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科长任副职,我慌忙握住他的手

  大张神神秘秘地伸过头来对李明说:“听说你们要裁人了?”李明放下手头正在装订的材料:“听办公室大家都在人心惶惶,我一个刚上班的,到哪里都一样,你听谁说的?”“你们藏科长在我们这里逢人就说他要被裁到下属单位了,看来你们新局长上任要有大动作了。”李明摇摇头:“听天由命吧。现在大家都在议论这事。你说也怪,我在书上看见一个故事,有一些企业老板为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用裁员来刺激工人好好工作,机关可倒好,越说裁员越没人干啥了!”
  李明刚刚来到这个事业单位上班有两个月了。机关里面人很多,市领导的亲属倒是没有,却大多是本单位老同志的子女。这么多人平时没什么事干,就都聚在窗口,对每一个走进大门的人,他的衣着,他的姿势,进行一番评判,如果你从外面进来,会发现这里每一个窗口后面都是黑压压的人的脑袋。李明的主管上司藏科长的公子也在同一办公室。市里边早就知道各单位的这种现状,要求各单位减员增效,新上任的文局长也说过人浮于事应该整一整,但刚开始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只是在静静的观察。倒是一些人沉不住气,怕把自己的子女裁下去,就在同朋友喝酒时放放怨气。李明在这里没什么亲戚,只是努力的做着“新兵”应该做的日常琐事,倒没把什么裁人放在心里。在这里也没多少朋友,闷了的时候就到机关楼顶去透透风,看看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半年过去了,忽然风声就紧了起来,说是所有年轻人都要放到偏远的下属单位。李明刚从农村来到城里,说实话不想下去,但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后台,下去锻炼锻炼也行,但隐隐的还是有些担忧,却没有大家那么大张旗鼓的到处议论,也不会探头探脑的打探消息。只有一次明确听说科里的几个年轻人要分开了,一起吃了一顿散伙饭,大家醉成一团,李明被这少有的团结气氛所感染,把饭店小老板的卧室吐得一塌糊涂,以至于以后很长时间李明见了老板还很不好意思。李明一直怀疑正是由于他们这次喝酒事件,单位要求各科室由主管领导主持,在机构改革前召开一个小型动员会,稳定一下人心。那天会前,藏公子一群人象往常一样拿着李明说话的声音取笑,李明不知为什么,说话的声音尖声尖气的,由于老实,平时就有人拿他开心。这次藏公子带头,又说了李明一些不中听的,李明非常愤怒,找到藏科长,当着科里人说管管你的儿子,藏科长斥责两句儿子然后就开会了。就在藏科长说了几句支持改革之类的话后忽然说,“小李新来的,对工作是有些不熟练,但不要因为改革就闹情绪,还要继续好好工作。”李明不知所措,刚刚认识的主管领导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科里的其他人也偷偷的笑,李明感到很难堪,激动之下摔门而去,来到宿舍委屈地掉眼泪。一直到下班,也没有人理自己,就来到楼顶上散心,看着通红的落日慢慢消失在天际,但远处的高楼楼顶还有一点亮色。说实话,李明喜欢城里的生活,每次看着那些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都很高兴,看着看着就忘掉了下午的不快,觉得自己一个新来的,凡是就忍一忍吧。这时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把桌上的一叠旧日历抓在手里带到上边,李明把它们向风中一扬,就下去吃饭了。
  机构改革终于完成了,藏科长果然分到下属的种子站当站长,但李明由于平时很勤快就留在了科里,机关里的人少多了,没有了往日的喧闹场面。只有大张偶尔来看看自己。那天,大张去种子站办事回来,和李明两个人喝闷酒,大张总象要说些什么吞吞吐吐。几口酒下去,大张忽然问李明:“听说在你们这次机构改革中,你差点跳楼?”李明又一次懵了,像那次开会一样:“你小子放屁,听谁说的?”“你们下属单位都在传说,你怕被分下去,就到楼顶跳楼,你们领导就怕了,把你留了下来?有这事吧?”李明忽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忽然笑了起来:“你说呢,这个发现我跳楼的人也是不怎么样,发现我跳楼不但不救我,还到处去给我宣传,你说可笑不可笑?这帮人……”大张静静的看着他“演讲”,“还是哥了解你,我当时就不信。兄弟,好好干吧,这里不容易!”说完两人同时想站起来,由于酒喝得尽兴,同时跌坐在座位上,两人相对着傻笑起来。   

巴总真名李巴,外号巴总。
  巴总虽是科里有名的混混。为人却挺仗义,够哥们。同事们都服他。就连张科长都和他称兄道弟。
  后来单位被大公司兼并。
  单位要裁员。
  上头派了个新科长来,张科长任副职。科里下属股室的王股长一心想当科长,竟然在科员大会上公开排挤张副科长。张副科长很尴尬。巴总见机起哄,在会上要替张副科长出头揍王股长,王股长吓得拔腿就跑。
  第二天,巴总被新科长任命为股长,大伙都叫他巴股长。听说王股长辞职不干了。
冠亚体育网页版,  巴股长三天两头往新科长办公室跑。久之,巴股长与新科长关系非同一般的事在科里传开了......
  不久,张副科长的办公桌被新科长叫人抬到大厅,厅里设个大堂经理。
  张副科长没了办公桌,去办公室也不是,不去又不是。只好到科员岗位上到处溜达。没过多久,张副科长辞职不干了......
  科员们就科长一职议论开来。
  有人说,这次十有八九是巴股长,因为新来的科长确实是为这事来的,办完就回原单位。
  有人说,新来的科长就是来接替张科长的......
  有天夜里,附近农民闹事。新科长被打,巴股长拼命护主,新科长还是被打伤住院。
  巴股长三天两头提着水果东东往医院跑......
  新科长很感动,巴股长,本来公司安排我来接替科长一职,不成想,这件纠纷我没处理好,上头怀疑我的能力。我伤好后,公司领导会安排我回原单位。我考虑再三,这里的担子肯怕要交给你,我会向上头推荐你。
  巴股长直摇头,不行,不行,我哪有那能力,干不了,干不了。
  新科长非常激动,你就别推辞了,我一定举荐你。
  不久,新科长痊愈。巴股长任科长,新科长调回原单位。
  巴科长上任后,把科里办公楼的一些闲置房腾出。经过一番装修,给在外租房住的科员作福利房。
  科员们一下炸开了锅......
  巴总真不错,一上来就解决了科员的住房。不像从前的张科长,闲置房堆家什。
  巴总下一把火怎么烧,大家不得而知。
  没过多久,巴科长把科里人员进行了调整。重点加强了经营这一块。
  到了发薪水的那天,科员们从银行领回的薪资比上月多出近一倍。
  咋回事?大姑娘坐轿头一回......
  巴科长背着双手嘴里刁了根烟走过来,怎么?太阳从西边出来。跟着俺好好干,好日子还在后头了。
  原来,巴科长上任后不久,就写了个《关于科里一系列改革方案》的报告给公司领导。
  上头一看,这人行。按他的方案,确实增加效率了,而且不需要裁员。
  科员们这下都铆足了劲干工作了。
  有天,巴科长到科员岗位巡检,远远望去,科员们正一个个埋头各自的工作。
  巴科长心里直乐呵,看来俺走的路子对了。
  几天后,巴科长领着几个科员买了些礼品东东到附近的几家“五保户“农民家去了......
  从那以后,附近的农民再也没来科里闹事。
  只是听说,巴科长每到逢年过节都领着几个科员提着礼品东东去了附近几家“五保户“农民家......      

今天正在办公桌上忙碌中,公司的产品开发经理忽然跑了过来。

“有事?”我问,他平常来找我时,一般都是新产品方面出现的问题。

“再见,我来和你道个别。“他伸出了手。

我愣住了,一时也没有伸出手,呆呆的看着他。他背着平常的背包,面色凝重,不像是开玩笑。

愣过神来,我慌忙握住他的手。”怎么了?!“

”合同到期,不续签了,我今天最后一天。来和你道个别。“他很平静的说,似乎还挤出了一丝微笑,仿佛像我们平时愉快交谈时那样。

我的心里仿佛被刺了一下。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冠亚体育网页版 1

沉思,痛定思痛

忘记了准确的时间,大概是在2011年左右吧。外资企业仿佛从炎热的夏季一下子跳过秋季,直接进入了漫长的冬季。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张科长任副职,我慌忙握住他的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