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为何把孙少安的太太秀莲和孙少平的相恋的

《平凡的世界》小说 路遥作品集

问:《平凡的世界》一书中,路遥为什么把孙少安的妻子秀莲和孙少平的恋人晓霞都写死了?你怎么看? 小说的人物都是有原型的,那么现实中晓霞和何秀莲的原型是不是路遥的妻子?孙少平和孙少安的原型又是谁?为什么路遥给两位代表的女性安排的这种结局?

图片 1

评论是一种奇怪的东西,明明是“各花入各眼”,但这总是不可避免的东西。所以……

图片 2

爱情,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没有爱情的文学作品是枯燥乏味的,细细读完《平凡的世界》,把其中一些章节反刍了一遍,惊奇地发现书中人物的爱情非但不平凡,反而是那样的不可思议。

作为一部现实主义小说,我将《平凡的世界》与《伊甸之东》相互比较来看:同样是两个家族(窃以为《平凡的世界》主要讲了孙家以及田家两家,而《伊甸之东》则主要讲塞勒斯家族以及汉密尔顿家族),同样是歌颂勤劳勇敢的劳动的人民,谁会更深的人心?

《平凡的世界》激励了60、70、80年代,在贫苦边缘挣扎的人们。可是有些疑问却一直萦绕在我头心头,为什么路遥要写死这么完美的两个女性呢?

小说开头,县城教书的田润叶勇敢地向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孙少安表白了感情,润叶不仅有个当村支书的爹,而且叔叔还是县上领导,她本人参加工作后长期住在叔叔家里。这样一个已经脱离了农民阶层的女孩——用润叶她爹田福堂的话来说两个人“天上地下一般”——却执拗的爱上了家里穷得叮当响的庄稼汉少安,甚至在得知少安结婚后仍沉浸在这份感情中久久不能自拔。

我向来认为,做人需平平实实的为好,但文章大可放开来写,所以,作家除了要赞扬真善美外,还需挥斥方遒,文采汪洋,肆意泼墨。从这点来看,路遥输给了约翰·斯坦贝克。路遥的文章写的过于平实,并无多大艺术性可言。所以,我似乎只能说,《平凡的世界》是主题先行作品中的佼佼者,但是约翰·斯坦贝克才可被称为真正的小说家。

早晨从下午开始,带你一起看路遥《平凡的世界》。

孙少安呢,因为自己身份及所处环境的原因,对待润叶的表白是非常理性的,润叶的感情像一股涓涓细流滋润了他懵懂干枯的心,使得他亦开始了情感萌动,正当他想娶个能一起过日子的媳妇时,狗屎运来了,天上掉下来一个大眼睛的山西姑娘贺秀莲,这姑娘“身体好,人样不错,干活还是一把好手”,稀奇的是秀莲居然对少安一见钟情且不嫌弃他家穷,准岳父贺耀宗也意外的开明,对秀莲的意愿尊重有加,一分钱彩礼不要就把闺女嫁了。

对此,昊哥是这样进行评价的:路遥成就了一个非常独特的文学现象:一方面,在当代文学史上,他虽获了矛盾文学奖,占有一席之地,但经常被当代文学史的编纂者给淡忘,作品的节选进不了教材。另一方面,他拥有从60后到90后的几代读者,人们谈起他的人生和平凡的世界,总会如遇知音。他生前获奖,身后书被一版再版,再版三版,正版盗版,盗版正版……

看原著,更深入。

和孙少安波澜不惊的情感生活比起来,孙少平的爱情堪称复杂曲折。

而我对此的回应则是:他的这种现象,正是说明了他的可贵之处,说明他离我们很近。而对于有些作家,很多人并不读,是因为作家曲高和寡,但这并不能说明他们不伟大。对于咱们这些人来说,这两种人同样伟大,同样值得赞扬。

路遥把田晓霞写死的原因?

路遥把田晓霞写死是非常突然的,从全书分析来看,这也是路遥的无奈之举。

路遥想要保护好全书中最美好的这段感情,但又不能让他们真正的走到一起。

于是唯一让他们其中的一人死去,才能让这段感情清清白白地结束。

那么为什么会是田晓霞,而不是孙少平呢?

只能说在《平凡的世界》中,田晓霞实在是太完美了,她太不像这个世界的人,她就像女神一样,唯有回归,才是她最好的归宿。

路遥其实在很早之前就针对他们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一条明线,一条暗线。

明线是田晓霞与孙少平之间的感情问题。

暗线是孙少平与惠英嫂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明线上,从田晓霞正式与孙少平建立恋爱关系开始,孙少平的心理压力就特别的大。

一方面孙少平非常庆幸自己能够获得田晓霞的爱情,这可是一个地委书记的女儿与一个揽工汉的爱情,这就是童话里的爱情,是普天下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爱情。这爱情,让他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运的男人。

另一方面孙少平却时刻都在与田晓霞的爱情中恐慌着生活。他每时每刻都在审视自己,他在庆幸自己幸运的同时,也同时在进行自我批判。他认为自己根本就没有能力守住这样的爱情,他认为自己与田晓霞之间差距会越来越大,他到了后来,甚至想到了主动与田晓霞分手。

暗线上,孙少平到了大牙湾煤矿后,同师傅王世才一家相处得非常愉快。

在这里路遥也早已为孙少平的未来打下了铺垫,他的师傅王世才不久后,就在矿井下遇难死了,留下了惠英嫂和明明。

此后孙少平就在某种程度上代替了他的师傅,由他来照顾惠英嫂和明明,而惠英嫂和明明也非常接受孙少平的照顾。

在很多次,孙少平都非常恍惚地觉得与惠英嫂和明明在一起的生活,才是他应该获得的生活,相比起来,与田晓霞实在是太虚幻了。

路遥把田晓霞写死之后,哭得死去活来,更是把远在外地的最亲的弟弟叫了回来。

田晓霞就像他的亲人一样,他也不想把田晓霞写死,但是正如上面所写的那样,到了田晓霞该走的时候,她就必须要走了。

很大程度上,路遥写死田晓霞其实是对她的一种保护。

田晓霞是因为救一个更年轻的生命而在洪水中死去的,这是一种生命的升华,这样死得壮烈,干脆。

至此之后,她只会记得孙少平的好,会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相信她的爱情是最美好的爱情,最坚如磐石的爱情。

少平在县城上高中时,因和同学郝红梅有共同的家境接触较多产生好感,不料却在某次劳动中被“小市民”侯玉英当众羞辱。

大道理把握不了,就说说对小说中重要女性的点评吧:

路遥为什么要把贺秀莲写得了绝症?

说实话,比起路遥把田晓霞写死,我更不能理解的是路遥居然在最后一刻还把贺秀莲写得了绝症,这简直就如同余华的《活着》一样,难道生活在底层的人民,苦尽就一定不能甘来。甘来之日就一定预示着另一场苦难的到来之时?

其实正如孙少平与田晓霞的爱情最终没有归宿一样,其实贺秀莲的可悲结局路遥也是有铺垫的。

贺秀莲实在是太贤惠了,她为孙家付出得太多了,她吃了太多的苦。

她能够支撑到最后,其实全靠的是她从小的身体底子好,而孙少安看上她,就是因为她能劳作,能吃苦。

孙少安曾经辉煌了一时,成为了远近闻名的万元户。

后来他破产了,成了背负巨额负债的破落户。

贺秀莲在孙少安辉煌时,没有飘飘然;在他落魄时,没有和他一起沉沦。

她一直相信她的男人,是最棒的,最优秀的,只要机会一到,他一定会一遇风云便化龙的。

为此,她一直在默默地支持他,鼓励他。

正是因为看到了贺秀莲,我才真正相信了那句话: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

李商隐的一首《无题》中有一句: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这首诗说的就如贺秀莲一样,她一步步地将孙少安推到了成功的大路上,可是她自己却已经如春蚕和蜡烛一样,已经将自己的能量都损失殆尽了。

路遥最后把贺秀莲写成得了绝症,其实如同让田晓霞死去一样,还是对贺秀莲的一种升华。

最后时刻的贺秀莲已经不是代表她一个人了,而是代表了千千万万的深耕在土地上的,可歌可泣的,善良淳朴,勤劳朴实的农村妇女。

她们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土地和她们深爱的家。

那个年代小孩子遭遇这种事按说也稀松平常,饭都吃不饱谁会天天计较呢,但少平是一个胸腔里装满了自尊的人,这个娃娃生活可以贫苦,但他的精神似乎需要更多的养分。终于在又一次班级集体劳动时,侯玉英因固执己见掉入洪水中,结果把她从水里救上来的人竟是孙少平,于是少平完成了自己精神上的救赎和升华,而侯玉英则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秀莲:孙少安的妻子。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人物。

现实中的路遥与田晓霞和贺秀莲的死有什么关系?

还有许多朋友,会把路遥的现实与书中的故事结合起来看。

他们会把田晓霞与孙少平最终没有终成眷属,归结于路遥与他的初恋林虹没有在一起的经历;

对于贺秀莲最后的绝症,也可以归结为路遥在现实中看到了太多这样的悲剧,他的亲生母亲就是得病死的。

我想说的是,路遥的作品肯定是与他的生活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但又不能照着他的生活全盘来分析他的作品。

毕竟艺术是来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的。

总结来说,路遥在《平凡的世界》中,把田晓霞和贺秀莲写死,虽然其中有无奈之举,但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她们都是他心中最完美的女人代表。

只有让她们远离现在这个“平凡的世界”,才能让她们的精神得到升华,让我们看到她们除却俗世的尘埃之后,留下的最美好的东西。

孙少平和高官之女田晓霞的爱情则更加离奇,超越了门第、超越了贫富,二人的社会地位有着巨大的差异,但在思想上却能完美的融合。读到这里,一面惊叹作者为少平创造了如此奢侈的爱情,一面又不禁心存疑虑:田家姐妹两个均为知识女性,不约而同爱上孙家弟兄俩,这现实吗?我们和洞明世事的老支书田福堂一样,心里也犯嘀咕“孙玉厚的两个儿子,身上是不是都有魔法?”

虽然我认为路遥在小说的创作中尚欠火候,但这并不代表路遥不努力,从秀莲的肺癌可瞧见端倪。秀莲患上肺癌是我非常不喜欢的一个情节,作为一名朴实无华任劳任怨的妇女,秀莲有她自己的个性存在,比如她为了她的丈夫,偷奶奶的白面馒头;又比如,农村刚刚实现承包责任制,她又想着要分家过上没有负担的日子;最后,又在婆婆公公的感动下,出钱给他们盖新窑洞;丈夫出钱盖小学,她也不忘教导丈夫要露面,不能让别人沾的了威风。

早晨从下午开始,带你一起读路遥《平凡的世界》。

喜欢,请留言讨论,点赞关注,还有后续。

当初读书的时候,花了三天的时间没听课一口气看完的,现在大胆回答一番。

我是一个读过书,接受过教育的人,对于秀莲和田晓霞我是同样的喜欢,但是不能否认对于晓霞的喜欢我更胜一筹,因为对她我能多一点理解,毕竟我们有着共同的接受教育的经历。

我出身农村,我见过许许多多像秀莲这样的人,她们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心地善良,作为农村妇女,又勤劳能干,是家里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是现实是她们往往操劳过度,当为这个家庭付出了几乎所有,这个家庭开始走上正轨开始好转的时候,身体却患上了不治之症,最终抱憾离世。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

而田晓霞们,富有激情,有担当,有抱负,懂浪漫,家境又不错,所有的综合起来决定了她们是富有使命的浪漫主义者。当她们遇到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时她们一定会伸出援助之手,或许这会要了卿卿性命。这也是赤裸裸的现实。

平凡的世界本来就是一部现实主义巨作,它脱胎于赤裸裸的生活,反映的就是赤裸裸的现实。几乎每个人都能或多或少在里面找到相似的影子,我相信现实中肯定有些无数的孙少安们,孙少平们,田晓霞们,秀莲们。而晓霞们,秀莲们的死也是符合现实的。

原著里并没有直接写秀莲死,只是说她得了癌症,全书戛然而止。

虽然没直接写死亡,但是在那个时代的确算是已经宣告死亡了。

人生无常,生老病死都很正常,少安一家日子逐步起来了,越来越红火了,本来秀莲劳苦一辈子,终于可以享福了,但是却得了癌症,让人不免唏嘘。

就像我大伯一样,小时候我是跟着他长大了,那个时候日子特别苦,农民嘛,起早贪黑的,也是辛苦一辈子。眼看着日子越来越好了,存款有了,堂姐结婚生子,就等着堂哥结婚生子了。但是却突发脑溢血去世了。

书里故事来源于生活,虽然这样的事比较少,但却是真是存在的。

但是对于田晓霞的死,我想很多人都不能接受,我读的时候也不能接受,为什么就突然就死了呢,晓霞死了,少平怎么办?

但是后来也就释怀了,田晓霞有追求有抱负,她的死应该当得起烈士的称号,少平在得知晓霞死亡的消息时是崩溃的,但是后来又想通了,坦然接受了晓霞的死亡。

我们作为读者更应该接受,世事无常,哪儿能都按照我们想法去走呢,毕竟大团圆的结局是很少的,如果平凡的世界真的是大团圆结局,我想这本书的影响力会大打折扣吧。

论贺秀莲与田晓霞之死

作为孙少安娶进家门不要彩礼家境不错而又泼辣麻利勤劳娴熟的贺秀莲,是《平凡的世界》中描绘的的万千如同哺育我们长大的平凡农村妇女。她第一次出现是少安在经历多划猪伺料地而被田福堂诱使公社批判后,二十三岁的孙少安为彻底放弃田润叶且安慰自己的心灵提出找对象后二妈贺凤英介绍的本族姑娘。她对少安的一见钟情,对贫寒家庭的不嫌不弃,对勤劳致富的不埋不怨,对老人们的关怀备至,对少安的忠诚爱恋,都让这个人物传递难以忘却的温暖。但作者路遥笔下的这种温暖自始至终他并未真正得到过,那种妻子对丈夫的完全理解与全身心呵护,都只是他所渴望而不可得的。秀莲的家庭更好,但她看重少安这个潜力股男人,路遥的妻子林达对路遥不计其数的农村亲戚进城投奔而不胜其烦,所以她的结局是路遥对家庭温馨渴望的终结,是对幸福生活遥不可及也就无需在意的心灰...

而田晓霞热烈有激情有学识又愿意爱上揽工挖碳的孙少平正是化身路遥妻子林达在他们谈恋爱时的样子,不嫌弃他来自农村、吃喝都成问题却对知识怀揣无限的求读动力。她曾经那样温暖路遥,甚至供路遥读了四年大学。她曾那么反对家庭的束缚而全身心的热爱着路遥,她也曾无数次花钱请路遥去有品质的地方饱餐、寄好书。一个太过精致一个又太过粗糙,注定也是在悲伤袭来时他斩断一切曾经的美好给了田晓霞这个林达的替身一个伟大的离开。路遥在《早晨从中午开始》曾描述晓霞离世后他的痛哭流涕...

在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一书当中写了两种不同的爱情,一种是孙少安和贺秀莲的爱情,一种是孙少平和田晓霞的爱情。这两种爱情所运行的轨迹不相同,但所到的终点却那么的相似。

这本书是我在高中时期买的,当买来第一天就被班主任给拿走了,我当时想着自己有没有在上课期间看,为什么要收我的书啊?可我也不敢问他。一个星期之后,班主任就走到的我桌前把《平凡的世界》这本书放在了我的桌上了,对我说了句“这是本好书啊”,说完就走了。于是在我的意识当中就给这本书下了一个定义:这是本好书。

这本书很长,但我还是断断续续地读完了,在这期间我的情绪没有太大的起伏,这本书中的情节发展如行云流水一般,不像那种武侠、神怪的小说让人的情绪跟着剧情的发展而跳跃。后来我上了大学我再此读这本书的时候,这本书给我的感觉依旧是平淡,那时我才知道,生活本就是平淡,我们的生活本就是平凡。

往往过于平淡真实的生活才能让人产生对生活的理解。孙少安和田润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在任何读者看来他们都应该在一起,可最后的结果却不如我们心意。田润叶的父亲田福堂极力反对孙少安,他不想让自己的女子嫁给一个连鞋都穿不上的人。田润叶也置身于一场所谓的“政治”婚姻的关系之中,使得一场纯真的爱情就此结束。孙少安到山西娶了贺秀莲;田润叶嫁给了“政治婚姻”对象李向前。其实在我现在看来,这种选择并没有错。孙少安是农民,田润叶是教师,他们之间存在着一种可能无法消除的隔膜,使得他们不能在一起。

娶了贺秀莲的孙少安,一心去谋划生活,使得生活越来越好。贺秀莲非常的疼爱孙少安,每天给他洗脚、做饭,有啥好吃的都想给他,生活上再多的辛苦她都不曾言语抱怨,只为了他的丈夫少安能够更好。

贺秀莲曾经说过“你笑,我陪你笑;你流啥泪,我都替你抹。”秀莲的一生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因为少安,她用了自己一生来陪伴,无论困难险阻,她都咬牙挺过,她知道这个男人需要她陪伴。

秀莲和少安一起奋斗了一辈子,在最后幸福的生活到来时却一口鲜血喷出,让我们对她的命运有了猜测。我们不希望她死,一个平凡的人,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了一生,最后还没有享受到生活的馈赠,谁都会觉得不公平。

对于秀莲的的死路遥先生并没有直接写出,为我们留下了很多的可能,而田晓霞的死却是肯定的。

当初路遥先生在写道晓霞被洪水冲走生命的时候,他哭着对朋友说“晓霞死了,我把晓霞写死了。”

有人说田晓霞的人物原型就是路遥先生的女朋友。我则不太认同,在我看来,晓霞更像是每个男人心中最完美的女朋友。但我们都知道,生活毕竟是生活,我们不可能获得最完美,这如同晓霞一样。

我们都想拥有像晓霞一样乐观、善良、美丽的女朋友陪在自己身边,可这样的人又有多少呢?就如同我们的初恋。初恋在没个人心中都会是最完美的,即使她有些不足之处,也会因为我们对她的喜欢所掩盖。可初恋再好,很多时候是没有结果。

这可能就是田晓霞的人物设定:她是每个人的初恋,每个人心中最完美的伴侣。可生活并不完美,所以田晓霞用她高尚的人格在洪水中奉献了自己,成了每个人心中最怀念的那个人。

用一句路遥先生的话结束吧:你永远要宽恕众生,无论他有多坏,甚至他伤害过你,你一定要放下,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

晓霞的死和秀莲的死,都是我特别痛心的时刻!

晓霞,和少平是约好了在那棵大树下见面的!大树是他们的理想的见证,爱情的见证!可是后来少平去的时候,就只有他一个人。晓霞死的太突然,一场洪水,就这样夺走了这一个优秀的,灿烂的,绽放的生命!难道少平这样一个积极努力,拼搏向上的青年,配不上晓霞吗?为什么要把晓霞的生命夺走?为什么要把少平丢在煤矿里?

关于秀莲,她是大多数勤劳的一家之女主人的代表。俗话说娶妻娶贤,秀莲毫无疑问就是那个贤妻!秀莲和少安结婚,润叶送了重礼。润叶结婚,秀莲虽然知道少安和润叶的往事,但是她表达的是对润叶的尊重,送上一份厚礼。

少安艰苦创业,秀莲拼尽全力,砖厂劳作,同时还照顾一家人,可以说里里外外一把手!

难道她不应该得到她亲手经营才得来的幸福吗?为什么要让她生病?为什么要让她死去?

或许人生就是这样不完美,才会让人刻骨铭心吧。。。。。

论平凡的世界晓霞与秀莲之死

月圆必缺之,花艳必催之

​——

悲剧之所以能口口相传,是因为他疼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叹秀莲

生来皆虚待,

只为补缺来,

秀莲出泥潭,

恶风催玉盖!

​秀莲的出现是形势发展、情节发展的必然结果,秀莲是因责任而来,因填缺而来! 少安对润叶的坚持,让孙玉厚陷入恐慌,讓孙家陷入了恐慌。对于孙少安和润叶的爱情,田福堂因贫富差距的原因,对孙少安不断打压,“猪饲料地事件”只是一个警告,而这个可大可小的事件足以摧毁孙家赖以支撑的顶梁柱,所以孙玉厚恐慌了。孙玉厚兄弟必须的表现出政治正确的态度,表现出对田福堂的顺从。孙玉厚以死相逼,孙玉亭陈说利害、循循善诱牵出了孙少安心中的魔鬼:孙少安认为对润叶的爱情是妄想、是高攀、是严重的不对称和无能为力的竞争,之前存在的一丝幻想被残忍撕裂。理智的孙少安知道孤单的孙家需要重获双水村领袖的支持,不然烂包的孙家将难以翻身。而获得支持的条件是远离润叶,远离的润叶的表现就是尽快结婚,是谁并不重要。

​秀莲的优秀是出乎孙少安的预期的,中国传统女性的所有优点集于一身:勤劳、温柔、贤惠、任劳任怨、对赤贫丈夫无条件的支持,这一切都让孙少安充满感激,他们的爱情是从感激开始。 在孙家几次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秀莲挺身而出护少安、拉赞助,呕心沥血终于积劳成疾。她是孙家持续经营的必要补充,是少安创业道路上的大靠山,是少安这个农民典型的主要支撑。它的存在让孙少安的感情纠结表现更加饱满,让孙少安的创业成功的理由获得支撑,一个在传统观念里的幸福家庭脱颖而出。

夫妻和睦恩爱、儿女双全、事业有成,四世同堂,这太完美了!这1%的几率不是典型,苦才是生活,99%的不幸才是共鸣,该离去的一定是我们不想失去的,痛彻心扉的一定是我们难以割舍的,也是符合现实生活和情节需要的。

晓霞易失

本是仙娥织就,

遗落人间普救;

看她阳光雨露,

叹她心中悠悠;

该关爱时循循善诱,

该付出时毫发未留;

爱她的心被掏走,

恋她的苦读春秋!

孙少平是一个对未来绝望的少年,肠胃空空每天都是挑战,自卑自尊每天都是折磨,孤单与自尊不能支撑他继续苦读。田晓霞这个天使的出现理所当然她有帮助孙少平的能力、她的每一次出现对孙少平都是一次改变和提升,她引导孙少平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平凡的人可以有不平凡的人生”,她引导孙少平树立了正确的价值观“劳动创造价值”,他引导孙少平树立了正确的爱情观“有思想的爱情才会永恒”,而这些都是那个时期那个烂包的教育体系所做不到的。

​ 孙少平是幸运的,有了田晓霞的支持他才有机会博览群书、思想快速升华。在田晓霞眼里是没有阶级、贫富之分的,她认为思想平等、理想平等,她是作者意志的化身,精神正确。 田晓霞是一个平等精神的传道者,孙少平是一个平等精神的践行者,孙少平通过劳动改变这个故事的发展和结局,精神正确得到验证,田晓霞功德圆满。 田晓霞坚持“有思想才有爱情”,他不断叮嘱孙少平要不断读书、不断思考、不断进步,因为这是他们爱情的基础,他害怕孙少平会失去自我,屈从于生活而自暴自弃,纵然是那个“掏炭的丈夫”她看到的也是内心的阳光和刚毅。

​她培养了一个爱人! 田晓霞之死,路遥在写到田晓霞之死时痛哭流涕,田晓霞与孙少平的爱情如梦如幻,甜蜜而令人惋惜。读完通篇,无不为田晓霞的离去而惋惜痛涕,田晓霞注定要离开,她太完美了,月圆必缺之,花艳必催之。

​她是通篇思想的化身,着墨不赘,深入人心;他是新思想的传导者,平凡而不平凡,阳光而柔软,她的出现总伴随着转折、光明与希望,纵然离开也因重生。她是孙少平的精神导师,她压抑自己的同情心而转为与孙少平共同进步,因为同情心会伤害自尊心;她压抑自己本可无拘无束的张狂岁月而与孙少平一起野,因为可以抚慰自卑;她收敛自己原本横溢的才华而与孙少平探讨人生并谆谆诱导,让孙少平看到平凡的人可以有不平凡的人生。她尊重劳动和所有劳动的人,她是大师的思想化身,她爱着所有生来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人,所以她最终人融与水干干净净,思想是干净的,走在她入俗之前。

正如孙少平的书一样,开始是平淡的,结局才是高潮,而这正是田晓霞与孙少平的爱情!

我以前也思考过这个问题,为什么路遥先生的小说最后人物的感情都不美满。人生中的高加林,平凡世界里少平少安,他们无一例外感情之路坎坷曲折,究其原因我觉得和路遥先生的感情经历有关。

路遥先生一生,先经历了初恋林红的背叛,后来和好友林达结婚,但最终熬不住生活琐事和恋爱时的激情,最终以离婚告终,接连两段失败的爱情打击,路遥先生过了不久因病去世。

所以我认为在小说里,路遥先生是把自己的感情经历融入其中,饱含着着路遥先生对自己爱情之路的回望,悲伤的气息,读者流泪,闻者伤心。

路遥比我们都懂,好人不长命,晓霞和秀莲这样的女人现实中以前有,我妈妈那个年代就有,我心中,我妈妈就是接近秀莲那样的女人。现在,我们身边真找不到这样的女人。所以,路遥就得把她们写死,要不不知道怎么结尾才能感动读者

《平凡的世界》是路遥呕心沥血,用生命写出的作品,是路遥生活的七八十年代基层农村社会变革的真实写照。《平凡的世界》也是一部现实主义悲剧作品,悲剧是将美好的东西打碎了让人看,无疑,路遥是将秀莲和晓霞都打碎了。而这两个人的命运又各不相同:

一、晓霞的死是必然的,晓霞不死,作品无法收尾。文学作品源于现实高于现实,晓霞与孙少平属于两个阶层,两个阶层的人走到一起违背了社会现实,整个路遥生活的陕北高原在八九十年代也没发生过这样的事,牵强附会拉到一起只能成为小说的败笔,无疑,路遥是清楚这一点的,只有晓霞死了,才能使她和少平的爱情故事显得完美,也给这部小说一个合理的结尾。

二、秀莲是从贫穷家庭一步一步通过和少安努力走向富有幸福的,如果她不死,今后一定会过更幸福的生活,如果那样小说显得平淡无奇,没有任何可读性,文似看山不喜平,所以说,秀莲的死也是一种把美好的东西打碎了让人看的悲剧。

玉厚老汉不仅儿子有魅力,女儿更是出众。孙兰香由于天赋+勤奋考上了心仪的大学,在学业与爱情上成功实现了兄长所期望的奋斗与渐进,同哥哥们一样幸运,她男朋友的父亲也是高官——省委副书记,不知作者为什么要为孙家兄妹都设定这种与他们身份地位相差极为悬殊的感情对象呢?当然他可以这么写,咱谁也管不了。

只有秀莲,才让我觉得是路遥塑造的一个稍微成熟的人物。作为一名不要聘礼的媳妇,秀莲感情淳朴,但是又不能摆脱小农的那种局限性。这对一个没读过几天书又生在那样社会的女子来说,是一件正常不过的事情。所以当她不明不白的患上肺癌时,我前后端详,就是找不出她要死掉的任何理由。那么,最后只有一个可能,小说创作中的悲剧情结指引着我们伟大的作家,在一部孙家赞扬史中要出现稍微的瑕疵才好。

然而除了考上大学的兰香有可能圆满之外,对少安和少平来说,贫穷与阶层仍是他们无力跨越的鸿沟。

田晓霞:孙少平的女友,记者。

于是田润叶嫁给了自己不爱的李向前,婚后虽与丈夫同居一室却守身如玉,接着在朋友帮助下调离县城,夫妻二人两地分居形同路人,善良的润叶此时表现得非常绝情和自私。突然,在向前遭遇车祸锯掉双腿后,她就像凤凰涅槃一般,不仅尽职尽责悉心照料,而且还爱上了自己的丈夫,那感情看起来绝对不只是同情或怜悯,而是发自真心的爱恋,这......太突兀、太不合情理,太不可思议了吧。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冠亚体育官方网站『欢迎您』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路遥为何把孙少安的太太秀莲和孙少平的相恋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