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必须配眼镜,可是云华是自愿跟别人跑的

云华跟别人跑了,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天空中不断滴落稀稀拉拉的雨点子,把青灰的柏油路面染成深青色,空气中有了股潮乎乎的气味,似乎夹杂着一丝泥土的腥气。
  他不认识那个拐走云华的人,那个拐走云华的人一定施了迷魂法,不然云华不会这么毫无征兆地离去。
  云华曾经和他谈论过结婚,甚至谈及先不要孩子,快乐地享受几年二人世界。两个人的关系密切到了这种程度,云华怎么会不打招呼就走了呢?
  他记得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里有句台词:它最近发神精病,女朋友跟乌鸦飞走了,差点跳楼。这是男主角指着一只鹦鹉说的。他觉得自己就和那只鹦鹉一样愚蠢,一样命运蹇劣。
  如果女朋友是被别人抢跑的,可以找那个抢劫犯决斗,哪怕像普希金一样战死,最起码保住了男子汉的尊严,可是云华是自愿跟别人跑的,这令他无可奈何。他宁愿相信那个别人真的懂迷魂法。
  从那场雨之后,树叶一天比一天黄,一天比一天稀,天气也一天比一天冷。每个寒冷的清晨都会看到大街上有几个上了年岁的清洁工打扫树叶,他们身穿黄色工服,看到这种颜色,很容易联想起挂在枝头的柿子。
  他没精打彩地骑上自行车,在去单位的路上看到落叶上结了一层白霜,一阵秋风吹来,落叶集体游动。
  面对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他把自己想象成戴绿帽子的懦夫、傻瓜,于是像一只被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头耷拉脑袋。因为云华和他同在一个单位上班,云华跟别人跑了的事情成为同事们新鲜的谈资,给枯燥而刻板的工作带来快乐,每个人的脸上都飘浮着笑容。他成为所有同事的笑料,也许还会被号称作家的那个戴眼镜的四眼当作小说的素材。四眼对云华也有好感,曾经把厚厚的手稿拿给云华看,据他所知,四眼从没发表过任何小说。
  他想从美叶那里寻到云华跟别人跑了的蛛丝马迹,美叶是和云华最要好的女同事。他推开美叶办公室门的时候,美叶正在换衣服,脱掉毛绒大衣,露出贴身的毛衣,毛衣是桔红色的,裹着凹凸有致的腰身。美叶穿上一件黑色职业西装,示意他坐下,很显然,她知道他来的目的。
  美叶的表情流露出对他的同情和理解,说云华从没有对自己说起过那个别人,云华调到山西太原办事处,然后那个别人出现在办事处,然后云华和别人就出双入对了。这是听山西太原办事处的经理说的,是在同事聚餐的时候说的。
  美叶说,这种事,我不好问她,最好还是你来问。解铃还需系铃人。云华换了太原的手机号,我告诉你她的号码,你直接打电话给云华,或许,你会找到答案。
  他抄下了电话号码,内心里十分感激美叶在他最彷徨的时候指出了一条路,他对美叶说,过几天我请你吃饭。美叶笑了,笑容有些暧昧。
  电话拨通了,他听到了既熟悉又亲密的声音,一下子变得语无伦次。
  云华在电话里说,你说的那个别人,是我的同乡,也是高中同学,他身体不好,他的父母求我和他早点结婚,我不忍看他父母殷切的样子。把我忘了吧,是我不好。我们做朋友吧,我以后会想起你的。
  他挂了电话,有些想哭。离开电话亭的时候,他决定立刻乘火车去太原,事不宜迟,夜长梦多。
  他在脑海里编造了这样一个场景,他、云华还有那个别人在太原的一家小饭馆吃饭,小饭馆里充斥着陈醋的酸味儿。他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扎在桌子上,问云华,你是跟我,还是跟他?云华摇着头说,不要这样,不要。然后他挥拳朝那个别人的脸上打去,那个别人的脸是实实在在的,可是模样却模糊不清。最后,那个别人满脸是血倒在地上。云华依然摇着头,好像在流泪,他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出了小饭馆。
  从这里到太原的火车只有一列,凌晨三点钟发车,只能提前来等车,要么在候车室等,要么在旅店等。他打算找一家旅店小睡一会儿,为长时间的旅途积攒些力气。乘车来到车站的时候,空中已经飘着细雨了,他缩着脖子,下意识裹紧了衣服,把两只手揣到上衣口袋里。
  火车站附近有很多私人开的小旅店,清一色的简陋,砖头搭起的小屋,屋顶盖了层石棉瓦。这种小旅店非常便宜,一夜才十块钱。这家旅店老板是一位头发稀疏而且花白的老头儿,老头儿收起十块钱就把他领到一间小屋,推开门,迎面而来的是一股潮湿的霉味儿,从这种霉味儿里,他仿佛看到了他和云华那段甜蜜的日子。
  他和云华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同一年来这个公司上班,这是个朝气蓬勃的公司,清一色的大学生,除了年轻,还是年轻,年轻人除了精力旺盛,还是精力旺盛。
  云华和他是在仓库的角落里认识的,云华涂着浓重的眼影和口红,打扮得像电影明星一样光彩照人,照亮了他的眼睛。云华的声音很温暖,不尖不细,他一下子就被打动了。他对云华展示真诚的微笑,笑里包含着对云华的好感。后来云华说他的笑非常好看,是一种不关风月的笑。那天云华走后,他们开始了没完没了的电话聊天,当然,是内线电话,不花钱的。他们经常聊到很晚,有时手里握着话筒就进入了入睡状态,可是谁也不舍得挂断电话,天知道哪有这么多话要讲。那段时间他们严重缺乏睡眠,但是他们是非常愉快的。周末,他们乘坐班车去市里,和所有的情侣一样轧马路,晚上,他们都不想回集体宿舍,于是找到一家小旅馆,旅馆的老板是位三十多岁的女人,她好像洞悉他们之间的一切,她说你们订两个房间,我收你们二十五块钱,并叮嘱说晚上九点以后再……这时候,他和云华对视了一眼,发现对方的眼睛里都闪着光芒。旅馆房间里有股潮湿的霉味儿,从暗黄的屋顶垂下来的灯泡瓦数比较低,光线昏黄。他和云华躺在各自的房间里心不在焉地看电视,激动不安地期待九点钟的到来。
  秋天的一早一晚都很凉,被子有些潮湿。雨点儿有些大了,不停地落在石棉瓦上,这让他想起了李清照的词: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还有两个小时火车就到站了,他和衣躺在冰凉的被窝里挨着时间,在点点滴滴的哀愁里,他好像睡着了,还做了梦,梦见了浓妆艳抹的云华的面容越来越冷淡,越来越陌生。
  到了该进站检票的时间,他醒了,这时候被窝里有了点温和气儿,雨水还在点点滴滴地敲打着石棉瓦,他裹紧了被子,寻思着,还是毛主席说得对,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吧!

      如愿,若能,唯以温柔待世。

图片 1

                                                  ——《题记》

记得,妈妈拉着我上街配眼镜的那天,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死活不肯去,早上明晃晃的太阳照进来的时候,我还躺在暖和的被窝里睡着大觉。

        今天班里面一个很胆小的孩子的妈妈和我聊天,她告诉我小女孩说:柳老师最温柔,阿姨比柳老师凶……”

妈妈在喊了我无数遍后,终于忍不住发火了,把门窗全部打开,冷风肆意的冲进来,我冷的裹紧了被子,妈妈看我无动于衷的样子,冲过来,一把拉开我身上的被子,顿时,冷气围绕了全身,我用恨恨的眼神看着妈妈,却不敢发脾气。

        这让我想到了在两年前的几个孩子。

“你有本事就不要近视,近视这么深了,成绩都下滑这么多,不是你老师打电话来告诉我,我现在还不知道呢,今天你必须跟我去配眼镜,争取早日把成绩提上来。”这一句话,说了一早上,连睡梦中的我都会背了。

      有个叫豆豆的小男孩,精力旺盛,每天变着法的折腾,折腾的人都受不了。一日,在午睡时孩子将枕头套在头上又开始闹腾起来了。我告诉他总是做这样的事情,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他。孩子摇着头告诉我:“不,不,你是喜欢我的。其他老师都不喜欢我,我确定你有那么一点点是喜欢我的。”孩子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头给我比划着。

“妈,我不戴眼镜也能把成绩提上来了,你去做你的事吧,别管我了,我好不容易放假,您就让我多睡一会儿吧,一会儿就行。”我抱着枕头坐在床上懒洋洋的说道。

        还记得有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他全凭一股蛮力生活。他的世界里很简单,开心就笑,生气就发脾气。他的表达直接又简单,哄骗骂在他身上是不起作用的。一次,他在教室里乱跑,被我喊住。在无意中他的头撞到了门上,就听到碰的响声。他脾气开始暴躁起来,我赶紧跑过去抱住了他的头,竟然,他安静了下来。

“不行,今天必须配眼镜,老师打了电话,必须戴眼镜,现在给我起来,立刻。”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折着被子,让我起身。

        还有个叫依琳的小女孩,长的可真漂亮,大大的眼睛眨得花都开了。同事一直抱怨这孩子很难哄入睡,因此不甚喜欢。每次在睡觉前,我都会给孩子描绘一个小故事。一次,我和孩子说,闭上你的眼睛,想想在你前面是黄昏后的沙滩,海浪一个接一个的翻滚过来。海风慢慢的、慢慢的在往你的身上吹来,在大海的深处那儿有许多的螃蟹,你去找一找吧。在故事中,孩子睡着了。醒来后,孩子告诉我她看到了美丽的沙滩,但她今天没有抓到螃蟹。真是一个诚实的孩子呢!于是海浪、沙滩、螃蟹这些事情都变成了我们睡觉之前的小秘密!

“好好好,起来起来。”刚说完,抬头的瞬间,看到李木站在我的窗户前,一脸坏笑的看着我,我尴尬的快速穿上衣服,被谁看到不好,非要被这小子看到刚刚老妈掀我被子这丢脸的一幕。

      在我们的这个小世界里,我将宽容和善意给了孩子,我甚至不愿意多说一句伤害他们的话。我希望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有这世上最温暖的温柔。

我穿好衣服后,以最快的速度跑出去,准备逮住李木,并威胁他,不准他把刚才的事说出去,这小子,长得一副乖乖的脸蛋,嘴巴却不太老实,我从小和他一起长大,吃过他这张破嘴不少的亏。

        如愿,若能,唯以温柔待世。

他说我谁的衣服比我的好看,我就会一直记得,然后放学后回家,必须是找父母理论一番,不肯买,就一哭二闹,总能要到。

       

李木比我大一岁,和我住同一个村,他家住村头,我住村尾,村头的地方大,孩子也比较多,我们村尾的孩子总喜欢往村头跑,而我自然而然的一直跟着李木,从小,有的地方必定有我,我就是他的小跟班。

有时候,在村头玩得到了饭点的时间,李妈妈也会让我去她家里吃饭,李木虽然嘴巴坏,但是从来不会欺负我。

“李木,刚刚我妈掀我被子的事,不准告诉班里的同学,听到没?否则……”

“否则怎样?你这么懒,你妈都知道,还怕别人晓得啊。”

“否则,我就把你给周奇写情书的事告诉你妈。”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今天必须配眼镜,可是云华是自愿跟别人跑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