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是地球时间,法新社当年报道保存在微胶片

根据推算,大约在地球晚上八点钟左右,我终于降落在月球;我在船舱里呆了一会儿,有些无聊。于是我想应该睡一觉再说。在地球上,我最喜欢的就是睡觉了;每天早上有十几个闹钟都想把我闹醒,使我无法惬意的睡眠。
  月球上安静多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才醒过来的,但以我的睡眠质量来推算,应该是地球时间,也就是四十八小时。在月球上,时间不能用地球人的时间来计算;虽然地球上的四十八小时和月球上的四十八小时没什么区别,但我知道,我还有任务。如果不能按时接受地球发来的信号,启动飞船,我很有可能会被滞留在月球上,永远回不去了。
  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张郎,来自地球太平洋西岸,亚洲东部的中国,正在执行中国航天事业的新课题《目前存在于地球上时间最久的两大生物“人与蟑螂”是否能够同时生存在月球》,与我同行的,是比生活在地球上的人更久的两只蟑螂。
  咦?蟑螂呢?
  据推算,大概是地球时间三十分钟后,我发现,我的队友,两只蟑螂,失踪了……这意味着,我将要独自完成这个课题。哦,天哪,我竟然要在做人的同时,还要是蟑螂,还要采集记录数据……想到这里,我感到很沮丧;沮丧不是因为我要成为蟑螂,而是,我不可能两头兼顾。我沉默了好一会儿,大约是地球时间三十秒后,我决定,要在月球上找个助手,帮我完成这个课题。
  据他国科学研究表明,月球上目前还没有生物存活;但我不相信他国这套理论,我已经在月球上生活了四十八小时,不好好的吗?我一边走出船舱,一边想着。随着“砰”的一声,舱门被我关上了。我顺着梯子往下走,感觉说不上来的舒坦。轻飘飘的,根本不用我使劲儿,就自然前行了。看来,月球很适合人类生存,至少压力比地球上小多了。
  “咦,这是什么?”我看到一个黑影,在不断的向前蠕动;不会是失踪的队友蟑螂吧?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我心里一激动,脚下一滑,从梯子上滚了下来。我没有慌乱,毕竟我受过严谨的训练。“既然这个黑影是下行的,那么我就在下面等着好了。”我抓着梯子坐在月球上想。
  据推算,大约过了地球时间二小时后,黑影终于蠕动到梯子底部,正朝我的方向前进。我心里越来越激动,想着可能要提前完成课题了。果然,是蟑螂两兄弟(两兄妹也说不定)。我把它们仅仅抓在手里,生怕它们再次失踪。根据新课题的观点,只要在舱外呆够五个小时,就可以证明人和蟑螂是可以同时生活在月球上的。
  “在这里看,地球也是挺好的,至少比坑坑洼洼的月球好一些。嗯,地球仪还真和地球挺像的哈”我隔着拳头对蟑螂两兄弟说。估计,我已经呆了四个多小时了,还真是有些无聊。又想睡觉了,但想了想还是回到舱里或到地球再睡也不迟。
  时间应该已经过了五个小时,但为了保险起见,我又多进行了大约十分钟的实验时间,以防保险嘛!我摊开手,检查蟑螂的生命体征。“嗯?死了?看了这个命题是错的,回去之后要好好检查一下,看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对着蟑螂的尸体,艰难地鞠了个躬之后,转身爬上了梯子。
  摸遍了太空衣都没有找到舱门钥匙“咦?我飞船舱门钥匙呢?”我疑惑的自语。我已经感觉到我浑身开始一阵热一阵冷的发虚汗了。这真的不是闹着玩的,虽然证明月球上能够住人,但只住我一个不美气,太孤单了,至少应该有二大爷,三叔公,七大姑,八大姨一块儿来住嘛……一番折腾和思想斗争之后,我落寞地坐在了舱门根角落里……
  “钥匙是怎么丢的呢?”我努力的回想着。突然,星光一闪,在距离我不远不近的月球地面上,一个金黄色的钥匙躺在那里,飘飘忽忽地行进着。我赶忙站起身来,匆忙地向着钥匙走去。“哈哈,天不负我啊,我已经快抓住你了”。
  突然,我脊背一凉,只听着“轰隆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回头看时,飞船已经启动,而我还在飞船舱门钥匙的不远处……   

当尼尔·阿姆斯特朗成为第一个踏上月球的地球人的时候,休斯敦任务控制中心时间定格在1969年7月20日晚上10点56分。这是一次全球瞩目的重大事件,当时法新社派出了几名记者,对这一代表整个地球人类的月球探险活动进行了实时报道,现场直播的画面,从月亮上的宁静之海到美国宇航局的约翰逊航天中心,转播到了世界各地的电视屏幕上。

据23日《每日快报》报道,,阿波罗11号载着3名美国宇航员第一次成功登月。但鲜为人知的是,这个举世闻名的登月行动并非一帆风顺,而是险象环生,甚至差一点毁于灾难。最惊人的是,当宇航员结束2小时的月球行走之后,竟然发现登月舱引擎开关损坏,他们将因此

这里给大家分享的是法新社在50年前的那一天的实时报道,翻译自原始的法语。这些引述已经与美国宇航局的文字记录进行了交叉印证。以下报道的文字和细节,即便在50年后的今天看来,依然让人心潮澎湃。

永远留在月球上。庆幸的是,宇航员用圆珠笔成功化解危机。“探索”频道将于31日播出的最新纪录片《第一次登月》首次披露了这一惊人内幕。

图片 1

起飞之前燃料泄漏逃生计划形同虚设

法新社当年报道保存在微胶片上归档

第一个危机出现在飞船起飞之前。,起飞前4小时,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巴斯·奥尔德林和麦克·科林斯在吃发射前的最后一餐。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在发射台上,土星5型火箭却出现了燃料泄漏,技术人员正在紧急排除故障。当时火箭装有100万加仑液氢燃料,此时一个火星就会摧毁火箭和所有工作人员。3名宇航员对燃料泄漏这一危险事实并不知情。宇航员们被告知,如果燃料泄漏导致引擎在点火时失效,他们的座舱会被弹射到远离火箭的安全地点。当时,宇航员奥尔德林说:“我觉得我们生还的可能性有99%,我们会遇到很多危险,但也有很多机会中断任务。”然而惊人的是,在宇航局官员看到的备忘录中,并没有什么逃生计划。备忘录表明,发射中断系统在探测到灾难性故障后,需要两秒钟来启动逃生系统,如果在发射初期火箭的引擎熄火,箭体会在半秒钟内解体,宇航员根本无法获救!宇航员对此一无所知。泄漏问题终于在下午1时32分解决。飞船起飞了。

征服月球

UFO跟随飞船浮动船舱出现神秘闪光

1969年7月20日:

在火箭升空后的48小时里,飞船安全飞行,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但在第3天,一个奇怪的现象发生了。奥尔德林和科林斯称,他们看到飞船外大约6000英里的地方似乎有一个不明飞行物一直跟随着飞船浮动,但它显然并非是飞船抛弃的火箭舱。奥尔德林说:“这实在让人困扰。飞船外有个东西,近得可以观察到。科林斯可以通过望远镜看见它,它呈L形状。”与此同时,飞船内也出现了神秘闪光。奥尔德林回忆说:“突然间我看到一道闪光。我吓了一跳,想到可能有东西进了飞船。我问他们两个,尼尔说他看到了,而且是上百次。”这些闪光让人担心。在没有空气的太空里,任何东西把飞船穿透都会造成灾难。奥尔德林向控制中心报告了这一情况,宇航员们被告知,那些是高速重粒子,能够穿透飞船甚至人体。只有长期暴露在这种粒子下,人体才会出现损伤。阿波罗11号在重粒子不断轰击下继续飞行。奇怪的是,当飞行员睡了一觉醒来之后,飞船后面的神秘物体已经消失了。

美国时间星期日晚上10点56分(格林威治标准时间02:56),阿姆斯特朗在看似永无止境的太空悬荡之后踏上了月球。

用手能把舱壁戳穿关键时刻电脑死机

在人类第一次踏上月球的几个小时前,阿波罗11号任务指挥官突然向全世界宣布,他将比计划提前五小时离开月球舱踏上月球。

飞船进入环月轨道后,宇航员开始为这次旅行中最危险的部分做准备。阿波罗11号在月球上空80英里处盘旋。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进入“鹰号”登月舱,科林斯留在主控舱里。为了减轻重量,登月舱的舱壁非常薄,因此宇航员们要相当小心。阿波罗11号主管吉恩·克兰兹说:“如果你用指头用力戳,你甚至可以把舱壁刺穿!它只相当于2层铝板的厚度。”问题出现了。就在飞船着陆月球关键时刻,飞船上的计算机突然死机,不断显示错误代码。奥尔德林回忆说:“无论我们怎么调整,计算机都不断发出警告。”原来,着陆雷达提供的信息超过了飞船计算机的承载量,过多信息进入了计算机里。这一意外让登月舱里的宇航员惊得目瞪口呆。庆幸的是,他们最终解决了这一问题。

人类登上月球的第一步开始了。

引擎燃料严重不足15秒时间完成降落

- 下午7:42:宇航员开始为这次短途旅行做准备。他们戴上了双面罩头盔,靴子,加固手套和背包式的救生装置,同时还检查了压力,无线电通信和氧气系统是否正常工作。

登月继续,但引擎的燃料严重不足。宇航员必须在15秒内登月,但在以往的训练中,宇航员们通常需要至少10分钟完成降落。两人决定立即降落,最终引擎熄火,登月舱安全着陆。地面控制中心里很多人已经紧张到脸色发青。

- 下午7:50:美国宇航局宣布准备工作将花费两个小时。阿姆斯特朗不会在晚上10点之前离开月球舱。

准备开始月球漫步舱门竟然无法打开

- 下午9:55:他们给飞船减压,同时给他们的太空服加压。

奥尔德林和阿姆斯特朗马上穿上宇航服,准备开始创造历史的月球漫步。整个世界都在等待着阿姆斯特朗走下来,可他们迟迟没能如愿。很多人都不知道,宇航员走出舱门的一刻被耽搁了———他们无法打开舱门!两人顿时陷入恐惧中。奥尔德林说:“我们没有意识到舱内的压力会大大降低。一般情况下,我们打开阀门的时候,为了调整压力,不应该把所有空气放掉,但这次我们放了。我们想拉开下面的舱门,但打不开。”绝望的奥尔德林进行最后一次尝试,舱门奇迹般打开了。阿姆斯特朗踏上月球,然后发表了著名的“个人一小步,人类一大步”演说。15分钟后,奥尔德林也离开登月舱,他要确保没有犯下简单而致命的错误。他说:“我把舱门虚掩上,不能让它锁上,想从外面把舱门打开将非常困难。”

- 晚上10点:登月舱清空。

险些在月球上安息圆珠笔救了宇航员

- 晚上10:15:他们的太空服完全加压。

一份保存了30多年的机密文件显示,当时尼克松总统对宇航员可能被困月球的情况非常担心,并曾准备了一份备用演讲稿。其中称:“命运注定这些和平探索月球的人,永远安息在月球上。”但不为人知的是,他的这一“备用悼文”差点成为现实。完成了两小时的月球行走后,宇航员在月球的尘埃里发现了一个让人震惊的物品———一个电路开关断裂的一头。原来,在狭小的登月舱里,宇航服刮断了启动引擎的极为关键的一个电路开关。没有开关,他们将真的“永远留在月球上”!最终奥尔德林在登月舱内找到了圆珠笔,他成功地用笔接好电路,随即启动登月舱离开了月球。奥尔德林称,他至今仍珍藏着挽救了他们生命的圆珠笔。

- 晚上10点20分:一切都很顺利。登月舱仍然处于减压状态。宇航员现在完全依赖他们的生命支持系统。

来源:新闻晨报

巨大的飞越

- 下午10:56:阿姆斯特朗将自己的左脚放在月球表面,并宣称:“对于个人来说这是一小步; 但对人类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飞越。”

图片 2

在阿姆斯特朗完全放下脚之前,作为指挥官的他小心翼翼地用靴子触碰月球表面,以检查地表的坚固性。

“我只走了一英寸的一小部分,也许是八分之一英寸,但我能看到我靴子上的脚印和踩在细沙颗粒上的纹路,”他惊讶地说,迈出了第一步。

“就像我们所怀疑的那样,月球地表四处移动似乎没有任何困难。它甚至比模拟更容易......”

图片 3

他的行动看似很轻松,地球上的数百万人注视着这些图像,倾听着他们的声音,这一切被实时传送到世界各地家庭的电视上。地球上的观众已经看到月亮的征服者从梯子的九个踏板上下来,离开月球舱,测试表面,松开扶手,迈出第一步,收集第一批月球土壤样本。

阿姆斯特朗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伸缩杆,然后他用伸缩杆上的一个袋子收集土壤。然后密封袋子并扔掉伸缩杆。这是宇航员离开月球时,遗留的第一件地球垃圾。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应该是地球时间,法新社当年报道保存在微胶片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