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安杰,嫂子是自己生存的唯一依赖

刊前语:真正的爱是无穷的给予,无私的给予,直至穷尽,直至死去。
  题记:王和平是湖南省冷水江市三尖乡农民,今年四十二岁。十九岁时一次飞来的横祸使他遭遇了人间最大的不幸,瘫痪了。如今整整二十三年过去了。二十三年来虽然他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苦痛,但让人庆幸的是,他遇到了一个疼他、护他,把他当亲生儿子的好嫂子。瘫痪八年后,王和平在嫂子的精心照料和呵护下,奇迹般地站了起来,脱离了对床铺的依赖。他含着泪水激动地说:“二十三年来,嫂子是自己生存的唯一依赖!唯一精神支柱!为了嫂子的这份厚爱,我更要好好地活着。但我无以回报,现在,我只想当着媒体的面,大声喊一声:“嫂子,您是我的再生母亲,请让我叫您一声:‘妈!谢谢您!’”
  
  一、命运无情还是有情,屡遭不幸的他幸遇嫂子
  王和平是家中老三,二哥在他很小的时候不幸夭折,五岁时,母亲又因病逝世。
  在他十一岁时,哥哥娶了媳妇回来。嫂子文修娥也是从小失去了双亲,最初由奶奶带着,后来,被叔叔和叔妈接回去,一直跟着他们生活到二十一岁。叔叔和叔妈待她如亲生女儿,而她也一直将他们视为再生父母。相同的遭遇与身世使她立即对这个家产生了强烈的同情和爱。她坚定地嫁了过来,帮着哥哥与父亲一起抚养年小的他和小妹。不久后,父亲因操劳过度染上疾病累死了。那时,他还只有十二岁。
  无依无靠的他,就像离群的小羊惶恐极了,孤独极了。这时候,年轻的嫂子从悲痛中站了出来,毅然当起两个大男大女的“母亲”,用母爱牢牢圈起这个快要散架的家,用她坚强的臂膀撑起一片蓝天。她一边细心地照顾他们的生活,一边坚持送他和小妹上学。后来,她怕兄妹两个受委屈,忍痛割爱,强压住多生子多享福的欲望,只生了两个儿子,就跟哥哥商量,决定没再要了。
  四张嘴都向哥嫂要吃要喝,日子艰难可想而知。嫂子全无怨言,和哥哥两人成天忙着农活。拼死想从这几亩田地刨出金子来,让他们生活得更好。为了省钱给他们兄妹俩人买学习用品,嫂子一到夏天,就舍不得买鞋,一双赤脚踩在山里满是碎石的滚烫地上。
  有时候,不小心会踩着碎玻璃,划出长长的一条血口子,鲜血汩汩流出来,嫂子用布条一绑,眼都未曾眨一下,就下到田里头干活去了。当中午气温高时,赤脚烫出泡来,也不在意,用没有消毒的穿衣针一挑,流出污水后,仍然一双赤脚上山,捡柴、扯草、泡猪食。直到后来,磨出厚厚的几层茧,练成了一双铁脚,从此也养成了难以改变的习惯,三十多年来,她一直一双赤脚对地。
  他默默地把一切看在眼里,刻在心里。高中毕业了,他坚持不再复读。他深知大学费用会让哥嫂承受不起,做为弟弟的他也没有更多的理由要求嫂子为他无私付出。何况,这时,一个侄儿要上学了。
  回到家后,他立即学习泥工。十九岁那年,也就是1983年,他通过自己的刻苦钻研,很快手艺学成了。他踌躇满志,准备在建筑事业上大干一番。他想当包头师傅,挣很多的钱,帮哥嫂分担辛劳。那时,在市工商局当所长的舅舅所里,正好有一栋房子要起,就承包给了他。
  他一直有个心愿,当他领到第一笔工资时,首先他要给嫂子买双鞋。几个寒冬过去了,嫂子脚上还是那双自己纳的老棉鞋。黑棉布面都裂开了好大的口子,露出白花花的棉花来,再沾上些灰尘,看上去好像是从那个垃圾堆里捡回来的。
  84年春节前,他特意跑到商店里买了双棉皮鞋,花了一百多块,高高兴兴提着去坐车。他只想早点回到家,早点让嫂子穿上新鞋,早点让嫂子惊喜惊喜。他可以挣钱了,家里从此会过得宽松些了。春节车上人多,他硬在车门不远处挤了个容身的地方,艰难地站着。但满心欢喜。
  这时,他突然感到车停下来了。看到车门“啪”地一响打开了一条缝,一个带着小孩的男人从后面过道上挤出来。男人一边吆喝着一边举起伞尖为孩子开路。正好,有人匆匆忙忙冲上车,那男人一慌神,突然伞尖一拐,伞尖迅速对着他的太阳穴无情地剌来。当时,他只感到太阳穴一阵猛疼,随即大脑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之后,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立即被送到医院急救。
  哥嫂听到消息后,疾速赶到医院,焦急地守在抢救室门外。抢救室的门一响,嫂子神经质地跳起来,冲到门口,拉着出来的护士,哭着问:“医生同志,我弟弟咋样了呢,有没有危险啊!”“你是他什么人?”护士问。
  “我是他嫂子,他从小没有父母,我们就是他最亲的人了。”“哦,那这双鞋是你的吧?”护士小姐望了下她脚上的那双开花的棉鞋。“当他被送到这里来的时候,他的手里一直紧紧地攥着这双鞋,直到打了全身的麻药后,才从他手里抢下来。”护士小姐话里有些哽咽,激动地递过沾满鲜血的鞋盒子:“你一定对他很好吧,不然,他不会到死都不松这双鞋。”
  “鞋,什么鞋?快让我看看。”嫂子颤微微地从护士手里接过盒子揭开一看,里面躺着一双崭新的棉皮鞋,38码,正是她脚的型号。嫂子的眼泪立即滚滚而下:“二弟呀,你真是傻呀,给嫂子买什么鞋呀,嫂子不是脚上穿着鞋嘛。”当时,哥哥眼里念着泪花,那个肇事人安某也惭愧地低下了头。
  几天几夜的抢救,哥嫂通宵未眠,守在抢救室外面,等着消息。
  然而,医生们把他从死神手里硬抢回来的是条怎样的生命啊:全身浮肿,脸色苍白,半身严重麻木,喉咙受挫,说不出来话,大脑严重受损。医生诊断他为脑神经破坏、脑血管老化、脑震荡等多种脑伤,智力相当幼童。当他睁开眼时,大脑一片空白,吊滞的目光里,全无往日的灵气了,他根本就认不出哥嫂了。
  那个健壮、聪明的王和平不再存在,化为美好的回忆留在过去了,代之的是一副残躯,每天脆弱面对床,面对生命。他又重返襁褓,成为一个任何事都要别人照顾的婴儿。
  
  二、重返襁褓的他,嫂子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母亲
  住院期间,嫂子全心照顾起瘫在床上的他。床前床后,端屎端尿,一口一口饭地喂他,剥切水果给他吃,时不时帮他翻动身子,用温水擦拭,不让他腋臭了。
  那时,他的思维如同新生婴儿,讲不出话,动不动就哭闹,眼泪濞涕弄得满脸都是。有次,她上卫生间,回来看到他竟然用那只能动的手抓了一把自己解的大便,当作好吃的东西,径直往嘴里塞,气得她真想一巴掌打过去,像打一个玩得过火的孩子。可是,她知道他已不是个正常的人了。她心疼他,赶忙端来热水帮他清洗,换洗脏衣脏被,弄得干干净净才放手。后来,她寸步不离左右,完全把他当作襁褓中的婴儿,却视为已出。
  1985年春节后,医院通知嫂子,说他的瘫痪无法再治愈,待在医院里是空耗医药费了,没有任何意义,请她们办理出院手续。
  那个肇事的男人是市铁厂职工安某。厂里欺他们两个是老实农民,付清一年的住院费和手术费,另外拿了一万块钱做为赔偿费,就打发他们回来了。在物价如水涨的年代里,这一万块钱又算得了什么呢?这个曾经健全的生命在几十年里又何此只能创造这一万,也许是几个一万,几十个一万。然而,他们用一万块就买了他全部的青春与活力,一万块就买断了他的健康!他的一生!
  哥嫂两人把他从医院里接了回来,特意腾出一间阳光可以射进来,看得见山和树的房间,另外在他的旁边又加了床铺,哥哥晚上过来照顾他。
  刚回来时,他的症状仍然跟医院里一样,没有起色,脸色苍白,浮肿,身子左右不对称,瘫痪的一边肌肉萎缩,瘦干得像挂在他家屋门口的那串半红半白的干辣椒,另一边则肿得像个包子。常年睡在床上,血脉不通,稍有空闲,哥嫂俩人就会来帮他一遍又一遍按摩、擦拭身子。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嫂子端来热水边为他洗脚边轻轻地按摩足底的穴位,疏通血脉。
  每年嫂子都记着他的生日,杀鸡宰鸭为他庆祝。为了让他快点好起来,通往镇里的那条碎石路上,便常常看得见她竹竿似的身影,打着一双赤脚,顶着烈日去买肉和光骨头。而这些对他们来说,都是奢侈之物,舍不得吃的。只有到了过年,杀了猪全家人才沾点肉腥。平时每日三餐,不是自家土里做的小菜,就是嫂子夏季晒干的坛子菜。好的都省给他吃了。
  86年5月一天,嫂子把叔妈捉来给大侄子过生日的鸡杀了,用温火炖得酥烂。大侄子提前放学回来了,正好撞见,肚子饿了,向嫂子讨要吃,嫂子把他不喜欢的给孩子吃了。孩子还不依不饶,缠着嫂子要吃鸡腿,这可是他最喜欢吃的,嫂子不肯。八岁的孩子哪里懂得嫂子的苦心,大哭起来:“这是外婆捉来给我过生日的,妈妈偏心,什么好吃的都给小叔,妈,我们是不是你从垃圾里捡来的,不是你亲生的吗?”嫂子气得泪在眼里打滚,面对孩子委屈地质问,她一时回不上话,抬手只会打。
  侄儿哭得更狠了,恨恨地说:“你不是我妈,你也不是个好妈妈,我恨你……”
  倔强的孩子扔下书包一边哭一边往外跑,嫂子赶忙放下碗追了出来,追到后,一把揽过孩子的头,按在自己瘦弱的胸前,强忍着伤心的眼泪,无比心痛地抚摸着孩子的头说:“平伢子呀,你怎么不是妈亲生的呢,妈看着你从肚里一点一点地爬出来,又看着你吃着妈的奶一点一点地长大。今天妈这样待你们,你们一定要理解妈妈呀。你们是健康人,吃点红薯粗粮也要长大,而小叔遇到不幸,瘫了,又从小没爹没娘,世上只有我们这几个最亲的人了,我们不疼他谁来疼他。他需要营养,身体才会好起来,家里困难,我只好从你们身上省。平伢子呀,等爸妈百年之后,小叔还要靠你们照顾呢,懂吗?”
  大侄儿靠在嫂子的胸前找到了温暖,抬起头看到嫂子眼里充满了泪,轻轻地抬起小手去擦。嫂子再也忍不住了,抱着孩子哭得像个泪人儿。大侄儿更加慌了,忙举起手在嫂子面前发誓,哽咽着说:“妈妈别哭了,儿子知道了,以后再也不会叫妈妈着急,伤心了。我也要象妈妈一样对小叔好,不再跟小叔较劲了。”
  “嗯,这才是妈妈的好孩子。”见孩子答应了,又这么开通,嫂子才收了眼泪,欣慰地笑了。后来,嫂子尽量瞒着孩子们,好吃的偷偷地给他端来。嫂子怕孩子们闻着了香气嘴馋,她不忍心啊。毕竟他们是孩子。
  每次吃饭时,嫂子往孩子们碗里夹着罗卜豆角,总是不忘教育孩子们。她必须博得孩子们的支持和理解,因为他瘫痪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是一辈子。
  
  三、一度求死的他,在爱中坚强地站了起来
  哥嫂把他从医院接回来,并没有放弃为他看病寻医。几年来,断断续续为他四处求医问药,花的钱没有计算过。
  三年后,他的喉咙可以发出声来了,智力也提高了不少,全家都高兴极了。然而,有了思想,他就有了自己的主意,服侍他更难上一层。不比他那时像个婴儿,可以听凭他们“摆布”。
  有了思想的他,像是做了一场恶梦似的,醒来时看到自己如此残样,怎么也难以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生命是保住了,但保住了这条残疾的生命又有什么意义呢?生活还有多少乐趣呢?一个二十二岁的活蹦乱跳的生命,一个热血青年,又怎么能够忍受得了行尸走肉地生活呢?
  89年腊月的一天,他想站起来,他想替哥嫂减轻点负担,他想自己照顾自己。他尝试着一点一点地挪动残躯,挪到床边,奋力翻过不高的床框边,从床上啪嗒跌到地上,再用右手撑在凹凸不平的土地板上,拖着瘫痪的半边,一点点地艰难向门坎爬去。可他爬不了一米,气喘呼呼,累得再无力前行,瘫倒在冰凉的地上,无奈得泪水长流。
冠亚体育网页版,  看到自己成为废物,他常常痛苦地呻吟,心情极度悲哀、低落,只想发泄,动不动就对闻声跑来背他进去的嫂子瞪眼拉脸,狂舞着那条未曾瘫痪的手,尖叫着:“我这样的命,你们还留着干什么,只会拖累你们呀,我是个累赘,沉重的累赘,打小就跟哥嫂吃住,长大了又瘫痪,你们也是人啦,不是钢铁,总有一天,我会拖垮你们的。让我去死吧”。
  他在嫂子瘦弱的背上猛烈地踢打着,拼了命要挣下来去寻死:“嫂子,你让我下来,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要一个小女人来背。我还像个男人吗!嫂子,请你给我点尊严!”“不,我不会放你下来,这一辈子都不会轻意放你下来的,不是我不给你尊严,而是现在的你,不是要尊严的时候。”嫂子咬着牙说,紧紧地攥着他扭动的双腿。爱给了她巨大的力量,瘦小的嫂子背着比自己重很多的他,一步步艰难地向床铺走去。
  他仍然激动地在嫂子的背上扭动着残躯,挣着要去死,心灵的疲惫让他失去生存的勇气。嫂子把他放到床上,紧紧地抱着他那双乱舞的手说:“二弟呀,你要想开点,活下去啊!你会好起来的。”然后,嫂子像拍自己孩子一样轻轻拍着他,嘴里哼着儿歌。那是以前他经常听到嫂子哄大侄儿睡觉的童谣。从小失去母爱的他,此时,恍然觉得母亲又来到他的身旁。在母爱面前,他终于安静地睡了。
  然而一觉醒来,他又恢复往日低落的情绪,拒绝进食只求一死。每次都得嫂子求他,像哄孩子一样地哄他,他才勉强吃一点。

“不用喂猪、下地,就带个孩子,不知道多轻松。还住在我哥的新家里,除了睡觉的房间,还有卫生间、厨房、储藏室,家里一年到头都摆满了好吃的。”小花说。

也许这是我们喜欢德华姑姑的原因。也许还不止于此。而你眼中的德华姑姑是什么样呢?

珍珍说,“没想到,我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4、从农村到城市

小花一说起小侄子就停不下来。她说,刚去卫校读书时,不想爹不想妈,满脑子想侄子,特别是夜晚,身边没有小侄子,怎么也睡不好,偷偷哭了好几场。放假赶紧去看侄子,两人相见,抱头大哭,嫂子都要吃醋了。

冠亚体育网页版 1

侄子上幼儿园后,哥嫂就出钱供小花上了卫校。毕业后,哥哥请老丈人把小花安排进了医院当护士,虽然当护士就是打针发药接送大小便,但小花哥还是让小花去混了一个文凭。

如果光有好的人设,没有好的角色演绎,也是失败的。但在这个人设立住的同时,德华姑姑同样为我们奉献了不俗的演技。生活是由一个个细节堆砌而成,细节从哪里来,还是从生活里来。刘琳老师塑造的德华姑姑,为啥让人觉得可亲、可敬、可爱、可信呢?还是细节。且看:

朵朵暗暗担心,可是她多虑了。几个月后,小花和文斌结婚,请珍珍和朵朵当伴娘。

冠亚体育网页版 2

小花赶紧举起小毛衣连手一起放在嘴上,好像能把那句话按回去,“我一急就说脏话,从小这样说习惯了。”

冠亚体育网页版 3

从家乡出来,小花就再没长高,反倒消瘦许多,身上还穿着从家乡带来的旧衣裳,件件宽宽大大。

其实,我刚开始不喜欢德华的。你看她出场时的模样,进了嫂子的家,胆胆怯怯,四处张望。安杰催她去洗手,她马上敏感的意识到,是不是你瞧不起我?典型的农村妇女进了城,怕被人瞧无知偏还装自大的夜郎模样。不过,我年轻时去县城哥嫂家带侄儿,也是这样的形象。

小花就在自己上班的医院生孩子,朵朵正好当班。

当江昌义上门认亲,她马上辨认出这肯定不是江德福的儿子,应该是二哥的孩子。但她不露声色,没有拆穿江昌义的伎俩,仍然把他当作自家侄子爱护。给他包饺子,拉家常,让江昌义感受到浓浓的亲情。

“吵架还没事,和好没?”

冠亚体育网页版 4

其实并没有那么轻松。侄子好哭、瞌睡浅,经常闹觉,小花整夜整夜抱着哄;后来能走路了,侄子一眨眼就跑远了,吓得小花一阵阵心跳,不错眼地盯着。

又过了几年,孩子们都大了,她已经俨然是这个家的半个女主人的模样,但还是对孩子们亲如已出,那颗金子般的心始终未变。

除了带侄子,小花还要做饭、洗衣、收拾屋子,整天忙得团团转。不过20来岁,眼角已爬上了细纹。

1、小事绕啊绕,大事不糊涂

好在宿舍还有朵朵,也是护士。两人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反而亲近起来了。

冠亚体育网页版 5

起初,朵朵很不习惯,看起来粉面挑腮的小花,怎么动不动就说脏话。

冠亚体育网页版 6

朵朵这才知道,看起来憨憨的小花一点不憨。

冠亚体育网页版 7

朵朵感觉对面的文斌一直看自己,脸不由被看得发热起来,只能故作镇定装不知道。

冠亚体育网页版 8

“就他,一吵架结巴得说不出一句整话来,我哪里还忍心和他吵,算了。”

这正是无数个农村妇女的缩影。这些美好的品格,被刘琳老师用精湛的演技演绎出来,唤醒我们对农村妇女的回望。站在我们面前的,就是这样一个活生生的农村女性。

小花的家乡是全国有名的贫困县。小花哥哥是几十年来唯一靠读书走出家乡的人。哥哥不仅读书好,人也长得帅。大学毕业分到单位,被“大领导”看中,招了上门女婿。

她的付出没有付之流水,她的一点一滴,孩子们都记在心里。而她的牺牲,也换来了回报。在她为死后不能和老丁同墓伤感时,亚菲主动为她争取权利。

还有一个原因,比小花年长几岁的珍珍姐,也是被这个单位上班的姑妈带出来,安排在医院当学徒,成了一名护士。珍珍姐写信给小花,说医院上班比村里种地轻松多了。

我仔细梳理了一下,觉得德华姑姑身上,有太多需要着墨的地方。一、 人格魅力

朵朵咬着牙齿,不让自己哭出来,她一边给小花擦汗,一边伏在小花耳边轻声说,“小花加油,你马上就梦想成真了。”

在得到老丁的亲口承诺后,德华哭了。她一边走,一边哭,然后又想要笑,又要哭。那种又哭又笑的心态,实在太抓观众的心了。她的付出,大家都看在眼里,所以,她这一刻的悲喜,大家都能体会到。老丁谈恋爱,她不管;老丁要娶了,她不管;老丁失恋了,她不管。她依然长年如一日的,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为丁家父子操持家务。这样一个好女人搁在老丁面前,他如果不娶她,真的是天地五雷轰。

小花断断续续给朵朵讲过自己的“传奇故事”。

她牺牲了自己的个人生活,为哥嫂一家操劳,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把侄儿当成自己的孩子。若干年后,当孩子们长大成人,动情地说,姑姑,记得小时候我趴在你的肩上,闻着你头发里的味,觉得好闻极了。她一下子落泪了。

成家生子,这就是小花最大的梦想。

即使在老丁同护士分手之后,她也没有趁机逼老丁娶自己,还是如往常一样,洗衣服、晒被子,直到老丁彻底被她打动。

“嗯,那就好。”

欢迎更多的交流。我是清如海兰,我们看剧聊人生。

几次之后,文斌再没来宿舍等小花了。

她疼爱两个侄子,将他们视为已出,也将哥嫂的家当成自己的家,没日没夜操劳着。但当王秀娥给她讲明白这个道理,一定要让安杰去和哥哥团聚时,她马上依了。尽管再舍不得两个侄子,也是以大局为重,一步三回头,半步一抹泪的走了。

“好咧。”小花说。

3、肯自我牺牲,情操很高尚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果你是安杰,嫂子是自己生存的唯一依赖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