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能让本单位的位次,摸摸他们啥心态

一个空出来的位子两人争,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张三业绩出众群众基础好,李四业务不差关系硬。
  “唉,怎么办?一边是……一边是……两边搞平衡,谁都提不成!”分管人事的王经理虽然在单位人事上不当屁大点的家,却也唯唯诺诺不忘私下给公司木总通个气、提个醒、吹吹风。
  木总刁钻圆滑善划圈,为人不地道,笑里还藏刀。听着王经理的话,抽着软中华,吐着细烟圈,头没抬一下,大脑不闲飞速转着圈。
  “哼,你先分别谈谈话,摸摸他们啥心态?”
  “好,我尽快摸清情况,一切由您来表态!”
  两天后,王经理汇报:“张三想上位,态度诚恳也坚决。还说论业绩、论资历、论基础、论您大会小会的表扬,这个位子非他莫属。”
  “嗯嗯,那李四的心里是啥想法?”
  “李四比张三更迫切,说是年年业绩一片红,全家里就他官职小,说出去都怕丢了人。还说他那个省城当啥官的舅舅说他早就该坐上这个位。”
  “哼,那好吧!不管啥理由?竞争是好事。你就按照干部提拔任用程序一步一步走,千万别给我跑了偏道惹事端,要静观其变,及时汇报。我吗?哈哈,忽略过程看结果!”
  “是是,我明白。明天撒出风,后天上午民主评议算推荐,我在现场细观察。”
  “你做事很用心,这个我信任。组织要严密,不能看上不看下,要多听听基层员工反映心声的话。”
  “是,谨记您高屋建瓴的话,公司有您掌着舵,提拔个中层干部,不会出偏差。”说着言不由衷的话,王经理离开木总办公室。
  第二天,单位推荐提拔干部的风声一漏,消息像荒草般疯长,当晚多人都接到邀请吃饭的电话或短信。
  拉偏套干人事的王经理心细如针,坚守着底线讲原则,硬是战胜美酒佳肴的诱惑,没敢参加两边任何一个人邀请的饭局,倒是认认真真地把邀请的电话和短信都截屏保留。
  其实当晚,木总家先后不差一小时也来过两个熟悉的人,看似空手,没提礼物,却也是心虚怕人瞧见,东张西望鬼鬼祟祟,按门铃的手伸了几次又缩回,最后小心翼翼轻轻叩响木总家的门。
  “有前途哦,表现不错吗?位子都空了小半年,是时候推荐年轻有为的同志担此重任啦!你不说我心里也有数,我这关键的一票倾向你。当然啦,明天的评议推荐很重要!把握好,别出任何啥问题……啊。”木总把这些同样的话,分别说给来过他家两个熟悉的人。
  第三天,评议推荐按程序走的很认真。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大家心照不宣在评议推荐表上画着勾,行使神圣的权力,表达自己的意愿。
  评议推荐票收齐,没统计结果,王经理急匆匆找木总汇报情况。
  “木总,马上要统计票,过来请示您,还有啥指示?”
  “没发现啥问题?你分管人事,你负责,别到时出点啥纰漏,要担责啊!”
  “这,这个问题严重吗?”王经理略一迟疑,掏出了手机。
  “啊啊,这种行为是典型的拉选票呀!留着别删还有用!”
  半小时后,办公室发了个通知,大意是说:有员工反映这次推荐有拉票行为,待核实后另定……
  一小时后,张三垂头丧气进了木总办公室。
  “小张啊,你咋给我整这么一出?对你抱多大的希望啊!为几张选票请啥的客?坏了规矩,让我咋说你。看看,关键时候你就掉链子,你打电话发信息请客的事都反映到我这里来啦!哼,泡汤了吧。”
  “唉,我……辜负您啦!都怪我没考虑后果,自毁前程。有眼无珠啊,请个客咋还遇上小人!”
  张三离开木总办公室不大会,李四就拖拖拉拉敲门进来。
  “木总,我看通知了,谁整的这一出,太他妈阴了吧。”
  “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兴你整一出,就不许人家整一出?我咋给你说的,老老实实慎重对待,别在关键时候出啥问题,看看还是掉链子啦!”
  “我,我心里没底,群众基础有点差,就是想套个近乎过半票。可……”
  “可,可什么可?”
  “可,您也看在我舅舅的份上,关键时候拉上我一把。”
  “是啊,你舅舅和我关系是不错,我心里能没数?有不少人知道这层关系,可你到处张扬啥,你要低调些是不?看看,你请客拉票的事都反映到我这了,要我硬拿捏如了你的愿,实则是置我于不义啊!以后我这个领导还咋树威信,不能因小失大啊。你舅舅那边适当时候我会解释,看不把你小子骂个稀里哗啦。”
  “呀呀,木总,那您意思是说这次真没戏啦?”
  “哼,两个人啊!犯一样的毛病,同样的请客拉票法,谁都没戏。”
  耷拉着头,无精打采的李四走后,木总品着爱喝的普洱茶,习惯性点上一颗烟,接通了王经理的电话。
  “我刚和张三和李四谈了话,这次推荐作废吧。机会成熟再考虑,不能乱了方寸,让员工说三道四呀!”
  “好好好,说的是。木总您放心吧,我明白了。”
  挂了电话,木总起身很神秘拉上窗帘,在办公室来回踱步转着圈。
  “哼哼,时机不成熟,‘虚位’就让他‘待定’吧!小样的,和我玩还嫩点……”木总自言自语说着没人能懂的含糊话,手不离烟,烟不离嘴,吐着飘忽不定意味深长的烟圈。   

  
  那一年,行风评议。
  与往年兴师动众不同的是,要实行改革了:网上投票,超前着呢!且分数不低,占总分的百分之六十。其用意不言而喻,就是减少人为干预。并且,从开始到终止,只有十五天的时间。
  “乖乖!”某行政执法单位办公室主任小张嘬着牙花皱着眉头,盯着通知眼珠不转。
  往年,张主任可是身手大展,采取了阴的阳的明的暗的能说的不能说的种种招数,总能让本单位的位次,占前五名。那时候,小张可以说如鱼得水,左右逢源,每天一上班,就不见人影,拉关系去了;每天中午,一准儿大醉而回,请客去了。要知道,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不这样,肯定吃大亏。人家别的单位如此如此,咱不这般这般,岂不是傻?所以说,各有各的高招,各施展各的绝技,只要位次上去,甚至不择手段也在所不惜。拜码头——就是去有投票权的单位,打招呼,说好话,拉感情;索承诺——把没有把握但绝对不能得罪的主儿,请进饭店,胡吃海喝,喝他个酩酊大醉,讨要一个诺言:保证投你一票。对重要部门掌握平衡权的领导,那就不是米西米西的问题了,好酒好菜伺候是一方面,还要送上一份价值不菲的礼物。除此之外,还要实行“三同”,即让全单位人员对同学,同事,同乡绝对不能错过。有亲戚关系的如七大姑八大姨牵着线拉着蔓儿的,都要联络感情。此外就是做到礼尚往来,对被投单位,也有投票权的,也心照不宣,你投我的的票,我就投你的票,所谓投桃报李,互不赊欠。
  但是这不是办法变了嘛。办公会上,一把手说了,不管如何变,一定要争三保五,不惜一切代价。“那百分之四十还能想办法摆平,这现代化的玩意儿咱还真玩不转,只能听天由命了。”张主任挠头了。网上投票,谁也看不到,应该怎么投呢?
  说着话,投票开始了。
  张主任每天盯着屏幕,前两天,各单位不相上下,今天他多几票,明天你多几票,交替上升。这天,正看着呢,一把手的电话让张主任过去,张主任进了一把手的门,一把手手里拿着一张纸说:“张主任呀,这几年评议咱们都还说得过去,今年要盯紧点。咱工作也不错,别让其他单位超过去。”接着交代:“还有,这个,一个是去几个关系单位转一转,征求一下意见,求得支持;再一个就是打打电话,与协作单位沟通一下,让他们别忘了咱;这个这个还有一个就是,准备一些礼品,象征性的送一送,表示一个心意嘛。还有,去国际饭店安排三桌,与组织评议的领导坐一坐,汇报一下工作,再安排几桌,就不在国际饭店了,就在二招吧,与咱们关系不错的一起坐一坐,加深交流,巩固一下子。好就这样,这是名单,你就按着去办。不过网上的事情也不能大意,大意失荆州啊。我看,发动单位职工统统上网,注册,投票,每天都去投。听说每人只能投一次,这个,能不能想想法,每人能多投几票?办法是人想出来的,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嘛。好,就这样,你去安排。抓紧点。”
  张主任接过名单,说:“嗯,我盯着呢。”
  张主任肩负重担,一手安排联络感情的事情,一手安排网上投票,忙的焦头烂额。第五天的时候,张主任才有些空上网去看,心里一惊:不对!有两个单位的票数有些异常。
  本来,被投票的单位有十五个,前几天,票数上下差不了十几票,昨天晚上,张主任在单位熬到凌晨才回家,那时候还没有多大变化。今天上班时还不见有多大变化,到十点左右,这两个单位的票数猛然增加,不是一般的增加,而是成倍的增加。其中一个单位超过自己上千张票。而且过一小时就刷新一次记录,总有几十票增加。张主任坐不住了,赶快敲响一把手的门,进去汇报。
  一把手盯着屏幕见张主任进来,就说:“真是奇了怪了,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网上也能玩猫腻?”
  张主任忙接住话头:“正要说呢。昨晚我加班到半夜,今上午一上班也没变化,这不一下子,就蹿出这么多票,肯定不正常。”
  一把手沉思着说:“对,肯定有问题。我分析,一定是该单位出钱组织雇人定时投票,或者搞了什么鬼。难道还有什么高科技?你赶快去摸摸情况,要快,不惜代价也要弄个明白。我就不信了,咱们能败给他?”
  张主任扭头出门,坐在办公桌前弯腰闷头,猛然想起有个同学,叫大个李,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原来在邮电部门,后来分家到了移动。这家伙很有两下子。在一起喝酒的时候,这小子喝多了,说漏了嘴。原来,固定电话业务,亏损严重。领导让他想想办法。大个李说,这是小儿科的玩意儿。不过,出了问题领导可要给兜着。领导说:你先把你的想法让我明白,我心里才有底。大个李说,很简单。原来固话收费开始满三分钟计费一次,我略微调整一下,让每两分钟计费一次。领导一听,这主意不错。又一想说,我看,只调整单位的,个人的千万不要动。大个李点头说:对对,一般来说,单位的电话费多点少点,没人去计较,反正都是财政拨款。好,弄好了,领导怎么奖励?领导笑道:奖励?出了事,我挨骂,你躲一边偷笑,还奖励你?不过,我请你喝好酒。大个李当即如此行事,直到填平窟窿,才调回来。
  张主任给同学打通电话说:“晚上有事吗?没有,那好,咱哥俩好久不坐了,叙叙旧。呃,吃什么?涮羊肉?好好,就去新开的小肥羊,七点,不见不散。”
  晚上七点,张主任已经安排好单间,大个李也按时来了。二话不说,开涮。老同学见面,酒逢知己,不用劝,大杯端,一口半两。三斤羊肉进去,一斤白酒见底。
  张主任又要一瓶,打开,每人半杯倒上,就说:“老李,你哥遇到难关了。”大个李笑着说:“从毕业到现在,没见过你说过难关,今儿个这是怎么啦?”张主任就把网上投票的事情,叙述一遍。大个李猛敲筷子说:“早说呀,你说要多少票,兄弟我给你投。”张主任摇摇头说:“你说得简单,我可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就说吧,不用你亲自投票,你就想让我要多少就有多少票,你有没有办法让我操作着投票?”大个李眉色飞扬:“老哥,你知道兄弟我学什么的?编程。这种投票的玩意就是小儿科啦。我给你编一个小程序,你自己投票,想投多少就投多少,怎么样?”张主任一听大喜说:“就知道找你准没错。来,干!”不一会儿,酒瓶又见底,张主任说:“今儿个咱们适可而止,等结果出来,我让一把手亲自陪你,喝个痛快,怎么样?”大个李说:“好啊。谁不知道咱是三瓶不过岗啊。说吧,什么时候要?”张主任说:“看你的功夫。”大个李沉吟一下说:“这样,后天你带优盘找我,我告诉你怎么操作如何?”张主任心里痛快,酒意早跑到爪哇国去了,说:“这事也不让你白干,说多少钱?”大个李说:“咱们弟兄还能谈钱?我加加班就搞定了。”张主任说:“不行,咱们公私分明,这样,五千元开发设计费用包干,你看行不?”大个李说:“既然你这样说,什么多少,就是白干,也是冲着老同学哩。好就这样。”张主任说:“那你别管什么发票,给弄一张就行。后天我去找你,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二人交易完成,心里痛快,要了面条涮着吃了,告辞回家。
  张主任如实像一把手汇报,一把手大喜:“你还有这么牛的同学?好好,五千不多,五千太便宜了。早知道这样,还送什么礼,请什么客?你去财务支五千,等评议结束,我亲自作陪。”过了一天,张主任到了移动公司,见了大个李。大个李让张主任坐在电脑前,插上优盘,先拷贝了,再让张主任操作。大个李说:“这是自动投票程序,也算系统。设计每一个小时投票500人次,就是500票。评议的系统设置是一个人只能投一票,以后再登录,系统认识你了,就不让你再次投票。而我设置的投票系统,里面储存了五万人的信息,可以轮流上阵,你不用管,它会自动刷新。”
  然后告诉张主任如何安装,如何进入,如何点击。然后让张主任试一试。张主任操作熟练后,带着优盘回单位。按着大个李的演示,安装到位,登录,点击。就坐在那里,喝着茶水,等着奇迹。一个小时后,刷新的数字,让张主任欣喜若狂:“成功了!”马上到一把手办公室汇报。一把手听了,忍耐不住,忙到张主任办公室看。结果令人满意。一把手叉腰说:“大功臣呀。好好,人才,真是人才。有空请你的同学来,我要好好请他。这钱花得值。对了,要保密,本单位的人也不能随便知道。”
  评议过程中,张主任始终对网上投票关注着,本单位得票数也不能太高,也不能让别的单位超过去。就这样,到了截止的那天,本单位稳稳高坐票数首位。就等着综合平衡结果。该做的都做了,结果肯定错不了,关键是名次。张主任就在电话中打听结果。人家说,你这个单位,第一肯定拿不了,因为领导让谁第一第二,早就心里有数了。所以,第三到第五,应该没问题。一把手听了对张主任说:“这也行。反正我不能垫底。”
  过了半月,评议结果终于揭晓,本单位位列第三。一把手很兴奋,对张主任说:“去,在国际饭店安排一桌,班子成员,还有你的同学,咱们共同祝贺一下。”   

图片 1
  下午四点,二十八层写字楼某会议室内,一片烟雾缭绕,吴用夹在指间的烟已经烧去半截,他却没有再凑上去吸一口,此时他的注意力正死死地集中在会议室领导席上的人,听着他一字一句地作着报告发言。
  “今天,按照集团公司的指示,根据分公司的工作需要,需要在分公司现有的两名销售部副经理中提拔一名销售部经理,工作职能全面主持销售部工作,带领销售团队创出佳绩。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前段时间由两位副经理竞争上岗,现在进入民主投票阶段,我们要充分发挥每位同志的民主权利,根据吴用、程启两位同志的现实表现,投出你们神圣的一票。”
  吴用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程启,只见他埋头正在笔记本上一笔一划地记录着会议内容,侧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不由心里暗哼一声,“哼,装什么淡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面在想什么,这个位子,可不是你想坐就能坐得上的!”再环顾了一下四周,分公司不过十个人,全员到齐,此时每个人都低头看着自己眼前的工作笔记本,没有人抬头跟他眼神交错。
  吴用开始盘算起这个月的工作业绩,算到一半就恨恨地停了,再看向程启时,眼神里藏不住的妒忌开始燃烧,心中默念:“哼,算你厉害,不过,销售部经理可不仅仅是业绩多就行的,程启,你还嫩呢。”
  莺飞草长的四月份,一年过了三分之一,去年的今天,总经理孙萌才由集团派遣到任,对公司很多事务都不是很了解,孙总经理找每个人了解情况的时候,第一个就是找的他吴用。吴用不无得意地看了一眼孙总经理,正巧孙总的眼神也飘了过来,眼神交汇的时候,孙总向吴用微笑地点了点头,吴用心里大是受用,一时间好像看到了销售部经理牌子正在向他招手。
  “接下来,我来说一下投票规则,空白投票拿到手上以后,看清楚要求,多投、空投都属于无效票,不计票数,大家充分发扬民主权利,为你心目中的销售部经理投上神圣的一票。将投票填写完整,就请大家投入到我跟前这个投票箱中。”集团公司的两名工作人员穿着一色西装,还一本正经地带着白手套,两人一左一右站在漆成枣红色的投票箱旁,目光一刻不停地扫视着四周。
  很快,一张张空白的投票单分发到每个人手中,吴用的手紧张地都在颤抖,他很想看看别人是选的谁,但是集团公司的那两个门神,眼神就像探照灯一样,他吴用别说看别人的了,就连偏一偏头,都觉得有目光扫视过来。
  “啊这样,考虑到投票的无记名性质,还有保密性,每位同志可以回到自己办公室填写,填写完成以后,将投票投到这个投票箱中来,现在先散会。”集团公司的人性话提示音一说完,会议室里就纷纷作鸟兽散,吴用恨恨地想:“要你多事,我都没机会看上一眼,他们多少人会投我?”想到这,吴用反而大马金刀地坐下,会议室里除了集团公司的人就只有他坐着,在集团公司众人奇怪的目光中,吴用提笔在他手中的投票单上,慎重地写下“吴用”两个字,然后抬头看了看对面一干人等,露出一个自己觉得还是很满意的笑容,就将投票端端正正地投入到投票箱中,最后挥了下手,仿佛在向什么人告别般转身走出了会议室。
  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机箱嗡嗡地发出微响,吴用点燃了一支烟,烟雾升腾,办公桌上文件表单杂乱地堆放着,他也无心去整理,脑子在飞速地运转着。同事们接二连三地手拿着投票单从他办公室门外走过,走向那个放着投票箱的门,行使着属于着他们神圣的权利。
  最先过去的是司机小张。
  四十开外的小张理着平头,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外套,走路依然低着头,他常常跟小张开玩笑问他,是不是低着头捡到过钱?他能肯定小张这会心里想的一定不是钱,他更能肯定小张这张投票上百分之二百填的是他吴用的名字。源于前天晚上他给小张打的电话,电话里小张不容置疑地向他表达了“忠心”,不单是这个电话,自从得知集团公司决定竞争上岗的决定以来,小张这一票是吴用第一个“攻”下的。代价不过是帮小张签了几张汽油票而己。
  “得、得、得……”人还未看到,清脆的高跟鞋声音叩在大理石走廊上,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吴用知道肯定是行政部副经理李薇走过来了,这个妖精,怎么那么多心眼呢?自己已经找了机会跟她拉票,她居然回答得滴水不漏,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会投给他一票呢,还是会投给程启。
  他不由地回想起那天下了班他和李薇的谈话来。
  “李经理,我要慎重地向你道个歉。”
  “道歉?吴经理这是为了什么事?”李薇说这话的时候,漂亮的脸上洋溢着笑容,简直就像朵花儿一样,这样的女人,怎么就看不透她心里想的呢?
  “是这样的,我发觉公司里像李经理这样的,还是很好的,以前我对你不了解,在孙总面前说了你很多不是,现在经过这么多时间的接触了解来看呢,李经理并不是像我说的那样,所以,我得向你道歉,连孙总都说这公司里,李经理真的为人很不错的。”
  吴用深吸了一口烟,眯缝起眼睛,透过烟雾看着门外李薇穿着一件粉蓝色的连衣裙娉娉婷婷地从他办公室门口走过,经过门口时,眼神都没往旁边瞟一下,手里的投票纸折得四四方方的,吴用努力地猜测着李薇在纸上填的名字,却无果,不由地任由那个粉蓝的身影长发飘飘往会议室方向走去。
  李薇有一头漂亮的粟色长发,平时披散下来,拖到腰间,更显得纤腰不盈一握。她说话的时候喜欢微偏着头,那头粟色头发会顺着偏向的角度在肩膀画出一个好看的弧度。那天他找她谈话的时候,李薇也是这样微偏着头,化着精致眼妆的眼睛呼闪呼闪地看着他,他能记着她当时的回答:“呵呵,吴经理真的是言重了,何需跟我道歉啊,我可没有在意这些,我们两个部门都是为公司负责,分工不同,孙总对吴经理可是一直都是很看重的,吴经理可是要为公司多挑担子啊,这是孙总对你的信任啊。”
  “李经理你是不知道啊,程启那个小人背地里不知道说了你多少的坏话,还跑到孙总面前去说,还好被我查觉,是我替你在孙总面前解释美言的。”吴用记得他对李薇说起时,李薇脸上洋溢的笑容更炙了,粉色嘴唇下一排雪白地牙齿整整齐齐。
  “呵呵,吴经理可真会开玩笑,我平时工作这么繁忙,一点也不在意同事们在背后说我什么,孙总那边,我相信孙总有她自己的判断。至于吴经理嘛,孙总不是让你主持销售部工作么,还不是因为信任你,所以我觉得,眼下吴经理应该考虑的不是我这边,而是该考虑如何将孙总交待的工作完成好,如何处理销售部各个人员之间的关系呀,我想,只要吴经理处理好了,我完全不用担心程启或者谁会在背后说我啊。”
  瞧这妖精多会说话,真的是滴水不漏啊,这几句话不知道在吴用脑海重复多少回了,吴用一字一句的咀嚼,就是听不出什么来。他心想着,看李薇那意思,应该是孙总内定就是他了,那李薇为了讨好孙总,应该也会做这个顺水人情将她这一票投给了他。一念至此,吴用伸出右手,将手指一个一个掰了出来,他一票、小张一票、孙总一票、李薇一票,只要投票数过半,那这销售部经理的位子,就是他吴用的囊中之物了。想到这里,他将指间燃尽的烟狠狠地掐在烟缸里,脸上露出了一丝满足的微笑。
  正抬头时,看到财务小钱脚步匆匆地从会议室方向往回走,看样子,他已经将票投好了,这个一毕业就来公司的小青年,吴用自信他这一票是投给他的,无他,小钱从进公司就是他面试的,于是小钱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吴哥吴哥的叫唤,不投他?凭什么?进公司这两年,吴用也没亏待过他,处处提点,整个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小钱是他吴用的人,这票不投给他,还有天理么?
  吴用为了更稳妥地将这票夺在手中,前些日子还找小钱聊了下。
  “小钱啊,哥活快了五十岁,没什么大的追求,眼下这是哥最后的机会了,不搏一把,就再也没机会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小钱啊,你进公司头一个认识的就是哥我,你说说看,这么些年,哥对你怎样?”
  “小钱啊,你放心,只要你投了我一票,以后的日子,哥罩着你!哥到退休这几年,一定保你平安!”
  当时小钱跟他称兄道弟别提多乐呵了,这一票,应该是稳的。
  吴用在办公室,数来数去,半数票应该是没问题了,他当下长长舒出一口气。翻出笔记本来,开始在空白页上龙飞凤舞地一遍遍书写着吴用他的签名,幻想着前台小王恭恭敬敬地拿文件让他签注。
  正想得出神,听得门被敲响,穿着一身职业装,踩着七寸高跟鞋的前台小王就婷婷站在那了,吴用心下一抖,还真的是想什么就来什么,不是心想事成是什么?忙放下笔,问及事由。才知道是投票环节结束,现在是集团公司几位领导单独约见每个人谈话,简要说一下投选的理由,这会正轮到他。
  吴用听说,马上站起身,整了整衣服头发,就跟在小王身后,往会议室而去。还未坐定,他就对着对面席上的几位说道:“我选我自己,因为我觉得我业务精湛,专业知识扎实,工作中吃苦耐劳,工作经验丰富,另外与公司各位领导同仁相处愉快,我相信,我可以胜任销售部经理这一职务。”
  几句话说完,即潇洒离席,开门而去。
  投票程序不过半天功夫,全部完成,每个人都经过投票、谈话环节行使了他们的民主权利。接下来的时间对于吴用来说,有点冗长,但是,他知道这只是个过程,谁让集团公司规矩制定得太过完善,听行政部经理赵明说起一连串的程序,他听的只是头涨,不过没关系,他吴用可以等,有的是耐心等。
  每天,他都早早地来到公司,给孙总带好早餐,然后等着上班时间到,每个人陆陆续续到来,开始一整天忙碌又期待的工作。
  他看每一个人都友好,他对每一个都面带微笑,包括程启。本来嘛,手下败将,三年前,从一名小小的销售员升为销售部副经理,已经是他祖坟上冒青烟了,还妄想一步登天,跟他争销售部经理的位子,想下级领导上级么?现在他吴用“掌握”了那么多票,哪里还有他程启翻天的余地,更何况,最重要的一票在孙总那不是吗?从孙总任命为他们公司一把手以来,吴用顶着各种鄙视的目光,尽他所能的迎合拍马,甚至叫整整比他小七岁的孙总为干娘。
  每天下班,他都不急着回家,而是留在公司,等所有人都走了,他才最后一个离开,有时候,装模作样地在临街小面馆吃碗面打发晚餐继续回到办公室,美其名加班,果然有几次碰巧被孙总遇到后,印象分大大加强。他也不管妻子一个接一个的手机来电来催他回家,悠然自得地一个人在办公室吹着空调喝着茶在电脑上下着棋。背地里,他暗暗嘲笑程启,每天踩着点来公司不说,下班时间一到就像打冲锋地头一个离开办公室,他对孙总在程启背后咬牙的表情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拿捏老板的心理,这一点,姜还是老的辣啊。
  投票后第一个周六在家,吴用跟司机小张才通完电话,两人分析了一把形势,吴用老神在在地坐在沙发上抽着烟,妻子小红讪讪地走近,递了一杯茶水给他问他道:“你升上销售部经理,可以多多少钱啊?”
  吴用瞧了一眼小红,喷出一口烟雾说道:“最起码你上回舍不得买的LV包可以帮你买一个回来。”
  小红听了这话,喜不自禁,双手环上吴用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叽亲了一口连声叫着“好老公”,一边蹭到吴用身边,问道:“前些时候诺威公司高薪挖你去当销售经理,你去吗?”
  吴用听了笑着回:“同样是销售部经理,钱也并没有多多少,我留在这里,还能踩程启,我要每天看着他匍匐在我脚底摇尾乞怜,要让他明白,跟我吴用争,是多么地不明智!”
  小红呵呵笑着,倚着吴用,两个人在一起幻想着美好的未来。
  周一上班,吴用去了个大早,但是很明显感觉到公司的气氛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还没等他琢磨过来,孙总的内线电话就打了过来让过去办公室一趟。
  才进门,看到一身利落职业装的孙总正倚在办公桌前若有所思,吴用马上一脸媚笑地凑上去唤了声:“干娘……”
  “干什么娘,放尊重点!你到底是怎么跟其他人沟通的,你不是信誓旦旦跟我说没问题的吗?打着保票说投你的肯定过半?投票结果出来了……”说完,孙总似全身力量被抽离了一般向后靠去,一边眼睛死死地盯着吴用,仿佛能用眼光在吴用身上开两个窟窿。
  吴用心里一咯噔,忙问道:“投票结果出来了?我几票?难不成还是程启?”
  “不是程启难道还会是你吗?一共才十个人,你才得了四票,程启的票数比你多了一票,所以,投票第一阶段选出来的人是程启,不是你吴用!过不了多久,集团公司就会召集开会,商议进入票选第二阶段,针对选出来的人选进行综合测评,要是没什么大的问题,那,销售部经理就是程启的。”
  “不是,孙总,我……怎么会?……”吴用还在搜肠刮肚地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却不知道说什么,脑海中不断地回荡着四票、四票、四票的声音。
  孙总看他杵着不动,更加气急,朝他大吼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总能让本单位的位次,摸摸他们啥心态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