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假包换的假币,左边是黑糖芝麻火烧

  我和老公进城办完正事,老公肚子里总得捎碗附件才踏实。
  中午,我们坐在面皮摊前叫了两碗面皮,我一边等面皮一边看马路边下班后步履匆匆的行人流动的风景。与面皮摊比邻的是西瓜摊子。树荫下翠绿的西瓜傲视着盛夏的酷热,人们急着回家的脚步却丝毫不肯在热浪蒸腾的马路上停留一下。卖瓜的汉子倚着四轮车,目光在来往的行人脸上游走,行人偶然的一顾便在汉子的眼里燃起些许期待,而接连离去的背影又让他不胜懊恼。南来北往的过客,回首转身之间,期待——失意——-期待……在买卖人的脸上变换着阴晴。
  这时,一个中年妇女停下自行车。
  卖瓜人赶忙凑上前:“买瓜么?”
  女人说:“多少钱一斤?”……
  几句话后,西瓜放进了秤盘里。
  我们的凉皮也端上来了。
  找钱时,卖瓜的男人突然嚷嚷着:
  “妹子,你这是……这是你才付的钱,缺了一个角角啦。”男人两手展开一张缺损了少半张的百元钞。
  “我的吗?”女人吃惊地睁大眼:“我刚才给你明明是一张囫囵的呀。”
  “我才放进钱包里的,又没旁人买瓜,这张指定是你给的。”男人说:“你给我时卷着来么,我也没仔细看呐。”
  女人说:“我的钱我还不知道吗?上午出门我在家只拿了一张一百元的票子。给到你手里明明是张囫囵的么,咋一会儿就少了一个角呢?这倒怪奇!”她急得额头滚下汗来。
  男人也急了:“你、你、你这女人怎么昧着良心说话呢?你看看你兜里,是不是拿错了?”
  这年头,偷梁换柱的事多了。我们不是也常常被一些假币困扰着吗。虽然人民币不断更新着它的防伪功能,而即使再先进的验钞机面对不法分子的作弊手段也总是逊色一些。
  因不知个中原委,我们不便插嘴。
  我对老公低语:“你觉得是谁捣鬼呢?”老公愤愤地说:“那还用说?肯定是那个男人看见人家老实骗婆姨们呢。”
  在太原经营搬家公司时的一件事又浮现在我的眼前:那天中午没面粉了,听到楼下传来卖面粉的吆喝声,我忙趿拉着拖鞋跑下楼,买了一袋面粉。我是实在人看到那个汉子从楼下一个台阶一个台阶把一袋面粉扛上楼,心里过意不去,给他倒了杯开水。随后,拿了一张百元票给他,那人找了我零钱,他刚刚转身,他说我的钱是假的,我觉得很愧疚,忙接过来不好意思地说:“真是没操心,我不是故意的。”可是,那人走后,我才发现他把我的钱掉包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看着那女人一脸无辜的样子,的确是实诚人。
  这时,卖瓜的汉子对女人说:“你看看,再仔细看看你兜里。”
  女人把上衣和裤子的衣袋全翻了出来:“我记得一清二楚,你还是看看你的钱包吧,这张钱绝对不是我的。”
  男人指起咒来:“要是我骗你我不得好死,走路让车撞了,下雨让雷劈了……”
  女人冷笑着制止:“罢、罢、罢了,不就是一百块钱吗?俺是信主的,心平过得了海,算我倒霉得了,犯不着为一张纸把你的命搭上。”
  说完,她还给男人找下的钱接过缺损的一百元,秤好的瓜不要了,头也不回地悻悻而去。
  卖凉皮的大姐和我鄙夷地望着那女人的背影,我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肯定是她心里有鬼,若不是她的破钱,怎么就肯认了呢?”
  卖瓜的汉子接着说:“这女人脸皮比平遥城墙还厚呢,人不本分还装作一副受屈的样子……”
  那汉子好不容易盼来一个顾主,却碰了一脸灰,心里不爽,收拾摊子,整理自己的钱包。
  是的,拿假钱坑人的事我还碰到过一次。乡下人结婚要做喜庆鞋垫,集上便有了画鞋垫的行当,虽然,画一副鞋垫一元,女人们没有其他事做也就在集上摆个摊赚几个称盐打醋的零用钱。我在家照顾孩子,还要给修理工做饭,因为会画几笔,常常有乡亲们拿鞋垫让我画。后来我在我家的门面上挂了一个画鞋垫的条幅。不久,就来了一桩‘大’生意。
  一天,一辆小面包停在我家门口,从车上下来三个男人,他们径直走进我家,说是要画鞋垫,我说我手边家务忙,要画得把鞋垫放下,过一两天再来取。一个男子说也不用急着画,他们是经销鞋垫的,要画好多呢。他们提议先拿我的一副鞋垫做样品,要我和他们签个合同。我说行。他们放下一百块钱,我找了玖拾元,我埋头写字的时候,一抬头发现人已经溜出门了,画好的鞋垫还在,反应过来一看,他们给我的是假币……
  我们吃着面皮正在想那件事。突然,汉子跺着脚说:“这、这、这,这可咋办呢?”
  “咋地了?”我们向他望去。
  “嗨,在呢、在呢,是拉链把钱扯破了,这个角在我钱包里呢。”他唉声叹气地搓着手:“唉,冤枉人家了,冤枉人家了,刚才就没有看看我的包。”
  我们一起向女人消失的路上眺望着,那少半张纸币烫手似的,在汉子哆嗦的手里抖动着。
  懊悔和内疚似乎比马路边的热浪更酷热难耐,灼痛了每个人封闭而久违的良知。强力的自我保护意识,让人与人之间多了隔膜,少了信赖。钱之缺损尚可找回,信之缺失何以为补?毕竟我们习惯于彼此戴着厚厚的盔甲相面对很久了。
  “红衣服,是她,她返回来了。”我远远地看见骑车的女人。
  女人下了车,男人如释重负。他赶忙迎上去:“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我不该误会你的。”
  女人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我就寻思嘛,你不像骗俺的。倒不说这一百块钱了,好像俺是骗人的。”
  “对不起,对不起!”
  “俺心里这就敞亮了,这就敞亮了!”她抹着泪花。
  男人说:“要瓜不要?”
  “要,要。”
  男人给红衣女人装好西瓜,放在筐子里。他又拿了几个甜瓜给女人,女人谢了男人的美意,说什么也不要。
  天依然很闷热,我脸上似乎拂过一抹清凉的风。

冠亚体育网页版 1

冠亚体育网页版 2

图片来源网络

这个热闹的菜市场,是我每天早上坐班车的必经之地。

我是一张假币,如假包换的假币。

它就在一条从南到北的辅路上,摊贩在两边摆了摊子,中间留了一米的过道。早市上的东西颇为丰富,多是些时令蔬菜和刚从树上摘下的果子。初夏时节,西红柿、卷心菜、黄瓜、莴苣、豌豆带着泥土的气息,透着水灵灵的新鲜。每个水果摊都是一副色彩明亮姹紫嫣红的油画。时而还能遇到一些野菜,如蒲公英、苦菜,山野菜,云青。卖野菜的老太太很有个性,我说四块一斤是不是贵了些?她含着烟,也不看我,慢悠悠的说,城里人钱多花不了,嫌贵买便宜的去!

俗话说的好,不想混水摸鱼的假币不是张好假币。

从北边往里走,有一个卖大饼和糖火烧的胖老头。他穿了一件口袋上印着通达铸造的蓝色工装。不大的三轮车上放了两个竹笸箩。左边是红糖芝麻火烧,右边是白糖芝麻火烧。我喜欢红糖醇厚的甜香味。那个味道,好像小时候,寒风凛冽的早晨,坐在火热的小炕上喝的红糖小米稀饭。

我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干掉人民币,称霸全宇宙!

在吃了很多个红糖火烧后,胖老头说,我送你一个白糖的,也是芝麻馅,你尝尝。

眼看快到年关了,身为百元大钞,假币典范,我一定要做出点成绩,让那些个十块八块的心服口服!

后来,再光顾他的摊子时,我点名只要白糖火烧。

捡钱嘛,当然要低调,我特意选了一个行人不多不少的街口躺着。

再往前走两步,就到了夫妻蔬菜摊。小两口三十多岁年纪。男的寡言,小媳妇胖胖的,圆圆的大脸盘看着就喜庆。她爱说话,老远就能听到她的大嗓门,大姨,看看咱家的扁豆,带丝的。就是择的时候费事,炒着吃香着来。大爷,那西红柿是晾地的,面柿子。不信掰开你尝尝。茄子?快吃个好茄子吧!线茄子,看着瘦,吃起来有肉。

一只劣质皮鞋猛地踩上我的身体!

她的男人不说话,只是闷着头给别人称菜。然后收钱。

这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二十出头,染着黄毛,叼着半截烟,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

冬天的时候,他们拉来一大车各式各样的蘑菇。口蘑,平蘑,花蘑,黄金菇,鸡腿菇,香菇,金针菇。高矮胖瘦,姿态各异。既有老八路,又有儿童团,她手上忙着,嘴里还不住的吆喝,天冷,喝碗蘑菇汤,喝了身上暖和。这蘑菇汤正鲜啊,鲜得你耳朵眼儿痒痒。

黄毛吐掉叼着的烟头,缓缓蹲下身子,双手系了系皮鞋上并不存在的鞋带,同时,一双眼睛贼溜溜地直转悠,确定没人看到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把我塞近口袋。

我忙摸了摸我的耳朵。

起身后,他似乎仍然不放松,扭头看了看四周,没有人,黄毛吹着口哨,插着兜,愉快的离开了!

再走几步,李逵正坐在那里,虎视眈眈的看着你。

演技满分!这小伙子,有前途!

其实,叫他李逵还是张飞,都一样。

如假包换的假币,左边是黑糖芝麻火烧。走到没人的角落,黄毛立刻把假币掏出来仔细查看。

他坐在一个很高的马扎上,粗壮的身子像一座黑塔。那张脸基本不用化妆,给他一把斧子,他豹眼环睁,马上就能杀出一条血路。他前面的长条筐一字儿排开,筐里有时候是土豆,扁豆,茄子,有时候是黄瓜,菠菜和韭菜。他卖菜不吆喝,基本靠吼。

“呸,假的!”

韭菜晾地的啊,便宜卖三斤了!黄瓜十块钱五斤,扁豆四斤了啊。你不用站那里看,我卖的菜既便宜又好。全集上你找不出第二家。

看穿了我的真面目,黄毛生气的把我揉成一团狠狠扔在墙角!

他吼的时候我站那里看他,想起侯宝林相声里京剧花脸改行卖西瓜的场景。

我不慌不忙的揉揉屁股,凭我多年的江湖经验,这黄毛肯定是个贪心的家伙!

有时候吼着吼着,就变成了吵架。他左手握着一摞皱巴巴的钞票,直着脖子冲人家嚷,我一早上卖多少菜挣多少钱都是有数的,你就是没给我钱。

果不其然,黄毛走了两步又回来把我捡了起来,理平,收好。

买菜的急得赌咒发誓,他很轻蔑地看着人家,你别和我来这一套,我要是收了你的钱,俺娘俺爷出门让车撞死。

入了黄毛的钱包,我有些雀跃,终于在干掉人民币的漫漫长路上迈出了第一步!

咣当,一个大萝卜从旁边的摊位上飞过来,砸在他怀里。摊主长得膀大腰圆,黝黑的脸上满是嗔色。她一开口,我才发现是个女人。你再胡说八道,我砸死你!

接下来,就看黄毛的了!

李逵不理她,把砸来的萝卜捡起来放在筐里,继续打嘴仗。你要么给我钱,要么把给我菜。还想白吃菜,还想不拿钱。好事都是你的?

黄毛揣着我来到了一家超市,首先,确认一下摄像头和验钞机的数量、位置和工作情况:收银台,摄像头两个,验钞机两台,正常使用,形势于我方不利,撤!

冠亚体育网页版,买菜的把菜甩给他,我今天该当破财,那钱我也不要了,就当破财免灾了,我记住你了,你以后就是卖不要钱的金子煳儿,我也不屑看一眼!

第二家超市,摄像头一个,没看见验钞机,可以铤而走险试试。

我也记住你了,以后你也别来买我的菜,你的钱我也不稀罕!人家都走远了,他还在那里,跳着脚地骂。

黄毛在超市转了一圈,最后选了一包口香糖。

他的菜,我只是看看。没敢买过。我实在怕他嘴上那把斧头。嗖嗖嗖,砍人不眨眼的锋利。

使换来的真钱达到最大值,小伙子,干的不错!

那一日,只顾低头看菜的我发现了一颗好菜花。绿色长梗,菜花鲜嫩。待我开口问了,才发现是李逵旁边那个黑胖女人的。李逵坐在马扎上,冲着那女人吼,姐姐,人家买菜花了!正在三轮车上往下搬菜的女人忙说,十块钱3斤啊。她扭头对李逵说,我在这里忙,你快给称称。李逵拿了菜花放在秤上,一共五块五。我很小心的把钱给他,这是五块,这是五毛。对不对?

“您好,三块五毛。”

他把钱攥在手里,咧着大嘴哈哈的笑,对对,五块五。一分也不少!

收银姐姐接过黄毛递过去的百元大钞。

我很好奇的打量着他们,你们是亲姐弟吗?其实问的真是废话,这俩人,一看就是一个模板铸出来的。

我看到了什么?!

他狡黠地看着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反正俺娘说是。要不我回去问问俺娘?

糟糕!收银台下面的柜子里居然有一台验钞机!

姐姐拿了一个西红柿作势要打他的样子,他缩了脖子,嘿嘿地笑。

“请注意 ,这张是假币!”

短短的一条街,猪肉摊位有六七家。我经常光顾的是一对夫妻档。他们开了一家超市,清早就把肉架子摆在路上,老板娘牙尖嘴利,甚是狡猾。我想买五花肉做四喜丸子,她们家卖完了,她见我要走,手起刀落,从架子上咣咣斩下一块肉,来来,看这块肉,绝对的五花,听我的没错。我都用这个剁丸子!2斤2两,30。老主顾了,多了不要,28吧。说着,那块肉就塞到了我怀里。回家打开看看,啊呸,红腾腾的瘦肉上力不从心的包了薄薄一层肥膘。

略带警惕的电子提示音适时响起。

四喜丸子是吃不成了,勉强能做个肉夹馍。

“不好意思,先生,可以换一张吗?或者,您有零钱吗?”

以后再买肉,我会绕过她家门口。这不是杀熟,这是杀生。杀一次就生了。

收银姐姐尴尬又不失礼貌地把我递给黄毛。

我挨个肉摊转悠,不看肉,看卖主的面相。好歹找个看起来温厚敦实不唬人的。一个中年女人,手里握了把能照出人影的尖刀,很焦灼的逢人就问,吃肉不?吃肉不?我快走几步,这么彪悍,你怎么不去十字坡呢?

“哦,我好像有零钱。”

前面摊子上一个秀气的女人冲我笑。你才来的吗?我说,我怎么没见过你?架子后闪过一张脸,是她老公,姐姐,你整天从俺门口走,也不买俺的肉。女人抿嘴笑,姐,你真有闲空儿,天天赶集。

黄毛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五块钱,还没拿收银姐姐找给他的一块五毛钱就走了。

我不是天天,我这不是。。。。。哎,这里脊肉多少钱一斤?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如假包换的假币,左边是黑糖芝麻火烧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