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的那句话,精神就能够从零星的生活中进步

少平喜欢读伟人传记,他的观点我非常赞同,不是为了成为伟人一样的人,而是那些伟大的人们经历的苦难远比普通人多,他们都能乘风破浪勇往直前,我们吃点苦还怕什么!

这部斩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的巨著《平凡的世界》,由路遥撰写,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了一道特别的风景与里程碑。小说讲述了两兄弟,孙少安、孙少平他们的故事,其中包括劳动,包括他们纯粹的那些爱情,以及在生命土地上的苦苦挣扎,渺小的个人在时代的洪流里沉浮,为文学奉献了一部靠近人的精神与切身实际的巨作。

路遥的这句话,深深地打动了我。这句话里有情怀,有担当,有坚持,也有一丝批判。

《平凡的世界》小说 路遥作品集

众所周知的是,路遥著名的已被改编为电视剧的《平凡的世界》以及他那部脍炙人口的《人生》曾在中国卷过一股文学潮,重要的是路遥本人和他作品中的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已经成为一种精神符号,存留在一代代为自我奋斗的青年心中。

他放弃了常人的生活,躲到偏僻的陈家山煤矿去写第一部的初稿。他用坚强的意志克服了写作中的孤独、寂寞,尤其是身体的病痛。不得不说,《平凡的世界》几乎就是路遥用生命写就的。

热爱生活,关爱他人。

而这些苦难的经历,也塑造他的人格,使他的《平凡的世界》充满了苦难的元素,也正因为如此,他也执着地追求着关于人性的真与善,那种终极的纯粹。在我们如今这个时代里,也是极其稀缺的品质。

一座建筑物的成功,不仅在总体上在大的方面应有创造性和想象力,其间的一砖一瓦都应一丝不苟,在任何一个微小的地方都力尽所能,而绝不能自欺欺人。偷过懒的地方,任你怎么掩饰,相信读者最终都会识别出来。

我知道占有的生活越充分,表现生活就越自信,自由度也就会越大。作为一幕大剧的导演,不仅要在舞台上调度众多的演员,而且要看清全局中每一个末端小节,甚至背景上的一棵草一朵小花也应力求完美准确地统一在整体之中。

最开始听到的推荐来自黄菡,她没有说这本书怎么好,只是说它影响了她很长时间。出于好奇,某一天的我也翻开了它。一开始还以为又是像秦腔那类的土的掉渣般的故事,却在读了几章后欲罢不能。突然想起那阵子看甄嬛的时候看到的评论,看之前觉得好几十集好长,看完后才发觉太短。同理与这部作品。

尽管世态炎凉,人情冷漠。唯一不变的,是人心中的火苗。平凡里,也有不平凡。

书读得越多,你就越感到眼前是数不清的崇山峻岭。在这些人类已建立起的宏伟精神大厦面前,你只能‘侧身西望长咨嗟’!

对于现在处在一个非常时期的自己,不同于以前看过的作品,我在这本书里找到了平静,持久的。

人生在世,如何找寻到自我,如何获得最终心灵的归宿,是我们在满足物质生活需求以后直面的现实问题。时代滚滚向前,而商业化的浪潮席卷而来,人人自危,利益被放大,这是个快节奏的大时代,而《平凡的世界》那种青年陷身其中却遭逢时代悲剧的描绘,无疑对现在人们如何生存、如何面对这个时代有着心灵上的慰藉意义,以及精神的审美价值。

关于长篇小说的开头

if you can get what i'm trying to say, then we, as a whole ethnic group, are curable.

与其自怨自艾、自暴自弃,不如无所畏惧地不顾一切,搏一把。

惊心动魄的情节未必能写成惊心动魄的小说。作家最大的才智应是能够在日常细碎的生活中演绎出让人心灵震颤的巨大内容。而这种才智不仅要建立在对生活极其稔熟的基础上,还应建立在对这些生活深刻洞察和透彻理解的基础上。我一再说过,故事可以编,但生活不可以编;编选的故事再生动也很难动人,而生活的真情实感哪怕未成曲调也会使人心醉神迷。

长篇小说情节的择取应该是十分挑剔的。只有具备下面的条件才可以考虑,即:是否能起到像攀墙藤一样提起一根带起一片的作用。一个重大的情节(事件)就应该给作者造成一种契机,使其能够在其间对生活作广阔的描绘和深入的揭示,最后使读者对情节(故事)本身的兴趣远远没有对揭示的生活内容更具吸引力,这时候,情节(故事)才是真正重要的了,如果最后读者仅仅记住一个故事情节而没有更多的收获,那作品就会流于我们能常常所说的肤浅。

也不想费太多笔墨再重新描绘主要人物,过多的话语在平凡的世界中显得那么赘述。

微信公众号:to-readthebook

为此,他专门回到故乡的毛乌素大沙漠去进行了一次精神的洗礼,最终他在“精神上获得了大解脱、大宁静”。

孙少平,如果他是个生活在我身边的真人的话,我想,也许我也会爱上他。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汉子,把“劳动”的概念一丝丝的渗透到了骨子里,在他的世界里,劳动,不仅仅是生活的要求,也是自身的需要,也没有什么灵丹妙药比得上劳动更能医治人的精神创伤。不管他在自己土地上耕种,在黄原蚁族,还是下井劳作,用文中一句话来讲,这种默默奋斗的状态,精神就会从琐碎的生活中升华。星云大师说,能干的人,不在情绪上计较,只在做事上认真;无能的人,不在做事上认真,只在情绪上计较。我佩服路遥的前苏联式的写作手法,白描般将一个如此心灵强大的人物活灵活现的展现在我面前,没有那么多轰轰烈烈的英雄主义,也没有气势恢宏的语气加强词,可是那么多有血有肉有个性的生灵热爱着自己的土地,仿佛神圣的精神耶路撒冷,用严酷的爱的火焰,用无情而有力的锤砧,烧炼和锻打他们的心灵和体魄。

路遥的那句话,精神就能够从零星的生活中进步。所以文学总是“阳春白雪”么?不一定,《平凡的世界》就是一个例子。描摹平凡人物的人生,他们背后的激荡,对于他们自己来说就是一整个世界。

而今,我已经走到和路遥写作此文时相同的年纪,再读此文,除了上面关于学习写作方面的种种收获,也觉得一下子读懂了路遥。

在这部作品里,他不在乎辞藻的堆砌,那些肤浅的堆叠,而常常是无比朴实的文字。

作者应该站在历史的高度上,真正体现巴尔克扎克所说的“书记官”的职能。但是,作家对生活的态度绝对不可能“中立”,他必须做出哲学判断(即使不准确),并要充满激情地、真诚地向读者表明自己的人生观和人性。

路遥本人,就是一个传说——

路遥认为长卷作品所谓的“开头”,主要是解决人物“出场”的问题。

下面为你细细道来。

01  写作者应该建立自己的文学观

他曾经说:“只有在无比沉重的劳动中,人才会活得更为充实。”

02  当一个作家,是离不开阅读的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要以平凡吸引眼球,无疑是非常困难的。路遥何以成功?正因为像主角孙少平那样的小人物,蜷缩在中国的大地上,日复一日地为生活挣扎,他们构成了路遥的崇拜者,心甘情愿地为其感动落泪。

路遥的文学观,是他对自己作品的定位和要求,同时也直接反映了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路遥对于写作,有一种非常朴素的认识,他管写作叫“劳动”。

因为他的背后就是千千万万的他们。

关于文章的细节

在他的创作生涯里,病魔萦绕,他却始终坚持不懈。这也正印证着他为何能成为一代人的精神符号,如果你也身在其中,或许能够感受到。

首先是精神和心理方面的准备。路遥在下定决心写《平凡的世界》前,自己和自己先来了一场对战——是就着已有的成绩,“在文学界混一生”?还是“再一次踏进冰天雪地进行一次看不见前途的远征”?

他有着苦难的童年,出身陕北一个贫困的人家,年纪小小七岁时,就因为家庭的重任而被逼迫过继,成了寄人篱下的孩童,只能与养父母苟且生活。而读书上学,对他来说,是来之不易的可贵事情。更悲惨的是,因为贫困,他受过不少冷嘲热讽,对于年幼的他来说,难以想象有多少伤害在其中发生。

写作方向确定之后,路遥就开始了事无巨细的各项准备工作

在这篇创作随笔中,路遥回忆了《平凡的世界》从写作前的准备到创作结束的整个过程,其中艰辛,难以言表。

在“咨嗟”之余,我开始试着把这些千姿百态的宏大建筑拆卸开来,努力从不同的角度体察大师们是如何巧费匠心把它们建造起来的。

正如路遥所说:“对于作家来说,读书如同蚕吃桑叶,是一种自身的需要。”通过这篇文章,我们也可以对路遥的阅读习惯管窥一斑。

关于小说中人物的出场安排

关于故事情节的设置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路遥的那句话,精神就能够从零星的生活中进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