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一个小伙子把钱包掉在了地上,把一张五十

  郭凤琴,六十四岁了。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九日。上午八点多,郭大娘到文瑞路早市,买了十元钱的大葱。她给摊主一张五十元整的票子。四十多岁的摊主,稀里糊涂的从钱箱子里拿出四张票子,以为都是十元的,便递给了郭大娘。郭大娘也没数,就放进了兜里。她拉着拉杆车,直接就回家了。到了家,她放好了大葱,之后便从书包里掏出余钱。她仔细的这么一数一看啊,了不得了,十元钱的大葱,给人家五十元,人家找还给她八十元,三张十元的,一张五十元的。天啊,这摊主一定是把五十元一张的当成十元的了。
  郭大娘赶紧下楼,急匆匆的赶往早市。已经快十点了。按照市场规定,早市都收摊了。
  郭大娘没找到摊主,心里好不懊糟啊!摊主多找给她四十元,这四十元钱,让郭大娘一宿都没睡好觉。
  十日,早晨不到七点,郭大娘就赶到了早市。她记得那个卖葱的摊主的位置。嗨!怎么没来啊!郭大娘心里着急啊。她询问左右的摊贩。
  有一位卖洋葱头的中年妇女,告诉郭大娘:“卖大葱的是俺一个庄的,叫程国忠。他家的大葱卖完了。他不来了——”
  郭大娘想把多找的四十元,让中年妇女给程国忠带回去。想了又想,觉得不妥,还是问清地址,自个亲自把钱还给人家吧。中年妇女还真就把程国忠家的地址写给了郭大娘。
  津河市西郊区大程庄六组二十三号。
  郭大娘坐上了一八五路公交车,一个小时后,到了大程庄。
  郭大娘走进了程国忠的家门。
  程国忠跟妻子正在收拾院子,见来了一位陌生的老太太,程国忠的妻子高凤芝问道:“大娘,你找谁啊?”
  郭大娘说:“我找程国忠。我从市里来——”郭大娘已经认出了程国忠。“我是来还钱的——”
  程国忠放下扫帚,走到郭大娘跟前,说:“俺根本不认识你,你给俺们换啥钱啊?”
  郭大娘笑道:“昨天,你在早市上卖大葱,我买了十元一捆的大葱,我给了你五十元,你呀,找给了我八十元啊!你呀,错把一张五十元的当成了十元的了。当时我没数没看,回到家里才发现,我立马赶回早市,可早市散了。今天一早,我赶到早市,摊位上有位大姐,告诉我,你的大葱卖完了,不到早市来了。那位大姐也是你们庄上的,我问了你的家庭住址。我赶来给你还钱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程国忠高凤芝说啥也要留郭大娘吃中午饭。郭大娘说啥也不吃。
  程国忠高凤芝两口子把郭大娘送到了公交站。
  郭大娘回城了。
  高凤芝跟程国忠说:“这岁月,像这样实心眼的人,可是太少了!老大娘真诚实啊!”
  程国忠笑道:“好人啊!这位老大娘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五月十一日早晨九点多,七十四岁的何奶奶在菜市场里买了一个圆茄子,就回到了家。她把茄子放下,核对一下花出去的钱,数着数着,她的心猛然颤抖了一下,天啊,把一张五十元的票子当成十元钱给那个卖茄子的摊贩了。何奶奶二话没说,扭头下楼,直奔文化里菜市场。到了那个摊位,见那女摊主正跟五岁的女儿二丫吃煎饼果子,你一口我一口地吃得那叫带劲儿!
  “这位大姐!”何奶奶喊道:“大姐,我跟你说——”
  四十一岁的女摊主秦凤香把余下的煎饼果子塞在了二丫的手里,问道:“大娘,买点嘛菜啊?”
  “我买完菜了,就在你这儿。”何奶奶说:“是这样的,我在八点多钟的时候,在你这买了一个圆茄子,我把五十元的票子当成十元了,那个茄子一共四元三毛,你也按照十元找给我零钱——”何奶奶拿出钱来,继续说:“你看,这五元七毛钱,我还没动呢。”
  秦凤香脸色大变,横道:“你这个糊涂的老太太,跑这讹人了!要买就买,不买快滚,别耽误我做生意!”
  “这——”何奶奶把要说的话咽回去了。何奶奶离开了这个摊位,走出了菜市场。何奶奶心想,为了四十块钱,不值得啊,算了吧!何奶奶不急不火地往回家的路上走着——
  “老奶奶!老奶奶——”
  何奶奶听到了喊声,回头看了看,原来是女摊主的女儿二丫。何奶奶问道:“二丫,喊我吗?”
  “老奶奶!”二丫把手里的四十元钱递给了何奶奶,说:“老奶奶,是我妈妈不好,多收了你的钱,我妈妈让我给你送来的,对不起了!”
  何奶奶看着二丫,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那就谢谢你妈妈了,更得谢谢你了,让你跑一趟不是。”
  “老奶奶,再见!”二丫小跑着回菜市场了。
  当天晚上十点钟,二丫挨打了。秦凤香算账,少了多收何奶奶那四十元,她认定是二丫偷出去瞎花掉了。三天前,二丫从卖菜的钱盒子里拿出十块钱,买了个玩具熊,可让秦凤香打得个够呛!这会儿,秦凤香对二丫是连打带骂:“小小的年纪不学好,偷家里的钱,我打死你,打死你!说,你拿钱干嘛了?”
  二丫实在受不了妈妈的打骂了,说:“妈妈啊,我把那四十元还给了那个老奶奶了!妈妈,本来就是你不对啊!你干嘛多拿老奶奶的钱啊?俺爸爸老说,做买卖要讲诚信,幼儿园老师教导俺们要诚实做人,妈妈,我代你给老奶奶说对不起了!”
  秦凤香愣怔了!
  秦凤香不再殴打二丫了。她满脸通红,一把将二丫抱起来,自语道:“唉!我真还不如个孩子啊!”秦凤香内心受到了震颤,感到万分的内疚。她擦着二丫的眼泪,说:“妈妈错了!二丫,你做得对啊,你是个好孩子 妈妈再也不私匿人家钱了,妈妈一定要讲诚信!”

图片 1 魏旭琴魏大妈到早市买菜。平常里她是不管买菜的,都是老伴负责买菜。老伴昨天到秦皇岛旅游去了,得十天后才回来呢。所以啊,她不得不到早市上来逛逛了。她刚买完芹菜青椒,准备离开这个菜摊,一抬头,看见一个男青年正把一个钱包像是往裤子的后兜塞,嗨,没塞进去,掉在了地上,男青年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魏大妈,便大踏步的往前走去了。
  “嗨!小伙子!钱包!钱包掉了!太马大哈了!”年近六旬的魏旭琴,三步并做两步的到了那个小伙子掉了钱包的地方,捡起来,边喊边追:“小伙子!你的钱包!你的钱包!钱包——”
  小伙子似乎根本没听见,嘿!小伙子跑起来了。魏大妈纳闷了,这是咋回事啊?钱包咋就不要了啊?魏大妈已经呼哧带喘了。得了,她不喊了,也不追了。她赶到了街头的市场管委会。一个值班的中年男子正在吃早点。魏大妈说:“领导啊!刚才一个小伙子把钱包掉在了地上,我捡到了,追他没追上,干脆就交给你吧!”
  值班管理员把嘴里的油条豆腐脑咽了下去,接过魏大妈手里的钱包,打开来,看了看,嘛也没有。他说:“老大姐啊!您上当了!掉钱包的那个人一准是个小偷,他偷了钱,把钱包随手扔了啊!”
  “不对!”魏大妈说:“我亲眼看见那小青年用手往裤子的后兜装,没装进去掉在了地上,怎么会是小偷啊!”
  “老大姐啊!”值班的中年男子说:“那贼是在演戏啊!他偷了钱包,把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留着空钱包干嘛用啊,可不就假模假式的演戏,把空钱包顺理成章的扔掉了呗。老大姐啊,你真的上当受骗了!”
  魏大妈恍然大悟了。脸上一阵阵的发起烧来了。念叨着:“是个贼啊!再遇见这事,我非抓住那贼人不可!”魏大妈上心了!魏大妈留意了!
  又过了那么两天,魏大妈又到这个早市买菜。她在十三号摊位上刚买完黄瓜辣椒,交完钱,转身那么不经意的一看,她一眼便认出来了,那天她追的那个小伙子,正把一只手往一个老大娘的轱辘车的包里伸。老大娘正在专心致志的挑选着圆茄子,钱包就放在轱辘车的包里。小伙子一下子得手了,老大妈还在精心的聚精会神的挑选着茄子。正当那个小伙子扭身要走的时候,魏大妈已经赶到了跟前,大声喝道:“小偷!快把钱包拿出来!”小偷先是一愣,之后立马回过神来,朝着东面就跑了起来。魏大妈开追,一边追一边喊:“快抓小偷!快抓小偷!”嗨!愣是没人帮助拦截!魏大妈追啊追的,到了也没追上那个小偷。没追上小偷倒也罢了,还引来了市场摊主和很多顾客的嘲笑。一些人嘲笑道:“这是个疯婆子啊!疯了疯了!”
  市场管理员老马走到了魏大妈面前,说:“你追的那个小伙子,是翠霞里小区的保安,他怎么可能是小偷呢?你真是有病了!你病得不轻了!”
  魏大妈喘了一会,说:“我亲眼看见他偷走了一个老大娘轱辘车里的钱包!我眼睛不花,就是那天我追的那个掉了钱包的小伙子!我认的真真的!”
  “得了吧!”老马说:“你肯定认错人了!那小伙子叫张卫国,是市里优秀的保安。”
  魏大妈说:“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说了!爱嘛是嘛吧!”魏大妈就要回家,一个认识她的中年妇女拉住了她的胳膊,悄悄的说:“魏大妈,你真傻!你抓嘛小偷啊?你不知道,这个市场的管理员,跟小偷们穿一条连裆裤,早市上的小偷偷了钱,他们按百分之五十提成的。你抓小偷?你能抓住小偷吗?快回家好好歇歇吧!”
  魏大妈长叹了一口气,说:“好了!我明白了!”魏大妈回到家里,越想越不对劲儿。魏大妈是华城街道治安员。她咽不下这口气,心想,这还了得啊,市场管理员跟贼穿上了一条裤子,这还有个好吗?魏大妈放下菜兜子,就去了华城街派出所。她跟所长洪大友说:“洪所长,你们得介入了。我建议你们跟城管办联合起来,狠狠地整治整治那个三道街早市市场。”
  洪所长听从了魏大妈的建议。带着所里的七名干警,用了三个早晨,就把在早市上的盗窃团伙给端了。六名男青年,都是翠霞里小区的保安。经城管办市场管委会调查,三道街早市里面的三个管理员,和六个当保安的小偷,勾结在一起,在早市里实施偷盗。六个保安和三个市场管理员都受到了应有的处罚。
  行了!魏大妈这前后一追,追出了个盗窃团伙,追出了市场管理员的犯法行径。
  魏大妈的老伴张克勇旅游回来了。魏大妈把自己如何在早市上追贼的事情讲给了老伴。老伴笑道:“好了!我建议啊,从此,家里买菜的事情,就由你来做了。咋说呢?你可以继续追贼啊!”
  好!好好!”魏大妈笑道:“我同意,就这么定了!有贼我必追!”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刚才一个小伙子把钱包掉在了地上,把一张五十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