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知人善任的好领导侯冶同志,本来有平板拖车

创办西藏电视台之五
——一路风险(二)柳园争车
文:比烟花寂寞 编:一缕清风

建国后前几十年办事从来不靠人情作者:比烟花寂寞 编辑:文风乐乐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 width="400" height="80" /> 近来网上一再流传,现在中国办什么事情都离不开托人,离开人情办不成事情。讲出这番话的人,竟在全国两会上,赢得了热烈的掌声。把当今的社会描写得与旧社会没有什么两样,甚至更为甚之。以此来嘲笑中国共产党。弄得我这个不在当场的共产党员都脸上无光! 如果讲话本人无意嘲笑的话,也是历史的嘲笑。 我仔细回忆我这一生在解放了的新中国做革命工作的过程,还真的没有找出来哪一件事情是靠托人情才办成的。 我一生办的事情不算多,参加建设了两座电视台,一个电子试验站,一个电子研究所,与中广局计算机室合作研制了一个计算机软件。办了很多广播、电视节目。选调编播、技术干部的事情也做了不少。 我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开了一个头。按说万事开头难,困难没有少遇到,不过也都一个一个创过来了。办这许多事情那个是托人情才办成的?想来想去还真的没有找出来! 解放初期广播电台缺少编辑和在广播里教唱歌曲的歌唱家以及无线电技术人员,我找其他单位选调干部。拿介绍信到相关单位,说明情况,有的指名要人。比如乐中清同志当时是长春市的著名歌手。我指名调他来电台来教歌。有的请相关单位推荐。都非常顺利地把事情办成。各单位听说广播电台需要专门人才都热情支持。特别是长春市教育局局长魏肖天同志,看了我的介绍信,马上安排相关有员办理。根本用不着托人情,更没有走后门这一说。因为大家都在一个革命大家庭里,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只要是革命需要,都鼎力相助。 当年电台请各个文艺团体来电台演出和请著名人士到电台讲话,不但没有任何报酬还对演出和讲话人员提出十分严格的要求。对躭误演出的还要给予严励地批评。不管对方的职务和年龄是不是比我高。请各个单位来电台演出和讲话,也只是联系一下,并不存在求人办事的问题。 建设吉林电视台处处需要各个单位帮助。那也只是联系一下,说明情况,就会得到热情的帮助和大力支持。比如我们本来计划装制一部50瓦的电视发射机,我们的工程师王光前同志到中央广播局查找资料。无线处长何坷同志说:“现在我国已经生产大功率发射管了,你们可以装制1000瓦的发射机。”于是吉林电视台的发射功率提高了20倍。与北京、上海电视台的发射功率一样大。而且让我们与中央台的同志一起装机,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方便条件。 我们装好了全套电视设备,没有房子,新建房舍没有条件也来不及。我在街上遇到了长春市总工会主席郭景兆同志,我提出租用工人文化宫的房子办电视台,他马上答应了。路途相遇,三言两语,就把酬化几个月的电视台台址问题解决了。 电视台开始播出不久,长春光学精密仪器研究所全国著名先进科学工作者蒋筑英和他的伙伴,送来了他们刚刚研制成功的变焦距镜头。于是我台成了全国第一个使用变焦距镜头的电视台,引来几十位全国电台代表前来参观。上海广播局科技处长张维民,一进门就喊着:“我要看看变焦距镜头摄像机。” 援助也不是单方面的。建台初期长春光机所来人要求我们为他们研究激光通讯发射电视信号。电视台的发射时间是经过无线电管理部门批准的不能随便发射,我向他们说明了这一规定。可是他们一再恳求,并说明他们的研究这项重点科研项目,已经进入关键阶段,希望电视台大力支援。我考虑再三,由于正在我试机发射时间比较灵活,于是就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只要他们需要电视信号,我们就为他们开机。也许这就是光机所主动送来变焦距镜头的原因。热心助人,必须回报。 著名科学家光机所所长王大衍同志还希望我们装制彩色电视设备。他们将提供彩色电视的关键部件--彩色分光稜镜。1960年我台研制彩色电视的计划获得批准。我台可能是全国第二个准备研制彩色电视设备的电视台。后因国民经济困难下马。不过1960年培训的两名彩色电视工程技术人员,在吉林电视台后来发展彩色电视的过程是发挥了重要作用。 此外我台还曾用进口的电视部件,支援国家的电视摄像机研制工作。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国惟一生产电视摄像机厂家--北京电视设备厂的总工程师董瑞祥同志突然从北京专程来找我求援。他说目前他们生产的摄像机,由于偏转线圈不过关,电视图像有时有崎变现象。希望我台将安装在摄像机里的进口偏转线圈支援他们,作为研制参考。这使我十分为难。由于我台使用进口偏转线圈,我台的电视图像没有岐变现象,好于其它电视台。但是考虑到提高全国电视图像的需要,只好割爱将进口偏转线圈支援给北京电视设备厂了。 1960年7月吉林电视台播出第一部电视剧<三月雪>。文艺组组长高兰同志一个月前就改编出剧本,可是在长春却找不到演出单位。倒不是各演出单位不重视,而是没有见过电视剧,怕演不好。最后只好到黑龙江省求援。黑龙江省广播局局长林青同志当即下达任务,责令黑龙江广播电视艺术团,专程来长春演播。观众反映强烈要求重播。当年没有录像,只好留下演员再演播一次。演播不但没有演出费,連一顿聚餐也没招待。流下一仅仅是在车站惜别的热泪--两台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三月雪>成为吉林、黑龙江两电视台的第一部电视剧。<三月雪><三月雪> 吉林电视台自己动手装制电视转播车,需要一台汽车底盘,是我找到主管分配汽车的周光副省长,马上批准的。国家分配给吉林电视台一套电视设备,需要80万元,也是找于克副省长马上批准的。虽然这套设备被安徽省挤去,没有得到。经费省里是给予解决了。改装电视车也是长春市公用局长华云同志,指定长春汽车修配厂当作重点任务完成的。 电视转播车要装配得非常漂亮,开到哪里会成为惹人注目的一景。第一汽车制造厂红旗轿车车间的师傅们,为电视车喷上了他们最好最亮的漆,并安装了红旗轿车的装饰条。老喷漆工们特意为电视车选配了最漂亮的颜色--浅粉色。这一切都是人们主动自愿的劳动成果。哪里还用得着求人、送礼,根本用着的! 有了电视转播车,我们的摄像机不够用,竟从辽宁电视台借来两台摄像机,使用了好长时间。我们还用没有寻像器的摄像机,从长春光所,换他们的有寻像器的摄像机。这些都是很不容易作到的事情。 一个个困难十分顺利地迎刃而解。为什么会这样,甚至让现在的人们不可思议。因为当年是大跃进,虽然大跃进中有严重的错误(毛主席及时发现并纠正这些错误),但是当年发扬“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大协作精神,确实推动了各顶事业的顺利发展。在那个革命精神义气风发的年代,根本没有求人办事的影子。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建设吉林省电子试验站,施工正在紧要关头,水泥供应不上了,马上就有停工的危险。我到素无交往的长春物理研究所工地,向他们说明了情况,借到了几十吨水泥,解决了燃眉之急。 1976年在西藏创建电视台,遇到了没有经费的困难。没钱能不能办电视?没钱也要为西藏办电视!中央广播局无价调拨半导体电视转播车,天津五金厂将他们在七十年代初彩色电视会战中装制的一台彩色电视发射机赊给我们。这样一座电视台的基本设备就齐全了。 有了电视设备,仅仅是在西藏办电视的第一步。第二步难题是如何将这些庞大而娇贵的设备,从北京安全完好地运到遥远的拉萨。空运当年没有能够装载电视车的大型运输机。直接开进拉萨,很难保障设备完好。只有用火车运到甘肃的枊园,再用大型平板拖车经青藏公路运到拉萨。 我们的电视设备经铁路到顺利运到枊园,却没有平板拖车,一等就是二十几天。好容易盼来了拖车,还是拉西藏山南发电设备的,其它设备不准拉。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拖车司机和广大群众一样,都盼着在西藏早日看到电视。司机南成生说:“这电视车是党中央华主席给西藏办电视的,谁能不拉。”天大的难题,不料就这样迎刃而解了。 要不然的话,雨季来临,青藏公路根本无法通行,更不要说运输这样娇贵的电视设备了。据说遇到这种情况,等上半年一年都是常有的事情。电视设备在柳园恶劣气候条件下,能否确保完好谁也没有把握!所以南成生师傅的果断决定,对西藏电视台的及早播出,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南成生功不可没! 有了拖车还要看能不能顺利平安的运进拉萨。1977年5月从青藏公路运电视转播车,一路上得到解放军修路部队的大力援助。没有他们的帮助,电视车根本无法运进西藏。 当年青藏公路路况非常差,不时地从山顶滚下巨石挡住行车。解放军为我们将一个个八仙桌大的巨石推到山下,为我们开路。一天我们的车队陷进了沙堆,它像困在泥潭里的怪兽,吼叫着,喷出一股股黑烟,就是一动不动!两个連的战士硬是为它挖开一条一米深,三米宽,一百多米长的长沟,用大型拖拉机把我们的汽车拉出沙推。当时我激动得没有办法,只有大声呼喊着:“感谢解放军!感谢解放军!”解放军修路部队的全力支援,确保电视车安全的运进拉萨。 全套电视设备运抵拉萨,摆在我面前的又是十九年前遇到的那个问题--电视台台址。我在准备架设电视天线的布达拉宫西面的药王山周围,寻找可供办电视台的用房,后来发现拉萨劳动人民文化宫旁边有一个闲置不用的乒乓球室。于是我找到了拉萨市委书记罗明同志,经他批准将劳动人民文化宫乒乓球室无偿借给电视台使用。 无触有偶,无巧不成书,我办吉林、西藏两座电视台,两座城市的文化宫都给我们上了。 电视发射机安装在西藏军区在药王山东侧的藏式房子里,发射天线架设在药王山东侧的山顶上。 有了电视设备,有了房子,西藏广播局为我们调配了人员, 经过简单培训,西藏电视台就办起来了。1978年5月1日我国最后一座省(自治区)级电视台---西藏电视台开始试播。这天西藏各族人民第一次看到了电视。 劳动人民文化宫是西藏自治区和拉萨市主要集会和文艺演出场所。电视台设在它近旁,为电视台转播文化宫剧场集会和文艺演出,提供了十分便利的条件,大大丰富了电视节目。我们多次转播了西藏歌舞团的演出和藏剧汇演。 1980年元旦,西藏电视台播出的第一个小型电视晚会--<元旦小聚>由西藏著名演员才旦卓玛、尼强巴、洛桑次仁、大旺堆、土登、尼玛等参加演出。不但没有任何报酬,还没有交通工具接送演员,大家或步行或骑自行车来到罗布林卡录像。借用罗布林卡也是不花租金的。这场没有花钱的电视晚会演出的效果却相当精彩。<元旦小聚> 那个年代只要为人民办了好事,自然会得到意想到的强有力的支持和热情的回赠。 建台之初为电视塔地址发生了争执。中央广播事业局派工程师专程为西藏电视台选定电视塔建在布达拉宫西侧药王山顶。却遭到自治区军区和空军指挥部的强烈反对。在双方争执不下,而且电视台处于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任荣同志,拍板定案电视塔建在药王山上。 各电视台需要进口设备都是电视台向外贸部门申报。而上世纪八年代初,西藏电视台却是自治区外贸公司催促我们申报外汇计划,而且一次次要求我们追加进计划。由最初的30万美元的计划,最后一次进口了200美元的彩色电视设备。这充分表明自治区领导决心要办好西藏电视,满足各族广大群众的需要。这几乎是在全国电视台中少有的现象。 这一切的一切,都离不开无偿的援助与协作。这些活生生的事实,会让今天的人们感到惊㤉!感到无法想象! 这是为什么?因为当年大家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都是为了建设社会主义。 此外,那个年月大学毕业生,由国家分配工作,哪有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的。旧社会才有大学毕业生拉洋车的事情。当年没有“失业”这个词。所以改革后虽然有大批的失业现象,也不敢叫失业,而叫下岗。实质是一样的。 上面说的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这样的经历,我们这一代人大体都有同样的经历。那个年代做革命工作,办事用不着求人,更用不着托人情。 这说明前三十年虽然有过这那样的错误,主流还是非常好的,还是十分难得可贵的--那是中国几千年旧社会从来没有过的。我想正是这个原因,习近平同志才一再重申,不能否定前三十年。 办事求人走后门,是从文革后期开始的,不过那时还只是找熟人办事,托个人情,熟人好办事。一般用不着送礼行贿。顶多送点小礼品。与今天的送大礼行贿截然不同。 改革开放以后办什么事情,都得求人,越来越普遍了,送礼行贿成风。不送大礼解决不了问题。甚至安置平反人员都腐败现象。 现在与我们工作的那个年代截然不同了。现在人们丧失了革命的理想和信念,实行完全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的作用,一切以市场为导向。一句话就是一切为了利润,一切为了钱。你要得到你想得到的,你必须先给他人好处,已经形成了必须遵守的潜规则。办事求人,自然变本加利,求人必须送大礼,而且一再加码。比起旧社会有过之而无不及。于是,贪污行贿盛行。毁了党,毁了军队,毁了社会。 我写这篇回忆的目的,是让人们特别是后来的人们知道:我国在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有过那么一个时代,一切为了革命的共同目标,为了社会主义,办事不必求人,更没有送礼行贿这一说。确实有那么几十年的黄金时代。变坏是后来这几十年的事情。 有过那么好的一个时代,就有恢复那个让人们向往的时代的可能。我们大家要坚定信心。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真正找到贪腐的根源,并将它挖除干净,彻底反对腐败,坚定地依据宪法走社会主义道路。我国还会回到那个办事不求人的黄金时代。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 width="80" height="80" />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 width="80" height="80" />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 width="80" height="80" />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 width="80" height="80" />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5月 5 日来到甘肃的柳园,这里归乌鲁木齐铁路局管辖。除车站有屈指可数的几棵树之外,全镇再也没有多少绿色的东西了。水要从一百六十八公里以外用蒸汽机车和汽车运来,气候非常干燥。本来有平板拖车等着我们,由于我们晚到了几天,前一班平板拖车已返回拉萨了。我们只好发电报催促下一班拖车,一等就是25天。雨季快到了,青藏公路的沙石路面将会翻浆,这里翻浆与内地大不相同,甚至可能导致运送失败,还可能出现难以想象的人身事故,为此我们心急如焚。
  好容不易等来了四辆平板拖车,据说还不是拉电视车的。自治区政府指示,四台拖车都拉山南电厂设备的。而我们必须争取这一班车成行,它关系着运送电视车的成败。我们只能尽一切努力做好司机的工作。
  武登玉师傅、张科、穷达和我四个人,有的帮助司机打水,有的帮助擦车,有的帮助补轮胎,同时向师傅们说明电视车的作用。我还专门做山南地区负责拉设备同志的工作,希望得到他的支持。不料他们反而与我们相争,他们有雄厚的物资基础,有烟、酒、肉招待司机,而我们却是两手空空。
可是,当他们劝说司机不要拉电视转播车时,受陈珺同志之托的司机南成生,在这紧要关头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他瞪起眼睛来反问道:“这电视车是华主席赠给西藏办电视的,你说我该不该拉!”这位领导同志只好连声说:“应该拉,应该拉。”
我们的宣传工作胜过了烟、酒、肉。这说明群众心向电视,盼着西藏早日能够看到电视。其实我们并没有说电视转播车是华主席给的,司机师傅听我们说是中央广播电视部给的,就认为是中央给的,华主席又来过西藏,那一定就是华主席给的了。还有的说得更具体,说是华主席1975年来西藏时答应西藏第一书记的。当时我们也顾不上去纠正师傅们的种种说法,只好任大家传说好了。
  我们的电视车终于开上了一台平板托车。固定电视车,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大家干得特别起劲儿。负责固定车的单位,出了一个班的工人义务劳动,他们用钢筋把托车轮胎结结实实的捆绑在平板拖车上,他们说为西藏看电视,我们也要出一份力量。
  5月31日我们的车队从柳园出发了,四台平板拖车一字排开,装载电视转播车的拖车打头,后面三台拉着发电机,大型变压器。车顶上和四周都插着红旗,还有一台解放牌卡车给我们拉着柴油。车队出发时浩浩荡荡好不威风,柳园镇上的群众都跑出来看热闹,小孩子们更是跑前跑后,看着跳着吵嚷着欢呼着……. 一路上各安全检查站,对我们的车队也特别关照,一路放行。

创办西藏电视台之四十五

三、沙漠绿洲

-----感谢支持和帮助创办西藏电视台人们(二)

  我们的车队离开柳园,向古郡敦煌进发,经过一大段柏油路,中间有一段风口,风吹细沙从路面上掠过,本来是好好的天气,弄得太阳暗淡无光。过了风口在沙漠里出现一片绿洲,这就是著名的古郡敦煌。路旁的栆树送来阵阵清香,五月的敦煌已是一片新绿,一百公里的旅途疲劳早已一扫而光。一个月来没有看见过的田野,带来新鲜的空气,也让人们感觉到特别的湿润、清新。我们到敦煌转运站休息、洗脸、吃饭,这一夜睡得特别香甜。
  可是我仍然要早起,因为和司机约好了,清早开车去5公里外的莫高窟参观。离开绿洲到达千佛洞,这里有成千上万的佛像。一座七层楼高的大佛像,他的一个大脚指和人们的腿一样长。还有一个大卧佛,再现释迦牟尼圆寂时的情景。他的七十二位弟子,为他们的恩师长眠而悲伤,七十二个塑像各有个的表情、神态各异。当年的雕塑绘画艺术水平是相当高的,各样的飞天、壁画上记载着很多故事,人体造型多是半躶体的,线条流畅,十分优美,有的表现劳动人民的肌肉,非常健壮有力。特别是颜料色彩几千年来毫不褪色,也真是个奇迹。现在千佛洞用现代建筑技术加固,力图保持他们的原貌。
  敦煌是丝绸之路经过的地方。汉代就已经设郡,可惜铁路不通这里,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

作者:比烟花寂寞 编辑:文风乐乐








补发珍贵照片

二. 知人善任的好领导侯冶同志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二. 知人善任的好领导侯冶同志,本来有平板拖车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