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着她听故事的少年儿童大致有七七个之多,站

“黑暗阴森之地不要走,容易撞到妖邪,荒野奇巧之音不要学,否则会引来祸害。”涂二爷眨巴着浑浊的独眼,吐了几个烟圈,然后用长长地旱烟杆轻轻地磕在凳子边缘,一脸正经地说道。此刻,从那烟丝里掉下的几点火星,划出一蓬闪亮的火花,瞬间便灭掉了。
  屋子里燃烧的柴木偶尔发出爆裂的噼啪声,围着他听故事的小孩子大概有七八个之多,地上简陋的火炕里升起的火苗映在他们的小脸上,露出既好奇又惊恐的神色,甚至有几个人偷偷地朝黑乎乎的门口瞄去,似乎生怕刚关紧的门突然被打开,有什么东西会跑了进来。
  涂二爷是村里的能人,写得一手好字,不但平易近人,而且故事讲得那是活灵活现,好像事情都发生在他身上一样,子小孩都喜欢听他天南地北地神侃。
  那时的乡村还是很闭塞和落后的,没有电视看,有的地方连通电都成问题。冬天的夜晚闲来无事,刚好今晚又停电了,涂二爷的孙子于是拉来村里几个一般大小的玩伴,缠着爷爷讲起了鬼故事。
  “话说,我小时候,也就和你们差不多大。”涂二爷每次讲故事前,总是用差不多的口头禅。不过,这句话基本都被听故事的孩子们忽略过去。
  涂二爷长长地吸了一口烟,开始讲起了鬼故事——老坟山:
  四十多年前,我还是一个毛头小子,那是天黑了晚上要点个灯都很困难的年代。有个秋天的夜晚,我们几个同村的伙伴商量一起去偷些番薯瓜果之类的来填饱肚子,没办法啊,那个时候饿啊,很多人家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条件比现在差多了。
  大家经过讨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地方——老坟山!是的,老坟山是一个白天都没几个人敢去的地方,是一片凹进去宽阔的山地,两边长满了茂密的树林,走进里面就觉得很森然,不过去那里最安全,没有人能发现。
  带头的狗子,年纪比我们大些,拍着胸膛鼓励我们说:“放心,我爹以前晚上带着我去里面打过几次野兔,路我很熟。”狗子两眼冒着兴奋的光芒,空瘪瘪的肚子在微弱的月光下晃荡着。大家咽了咽口水,突然想起他爹就是因为打猎,不小心死在别人的鸟铳之下,不禁有些毛骨悚然,听说,也埋葬在老坟山。
  看大家有些胆怯了,同行胆子最小的毛毛突然说鼓起勇气说:“去!不敢去的,就回家喝凉水!”被他一激,我们六个人嗷嗷叫着,给自己壮胆,趁着昏暗的月光慢慢地向老坟山摸去。
  一路上有各种秋虫唧唧叫着,使我们紧张的心情慢慢放松下来了。一个时辰后,我们走近了老坟山,里面真安静啊,不知为什么我的心砰砰跳得厉害起来了,于是,我偷偷瞧了瞧旁边的毛毛,他嘴里居然发出轻微的咯咯咬牙声,原来的勇气似乎消失不见了,只有走在最前头的狗子显得很镇静,他不时地提醒我们要注意脚下,不要掉进塌掉的空坟里,说不定里面会伸出一双手把你拖进去。狗子轻声地开了个玩笑,结果却使大家更紧张起来,但是既然来到这里,总不能空手而归,前面似乎有诱人的果子香气飘来。
  “以前,我们可是人为食亡啊!”涂二爷停顿了一下,狠狠地吸了口烟,接着继续讲了下去。
  于是,我们六人拿着手里的树枝到处乱打,一路上故意制造出一些声音,使心情稍微轻松点。
  穿过一条约两里地的密林小道,一片宽阔的平地赫然出现在我们眼前,望着周围密密麻麻大小各异的坟冢,有的是幽黑一团,有的茅草密布,还有的飘着白色的布条,到处弥漫着一股阴森的气息,大家当场就惊呆了,凉气直往脖子上窜!
  “呱!”头顶上猛然传来一声厉叫,在静谧的夜空中传得老远,吓得大家脖子一缩。
  “妈呀!我要回去!”毛毛最先带着哭腔说道。
  “胆小鬼!那是一只鸟,懂吗!”狗子狠狠拍了一下毛毛的肩膀骂道,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地方说,就是那里,大家快走!
  我们几个豁出去了,急忙跌跌撞撞地往那里小跑起来,不知是谁踩塌了一个坟头,一只脚都陷了进去,发出恐惧的惊呼,于是旁边的人使劲地把他拖了出来。
  当我们气喘吁吁地到达目的地时,月亮已经钻进了云层里,大家只能模糊地看到对方的影子,这时山凹里刮起了一阵大风,周围树林里传来沙沙的响声,黑影到处在晃动着,就像随时会扑过来一样。坟场里不时飘起了白色的布条,仿佛在举行招魂仪式,远处黑暗处有几点幽幽的蓝光在漫无目的游荡着。
  “快点挖!”狗子低声喝道,于是几乎要被吓麻木了的我们立刻低头使劲地往地里刨起来。不远处靠近密林处有几颗模糊的果树,一阵清香飘来,可惜没有人敢过去摘,我们现在只抱着有点成果就赶快回去的想法。
  可惜刨了半天,连一个番薯的影子也没有,大家都很气愤,于是暗暗责问狗子。“就是这里,没错!”狗子重复说了一句,“前天中午我和叔叔一起来这看过的,满地都是大番薯啊。怎么就没了?怪事,太奇怪了!”狗子嘴里喃喃地说着,似乎自己也很迷惑。
  莫非……我的心里突然冒出一个不详的念头,然后这个念头像传染病一样在大家的脑海里转来转去。
  “不挖了,我要回去!”毛毛这次是真的哭着说的。
  “走!回去!”狗子终于也有些害怕地说。
  摸着黑,我们六人急忙朝老坟场外走,可是我们居然找不到回去的那条小道了,换了几次方向,还是如此,我们就这样一直在老坟场里转悠,不时有高高的石头坟堆地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大家心里寒气直冒,真的有鬼吗?
  几个人开始浑身打颤,大家紧牵着的手一片冰凉,我预感今天恐怕有不好的事要发生了!很早以前就听我爷爷讲过,千万不要去阴气重的地方,去了就要立刻离开,不然容易被上身,我越想越怕,觉得牵着伙伴的手都有些不对劲,没有任何温度,就像是从坟堆里跑出来的死人的手。
  “蹲下!快蹲下!”在前面带路的狗子突然用低沉急促的声音不安地说道,大家吓坏了,急忙屏声背靠着一座大坟墓伏下身来。
  这时,一阵阴风刮来,前方不远处一个淡淡的白色人影在坟头上悠悠地晃动着,似乎还有咯吱的磨牙声传来。
  我们吓得心脏都要快停止跳动了,几个人浑身哆嗦冷汗直流,牵着的手抖动得非常厉害。若不是害怕发出任何声响,估计大家的磨牙声比对方还要响,现在只能狠狠地咬着嘴唇闷着不出声。毛毛已经完全瘫倒在狗子的怀里,身体软绵绵的,好像失去了生息一样。
  若隐若现的白色影子在那里折腾了一阵,然后轻轻地飘下坟头消失不见了,大家惊惧得浑身的血液猛地往上涌,却动也不敢动。现在处境进退两难,我们精疲力尽又累又饿,精神差不多要濒临崩溃。
  今晚的怪事真的多啊!仿佛一切在梦中,我有点悲哀地看着天空,在心里暗暗地祈祷,月亮神啊!快点出来吧,不然我们今天不累死也会被吓死,变成这里不甘的冤魂。
  我们就这样静静依靠着地不知呆了多久,忽然远处似乎传来一声轻轻的呼唤,似近又远,飘飘忽忽的。
  “爸爸!”狗子嘴里突然莫名其妙地叫了一声,然后毅然站起来,拉着我们直朝一个方向走去,毛毛此刻居然也苏醒过来了,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
  那个奇怪的声音突然又消失,过一会儿在我们右边响起,一会儿又在左边,似呜咽又似叹息。就这样狗子使劲地拉着我们,忽左忽右地折腾着,然后声音永远消失了,紧接着我们就突然发现已经站在了老坟场外的小路上。
  “爸爸!”狗子终于莫名其妙地蹲在地上痛哭起来,这时我们几个急忙使劲地拽着他赶紧往家里跑,月亮此时也出来了,照的大地明晃晃的,天空居然没有一丝乌云。不知在去老坟场的路上怎么是昏暗的,更奇怪的是,在老坟场怎么突然不见了月光?
围着她听故事的少年儿童大致有七七个之多,站在坟头上看看过影视。  ……
  “爷爷,后来呢?”涂二爷只是一个劲地抽着旱烟,橘红色的火星在长长的烟杆处一明一暗地闪烁着,半晌也不吱声,似乎还在回忆中,于是有个小孩子终于忍不住好奇地询问道。
  “后来啊,我们回家都大病了一场,尤其是毛毛特别严重。原来那天他为了饿坏了的妹妹找些吃的,才表现得如此大胆。”涂二爷重重地吐了一个烟圈接着说道,“老天保佑,好在大家都没事。”
  “谁?!”突然涂二爷用烟杆指着门口厉声喝道,大家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个惨白的人影!
  ”啊!”一众小孩齐声发出惊恐的尖叫,眼睛瞪得溜圆,吓得乱作一团。
  “谁?我是鬼啊!”一个尖锐的女高音传来,隔壁性格泼辣的柳大嫂穿着一套白色的冬装慢慢地走了过来,一边不满地嗔怪道:“涂二叔,你家门都没有栓紧了,怎么,你又在吓唬孩子们啊!”
  “哈哈!”涂二爷发出一声大笑,“好了,大家散了吧,今天的故事讲完了,回家的路上注意安全,别摔跤啊!”
  “爷爷,下次给我们再讲知道鬼故事,好吗?”柳大嫂的儿子虽然心里害怕,临走时却依依不舍地请求道,旁边几个孩子都露出乞求的神色,齐刷刷地转头盯着涂二爷花白的胡子。
  “下次?给你们讲一个老一辈的故事,呵呵,就叫痴念吧。”涂二爷的声音此刻就像落在空旷处,余音缭绕,在黑暗的屋顶上徐徐地飘散开来……
  
  后记:
  这老坟山的故事是真实的。那天晚上天气确实有些异常,上半夜阴暗,下半夜清明,所以大家心里就感到恐惧不安,而满地的番薯也确实存在的,后来据查实,就在前一天,那户人家已经把地里的番薯全部收获了,因此第二天他们去就扑了个空;坟头的那白色影子,其实是一只野生动物出来寻找吃的,意外地把一些白色布条缠在身上,造成的错觉;听到的怪音,是呜鸣的山风;狗子那晚确实突然很想念父亲,想起了以前父亲告诉怎么在黑暗里寻找正确的道路,又经过了前面几次探路,于是一会就把大家带出了老坟山,后来经过他的宣传就变成了他父亲冥冥中指引的功劳。回家后,大家又惊又怕,加上深秋风寒入骨,好几个人都生病了。其实,一切惊惧都来源于心理的作用。世间本无鬼,只是疑心生暗鬼,六识皆幻象也。

街坊情怀/石桥铺的故事94/站在坟头看电影/王牧滋

站在坟头看电影

文/王牧滋

坐在或站在坟头上观看露天电影,这样的稀奇事你听说过吗?你经历过吗?在我很小的时侯,就跟随大村娃们,站在坟头上观看过电影,而且还是很精彩的反特故事片。虽然六十多年过去了,但当时站在坟头上看电影的情形至今仍历历在目。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作为石桥铺行政首脑机关之一的乡政府,会不定期地放映露天电影,地点就在乡政府后院。

乡政府在前大门旁设有卖票点,观众买票进门,然后穿过天井,或从左右两边厢房走廊就可来到后院,。那后院是很大的一个半椭圆形场地,,周围有很高的院墙围着,没有后门(后来在靠前边围墙开了一个很小的侧门),场地是稍缓的坡地,很适合观看电影。因此乡政府稍加整理,就是一个很理想的放映场地。

乡政府放电影门票是三分,而我们那时是没有钱买票看电影的,因此都是看不要钱的电影。在工程校看得最多,其他地方就看得很少,特别是乡政府,管得严,不易钻空子看“抹合”。

乡政府放电影是不用挂银幕的,就直接把电影图像投射到后厢房那雪白的外墙上,一点也不影响观看效果。只是不能像工程校那样,可以在背后看反面电影。

而这后院院墙之外,也是坡地,是一片荒凉的坟山。大大小小的坟堆布满了这片坟山,而且它们的坟头全都朝向乡政府后厢屋的墙壁。因此,只要乡政府放映电影,在院墙外的坟上是可以看电影的,而且还比较清楚。

小时候,喜欢听大人们讲故事。当时,我家的一位佃客就租住我家客屋,是位北方人,说普通话,对小孩子很和气,最喜欢吃面食,经常端馒头,包子等东西给我们家小孩吃,我们都叫她“赵妈妈”。

她经常给我们讲故事,但都是讲鬼的故事,比如吸血鬼、吊颈鬼、独脚鬼……等等。其中,只有一只脚的独脚鬼更是穷凶极恶,会追着吸人血,吃人肉,厉害无比。听得我心惊胆颤,一回想起就害怕。

无一例外的是,这些鬼都出生在坟地,都是以坟墓为家。因此,只要看到坟,马上就会联想到各种各样的厉鬼,就会想到鬼会吸血,还会吃人,就会感到毛骨悚然,背心麻凉。因而见了坟就会躲得远远的,生怕从墓地里钻出一个厉鬼来把自己吃掉。我想,当时其他的小朋友和村娃们也是如此,怕鬼因而也就怕坟,也就远离坟墓。

不知谁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跑到坟堆里看电影,也不怕鬼。反正我每次都是跟大一点的村娃们一起去的。

第一次去那坟山,是家住坎下的三娃子喊的我。他比我大月份,在我们上学三人行当中,他的胆子是最大的,也最讲义气。是我们几个铁哥们中的“拼命三郎”,什么事都敢干。

他对我说:六娃子(我们三人中还有一个小个子同学叫小娃子),今晚到乡政府棺山坡坡看电影,去不去?我以为他开玩笑,回答说棺山坡坡只有看鬼!他说去了就晓得了。

晚上,我们到了那里,坟山已经很热闹,而靠近院墙的几个坟堆最热闹。每个坟的坟头上都有两三个人,或坐或站。因电影还没开演,因此,村娃们都在那里嬉闹,推推揉揉的,都想占据最佳坟头和坟头上的最佳位置.因此一会儿我推你下去,一会儿他拉你下来,整个坟山充满了孩童们的欢快气氛。

我是第一次来这里,虽然这里地势比乡政府后院高,但由于那后院院墙遮挡的原故,只有在坟头上才能看到后院内墙上的电影。一旦掉下坟头,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因此电影开演后村娃们在坟头上会挤成一团,相互拉扯或拥抱这样才能看好电影。

我到了坟山往乡政府后院看去,正中挂着一面布质银幕,它比院墙高出一点点,我不知究里,以为是看反面。我想,在院墙外看电影还不错,离挡子(我们称银幕为“挡子”)这么近。

有大村娃告诉我,这挡子不是用来放电影的,是挂来挡我们在院墙外看“抹合”电影的人的。我想,乡政府的人真的想得出来,连小孩在坟山上看点不要钱的电影都不安逸,还要用挡子来挡我们这些孩子的视线。

当一束强光照射到乡政府后厢房白色的墙壁上时,坟山上的孩子们安静了下来,同时把视线移向了远方的墙壁。这束光线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一会儿左,一会儿右。最终定格在白色墙壁的正中,我们称为“告(试、调整的意思)挡子”。

大家知道电影马上要开演了,于是专心等着看电影。现在还记得看了一部《谁是凶手》,卖电影票那旁边分明写着是精彩反特故事片,都以为很好看。结果很一般,就是写农村一坏人在茶壶里放毒药的事,情节很简单。

后来又看了一部《寂静的山林》那才叫精彩,主角由王心刚主演。他演的公安人员,假扮敌特,打入敌人内部,经受了各种考验,取得了敌人的信任,最后里应外合,把特务一网打尽。

王心刚坐电椅接受测谎仪的询问镜头,和王心刚沉着冷静对答如流的镜头,久久地存在我的心中。他最终通过了敌人的严峻考验,为取得最后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整个看电影的过程中,大家安安静静,专心至致。完全忘记了自己是身处坟山和鬼在一起,当然也没有鬼来打扰大家。

其实,世上并没有鬼。

图片 1

96

雨点庞国义 *已关注2017.10.11 00:03 字数 1841 阅读 169评论 2喜欢 1

站在坟头看电影
文/王牧滋

坐在或站在坟头上观看露天电影,这样的稀奇事你听说过吗?你经历过吗?在我很小的时侯,就跟随大村娃们,站在坟头上观看过电影,而且还是很精彩的反特故事片。虽然六十多年过去了,但当时站在坟头上看电影的情形至今仍历历在目。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作为石桥铺行政首脑机关之一的乡政府,会不定期地放映露天电影,地点就在乡政府后院。

乡政府在前大门旁设有卖票点,观众买票进门,然后穿过天井,或从左右两边厢房走廊就可来到后院,。那后院是很大的一个半椭圆形场地,,周围有很高的院墙围着,没有后门(后来在靠前边围墙开了一个很小的侧门),场地是稍缓的坡地,很适合观看电影。因此乡政府稍加整理,就是一个很理想的放映场地。

乡政府放电影门票是三分,而我们那时是没有钱买票看电影的,因此都是看不要钱的电影。在工程校看得最多,其他地方就看得很少,特别是乡政府,管得严,不易钻空子看“抹合”。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围着她听故事的少年儿童大致有七七个之多,站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