足破,卧岩石下,使人求道,未知所之。蜀闻之,乃使人迎霸。

又曰:王巨君时,长安狂女人碧呼道中,曰:"高国王大怒,趣归本国,不者,1月必煞汝。"莽收捕,煞之。

又曰:裴遐尝在平东将军周馥坐与人围棋。馥司马行酒,遐不即饮。司马醉,怒,因曳遐堕地。遐徐起还坐,颜色不改变,复棋还是。其性和如是。

《晋Samsung徵祥说》曰:海西公即位,忘设豹尾。夫豹尾,仪服之主,大人所以豹变也。而海西公非可,宜忘之。天若曰:海西凡庸,不得以主社稷,故忘其豹尾,示不能终也。

《东观汉记》曰:郅惲字君章,上书谏王巨君,令就臣位。莽大怒,即收系惲。难即害之,使黄门胁导惲,令为狂疾惚恍,不自知所言。惲曰:"所言皆天文,非狂人所制作。"

《宋书》曰:谢超宗为人恃才使酒,多所陵忽。在直省常醉。上召见,语及西部事,超宗曰:"虏动来二十年矣,佛出亦无如之何!"以失仪,出为南郡王中军司马。

《山海经》曰:招摇之山有木焉,其状如穀而黑理,(穀,楮也,皮中作帋也。)其华四照,名曰迷穀,佩之不迷。

《吴志》曰:全琮为督议,欲分别诸将,有所掩袭。朱桓素高气,耻见部伍,遂托狂发,诣建业治病。

《梁书》曰:肖颖达出为豫章内史,意甚愤愤。未发前,预华林宴。酒后,於座辞气不悦。沈约因劝酒,欲以观之,颖达大骂约曰:"小编明天形容,正是汝老鼠所为,何忽复劝笔者酒!"举坐惊愕。帝谓之曰:"汝是作者家阿五,沈公宿望,何意轻脱?若以法绳汝,汝复何理?"达竟无一言,惟大涕泣,心愧之。

极三阕之欲以病其身,)则皆将饮酒。又曰:历小之山,其山多櫑。是木也,方茎圆叶,女华而毛,其实如楝,(亦木名,子如指头白而粘,可浣衣,音楝也。)服之不忘

王隐《晋书》曰:吴彦给役陆抗,抗欲拔之,患众不听,乃悉请当为将者入坐,以试勇怯。有一狂人拔刀跳梁来向坐中,馀者皆走,惟彦独坐。举防范之,狂人乃退,众服其勇。

又曰:谢善勋饮酒数升,醉后则张眠大骂,虽复贵贱亲疏,无所择也。时谓之谢方眼。

《搜神记》曰:蜀中西南高山之上,有物与猴相类,长七尺,能作中国人民银行,善走,名"犭段",一名"马化",或曰:"玃猿"。伺行道人有后人,辄盗取以去,人不得知。此物能别男女气臭,故取女,而男不知也。取去而共为家室,其无子者,平生不得还。十年今后,形皆类之,意亦吸引,不复思归。产子者,辄抱送还其家。产子皆如人,有不养者,母辄死也。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极三阕之欲以病其身,)则皆将饮酒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