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还是要写张爱玲,中间插入二十余段与故事

《若馨》评这是一个具有轻倩美丽的风格的爱情故事,也许,一般在小说中追求兴奋和刺激的读者们要感到失望,因为这里并没有离奇曲折,可歌可泣的英雄美人,也没有时髦的"以阶级斗争为经,儿女之情为纬"的惊人叙述,这里只是一个平凡的少女怎样得到,又怎样结束了她的初恋的故事。然而,惟其平淡,才能够自然。本书之真挚动人,当然大半是因为题材是作者真实生活中的经验的缘故。本书的女主角若馨写得可爱极了,谁能不为那"微微向上的眉毛",与"一球球的卷发"倾倒呢?那迷人的青年——华蓝,他的个性似乎略嫌写得晦暗一些。如果作者肯多费一些篇幅来描写他的心理,一定能够把他的个性发挥得较坚强。这故事的开始是在迟缓的调子中进行着的,到了中部,调子突转明快。几个精彩的场面,如若馨练习自行车的一段,其技巧之成熟,笔触之轻灵,实可佩服。像若馨与华蓝骑车一场,与若馨和敏强骑车一场,笔墨一样细腻轻快,而又各各不相犯,其设想之精微可见。当然缺点也不是没有的:几个高xdx潮,如若馨之拒婚,若馨之哄华蓝,都略嫌不够一点。假使再多费些气力去烘托暗示,一定能更深深地打入读者的心。读书报告《烟水愁城录》这是一个探险的故事,叙述三个勇敢的英国人到未开发的非洲去,历尽奇险,寻到一个白种人足迹未到过的王国,和女王发生恋爱,引起国中绝大的战争和屠杀,结果三人中之一和女王终谐眷属,其余二人幸能重回文明的世界。这一类的故事,虽乏文学上的价值,却是很好的娱乐品。译笔华丽精炼,自是林译的特色。前半部充满阴惨恐怖的空气,引人入胜;后半部奇幻美丽,很能启发读者的幻想力。(《烟水愁城录》林纾译)书评《无轨列车》是一部不甚连续的漫画式的小说。杂写青年李琳、钟大鹏、丽珠等的情史,中间插入二十余段与故事没有密切关系的都市风景描写,体裁很特别。全书的开端以厦门鼓浪屿为背景,也许这地方为作者所熟悉的吧,描写颇为真切流利,然而不久便不幸地陷入时下都市文学的滥调里去。写上海,写名媛,写有闲阶级的享乐,永远依照固定的方式,显然不是由细密的观察得来的。结尾写一·二八之战,更见生硬。结构不谨严,自然也是致命伤。描写也嫌不够深入。作者笔风模仿穆时英,多矫揉造作之处。(《无轨列车》林疑介著)书籍介绍《在黑暗中》丁玲是最惹人爱好的女作家。她所作的《母亲》和《丁玲自选集》都能给人顶深的印象,这一本《在黑暗中》是她早期作品中的代表作,包括四个短篇,第一篇《梦珂》是自传式的平铺直叙的小说,文笔散漫枯涩,中心思想很模糊,是没有成熟的作品。《莎菲的日记》就进步多了棗细腻的心理描写,强烈的个性,颓废美丽的生活,都写得极好。女主角莎菲那矛盾的浪漫的个性,可以代表五四运动时代一般感到新旧思想冲突的苦闷的女性们。作者的特殊的简练有力的风格,在这本书里可以看出它的养成。(《在黑暗中》丁玲著)

摘要: 除了拥有成熟的描写方式和丰富的艺术表现手段外,《黑暗学徒》还拥有丰富的艺术想象力,并且因为作者是一名女孩子,故而在故事中可以较多的感觉到一种理性和知性的较好结合,这是女作家通常都拥有的特色,在男作家作 ...

张爱玲

《黑暗学徒》这部小说虽然并没有写完,但是管中窥豹,一斑可知全貌。这部小说我认为最大的不足在三个方面。

纵观80年代的文学作品,不仅数量惊人,且影响力也是惊人的。可我还是要写张爱玲。即便这个年代张爱玲的“光环”已经褪去,作品也为数不多,可我还是要写张爱玲。尽管写这个标题就已写坏了几张纸,可我还是要写张爱玲。

第一:场景规模具有史诗感,但是作者却没有快马加鞭,顺水推舟,将宏大的场景进行细节描写。

我喜欢读张爱玲的作品,原因之一是能唤起我心灵深处的人性共感,哪怕是一个悲剧,也揪得人切痛。从一个旧书架上一眼瞅到了这本薄薄的《余韵》,封面一个抱胸深思的女人,怕就是那女才人了。

金圣叹在评论水浒传的时候曾经谈论过这种艺术手法,叫做“白描”,也叫做“闲笔”,这种细节描写方式有几点好处,首先可以充实小说,一不好的小说虽然要有好的结构,但是结构也只是一个骨架而已,还需要有肉,有皮肤,等等细节性的东西,这样可以增加小说的真实性,其次可以增加小说容量,增加篇幅,这是增加篇幅的好方法。最后,增加场景描写,比如说“战争祭祀修练地”“监狱”“黑森林”“暗夜要塞”等等的描写,可以增加人文气息。而且非情节因素虽然游离于情节之外,但是却是小说的有机组成部分,比如古代小说理论曾说“闲中铺引”“闲处着色”“闲处交卸”“闲处传神”“闲笔别成异样泽色”“闲笔舒杀气势”等多个方面的作用,可以透露作者的匠心独运以及艺术把握能力。

《余韵》

别的不说,就说莫亚在暗夜精灵城就有两个好的场景,但是作者白开水却白白放弃了描写的机会,第一个就是莫亚担任深渊祭祀的全过程,作者仅仅是进行了交代型的描写,并没有将其作为一个特别重点场景来描写。

冠亚体育网页版,《余韵》里面的文章大多为小短篇、随笔、小说。据说这是张爱玲从大陆到香港去时,一部分在报刊上发表的,也有后来的人民在事隔二三十年后陆续翻查出来的。“上穷碧落下黄泉”,一点点寻出来的旧作,最有印象的是那篇《小艾》,这个不幸的小女子七八岁时就被卖到席家当女佣,小小的孩子吃尽了人间的苦,苦到极痛之处,由不得读完就随着落泪,气得发抖。长到十几岁就北那可恶的五老爷强辱,怀了孩子,被那狠心的姨太太硬生生的用脚揣掉后,失势的五太太眼睛看着,连一句话都没有。血流不止的小艾被扔到清冷的柴房里,几个月都没好起来,因而落得严重的妇科病,终于嫁了有情有义的爱人金槐,解放以后,日子从此好过了,小艾治好了病,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描写这个场景有多方面的意义,首先可以增加小说容量,其次可以通过描写建筑,人物表情,习惯,百万人的大场面等等细节体现出暗夜精灵的千年文化蕴藏,体现暗夜精灵精致的建筑文化,表现暗夜精灵与众不同的推举深渊祭祀的习俗,还可以通过深渊祭祀的担当,体现出暗夜精灵在宗教上的独特艺术风貌,同时通过整个深渊祭祀推举大会的描写,可以暗示莫亚不凡的使命,最重要的是可以表露出被困地底上千年的暗夜精灵急切想重新回到地面的心理,从侧面描述整个暗夜精灵一族。

印象最深的还有“前言”,也许这是对张爱玲小说特色较为全面的评价,作者是费勇,他评价张爱玲的小说:“张爱玲的小说底色是荒凉,这种荒凉无疑是近于《红楼梦》,基调是建立在对日常生活的描述,是一种悲观的感叹。一种女性化的敏锐而又细腻的感叹,人淹没在日常的细节中,在现代女作家中,张爱玲可能是唯一一个将男女之间的“爱”还原得透彻明白的人。她作品荒凉的气氛在于她叙述的调子,一种特有的回忆的调子,读张爱玲的作品,觉得张爱玲说得好像就是她自己。”大抵是这样说的。诚然,张爱玲写作两大特点就是:“现代末日意识”与“世俗性”,这是张爱玲写作的两个极端,而这种“末日意识”更多的是受威尔斯的影响。而“苍凉”取决于张爱玲的经历。晚清的灭亡,加之晚清文学界弥漫着感伤的情调,山河破碎,14岁张爱玲写《摩登红楼梦》,晚年亦作《红楼梦魇》。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可我还是要写张爱玲,中间插入二十余段与故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