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现在农村年轻女子外出打工,从省城又坐汽

图片 1
  留长信进城十一年了,不错,积攒了点资本,开了一家小超市,那自我感觉好像真就是个大老板了。他的老家北东省留家窝棚村有老婆孩子,老婆叫熏梨花,三个孩子,一男两女。熏梨花带着仨孩子跟老公公,也就是留长信的亲爹留守柱一起过日子。
  留守柱六十三岁,老伴八年前就没了。熏梨花留守柱都不知道留长信在津河市早就找了女人,已经又有了三个孩子。
特别现在农村年轻女子外出打工,从省城又坐汽车赶回到了小张庄。  留长信在城里找的女人叫满淑芬,是南河省驻牛店满家庄人,在津河市北河区环卫队当清洁工。要说留长信真不是个玩意!进城十一年,就回过一趟老家。
  这不,留长信有个叫留和有的老乡,前些日子从津河市回村探亲,顺便的就把留长信在城里又成家的事讲给了熏梨花留守柱。留和有还把留长信的手机号告诉给了熏梨花。
  熏梨花立马给留长信打了手机。
  留长信在手机里说:“你们既然知道了,那俺就跟你离了吧。熏梨花,你就当我后妈好了!就这样定了!别再骚扰俺了!”
  熏梨花跟留守柱说:“你儿子让俺给他当后妈,你看怎么样啊?”
  留守柱笑道:“咱们干脆找村主任,开个条子,咱们登记,成为合法夫妻!”
  “你说咱这仨孩子啊——”熏梨花说:“有俩是你做的!就老大是长信的。从今天开始,老大管你叫爷爷,老二老三改口叫你爹了!拾掇拾掇,咱们这就找村长开条子,咱们登记去——”
  村长留开化还真就给留守柱熏梨花开了介绍信。
  至此,熏梨花再也不是留长信的老婆了。原本的儿媳妇,变成老婆了!
  嗨!这叫嘛事啊!世界大了,也真是无奇不有啊。
  别说,村里人都说留长信是个很仁义很厚道的人!都说村长留开化还就是个开化的村长!
  看官们,你们说呢?

北省大华县和睦镇小张庄的村民张世义,三十三岁了,算一算,已经在津海市打拼十五六年了,他有了自己的买卖,开了个聚百家水果批发公司,当上了老板。他感慨道:“俺创业成功了,俺成了真正的城里人了,俺买了楼房,俺有了小轿车。俺说啥也得把家里的老婆孩子接进城了。”
  二零一四年八月六日,他把公司里的业务交代给了副经理,之后,便买了张飞机票,飞到了老家的省城,从省城又坐汽车赶回到了小张庄。
  八月七日傍晚,张世义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里,一家人欢喜异常。媳妇张喜英,儿子张发,女儿张丽,一个个心里都乐开了花。
  张世义说:“飞机票都买好了,俺让你们坐坐飞机。”
  张喜英说:“他爹啊,这就要把俺们接进城里了,俺有事放不下啊。”
  张世义问道:“你还有啥事放不下啊?俺老丈人老丈母娘都在县城做买卖,俺就是让他们跟咱们一块进城,他们绝对不同意的。”
  张喜英刚要开口,女儿张丽抢先说了:“爹啊,你不知道,俺妈这些年一直伺候着村西头住着的张富贵爷爷。”
  张世义拦住女儿的话头,问张喜英道:“怎么?张臣兄弟没把他们接到长春吗?”
  “唉!”张喜英叹了一口气,说:“你哪里知道啊?张臣上完了研究生,跟着一个叫梅丽芳的大学同学搞了对象,结婚了。听说梅丽芳家是个千万富翁,这个张臣在长春结婚后,给村长打了个电话,告诉村长,他张臣跟父母断绝关系了,他跟着媳妇梅丽芳一家人移居到什么加拿大定居了。村长要在电话里教育教育张臣,可张臣早就把电话撂了。这都是七年前的事情了。自那会起,张臣就没了音信。可惨了,当村长把张臣在电话里说的话讲给了张大叔大婶之后,惨了,大婶一下子中风了,没两年,就死了。张大叔一气之下,也得了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了。怎么办啊?村长想把富贵大叔送进县里的一家养老院,可张大叔说啥也不去。后来我决定,伺候富贵大叔的生活起居了。”
  “这个张臣也忒不孝了。”张世义很气愤。“这小子读大学读愚蠢了,读了个研究生,娶了个富家女,就不要自个的爹娘了。这不是畜生不如吗。他读大学,可苦了富贵大叔了。一家人节衣缩食的供他上学,好吗,学来学去的,竟然把爹娘甩了。这算怎么回事啊?”
  “谁说不是呢?”张喜英说:“你这不是要把我和儿子女儿都接进津海市吗,我们跟你进城了,扔下富贵叔怎么办啊?”
  “我明白了。”张世义笑道:“你们是要我把富贵叔和你们一起,接进城里。好啊,俺自个的爹娘没享受到现如今的幸福,过早的离开了咱们。这下好了,俺就把孝顺爹娘的爱,全部献给富贵叔就是了。”
  “一块进城。”张喜英说:“你还少一张飞机票呢。”
  “这好办。”张世义拿出手机,摆弄了一会,笑着说:“买了,又买了一张。”
  “你这是——”张喜英跟两个孩子都不大明白,这张世义摆弄摆弄手机,怎么就把飞机票买到了。她问道:“孩子他爹啊,那飞机票咋没出来啊?”
  张世义笑着说:“这手机里不出飞机票。等咱们到了省城,到了候机室,在取票机上输上身份证号码,那票就出来了,很简单的。”
  听说张世义回来了,要把老婆孩子还有孤老户张富贵一块接进城,村长张广大来到了张世义的家里。
  张世义说:“村长大叔,你来得正好,俺正要找你说呢。那个张富贵大叔,俺媳妇跟俺说了。俺决定,把富贵叔跟俺的老婆孩子一起接进津海市。俺要把他当成亲爹,伺候他老人家。”
  “这事你们做的太好了。”村长说,“世义啊,你在大城市里打拼了十几年,富了,不忘帮助村里的乡亲,这真是难能可贵啊。你看看,咱们这么大的一个村庄,原来三百多户人家,将近两千人口。六千多垧土地。现如今,咱这庄里,十六岁以上的年轻人,没有了,一个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六千多垧黑土地,全让天津来的城里人包种了。包括你们家的二十五垧土地。我这个村长,都六十四岁了,就是个光杆司令啊。世义啊,说句真心话,我希望你们都发大财,都进城当城里人,可我也真希望你们都回来种咱们祖宗留下来的黑土地。我真的又是不希望你们进城啊。唉,这大城市天津市来的承包人,他们说,他们要把家搬到咱们庄里呢。世义啊,你原本就是咱庄里的人,你就不能不再进城,你就不能留在咱庄里种地吗?”
  “这个——”张世义一时无语了。
  看了一眼丈夫,张喜英笑呵呵的说:“村长大叔,你看你这是咋说话啊?你不也是总说,这人往高处走吗。啥叫高处啊?对俺们来说,那大城市就是高处啊。俺家世义咋说在津海市也是个老板了。这要是回来种地,那算啥事啊。我回答村长大叔了,俺们都要进城,俺们还带上了富贵大叔一道进城。让世义回庄里种地,那是万万不能的。”
  村长笑道:“没错的,那人往高处走的话,俺是讲过的。至于说大城市就是高处,我可是不那么看的。喜英,你也看得清楚的,六年前,咱庄里就来了城里人,天津市,那是直辖市啊。那个叫万友河的,还有那个叫孙根柱的,都是天津市的,七十年代都在咱们这插过队。后来回天津了,嘿,现如今,他们又来了,来干啥?来这种地啊。他们从大城市来咱庄种地,他们也说人往高处走,咱们庄不也是高处吗?喜英,你也不是不知道,万友河孙根柱包了咱们庄里的全部土地,他们也算是老板了,在咱们庄里跟着他们种地的,大都是城里来的人,远的有江南浙江的,河南安阳驻马店的,河北保定的,近的有沈阳长春哈尔滨的。万老板孙老板给雇工开的都是年薪,一年下来,每个雇工都能拿到二十万元人民币啊。喜英,就说你家世义在津海市当了个水果批发公司的老板,他一年下来,能挣过孙老板万老板吗?孙老板万老板,每年下来,就是五百多万。咱们黑土地里长出来的大豆苞米水稻,孙老板万老板卖海了钱了。跟你们说,你张世义比不了的。还有啊,俺承认你们有善心有孝心,你们要把张富贵老汉一块带进城里享福,可你们看到没有,咱们庄里跟张富贵一样的老年人,有多少啊?进城务工不愿意奉养父母的咱就不说了,即便有那么几个,反过来要把老人接进城里,可他们的父母还不愿意进城啊。喜英,你伺候着张富贵老汉,你不也伺候着南院的吴大妈吗?吴大妈有儿有女,都在东莞打工,不管父母了,还把几个孩子扔给了老人。这真都是大事啊。说白了,你们的孝心很可嘉,可你们只能解决一个老人的生活起居的问题,解决不了全庄的老年人生活起居的问题啊。我年龄大了,说话不中听了。你张世义要是真有爱心孝心,我劝你啊,立马回庄里,包种庄里的土地。万老板孙老板包地的合同期满了。当然他们坚决要继续包种。可我是真心希望像你张世义一样的庄里人,回庄里,把咱们的黑土地包种下来。钱,有地挣。还有一层意思——”
  “俺明白。”张世义接过来了村长的话题,说:“俺回来,挣了大钱,在庄里建一座养老院,把庄里的老人都奉养起来。”
  “到底是张世义。”村长笑道:“你就是聪明啊。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啊。那些个不孝的儿孙,咱们召唤不回来,像张富贵那儿子张臣,跟着富家女跑加拿大去了,咱们更召不回来了。怎么办?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庄里这么多老年人晚年受苦不是?所以啊,总得有你张世义一样的人,来尽尽孝心了。”
  “我看很好。”张喜英笑道,“俺非常赞同村长大叔的建议。张发张丽,你们说说,你们都有怎么个想法?”
  十一岁的张发蹦着高的说:“俺不愿意跟俺爹走,俺舍不得小荷的爷爷,放学后,小荷的爷爷天天给俺们讲评书《三国演义》、《西游记》,老爷爷讲的可好听了。俺要是进了津海市,就听不到老爷爷讲评书了。”
  十岁的张丽说:“俺也不愿意跟俺爹走的。小荷的爷爷讲评书,俺跟俺哥都愿意听。小荷的奶奶还教给俺们剪纸人纸马,还教俺们剪纸猪纸狗纸麻雀纸老鹰,剪的可好看了。俺要是跟俺爹进了城,俺就要离开小荷的爷爷奶奶了。”
  张世义听着听着,心里不觉有点酸酸的。他下意识的擦了擦眼睛。
  细心地张喜英看到了,张世义是在擦拭眼泪。她说:“村长大叔,俺儿女舍不得离开咱庄,实际俺也不舍得离开咱庄的。俺真的跟咱庄里的老爷爷老奶奶大爷大娘大叔大婶结下了感情,俺舍不得离开他们,他们需要有人来照看伺候啊。孩子他爹,村长说得对啊,咱们只能带走富贵大叔一位老人进津海市,庄里那么多需要照顾的老人,咱们是带不走的。俺同意村长大叔的建议,趁着天津市那两个土地承包商还没签订下一轮承包合同,咱们干脆把村里的土地全部承包下来吧,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跟你进城了,你呢,也不要回城了。就留下来,俺跟你一道承包土地了。”
  张世义又擦了擦双眼,说:“好的。这样吧,先退了你们的机票,我决定承包庄里的土地了。村长大叔,我有个建议,俺呢,咋也得再回趟津海市,把我的公司盘点出去,把我买的楼房卖了。把钱拿回来,建造养老院。这样吧,村长大叔,你跟上级请示,把土地批下来,你现在就联系建筑单位,再到银行贷一部分款,之后就动工吧。村长大叔,俺说话算话,就像你说的,庄里的老人,俺要伺候他们,俺愿意给他们养老。”
  村长的脸上乐开了花。张发张丽乐的直蹦高儿。
  张世义退了四张机票。自己回到了津海市。很快的就把公司盘出去了,把一套三室一厅的大房子也卖掉了。十天过后,张世义回到了小张庄。张世义跟妻子张喜英承包了村里的全部土地。
  张世义把自己从津海市带回来的五百六十多万,全部花在建设庄里养老院的工程里了。
  天随人愿。这一年,张世义承包的土地,获得了空前的大丰收。
  转年的九月初,小张庄留守的老人,一共三百一十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人,快快乐乐的搬进了庄里的养老院。当天中午,张喜英跟食堂里的工作人员一道,给老人们做了打卤面。老人们吃着香喷喷的打卤面,一个个喜笑颜开。老人们心里乐开了花。张世义笑着跟老人们说:“俺是最幸福的人,你们都是俺的爹和妈,俺真幸福啊,满庄的爹妈啊。”   

问:农村又一怪正在兴起,留守妇男,为什么?? 特别现在农村年轻女子外出打工,留下丈夫在家看小孩,老年男人外出打工,老年妇女在家,怎么出现这个现相?难到城市需要年轻妇女和上了年纪的老男人?

图片 2

我表哥就是在家带孩子,做点零工赚钱,

表嫂出去打工了,跟着我们村里一个在外面打工赚了大钱的男人一起出去的,、

出去之后,说是男人给她找了一个洗脚城在里面做收银员,

工资还挺高的,一个月万吧块钱。

但表哥在家一个月就是赚2000来块钱,

如果出去打工,没技术没文化,实在是没有合适的工作,

家里孩子老人没人照顾,所以只能在家咯。


如今的三四线城市两个人工资根本不够全家开支,

家里又必须留一个人照顾,做为女人照顾孩子没有一点问题,

关键照顾公婆难免委屈。所以很多女人选择出门打工,老公照顾家。

再者就是中年男的不好找工!工资也不高!

而对于女人来说,工作的选择性更多一些,更好找一些。

我们村都很多这样的!

没办法,社会现实就是如此。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特别现在农村年轻女子外出打工,从省城又坐汽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