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看到我脸上绽开的幸福花朵,  他和她都

  毛毛的细雨中他遇见了她。微微的湿风掀开她那稍长的短发时,亮晶晶的眸子在他的脸上轻轻一滑,如同流星似的一闪而过,不经意地转身,她也发现了他。
  素味平生的他和她在雨中一前一后地走着,谁也没在意谁的存在。
  街上的霓虹灯开始眨起了调皮的眼睛,天暗下来了,雨也比先前大一点。
  他和她都没打伞,任凭风雨抚摸着。
  在正前方的香樟树下,她突然停下了脚步,向他呼道:喂。你啥意思?为啥老跟着我不停地走吗嘛?流氓啊?我报警了!
  听到喊话,他抬起正在寻路的眼睛,恐惶地答道:哦……我哪是跟你了。你向前走,不兴我也朝前行吗?
  他费力地解释,她吃力地理解。双方终于又朝前走了。
  天黑下来了,她好像有点儿害怕。因为这时她和他走在同一条幽僻的小道上,旁无别人。她戒备着小声道:大哥,你不是贼吧?你叫啥?你干啥?你家在哪……她嘟囔着。
  他默默地听着,耷拉着头只顾朝前走。
  转了个弯,有灯亮了。
  走了好长的路,背负行囊的他想歇会儿,于是坐在路旁的灯光下。
  她也累了,小心翼翼地跟着坐下,只是离他好远。
  她仔细地打量他。昏暗的灯光里,一张憔悴的脸上两只闪亮的眼珠,在双眼皮里打着转,高挺的鼻梁下,厚厚的嘴唇中露出几颗白白的牙,正在嚼着什么……
  “过来吃点吧,饿了。”
  她的心里忽然生出一丝沁肺润心的暖意来,这暖意使她想起了有人跟她说过的类似的话。她向前挪了挪凑近他,她看清了他。他像一个人,她的父亲。小时候她父亲就是这样坐在地上,一手拿着食物扬起,一只手放在腿上的姿态,冲着她打招呼的。
  她暂时卸去了防备靠近他,接去了他拿出的几块饼干。
  她和他叙起了家常,她知道了他的一点家务事,他也知道了她的一点。
  他是一个教书匠,妻子是父母给娶的,两人没感情,更没有共同语言,硬挺着生了两个孩子,现在离了。
  她和他都是60后,她丈夫做生意有了钱,嫌她丑了,不时尚,现在也分了。
  一阵絮叨后,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沉默里她和他互相消化着彼此的遭遇,沉默使他们仿佛又拉近了些许距离。
  “咱们吃亏大了,父母包办的,哪像现在的年轻人啊!”她喃喃地说。
  他支吾着,继续嚼着剩下的丁点儿饼干,望着远处马路上隐隐的车灯、斑驳的树影,一种难言的心痛袭上心头……
  怀揣着理想,憧憬着希望,豪气天高地拼搏着事业,他终还是摔在了爱情的坑洼里。
  “哎!茫茫人海,知已难觅啊!”深深地思索中,她不禁感概出心语来。
  低沉的感叹如同控驹的缰绳勒住她向前疾驰的马,停住了话语,她也陷入了沉思。
  “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爱情故,二者皆可抛。”她像孩子一样雀跃,腾地站了起来,向他扬手道:起来,走吧,我们的路会越走越宽的……”
  雨在不知不觉中停了,夜风吹散了空中的几丝残云,天空显得清明起来。
  昏暗的灯光里,他和她抬起头向夜空望去。
  他们看见了星光……

“没事儿、没事儿。”她抬起手背擦了擦眼角,用略带尴尬的语气说:“晚上露气重、露气重。”

她轻松的挥挥手,小碎步向西走去,向家里走去,她心里已计划好了,回去先拟一份离婚协议书,然后好好睡一觉,觉醒后,一定是个艳阳天!

8个小时的车程,我和陆羽两人交替着驾驶,倒也没觉得十分疲惫。车子开出锦江市区30公里后,我最后一次将主驾交给了陆羽。由于头天下了雨,路面有积水,车子走在坑坑洼洼的泥泞小道上不是很稳,看着一路横冲直撞的路人和车辆,即便距离林园镇也不过40公里路程了,我却实在没有信心开下去。

“你是不是也遇到了不顺心的事,刚才把我吓了一跳。有事往开处想。寻短见是最傻的行为。”

“呜、哇”,肖妍蹲在路边呕吐起来。

九龙桥,你可知道,世事无常,诸多变数。人心是会变的。好变坏,坏改好,感情随着似水流年会淡薄?

“小羽第一次来咱这儿,对这里不熟,你带他出去转转。”

这时候,兰兰感觉到一丝暖意,一只胳膊被一只手牢牢捉住,她红肿的双眼无力地回头看了一眼,是一位男士,没错,是一位中等个四十岁开外的男士正拉着他。

肖妍原本是想故意挖苦陆羽——她对妈妈故意支走我的事情多少有些不满,因此迁怒到了陆羽身上,不想陆羽的回答却让她碰了颗软钉子。她别过头,不再理会陆羽,转而是跟着我继续朝前走着。

九龙桥,你有九个头,不,两侧你有十八个脑,能不能告诉我,痴情的脚步能否追上变心的翅膀?

这个晚上我睡得不太安稳。我想起了我那从未见过的父亲。

“我们从去年大年初二吵到十五,十五那天她把锅碗瓢盆摔了一低,哭着喊着要离婚,不知接了谁的一个电话,扔下五岁的孩子就走了,到现在一年两个多月了,打电话不接,也不往家打。好像在外面有人了”。他又叹了口气,“他走后,我白天出车拉活,晚上照看孩子,不算很累,就是头痛,老睡不着觉,第二天开车时老迷迷糊糊。”

我掀开灰色的布片,看到篮子里的香烛和纸钱,感激地朝她点了点头。放下碗,也不等着继续收拾,打包好酒食拎着篮子就出了门。

穿过桥北熟悉的小学门口和中学门口,来到国道边的一家羊肉烩面馆。午夜的饭店,快打烊了,只见刚吃过饭两个男的在结账。空荡荡的大厅,他们随便坐在一张靠窗的桌子前,他倒了两杯热茶,等候这家餐馆出了名的羊肉烩面。

陆羽和肖妈妈回来的时候,我正在厨房洗碗。

“她心够狠的。”

“我咋就生了个懒人精哟!”肖妈妈笑着摇头。她嘴上虽这么说,脸上却是掩盖不住的慈爱。她将篮子里的小青菜和胡萝卜扔进另一个洗碗池里,肖妍要搭手却被她推到了一边儿。

有时候和一个人的相遇,是一次改变人生历程的邂逅。

【上一章 】

他结了账,两个人在饭店门口道别。

“你们先去,我涮完手里的盘子就来追你们。”

“孩子白天呢?”

“肖伯伯,陆羽,一向很能干的。”我看好戏似地附和他。

兰兰不好意思地抽回胳膊,慢慢地从桥栏杆下来。他问:“别怕,我是桥东头三街的。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她默不作声,低着头,一只脚开始向前挪。他接着说:“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她收回那只向前移动的脚,驻足,沉默。

冠亚体育网页版,【目录】 | 【下一章】

兰兰抬起头,用手捋一捋凌乱的头发,红红的眼睛看了一下对面的男子。自己是桥西四街的人,一个镇四个街,人多了一道街的人都不认识,再说自己是外地嫁过来的媳妇,社交又不广。灯光下的他,又黑又瘦,有点憔悴,很疲惫的样子。开口问“后来呢?”

“哎呀,小捷呀,你咋忙活上了?”肖妈妈作势就要抢我手里的洗碗布。

“刚开始那几年,日子还好,小打小闹的也过来了,她说桌子上的东西放的不是地方了,就挪挪,房子风水不对了就请先生来破破,家里天天香雾弥漫,也就罢了。可自从前年出外打工春节回来,她变了,鸡骨头里挑刺,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过年的,别人家欢声笑语,我们家鸡飞狗跳,天天吵天天闹。”他叹了口气,又看了看兰兰。兰兰抬头对着他苦笑了一下。他又看了一下手机。说道:“现在十二点多了,去附近饭店吃点东西吧”

“肖伯伯,这么冷的天,就把藤椅搬出来了?”

九龙桥,你可记得十几年前的一个夜晚,我和他来到这里,他用有力的双臂把我紧紧抱在温暖的怀抱,然后兴高采烈地让我俯身看你,月光如水的夜晚,我看到了你一侧九个头的尊容,你的雄伟壮观,三个桥洞下,碧水潺潺……你偷听着我们的情话,见证了我们的爱情。

“怎么会呢。这里的空气可比苏城好多了。”

一念渡人,亦渡己。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你可看到我脸上绽开的幸福花朵,  他和她都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