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对妻子说,  王优独自在客厅里看着春晚

图片 1 窗外的鞭炮声震耳欲聋,五光十色的彩球时而飞过窗子,飘散在广袤的夜空中。除夕之夜就这样被鞭炮声搅得沸腾了,这一夜,整个小城就没有安静过,在霓虹和焰火的映照下,小城的夜空格外美丽。
  王优独自在客厅里看着春晚,有点气愤,她把电视机的音量调到了最大,还是听不清春晚节目主持人在说什么,楼下的鞭炮声掩盖了电视节目的声音。干脆她离开电视,走到书房,打开了电脑,想在这安静的网络找一块属于自己的净土,来发泄一下淤积在心中多日的郁闷和一些说不出的苦衷。
  她怨恨老公帅气迷人,又才华出众,害得她总是没有安全感;她又埋怨女儿吃里爬外,每天吃着她做的饭,而到关键时刻,总是偏向老公一边,大过年的也不来陪她,而是去公司和他一起度过。她满腹的怨气充盈着头脑,弄得精神都要崩溃了。
  突然她想出来一个坏主意,眼睛里放出了光芒……
  
  吴源坐在电视机旁,无精打采地看着春晚,想着自己的遭遇,便对春晚的节目失去了兴趣。这是结婚以来他第一个除夕之夜不能回家,而且是有家不能回,被妻子拒之门外的他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好在女儿总是站在他这一边,不然对这个家他真的会绝望了。
  工人们都回家过年了,偌大的公司只留下了他和保安人员。为了避免大家看出破绽,年前他对每年都轮岗的高管们专门开了一次会议,会上宣布了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使大家对这个总经理更是刮目相看了。
  “为了让大家过一个团圆祥和的春节,今年的春节假期就不安排大家值班了,值班的保安人员发给3倍的工资。”大家纷纷伸出大拇指,赞赏总经理的英明决策。大概这是他的人性化管理最出色的表现之一吧!所以员工们都怀着感恩戴德的心回家过年了。
  
  吴源想着每次回家都像进了纪检委一样,先“审查”,后“立案”最后把手机内容翻个遍,总想找出点证据来。他真受不了妻子这种“纪委干部”的样子,但又没有办法,因为不管他怎么解释,王优就是听不进去,还说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做坏事干吗怕“调查”?简直让人啼笑皆非,忍无可忍。
  他扪心自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呢?因为办公室有个漂亮的女秘书吗?因为女董事长重用了我吗?还是因为我善于和女人们打交道?但这是化妆品公司啊,工作对象不是女的难道还要和那些大男人做自己的化妆品广告去吗?真是不可理喻。
  最后终于到了有家难回的地步了,令他感到非常沮丧和难过。
  
  他们最后一次吵架是在小年的午饭间,王优冷眼望着吴源说:“你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你当着孩子胡说什么?”他瞪了她一眼示意她止住话题。但王优丝毫没有让步,步步紧逼:“别装正经了,自从你当上这个总经理后,你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有时候甚至一个月也不回来一次,你拿这个家当什么了?就算是旅馆也不能这么久不回家住一次啊。坦白吧,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是哪个狐狸精把你迷住了?”
  面对王优那口若悬河的质问,吴源能说什么呢?他明白永远不要和爱人讲理,那是有理也讲不出的事情。他一肚子的不服气使得满脸通红:“不可理喻,你越来越不像话了,你看看这个家,我能回来吗?每次回来你都像审贼的一样审我,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公司事情多,基本没有节假日,我是总经理更要负全责的,回家的次数就是少点,我不是经常给你打电话吗?你再看看你在电话里都说些什么,多难听啊,所以干脆我就不打了。”
  王优就是这样的性格,自己认准的死理八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人,她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太主观,从来听不进别人的意见,所以女儿对她也是敢怒不敢言。见吴源气愤的面部肌肉都扭曲了的样子,她还真的有点不忍心了,但又不能服输,就硬着头皮继续说:“何者你不回家,不打电话都是我的错啊?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们离婚吧?”离婚似乎是她的撒手锏,她一直以为这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所以当她说出来的时候就有种卸任的感觉。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吴源觉得王优越来越变本加厉了,本来什么事情都没有的家庭被她搞得笼罩了一层恐惧,使他感到了莫大压力和郁闷。
  “离婚,我过够了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我们还是分开吧!”王优丝毫不示弱,其实在她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的底气已经消失了百分之八十。因为吴源除了当上总经理后回家的次数少了之外,确实找不到别的可以挑剔的地方。他疼女儿,关心这个家,又知道省吃俭用。当时可是就按照长相选的对象,这长的帅气无论如何也不能算是吴源的过错吧?
  “不行,我不允许你们离婚!”女儿气愤地跑回了房间。女儿很懂事,每次遇到父母吵架的时候都是在一旁默不作声。除非关键时刻她一直都是保持沉默和中立的。
  “你看看你都说了些什么?干吗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一点也不注意影响!”吴源缓和了一下口气,想就此压下王优的怒火。
  “别装好人了,你注意影响就别在外面胡搞,你注意影响就要对这个家多点责任心。”王优见女儿回了房间,就来劲了。
  “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呢?我怎么没有责任心了,不就是工作忙回家的时候少了吗?但我对女儿是尽职尽责的。”吴源尽管一肚子的委屈,但看来在这个女人面前也倒不出,所以只是为自己狡辩着,想找到一点缺口结束这场无稽的闹剧。
  “你看看你那个女秘书,长着一对勾魂的眼睛,在你面前那风骚的样子,我真受不了。别看你对我总是横眉冷对的,而对她那眼神怎么那么温柔呢?你说你们是清白的谁信啊?别把我当傻子。”
  “你就是太聪明了,所以才会无中生有制造出这些是非来,你就不懂傻女人才可爱这个道理。”
  “感情傻女人可爱了,傻女人什么都不知道,等你领回一个孩子来她还以为是从孤儿院里抱养的呢?还热心地替你照顾。呸!我才不会呢?”
  “越说越不像样子了,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呢?你不知道什么叫出言不逊吗?”
  “我最多也就是说说,而你呢,都做了些什么吗?你敢发誓你没看上那个狐狸精吗?”
  “人家可以是正经女人,你别胡说八道诬陷好人!”此时吴源的辩解对王优来说简直是火上浇油。
  “她是好人,你也是好人,就是我是坏人了,那你滚出我这个家,去找那个好人吧!”她说着将桌子上的饭菜掀翻在地,歇斯底里地狂叫着……
  屋子里传出女儿的哭声……
  吴源再也无法忍受了,终于冲出了家门……
  
  其实吴源很少回家并不全都是因为工作忙的不能脱身,只是回家找不到温暖,除了被审查就是吵架,这个家他实在不想回了,他疲惫了,也厌倦了。
  女儿知道他不回家过年了,特意赶来陪他,他们父女始终站在一条战线上,尽管女儿对母亲畏惧三分,从不敢多言,但在她心目中,父亲是伟大的,是一个好人,也从不相信母亲说的父亲有外遇之事。
  
  吴源在无精打采地看着春晚,女儿在书房里玩着电脑,爷俩互不干扰。他知道女儿大了,喜欢自己的空间,所以也不去打扰她,只是一个人在客厅默默地坐着。
  
  手机里不断出来员工们拜年的信息,他一一看过了,也懒得回复。突然他看到一条信息非常引人注目:你的朋友通过飞信给你发来一条非常重要的信息,请你开通飞信查阅此消息。正在百无聊赖之时看到这样一条信息,不亚于雪中送炭,他按照提示完成了步骤,然后看到了那条信息:朋友,你今晚是不是非常寂寞,寂寞的人是心相连的,我们聊聊好吗?
  平时他特烦聊天了,他认为那是最无聊的事情,和陌生人说什么,所以从来不在网络或手机上聊天,他也没有那个闲心。
  但是今晚实在和往日不同,除夕之夜孤单的他还真需要找个人倾诉,并且家丑不可外扬又不能和熟悉的人讲,和陌生人说说,或许会好些,于是他放松了警惕,和这个陌生人聊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寂寞?”吴源用试探的口吻问道。
  “搜的,网络大搜索,谁干嘛都能找到。”对方因为用的是电脑,所以打字很快。
  “瞎说,那你不成了神探了吗?”
  “我比神探更神,我是心灵神探!”
  “吹牛吧,反正今年不是牛年。”
  “能告诉我,你为啥寂寞吗?”看来这是对方切入的主题。
  “我为啥要告诉你呢?你是谁?”吴源并没有拿对方当回事,也没有理由要对陌生人说实话的意思。
  “我是谁你也不认识,所以告诉你也没用。就叫我咪咪好了。”
  “怎么给自己起了猫名字,我们家的猫就叫咪咪。”他笑了笑,觉得气氛有点缓和了。
  “人和猫一样,都爱偷腥,你呢?算哪种人呢?”
  “我算不偷腥的猫吧,因为我没有偷过。”
  “那你是好男人了,现在不偷腥的猫还真是稀世珍宝呢!”
  “有这么严重吗?你看问题有点偏激吧?”
  “这是社会现象,又不是我总结的,我只是说说而已。你还没告诉我你为啥寂寞呢?”
  “唉!说来话长,一言难尽。你是男的还是女的?”他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在琢磨对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女的,哪有男人叫咪咪的?”
  “那有啥,你刚才不说猫都偷腥吗?那男人还不是猫是啥?”他有点调侃。
  “这不一样,男人宁愿形容自己是狗,也不把自己当成猫。”
  “这是为啥?”他有点疑惑,这个问题他还真没仔细考虑过,于是想探个究竟。
  “不知道,大概是觉得狗比猫用处大吧,狗可以看家护院,而猫仅有的一点捉老鼠的功能都退化了,除了被人宠外没什么用了,所以宁可做一只狗也不做一只猫吧!”对方解释着,即便是没有说到问题的根源上,但吴源听起来也是频频点头称是了。“你说的也有点道理啊!做狗起码忠诚,而作猫就只能偷腥了。”
  “你为啥寂寞呢?能和我说说吗?”
  “可以啊,但是我先问你,你知道人为啥要寂寞吗?”他来了个反调主,免得总是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这是他的个性,不喜欢跟着别人的思维走,而总是很有自己的主见。这大概是职业生涯养成的惯例吧!
  “因为孤独才寂寞。”
  “不全对,就算对一半吧。应该说,因为有爱才寂寞。”
  “嗯?这个我就不明白了,既然有爱,为何还寂寞呢?”
  “因为不能和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啊,所以才会感到寂寞的。”他说的很认真,她听的很仔细。
  “那你为啥不能和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呢?”这个问题对方似乎很感兴趣,
  “说不清楚,大概是因为误会太深吧?”他若有所思地沉默着,进入了一种应付对方的状态,因为对方打字实在是快,就觉得那些字呼啦啦地一片在片刻就出来了,甚至不容他多思考。
  “那你爱的人在哪里呢?为啥不去找她?”
  他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和他的妻子相像,说话也是步步紧逼,不给人留余地的感觉。他还真不喜欢这种女人,女人要示弱一点,干吗总这么强势呢?但他有觉得没有必要说谎话,所以还是实话实说了。“她在天边,不!是在我心里。我大概要失去她了,很久我们没在一起了,我是说心远了,即使身在一起也会觉得陌生和遥远!”
  “她是你的妻子还是情人?”
  “是妻子,也是情人!”
  “为什么既是妻子也是情人呢?”
  “如果两个人相爱,有了婚姻关系就是妻子了,如果解除了婚姻关系那不就是情人了吗?”
  “为什么相爱还要解除婚姻关系呢?”她似乎对这个问题很好奇也很关注,恨不得打破沙锅问到底。
  “因为她太狭隘,太自私又太没有自信心,所以她怕失去我,越是爱我,越是怀疑我在外面有女人了,如果有女人给我打来电话,都会令她神经过敏,唯恐失去我,所以就对我百般刁难和审查,我知道她是爱我,但是这种爱的方式我真受不了。直至吵着要和我离婚……”
  “既然你这么了解她,为何不坐下来好好地谈谈呢?”
  “谈,我倒是想啊,但是她那火药味浓的,每次都让我和她一起燃烧,根本没机会和时间在一起谈。”
  “那你还爱她吗?还爱那个家吗?”
  “当然,我要是不爱她就不会有寂寞感了,我要是不爱那个家,早就不留恋了。我爱她更爱我的女儿!”
  “那你到底在外有别的女人吗?”
  “怎么可能呢?我不是在外胡搞的男人,也不是那种偷腥的男人。我有我的事业,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男人,为了给我的家人一个宽松舒适的生活环境,我拼命地努力,终于做到了总经理这个位置,我的奋斗和打拼都是为了妻子和孩子,我不知道一旦失去她们我还会不会有这种奋斗精神,她们是我的精神支柱也给我努力工作的勇气和力量,但这些她怎么会懂呢?我是个不善言谈的人,也是不苟言笑的人,在家和公司都是一样,所以员工们都惧怕我,尤其是那些女员工对我都是敬而远之,我也根本不给他们机会接近我,所以永远也不会有绯闻的。可我妻子就胡思乱想,非说我和女秘书好,真是冤枉我也委屈了人家那女秘书了。这个女人,真是不可理喻,气死我了!……”
  他说着就气冲脑门,都不想和她继续聊了,“你睡觉吧,我不想说了。”
  迟疑了片刻,她回复说:“好吧,你也休息吧,晚安!”
  
  他放下了手机,关掉了电视,半躺在沙发上,点燃一颗烟,任烟雾氤氲漫舞。尽管他刚才还有点火冒三丈,但瞬间就变得悠闲自在了。从他吐出的烟雾中似乎可以看到他的情绪并不激昂也不气愤,完全不是刚才那样子的。他很会控制情绪,包括在员工面前,也是从不喜形于色,所以谁也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表情来,而成了一张威严的脸谱状态。
  “爸爸,刚才妈妈来电话,说要我们早点睡觉,明天一早准备去给爷爷奶奶拜年!”
  “嗯?你妈妈真这么说的?”
  “是的,爸爸!”
  “好的,那我们睡觉,准备大年初一去拜年吧!”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觉得和那个人聊过后,仿佛一肚子的委屈发泄出去,感觉很轻松很舒适的样子。他并没有想那个聊天的女人什么样子,而是想王优现在在干吗,是不是在看春晚,还是玩电脑呢?想着想着他慢慢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闻到了女人的芳香。
  睁开眼睛一看,果然有个人影站在自己的床边。他下意识地按下了台灯,问了声:谁?
  他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所以并不相信这是真的?
  灯光下,一张熟悉而美丽的笑脸,正望着自己笑呢?
  “你神经啊?深更半夜跑来干嘛?”他做起来,“也不打个电话和招呼就自己跑来了,路上出了事情怎么办?”
  “我不来咋办,我知道你在值班又回不去,所以自己就开车过来了,反正路也不远,一个小时就到了。今夜真好啊,那公路简直就是专为我一个人开的,路上没遇到一辆车呢?你这套房还真宽敞啊,董事长待你真是不薄,分给你一套这么大的房子。我刚才先进了女儿的房间,尽管我以前来过,也看过,但住这还是第一次呢!”王优边说边换了衣服,躺在他的身边,并示意他说话轻点,女儿已经睡着了。
  “谁像你这么发神经啊,除夕之夜都快过完了还开车出来?这都几点了,还睡什么?”
  “还在生我的气啊?我人都过来了,你还不相信我的诚意吗?好了,我是专门给你送礼来了,顺便道歉啊,是我不好,请老公原谅的我的狭隘和自私吧!都是爱惹的祸!你不是说还爱我爱我们的家吗?”
  “嗯?你,你……”他恍然大悟!
  “呵呵,我要是不用这种方式你能和我说心里话吗?原谅我好吗?亲爱的?都是我的错,我狐心多疑,我胡思乱想,我冤枉了你,但以后不会了,我要做个好妻子,好母亲,做你的贤内助,好不好?”
  “好啊,如果你真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那我就是上一次当也值得了?你真是个聪明至极的女人,简直太聪明了,竟敢把我骗的没有查出一点蛛丝马迹来,真有你的,过来,我要好好惩罚你……”
  说着他翻身把她按在了身下……
  “不要啊……你温柔点……别吵醒了女儿……”
  
  远处的鞭炮声渐渐淡去了,公司里除了保安人员来回走动的身影外,没有任何声响。房间里传出了他们夫妻俩阴阳顿挫的呼吸声,仿佛是一曲优美和谐的小夜曲,回荡在整个房间里。

公公在客厅里,追看电视剧《孤战》,我没有看,也不知道什么情节,却在瞟了一眼的功夫,听见一个女的劝另外一个女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你得想开点”。这是闹得什么鬼?男人偷欢与猫有半毛钱关系?

1.一天,丈夫对妻子说:“结婚以后,我才发现什么是幸福。” 他的妻子听了后很高兴,丈夫叹了口气,又说:“不过已经太迟了。” 2. 有一天亚当和夏娃问小利斯神,“我们的妈妈是谁?” “上帝。”小利斯神回答道。 “那我们的爸爸呢?”两人又问。 “当然还是上帝了。”小利斯神微笑着说。 “我们的父母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呢,你不许拿上帝开玩笑。”两人有些惊讶的异口同声说道。 3.妻子:老公,好象有人偷看我洗澡。 丈夫:是么?那你赶紧把窗户打开。 妻子:…你疯啦? 丈夫:让他看清楚点你的样子,下次他再也不敢看了! 4.新婚之夜,新娘见新郎仍在看书,便不无妒意地说:“但愿我也能变成一本书。” “为什么?”新郎不解地问。 “那你就会整日整夜地把我捧在手上了。” “那可不行!要知道,我每看完一本就要换新的。” 5.女秘书正坐在总经理腿上的时候,总经理的太太突然出现在门口。总经理立刻严厉地对女秘书说:“总之,无论多么困难,一个公司也不能只有一把椅子。”

要说也有,鱼对于猫,有诱惑力,而鱼通常有股鱼腥味,而外面的女人,同样对于男人有难以阻挡的诱惑力。

  1. 一个绅士和一个淑女隔着车窗告别。火车开了,两人泪流满面。 坐在绅士身边的一个老妇人,目睹了刚才的场面,对泪犹未止的绅士说:“这我都懂。和心爱的妻子离别,哪怕只一分钟,那心情也……” “是啊,我这就是回妻子的身边去。” 7.甲:“我的妻子常常提起她从前的丈夫,真气人。” 乙:”还好咧!我的妻子常常提起她未来的丈夫。” 8.在地铁里,一位男子发现扒手正在掏他的钱包,便幽默地说:“老兄,你来晚了!我今天虽然领了薪水,但我太太下手比你快多了!” 9.夫:“咱们儿子聪明,这全都是我遗传给他的。” 妻:“一点也不错,我的还自己保留着。” 10.“亲爱的,”妻子对丈夫说,“我买了一块丝料,准备给你做条领带。” “你真好!不过干嘛要买这么多呀?” “剩下的那部分我想给自己做条连衣裙!” 11.女:“为什么从前你对我百依百顺,可结婚才三天,你就跟我吵了两天的架?” 男:“因为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12.有一个男人第一次看电影,一个镜头是女主角在浴池中躺着沐浴,他看到这个镜头时站了起来,自言自语地说道:难怪楼上的票价比楼下的贵。 13.老婆:老公,前面那个gg好帅哦,我去泡他好不好? 老公:随便你,明天我也去泡mm,听说我们公司楼下又来几个美女。 老婆:老公,你要发誓,你只爱我一个,不许看其他mm。 老公:凭什么你能泡gg,我就不能看mm? 老婆:你居然和我一般见识,你就不能让让我吗?我就知道你不爱我了! 老公:好吧好吧,我发誓,我以后绝对不看其他mm。 老婆:嗯,这下我可以放心去泡gg了! 老公:……中 14.妻:“哼,未嫁你前,说我嫁给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夫:“哦,扭开电风扇就是风,扭开淋浴不就是雨吗?” 15.丈夫:“孩子他娘,咱们离婚好吗?” 妻子:“咱们感情很好,为什么要离婚?” 丈夫:“我们离了以后再结婚。” 妻子:“你是不是得了精神病了?” 丈夫:“我没有病。这几年年轻人一对对地结婚,我们送了那么多礼,要不再结一次婚,这些钱怎么捞得回来呀!” 16.妻子对丈夫表示不满地说:“上帝呀!当初答应嫁给你时,我的脑袋哪儿去了?” “在我的肩头上。”丈夫立即回答。 17.丈夫和妻子吵架,妻子把丈夫的胳膊咬起了血。 丈夫说:“你干吗咬人呢?” 妻子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18.妻子:“唉,拿你们男人真没办法,给你们说点事,一只耳朵进去,打另一只耳朵就出来了。” 丈夫:“拿你们女人更没办法,给你们说点事,从两只耳朵进,打嘴巴里就出来了。” 19.妻:“前面那个女人很漂亮。” 夫:“但我认为一点也不漂亮!” 妻:“你太缺乏审美眼光了。” 夫:“不错,所以我常常赞美你漂亮。”

都说好男人挡得住诱惑,好女人耐得住寂寞,而照现在看来,好男人真是太少了。就连拥有美的不要不要的娇妻的陈思诚,也没能抵挡住了诱惑,做了可能不止一回偷腥的猫。

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自打陈思诚还未火的厉害的时候,也算刚开始小有名气,我就从他的身上看到了散发的种种叫做男人的气息,也算是本性,有才华,有野心,还有弥漫在空中的荷尔蒙,所以一直以来,对他并无什么感觉,属于不喜欢,不讨厌的境地,不管他拍电视剧也好,拍电影也好,反正三个字,“没感觉”,自然也不去关注他些什么,倒是他娶了佟丽娅,算是知道了他俩结了婚,后来又有了个叫“朵朵”的儿子,实在是因为鄙人爱看娱乐新闻,一一翻阅时,即使不打开看正文,也会看上个标题。我还一度觉得,“朵朵”是不是个女孩的名字更好。

然后,就到了现在的情况了,通过新闻,我知道了他已经不是疑似,而是经确认为出轨了,且仔细看了一篇公号文,《男人是得多无聊,才去搞3P》,果真,预感真灵,陈思诚浑身散发的荷尔蒙啊!那时,我就想,我咋不去给人看相算命呢,怪我不关注他们,要不早预测他们,来个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却有红颜劫,会阻碍事业家庭预知之说。

不知道现在叫陈思诚的工作室,怎么发声明了?真可谓百年才修的好名声,一朝毁于旦夕间。不过,娱乐圈本就被称作“贵圈太乱”的大染坊,过个几天,也就洗洗又白了,再来拍戏,接广告,演出,游戏人间了。

只是可怜了那些故作坚强的女人,尤其是美的不要不要的丫丫了。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丈夫对妻子说,  王优独自在客厅里看着春晚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