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在没有比赛的空旷场地里,故此球鞋在很多

我坐在遮阳伞下,面对一片绿茵茵的人造草皮,背后是巨轮舰首般高高翘起的八万人体育场北看台。
  来上海是为了我的一双膝盖,二十多年的业余足球生涯让它们不堪其累,越来越难以支持我作为一名组织型后腰的护球能力和精准长传。在网上挂了第六人民医院骨科专家号,上午八点前取号,门诊排在下午两点,中间有六个小时需要打发。从火车站赶往医院的途中看见八万人体育场,那是每一个球迷的圣地,正好借此机会朝拜一下。球场巨大巍峨,即使在没有比赛的空旷场地里,依然感受得到山呼海啸的呐喊,轰然翻滚的人浪以及所向披靡的激情。
  一圈转下来刚过九点,面前是阿迪达斯足球公园,一排七人制的小场地,几组人正在踢比赛,场边有桌椅和遮阳伞。六十元一张门票,再加十五元面包,两元钱矿泉水,我决定在这里待到下午。
  正对我的场地里有一帮小娃娃,幼儿园大小的孩子,由教练带着踢球。他们像一群趔趄的雏鸭追逐着小号的足球跑得摇摇晃晃、磕磕绊绊,煞是可爱。他们的可爱还有一个原因,每一位小孩的装备都精致合身,袖珍的球衣球裤,及膝运动长袜,玩具一样的小球鞋,仔细一看,全是国外知名运动品牌。
  坐了一段时间,和煦的阳光使我有些困倦,懒洋洋的视线逐渐模糊。上海、球场、奔跑的孩子、品牌球鞋……似乎什么在叩响记忆中的一扇门,那门缓缓打开,纷纷坠落在时光尘埃中,我恍惚看到一个年轻的身影,斜背帆布挎包,神气,坚定,飘逸……
  在我童年的弄堂里有一个带着两个孩子的寡妇,别人叫她“大宝”。大宝是环卫所的掏粪工人,每天凌晨三四点钟她就穿梭在城市里的各个公共厕所之间, 把粪池里的粪便舀进一辆木头制作的粪车,然后拉到河边的中转站。当时的农村极其欢迎这种人造肥料,我们看来污秽不堪的废弃物在乡下人眼里可是一年收成的保障,所以每天中转站外的河道里总是停满了求粪若渴的水泥船。城里人一天的排泄量根本不愁销路。最快半年后,曾让人掩鼻而过的恶心物质就以一种自然的形式香喷喷地循环到每家每户的餐桌上。作为这种良性循环中叫人避之不及的一环,大宝从不把她工作中遭人嫌弃的那部分带回弄堂里,早上街坊们看到停在她家门口的总是一辆被洗刷得干干净净的粪车,没有半点工作中沾染的气息。
  那时候,早市的副食品都是凭票购买且供应不足,起晚了就买不到。后半夜起床的大宝就成了懒人们的托付。每天收工后,她挨家挨户分发堆在粪车上捎回来的蔬菜,鱼,肉,豆腐干……都是没有包装直接搁在粪车顶板上。在被窝里睡享其成的人们也不好再讲究,只需收敛起活跃的联想,这些坐过特种车辆的食物入口时就不会存在任何障碍。至于大宝,她乐于成为弄堂里的义务采购员,并看作是邻居们对她粪车和人品的认可。
  大宝有两个儿子,叫强强的大儿子有着传说中老大固有的憨厚,说白了就是傻。由于这特征过于明显并且被发扬光大到了课堂上,在众多老师的呕心沥血付之东流之后,强强小学没念完就退学回了家,一直待到十七八岁也没找到份工作。
  再傻的人也会有一两项过人之处,强强的过人之处是对财富有着极高的认知度。强强有个铁皮盒,里面是历年来大宝给他的压岁钱,他一分也没花过,共攒了三块多钱。常有人和强强开玩笑,“强强,铁盒子里是你讨老婆的钱吧?”他就会憨笑着把铁盒抱得紧紧的,就像是怀抱着未来的媳妇。数学很差的强强对盒子里钱的数目却记得很牢,在没人的时候,他把钱摊在床上,一张张一枚枚排列整齐,反复清点,犹如一个财主在心满意足地欣赏自己的万贯家财。
  大宝的小儿子我叫他小兔哥哥,我至今不知道这是他的大名还是外号,反正所有人都叫他小兔。多年后每当看到“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记忆就会立刻提醒我想起从前的邻家哥哥,八个字的形容几乎是为这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量身定做。刚进入青春期的男孩身上还见不到健硕的肌肉,但瘦削的身子并不孱弱,有着春天河岸柳枝一般的清新柔韧,用如今的眼光来看,小兔是一个具有出众的身体素质和运动天赋的体育奇才。
  小兔哥哥是街坊里我最愿意纠缠的人,对于一个比自己小一半岁数的鼻涕娃的追随他从不厌烦,他的亲切纵容了我孩子气的蛮横,甚至有求必应地成为我的坐骑。旧时的街巷里时常爆发出我在小兔后背上颠得如同台阶上滚落的笑声。小兔背上我后仍能跑得飞快,看似并不粗壮的男孩实则有着惊人的力气与身体协调性,我伏在他背上感受着轻松的起伏和耳边掠过的风,还有一种对可亲之人的依恋。
  还记得被父母长辈怀抱的感觉,那是一种笼罩般的呵护,在得到爱抚的同时也失去了自主行动的能力。小兔平稳的脊背给了我自由翱翔的畅快,在速度和震荡中冒险,同时又感到踏实安全。似乎融入了年长的身体,幼小的我提前体验到青春的活力和成长的野性。
  小兔驮着我奔跑的终点是学校的篮球场,他一出现在球场边就受到了热烈的争抢,几方的人都像被围困的孤城盼到援军一样兴奋,争吵着邀他加入己方。这时我已从年轻的脊背滑落到地面,脚下软绵绵,头晕呼呼地瞧着那帮人争抢我的小兔哥哥。每逢这样的时刻,心里总是充满骄傲,仿佛我是那个一脸平静笑容的篮球高手的一部分。
  小兔打篮球前都会先把脚上的鞋子脱下来叠在一起放到篮球架下赤脚上阵,那是一双对小兔来说不合脚的布鞋,而且破损严重,是若干年前大宝照着强强的脚型做的,后来强强脚大了穿不上了就到了小兔的脚上。
  在那个年代,如果你晚来一步不幸成为家里的老二,如果你是弟弟上面有哥哥或者是妹妹上面有姐姐,那么就永远别想有新东西。老大穿下来的衣裤、鞋袜、帽子无论多破旧,只要能缝补,老二就是当仁不让的继承者。这在当时的多子女家庭中理所当然,几乎没有哪个后来者会抱怨父母的偏心。我见到过更惨的——贫困人家的小弟穿着姐姐的花衣花裤,缩着身子躲在弄堂转角或电线杆后,落寞遥望小伙伴们的欢闹,一脸羞愧与哀伤。
  就算那鞋合脚小兔也不会穿它们上球场,他爆发力十足的急停,急起,急转,没有哪双用旧布料做的鞋子经得起如此这番的冲击。那个时候的小孩虽然顽皮,有着与当今的熊孩子们不相上下的破坏欲,但他们大都很早就学会了珍惜,懂得体谅大人的艰辛。
  小兔哥哥打篮球的时候我就去一旁的沙坑里玩沙,远远的只要一抬头就能轻易从球场上众多奔跑的身影中找出他,他的敏捷使他格外突出,在慢镜头般移动的人丛中灵巧闪展的就是那个出类拔萃的篮球小子。
  回家我通常是自己走回去的,不是兔哥打球累了背不动我,是趴在他被汗水湿透的背上实在不舒服。这时他会搀着我的手走在街上,他的手烫呼呼的,湿答答的头发经过手指胡乱的梳理反倒柴草一样蓬乱。他会突然像刚从水里出来的狗狗那样甩起他滴汗的头发,汗水溅到了我脸上,我大惊小怪地尖叫着甩开他手向前跑去。他轻易地抓到了我,叉着胳肢窝把我举到脸的高度,将满头的快乐洒向无处躲藏的我。我俩的欢笑招来路人的目光,匆匆的脚步间他们动容眺望一对兄弟的手足情深……
  幼儿园娃娃退场后,来了帮二十来岁的青年,看着他们猛冲猛撞,毫无技术含量的进球后放肆得意的模样,特别想加入比赛去教训他们一番,让他们瞧瞧什么是球技,什么叫意识,什么又该称作团队精神。按捺住蠢蠢欲动的球瘾,我不禁为自己的心态感到可笑,我不也是从那个阶段过来的么,在有爆发力有耐力的年纪不懂得将这些优势合理地用到圆滚滚的皮球上,可是等到有了技术、配合意识、战术素养,健康强壮的身体又开始和我渐行渐远。如今,我越来越依赖经验踢球,那些经验是用无数次比赛里的怯场、莽撞和失误换来的。但是,有一些天才就不必经历这些,他们生来就具备运动智慧和比赛气质,初登大场面即展现出高人一筹的竞技能力,就像十七岁的贝利,十六岁的布冯,十五岁的小兔哥哥。
  我清楚地记得那场篮球比赛,对手从一个很远的地方坐了几个小时的汽车赶来挑战,这种级别的交锋在当时极为难得,一度引起轰动。当客队队员身着印有城市名字的运动服列队进入学校时,在场的人都紧张得颤抖起来。
  小兔无疑是主队的顶梁柱,他一个人的发挥支撑着一帮乌合之众和另一支训练有素的球队之间的对抗。
  比赛那天小兔穿的一双篮球鞋让他如虎添翼,得力的战靴使他跑动更快速, 转身更灵巧,他在对方层层包夹之下仍频频突破上篮得分,客队教练在场外气急败坏地朝场上疲于奔命的弟子狂吼:“防住他!只要防住他一个,其他人让他们去……”
  篮球鞋真正的主人在场边趿拉着小兔的破布鞋兴奋得双脚不停乱动,仿佛他的脚也随那双球鞋一起被球队的头号主力带到了篮筐下。
  孤军奋战让小兔的体力损耗极大。终于,他满面通红气喘吁吁的向场外做出要求换下场的手势。替补他的正是球鞋的主人,于是场边的换人仪式成了手忙脚乱的换鞋动作。
  没有了小兔,赛场上的平衡立刻被打破,客队呈现一边倒的优势,在场边大口喝水大口喘气的小兔心急如焚。得到片刻休整,他立刻要求重返球场。同样的换人,同样仓促地换鞋,边线处又是一派乱糟糟的景象。
  重新上场的小兔采用了一种节省体力的打法,他充分利用队友们的帮助,一改之前的单打独斗,而是掌控节奏,时而看准机会突然闪击,时而拉扯出空档传球给同伴。对手针对性的防守在小兔飘忽的走位里漏洞百出,与此同时,主场的角色球员们开始被激发出各自的能量,他们在兔首领魔术师般的调度下,多点开花纷纷得分,使得客队顾此失彼,疲于奔命。正当场边的观众为即将到来的逆转群情激奋的时候,小兔踩在了跑散的鞋带上,随着异口同声的惊呼,我们的球星重重地摔倒在水泥球场上,所有的队友都跑向了抱住腿蜷着身体的小兔,场边的人惊得都不敢出大气。不一会儿,他从围绕的人丛中令人振奋地站了起来,膝盖上缠着渗血的绷带,向裁判表示可以继续比赛。
  接下来,胜负比分不再是人们所关心的,拖着一条伤腿一瘸一拐奔跑的小兔才是唯一的焦点,大家激动地为他的每一次摆脱,每一个妙传叫好鼓掌,为他的每一次咧嘴,每一次趔趄胆战心惊……
  比赛结束,获胜的客队没有太过张扬的庆祝,似乎是觉得胜之不武。他们的教练分开人群,来到小兔面前关切地询问伤情,用力地握小兔的手,大声赞扬他的球技和顽强。这样的场面看得在场的人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大家簇拥着落败的英雄,把无言的敬意化作经久不息的掌声。此时的小兔已从球场的骁勇转为一个青涩男孩的腼腆,他耿耿于怀地把失利归咎于自己的失误,这样的自责又为赛后的气氛平添了一份感动。
  小兔哥哥的形象在我童年记忆里始终熠熠闪亮,即便他曾经犯下了一桩严重的错误也无损于这份完美。后来的成长过程中我同样迷恋过一些事物,对那股为了追逐愿望不管不顾的劲头感同身受,因此我理解他就像理解几年后的自己。我甚至还抱有这样的观点:唯有小兔那样的热切与冲动才是最真实可贵的青春。
  一向憨厚的强强和一向亲切的小兔打起来了,不同于小屁孩抱在一起甩来甩去的扭打,兄弟俩惊天动地的打斗声似乎要把狭小的屋子夷为平地。我看见强强发出野兽一样的咆哮扑向小兔,小兔躲闪中的反击明显有所保留。直到大宝回到满地狼藉的家中,兄弟相残的场面才得以终止。
  “他偷我钱!”强强愤怒地指控弟弟。
  小兔在一边垂着头一言不发。终于,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钱交到大宝手里。惊愕的大宝不敢相信听话懂事的小儿子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她气得发抖,抡起一只篮子朝小兔头上砸去,一下,两下,三下……小兔始终没有躲让,破损篮子上的竹篾划破了他的脸,他还是纹丝不动,心甘情愿地接受母亲的惩罚。
  在民风淳朴的年代偷盗是相当恶劣的行径,就算盗取家人的财物也会因此身败名裂。人们惊讶这个口碑不错的阳光少年意外堕落,最后把他列入了伪装得很好的那类坏人,这类坏人比明目张胆的坏人更坏。“真看不出来,他是这样的人!”邻居们发出感叹。
  这件丑事还一度影响到大宝帮人买菜的信誉度,人们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无偿服务,也可以无端收回信任,直到他们再次懒得早起,懒得排队。
  我被大人告诫不许和小兔接触,并且夸张地渲染,如果我不听话继续和他在一起,我也会变成一个小偷,被关进牢房!
  我八岁的心中一片茫然,这是个还不具备自主的判断力的年龄,只能盲从大人的叮嘱和恐吓,将我儿时最亲密的朋友置于禁区的那头。我躲在门洞里偷看小兔哥哥依然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走动,心中充满失落和孤独。
  有一次,我看见他笑着向我走来,我却像躲避传染病人一样惊慌失措地逃进里屋。事后,我为自己、为小兔哥哥一起感到伤心难过。
  此后的一段日子,我经常看到小兔总是灰头土脸地从外面回来,明显不是打完篮球的样子,倒像干了体力活。他面色疲惫,眼睛却越发明亮了。他一定在干什么,而且全心全意不可阻挠。我能感觉到他在做一桩大事,就是猜不出是什么样的大事。

鞋子,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东西,也许你见过一些部落喜欢赤脚,但更多的时候,我们在私底下谈论的是谁的鞋子更加的酷炫或舒适,可以说鞋子早已经不再是走路的必需品,有时候还是朋友间“炫耀”的一种物品,当然了这种风气很不好,我们穿鞋子的目的仍是为了走路,为了让自己的脚更加舒适。

图片 1

图片 2

电影《小鞋子》又名《天堂的孩子》
导演:马基德·马基迪
主演:Mohammad Amir Naji
Amir Farrokh Hashemian
获奖:1998年蒙特利尔电影节最佳影片
2000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
地区:拍摄于1997年伊朗
豆瓣评分9.1

球鞋的意义

图片 3

攀比是现在的一股风气,尽管我们都知道这一点很不好,但生活中难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即便放在篮球赛场之上,球迷朋友是否有打球另说,但是他们也总喜欢比较脚下的篮球鞋,看看自己的限量版是否别人也拥有,瞧瞧自己的配色是否可以在压马路的时候引来阵阵羡慕的眼神。

豆瓣电影评分一直比较权威,也是大多数人选择观影的一个重要参考。《小鞋子》9.1的评分绝对是实力担当,只是将其定义为悲剧我有点不同的见解,大家且跟随我一起重温这部反映伊朗独特人文情怀的经典影片,聊一聊电影,品一品温情。

图片 4

电影开头就抛出主题《小鞋子》,长达2分钟的镜头里只有一双破旧的粉红色童鞋和一双正在缝补的粗糙的双手。镜头后拉,出现电影主人公—阿里,一个三年级的伊朗小男孩,他有着一双标志性的大眼睛和一头小卷发,此刻正在鞋匠那里等待缝补多次的妹妹的鞋子。

球鞋不该用来攀比

图片 5

这些想法其实毫无意义,篮球鞋再好也不如你篮球打得好来得更加让他人佩服,故此球鞋在很多球迷朋友看来是摆设,而在真正喜欢篮球的朋友眼中,篮球鞋更像是“兄弟”,一起在场上争夺荣耀的“伙伴”,少了它可真不行!男生买球鞋,相信更多的人仍是为了打球,而涉及到打球这一块,球鞋的要求也是蛮多的。

修补好鞋子后,阿里在杂货店买马铃薯却不慎将鞋子被盐贩(收垃圾的)收走,为了不被父母责罚,他央求妹妹暂时保密,答应会找回来。

图片 6

图片 7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即使在没有比赛的空旷场地里,故此球鞋在很多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